第一章 【走向外面的世界】


本站公告

    开始的时候,夏亚雷鸣为老家伙的这番评价头疼了好久。

    以他并不算太好的文化水平,他只知道“有创意”似乎是一种褒奖的评价,但是,“死不瞑目”却仿佛就是一个不太好的词儿了。

    老家伙对夏亚雷鸣的文化教育非常不负责,简单的程度,仅仅能让夏亚雷鸣仅仅在翻看老家伙留下的一些已经发黄的破书的时候,可以勉强认得百分之八十的字,至于能看懂的,不超过一半。

    可就算是这样,老家伙还禁止夏亚雷鸣翻看他的藏书,为此夏亚雷鸣没有少挨老家伙的棍子。只有在老家伙喝多了昏睡的时候,偷偷翻出来看一会儿。

    书里的一些东西,大多是类似于“骑兵”,“转进”“迂回”“包抄”之类的词汇,要不就是什么作战方案,还有什么多少辎重如何运输,地形的各种布兵的方式,河滩作战,平原会战,峡谷伏击等等等等

    开始的时候,夏亚雷鸣以为这些是战争故事,就和镇子里那些落魄的吟游诗人说的那些传说的战役故事一样。可后来,他看出了一些不同。至少,老家伙的藏书里的内容,绝对没有吟游诗人说的那些故事那么精彩,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很枯燥无味。

    夏亚雷鸣曾经有两次壮着胆子去问老家伙,结果第一次的时候,老家伙直接用棍子把他的脑袋敲肿了三天。第二次,老家伙喝醉了,倒是没有敲他的脑袋,而是一脚把他踹到,瞪着眼睛骂了几句什么“当年老子带兵的时候,如果遇到你这种不听话的小子,早就砍了……”

    好吧,按照这个满嘴昏话的老家伙的说法,他不但“曾经”是大陆著名的剑士,甚至还“曾经”是一个带兵的将军。

    真的是这样么?

    至少,夏亚雷鸣清楚,一个将军是绝对不会连酒都喝不起的。而老家伙,连喝酒都只能喝最便宜的黑麦酒,那酒不但辛辣,还带着一股子酸味。而且,就这点酒钱,还是从牙齿缝里扣出来的哪。

    “他要是将军,那老子就是帝国皇帝了。”这是夏亚雷鸣的结论。

    不过……关于自己的斧技的评价,老家伙到底是夸自己还是骂自己?

    幸好,他不用再去头疼了。

    因为说了这句话的一天之后,老家伙死了。

    用老家伙自己的话来说,他死的非常“有创意”。

    夏亚雷鸣去劈柴回来的时候,看见老家伙趴在地上,已经没了气息。他是死在了路上——从床上爬下去,爬向放酒瓶的那个柜子。可惜,他太老太虚弱了,爬到了一半就断气了,临死的时候,手还伸向了酒柜的方向。

    从这点上来说,老家伙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就连死的方式,也个性得一塌糊涂。因为,老家伙并不知道,柜子上的酒瓶早已经空了——那儿连一滴酒都没有。

    夏亚雷鸣把老家伙葬了。

    就葬在他们那栋简陋得四面漏风的房子后,在山坡后找了一个凹地,挖了个坑,填了点土和石头。可是在立碑的时候,夏亚雷鸣遇到了一个麻烦——荒唐的是,这么多年,他甚至不知道老家伙的名字。

    八岁以前,他喊他“老爹”,八岁以后,他喊他“老家伙”,至于镇子上的人对老家伙的称呼则是“老醉鬼”和“老混蛋”之类。

    在坟前坐了一个晚上,夏亚雷鸣叹了口气,劈了一块木头,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刻了一行字:

    “老家伙葬于此地,愿他的灵魂安息。”

    他跑到了镇子上,将家里最值钱的东西——那把破斧头卖了,换了三个铜板,又用这三个铜板换了一瓶酒。

    三个铜板一瓶的酒,无疑是这么多年来,夏亚雷鸣买过的最“高档”的酒了。

    但是他把这瓶酒倒在了老家伙的坟头,眼睁睁的看着酒流进了泥土立,他自己却一口没喝。

    到了天亮的时候,浑身冻僵的夏亚雷鸣才终于站了起来,他立在坟前,看着那块木牌,眼神里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好吧,老家伙,你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

    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喂饱肚子。

    虽然他算得上是一个职业猎人。不,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可以算的上是附近方圆几百里内最优秀的猎人。

    十三岁的时候,他一个人上山劈柴,就用手里的破斧头砍死了一条饥饿的嗜血狂狼——这种狼是生活在野火原上的一种低等魔兽,在攻击状态下的时候,它的皮毛甚至可以变得比乌龟壳还坚硬,它的牙齿可以将猎人的长矛咬断,而且动作敏捷。

    可那次,夏亚雷鸣只用了一斧头就砍掉了狼头。

    轻轻的一斧头。

    其实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夏亚雷鸣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当那条狼扑向自己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本能的按照平日里练了千百次的姿势,将手里的斧头劈了出去。

    然后……他感觉到一腔热烘烘的血溅在了自己的脸上,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地上是一个龇牙咧嘴的狼头,从脖子的位置断裂掉了,狼身就在自己身体的后面。

    面对这个场面,他足足用了好一会儿才回过了神来,然后就是兴奋。

    原来……我已经这么厉害了?!

    可将狼尸背回去之后,当他兴冲冲的将这件事情告诉老家伙的时候,老家伙还很不高兴。他不高兴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你练了那么久,如果连一只小屁狼都杀不死,你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而第二句话才是老家伙发火的真正原因:

    “你这个蠢货,你知道不知道,把狼头劈下来,狼的皮毛就不值钱了!!本来这身狼皮可以换两个银币,够我们喝三个月的酒的!现在最多只能买不到十分之一的价钱!!”

    老家伙说的没错。

    那次,夏亚雷鸣把那条狼背到镇子上的时候,曾经有不少人很有兴趣的来问价,可一看到破损的狼皮,就无人问津了。

    结果那条狼皮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能卖掉,夏亚雷鸣干脆给自己做了一条皮袄,而狼肉,他和老家伙吃了好几天。

    呃……不能再想狼肉了。

    虽然那嗜血狂狼的肉很难吃,还有一股子酸臭的味道,不过对于现在饿了一天一夜,还冻得全身僵硬的夏亚雷鸣来说,还是一种难以抵抗的折磨。

    但是,夏亚雷鸣还是决定不上山打猎。

    他不想当猎人。

    年轻人总是有很多幻想的,他想出去闯一闯。

    至少……在他看来,到镇子上找一个帮工的工作,也总比窝在山上,像老家伙这样窝囊一辈子要强得多。

    到镇子里去,找一份工作,哪怕是在车行里当一个打杂。说不定,凭借我这身力气,能被那个佣兵团看上,当一个低级的扈从呢。

    尽管肚子饿得咕咕叫,手脚冰凉,夏亚雷鸣还是豪情满怀的想着。

    没有了用惯的随身武器斧头,夏亚雷鸣把炉膛里的那把黑黢黢的火叉子找了出来,插在了腰带上,穿着那件已经破了好几个窟窿的狼皮袍,穿着鞋底已经快磨穿的草鞋,带着心中的希望,走下了山。

    这就是夏亚雷鸣走向外面世界的第一步!

    按照那些吟游诗人说的那些传奇故事里的说法,应该叫做“历史的车轮开始转动”。

    然而我们的主角走下山的时候,非但没有什么狗屁“车轮”,就连他的鞋子都磨穿了,同时,他还饿得头昏眼花。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