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上门来了】


本站公告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上门来了】

    多多罗这一嗓子叫的声音极大。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夏亚的脸色当时就垮了下去,扭过头来狠狠瞪了这个魔法师一眼。

    倒是艾德琳,开始没认出这个扑倒自己面前的猥琐家伙,仔细辨认了两眼之后,才认出来是这个倒霉的魔法师,那一句夫人主母,却叫得长腿小妞心花怒放,只觉得这个相貌猥琐的家伙,却也有几分顺眼的,忍不住就用幽怨的眼神朝着夏亚瞟了瞟,却没想到土鳖已经赶紧扭过头去了,这才幽幽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进城。

    显然夏亚这位一军的主帅消失多日,对军心和民心还是造成了相当的影响,在格林的安排下,夏亚当头,众人跟在后面,就从这城门口一路步行进去,穿街过路,一路步行到了城中的守备府里,算是让夏亚有一个招摇过市的机会。借此对全城军民表达一个信号:老子回来了!

    夏亚虽然执政时间不长,也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善政,说到民心,也未必就得了多少——但有一条,他是正牌子的地方官,一郡的首领,说起来,格林虽然是军中的老人,但是毕竟正式的官职,现在也只是一个营级而已。更加上夏亚虽然没有什么善政,但是之前在光复梅斯塔城的时候,夏亚当中主持祭奠了殉国的前任郡守克林西亚大人,这个举动传言开了之后,就很得莫尔郡民众之心了,大家只觉得,这位夏亚大人有多少本事还没看出来,但至少看来还算是一个厚道人吧。

    隐隐的,夏亚就早已经成为了全城的主心骨——毕竟帝国立国千年,这官本位的思路已经根植人心了,土鳖怎么说也是正式的一郡长官。

    所以一路招摇过市,不少平民远远的看见这位消失了多日的大人回来了,都纷纷露出欢喜和放心的笑容来,还有人远远的就站在原地,弯腰脱帽行礼。

    和普通的平民不同,倒是一路上遇到一些巡城的骑兵,眼看夏亚回来了,倒是发出了一阵一阵热烈的欢呼。

    这些骑兵都是原来的马贼改编了。其中大部分都随夏亚一起潜伏进西尔坦郡挑拨奥丁人和科西嘉军区的关系,风餐露宿,一起打过仗杀过人放过火见过血喝过酒吃过肉……要说军中汉子的关系,到了这一步,已经算是很铁了,所以夏亚在一群骑兵之中,倒是已经建立了不少威信。

    眼看夏亚回来,那些骑兵都欢呼雀跃。

    ——唯一有些不和谐的插曲是,这些骑兵的欢呼声之中,偶尔夹杂了几声“姑爷回来了”之类的叫嚷,倒是让跟在后面坐在马车上的艾德琳的脸色就变得顿时精彩了起来……

    这长腿小妞立刻就用很警惕的眼神在夏亚的身上瞄了好久。虽然这可怜虫未必有多聪明——但是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那多少有几分天生的精明,长腿小美女顿时就露出了几分护食的紧张来。

    回到了守备府里——现在已经改成临时郡守府了。夏亚没有时间休息,立刻就在格林的示意下,召集城中的所有军中将领部属议事。

    其实事情倒真没什么事情,无非就是他这个当老大的消失这么多天,现在才跑回来,总要给下面这些跟他混的部下们一个交待。

    夏亚匆匆将艾德琳和黛芬尼安顿在了府里后院,让多多罗领了进去,暂时和光头男凯文的遗孀尤丽亚居住在一起,然后就派人把前院一守。开始军议。

    现在的这个临时郡守府里实在没有什么文官,满屋子里聚集的都是军队之中的大老粗,至于夏亚这个郡守,也是临时的——克林西亚殉国之后,他以郡守备长官的身份临时接任郡守,也是符合帝国法律程序的。

    大家聚集在一起,夏亚随意过问了一些自己离开的这些日子的情况,格林一一的回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无非就是军队的修整,还有就是格林已经着手开始放城中的难民出城回到乡野里务农了。因为城中的粮食毕竟也有限,再不抓紧时间,到了下半年的时候,只怕也会出现饥荒问题。

    不过鉴于城中的兵力,暂时只是安排了人在丹泽尔城附近的村镇居民回乡耕种,而且还有骑兵来回的巡视,倒是让骑兵的任务更重了一些。

    好在格林这个军中的老滑头,更是借了这个机会,将骑兵打散了重新编制,更掺如了不少新兵来,这么一来,原来的那些老马贼大多都被打散了,逐步的减轻这支骑兵里的马贼匪气。

    第二件事情就是军械了。刀剑铠甲之类的武器,倒是暂时不怕短缺,好歹丹泽尔城也是一个军镇,之前又是对奥丁的战争的战区大本营所在,库房里还有不少库存。

    但是格林却提出:箭弩似乎有些不太够用了。毕竟箭这东西是消耗品,原本库存里的一些,在经历了几次虽然规模并不大的战斗之后,消耗的也不少。如果一旦有大战来临,只怕未必够用。好在丹泽尔城是军镇,工匠也是有的,只是毕竟制造起来时间还有些缓慢。

    “我军现在总兵力已经达到两万,但是储备的箭支,只能支撑一场小规模的战役需求,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也安排了工匠赶造,但是至少在秋季来临之前,最好不要有大战,否则的话,咱们的弓箭手就只能拿刀子去和敌人肉搏了。”

    格林的语气很沉稳,顿了顿:“第三件事情,就是关于军队的整顿。我的意思是,大家既然都聚集在这里,那么就应该团结一心,力量么,分则散,聚则实。现在城里的军队,光是军需系统就有三个,互相之间的协调也成问题,每天的操演,补给,还有营房驻地。都需要重新调配……”

    说着,格林看了夏亚一眼。

    夏亚点了点头,立刻就明白了格林的为难之处。

    城里现在一共有两万兵了,其中么,说起来属于自己的老底子,实在是少的可怜——原本丹泽尔城里的守军只有几百人,后来内内率人来投,给自己家了两千马贼骑兵,自己又临时在难民之中招募了一些——这兵荒马乱的,难民之中的青壮,为了抵御外敌包围乡土。参军的热情也并不算低,好歹又补充了一些。

    但是外来的客军就很多了。第六兵团被黑斯廷从诺兹郡赶了过来,残部八千多人。第七兵团的一部残兵从南边曼宁格的屠刀下跑了过来,四千人左右。

    说起来,自己麾下的这近两万兵,倒有三分之二都不是自己的人。

    第六兵团也好,第七兵团也罢,虽然都是情急来投的,但是人家好歹也是帝国正规中央兵团的身份,其实对于自己这种乡下守备军,内心深处是不大看得起的。而且从军职上来说,夏亚这个郡守备长官,也不过就是一个旗团级而已。可人家跑过来的第六第七兵团里,旗团级的军官一大把。

    说要听夏亚的指挥,还真未必就服气。只不过第六兵团和第七兵团,人家都算是现在在夏亚的地盘上,全军的吃喝拉撒后勤补给,都靠夏亚养活着,这才勉强的算是对夏亚低了一头。

    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客客气气的,但是时间一长,两边渐渐回复了元气,就生出了一些事端来了。

    第六和第七兵团,都是帝国正规中央军,军队里原本就有自己体系的军需系统,之前格林为了不引起两边人的反感,也没有贸然就直接插手太深,一应的军需补给,都是让现任的夏亚麾下后勤总长卡托送到两边的大营,交给人家自己的军需官去处理。

    可就造成了一个麻烦:城里现在一共有三个不同系统的军需后勤部门。

    夏亚手下一个,是和夏亚一起从罗德里亚骑兵里出来的那个卡托来担任后勤总长。

    第六第七兵团里,各自又有一个。

    这些日子来,夏亚又不在城里,时间一长,两边都生出了一些心思来了。夏亚在的时候,以他的官职和地位,两边还能勉强的听从夏亚的话。但是夏亚一走……格林不过就是一个营级而已,两边随便站出来一个都是旗团级的。

    结果在补给上双方就闹了几次不愉快。以格林的心思。最好的装备自然优先给自己的骑兵,但是两边就来吵着要补充物资。

    甚至吵闹之中,第七兵团那些人还说了一些不太好听的话,隐隐的表示:战争时期,中央军驻扎地方,是有权力收地方军政权力己用的!那意思就隐隐的有些威胁:老子收编了你们都是可以的!

    第六兵团的人毕竟是鲁尔的老部下,和夏亚有些旧交情,还没怎么闹,但是却也隐隐的摆在中立的位置上,两不相帮。

    夏亚回来之后,刚才在开会之前,格林就已经简单的对夏亚说了几句,此刻故意隐讳的提出来,看着夏亚……

    夏亚心里立刻就生出了几分恼火来了!

    妈的!这帮家伙,兵败走投无路来投奔老子,老子给你们吃给你们喝!养了你们几个月,现在吃饱了,嘴巴一抹,居然就和老子挺腰子了?

    以夏亚土鳖大爷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性子,和土鳖玩这一手?别说没门了,窗户也没有啊!!

    狠狠的瞪了过去,那些第七兵团的几个军官也自己觉得理亏,况且这位夏亚大人,和自己的少将军可是“生前好友”,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场面顿时就有些尴尬了起来。

    夏亚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却又扭头看着第六兵团军官之中的为首的一个大鹰钩鼻子家伙——这人正是第六兵团的一名旗团掌旗官格伦夏尔,当初第六兵团从诺兹郡跑来,进城找夏亚联络的就是这个家伙。

    夏亚看着格伦夏尔:“物资后勤总要统一的,你们的意思呢?也和第七兵团的意思是一样的么?”

    格伦夏尔有些脸红,也觉得自己这些人吃喝了人家几个月,现在来这么一手,实在有些不地道,但是……收编这种事情,自己这些人也是中央军!说出去中央军被地方守备军收编,谁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咬了咬牙,就道:“夏亚,这几万人聚集在城里,一直都没有一个定论,现在看来,总要排出一个……万一奥丁人杀过来,几万人迎敌,到底听谁的指挥?部队调动,又听谁的号令?否则的话,这几股人乱哄哄的,互相扯皮起来,不等奥丁人杀到面前,咱们自己就先乱了……”

    说到这里,被夏亚眼睛里那一股子嘲弄的目光笼罩着,格伦夏尔心里一虚,也觉得面红耳赤,有些说不下去了。

    夏亚沉吟了一下,看着这些家伙,又和格林对了一下眼神,笑道:“也好,之前都忙着别的事情,既然两家都有这些担忧,我们今天就不妨把事情解决了吧。”

    他哼了一声:“你们是中央军,自然看不起地方守备军的……我是一个粗人,也不会转弯抹角的说话。只有一句,那些什么中央军的傲气,在我夏亚面前,还是最好别拿出来了——你们是中央军?老子还是罗德里亚骑兵出来的!”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顿时让几个家伙气势也弱了一下。

    没错,说出身,虽然大家都是中央军,可人家可是中央军里的王牌罗德里亚出身啊。第六第七兵团,都比罗德里亚要差得远了。

    “说调配,我也明说了吧,我是莫尔郡的军备长官,现在暂时担任郡守……若是换在别的地方,战时,中央军有权节制地方。这个不假。但是在我这里,行不通。”夏亚立在那儿,冷冷的看着这些家伙,目光如电:“老子来莫尔郡之前,皇帝陛下就对我说过的,将莫尔郡这个地方托给我了!谁来也拿不走!”

    抬出皇帝来,大家也只有捏着鼻子沉默的份儿了……毕竟,当初夏亚在帝都的时候,康托斯大帝酒醉的时候,发出的那几个许诺来,已经传扬开了,都知道这位年青的夏亚大人是皇帝陛下看重培养的人。

    “论官职,大家都是同级,可论身份,老子好歹还有一个帝国男爵的头衔。”夏亚淡淡道:“地盘是我的,粮草军械都是我的,愿意待在这儿,咱们就共渡难关,不愿意的话……我开门送客,送了粮食,愿意走的,我不挽留。”

    夏亚居然如此强硬,而且毫不掩饰的强硬,倒是让第七兵团的那些挑头的家伙有些呆住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就算是亮明了底线,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留在这里,乖乖的听夏亚的话,要么……就滚蛋吧!

    至于想武力夺权……说实话,第七兵团的人也实在有些拉不下脸。况且,也没有那个把握。

    城里现在兵力最雄厚的,是第六兵团,人家有八千多兵呢。

    “夏亚。”格伦夏尔红着脸:“你若是让我们听你一个人的命令,私下里说,我没有什么意见,当初在阿尔巴克特平原上打仗的时候,你也指挥过。但是现在毕竟不同,地方军收编中央军,没这种先例,也不合体制。既然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顿了顿,他犹豫了一下,道:“梅斯塔城现在还空着,不如我们第六兵团就迁到梅斯塔城去,也算是帮你看守南边的门户,如果曼宁格从南边打过来,我们也能帮你抵挡一阵……”

    夏亚一听,差点连鼻子都气歪了。

    好!第七兵团想造老子的反!你第六兵团还算没那么狠,却想分老子的地盘?

    让老子把梅斯塔城让出来给你们?!

    吃我的喝我的,临走还要我送上一座城给你们?

    天下哪里有这种好事情?

    帮我看守南边门户,以防曼宁格打过来?

    扯淡!曼宁格正在和科西嘉人打的焦头烂额,哪里有精力顾及这里?

    话说的漂亮,却来挖老子的墙角?

    他**的,还真是什么人带什么兵!鲁尔那个死胖子带出来的家伙,都是一个比一个狡猾啊。

    夏亚满脸怒气,就连格林也是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不过两人还没说话,就听见门外传来了一个恼怒的声音,大声喝道:“混帐话!格伦夏尔,你脑袋被车轮子压了吗!吃喝我们几个月,还想抢我们的地盘?”

    说完,房门被砰的撞开,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狠狠的撞了进来,腾腾几步走到面前,一把就抓住了格伦夏尔的胸口衣领,如提小鸡一样就把格伦夏尔给拎了起来。

    进来的人,正是内内大小姐!

    内内瞪着格伦夏尔,满脸怒气,却反而冷笑了两声:“哈!想现在拍了屁股走人?好!梅斯塔城你们想都别想!要走可以,把这几个月吃我们的都给我吐出来!还有你格伦夏尔,身上穿的衣服和铠甲都是从我们丹泽尔城库房里搬出来的,也都给我扒了在走!”

    说完,大手伸过来,嗤嗤两声,格伦夏尔的上衣顿时就被扯的稀烂。

    格伦夏尔虽然也是军中将领,但是在内内的面前哪里有反抗的能力,顿时满脸涨红,拼命挣扎了几下,就飞快的跑到了一边去——再不跑的话,被这个女怪物当众扒光了衣服,那才叫丢脸到家啊。

    内内一进来,那狠狠的眼神四处瞪了过去,手里有意无意的按着腰间的剑柄,周围凡是触及她眼神的,不管第六还是第七兵团的将官都是赶紧躲避开她的眼神。

    夏亚倒是有些纳闷,想不到内内居然在这些家伙的面前如此有威信?

    其实也不奇怪,三方的人马都抓扎在丹泽尔这个小城里,城里那么多当兵的,平日里吃饱喝足了,都是当兵的汉子,难免就会有些摩摩擦擦,当兵的,偶尔打几场架,也都是寻常而已。

    不过城中的三股人里,却属内内的那一群马贼骑兵最团结,最彪悍,偶尔打架的时候,一旦惹了这些马贼骑兵,对方就一窝蜂的往上,打起来也毫不手软,更加上内内大小姐这种猛将坐镇,打起来的时候,满城里,除了夏亚之外,谁能打得过她?

    说起来,这屋子里这么多第六第七兵团的将官,倒有一小半都吃过内内的拳头。

    内内的目光扫过四面,眼看没有人敢看自己,随即就大声喝道:“你们各怀了心思,都只想着自保。哼,这么一点的权力,还要和我们来争!且不说什么良心,吃喝我们几个月时间,不少人连命都是咱们救的!不过既然要做出这种事情来,和你们说良心,也是废话!我却要告诉你们,既然你们想出头,想争权也行!只是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中央军?笑话!你们是中央军?怎能不在自己的驻地?说中央军战时可以节制地方?不错!是有这条!可是我要问问你们,军法上还有一条:驻军丢失守地,又是什么罪责?!!”

    她狠狠的瞪了过去,声音里就有了几分杀气来:“第六兵团的驻地是诺兹郡!第七兵团是西尔坦郡吧!你们丢了自己的地盘,却想跑到我们这里来‘节制’我们!可笑你们还敢自称中央军?自己都已经成了丧家之犬了!你们现在还能说自己是中央军,看吧!丢失守地,等上面的命令传下来,会是一个什么处置!

    我记得第七兵团似乎是主力都没了吧!以帝国的惯例,主将战死,主力全灭,那么这个兵团,多半是要取消建制了的!可笑你们现在居然还敢说自己是中央军?再过几个月,说不定身份还不如咱们呢!”

    她这一番话骂得够狠,更是连一分面子都没有给人留,屋子里的这些第六第七兵团的家伙,都被她骂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些话,她内内能骂得,夏亚却是骂不得的。内内骂一骂,还可以说是身为部属,一时气愤的气话。

    夏亚忍着笑,却偷偷对内内挑了一下大拇指,内内却看都不看夏亚一眼,旁边格林咳嗽了一声,夏亚立刻会意,板着脸道:“内内阁下,够了!”

    夏亚一脸凛然:“在座都是帝国军中同僚,你怎么能如此出言不逊!好了,大家也都是心急国事……你还不快闭嘴!站到一旁去!”

    格林这个时候微笑着走了上来,淡淡道:“事情总是商量出来的,大家也不用赌气,现在局势糜烂,大家都坐在一条船上,一些伤感情的话,就不用再说了,今天就先这样吧,我们在琢磨一下,总能想出一个办法来的。”

    被内内这么一闹,众人也都觉得有些没面子,也顾不上再说什么,就纷纷告辞出来。

    房间里留下了夏亚和内内以及格林的时候,格林看了夏亚一眼,也赶紧走了出去,夏亚感觉到内内的脸色不对,讪讪笑道:“刚才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跑进来搅和一下,恐怕今天还真有些不好下台……”

    “哼!你不用谢我!是你带回来的那个男人叫我进来的……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内内狠狠的盯着夏亚,却忽然跺了跺脚,咬牙丢下一句“男人果然都是骗子!”,扭头跑了出去。

    夏亚站在那儿,哭笑不得。

    这个时候,波*夫达克斯从门外缓缓的走了进来。这个家伙已经换了一件干净衣服,头发湿漉漉的,显然连澡都洗过了,走进了房间里来,看着夏亚吃憋的样子,故意叹了口气:“说实话,我发觉我开始有点佩服你了。”

    “什么?”

    达克斯指了指身后门外的方向,压低了声音:“你的口味可真重!老弟!”

    夏亚顿时憋红了脸,就是一脚踹了过去,达克斯连忙闪身到一旁,却看见夏亚已经站好了,看着自己,吐了口气:“刚才,谢谢你了!内内说是你在外面指点她闯进来搅局的。”

    夏亚说到这里,笑了笑:“我就知道,内内自己是没有这种见识的,那些话,还有这个搅局的时间,都把握的不错,必然是有人教她的。”

    怪异的看了达克斯一眼:“你才进城来一会儿功夫,居然就把这里的情况摸熟了,倒是难得。”

    达克斯撇了撇嘴:“争权夺利,这种事情不论在任何地方,都是大同小异的,不过呢,看起来,你这里麻烦还真的不小。”

    看着达克斯的脸色,夏亚忽然心里一动,低声道:“你……有办法?”

    达克斯嘿嘿一笑,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气来:“反正现在天高皇帝远!在这里,天大地大,你最大!下面那些兵懂什么?你把那些挑头的将领召集过来,暗中布置好,然后一股脑儿都……”说着,他竖起手掌坐了一个劈砍的动作,冷冷道:“这些挑头的都干掉了,附和的人都怕了,也就不敢说话了,然后就把那些军队都打散了收编!”

    夏亚一听,先是一愣,随即就怒道:“妈的!我好心问你,你居然故意说这种烂主意耍老子!”

    他恶狠狠道:“你当老子真的什么都不懂?杀几个人容易!可这些家伙好歹也都是帝国将领军官!我杀了这些家伙,夺军权,就算是重罪!说重一点,和谋反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别看现在我手下格林他们都听我的,但是如果我敢谋反的话,第一个和我翻脸的,就是格林!!老子要真的用这种手段来收编这些军队的话,今后我在拜占庭也就没有容身之处的!”

    达克斯听了,嘻嘻一笑:“不错不错,还算有点头脑,看来你也并不是一个做事莽撞的蠢货啊。却每天故意摆出一副粗鲁的样子来,扮猪吃老虎么?”

    笑完之后,达克斯收起了笑脸,正色道:“我刚才在后面,也大略听了一些,现在城里,第六第七兵团都不服你,不过第六兵团还算好一些,第七兵团闹得最凶。要解决这问题么,倒也不难,无非就是拉一家打压另外一家。只是我没想到,你自己手里的本钱实在太少了……你自己才三千多兵,就想吞掉人家一万多人,胃口未免太大了一些。”

    “别废话了,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夏亚阴着脸。

    达克斯摊开手:“我才进城不到一个小时,你手下那么多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个格林还是拜占庭军中的宿将,都没办法……你问我,你当我是什么了?你以为我是卡维希尔么?再说了,我又不是你的手下,没有拿你一个铜板的薪水,要我给你劳心劳力,总要有些好处才行吧?”

    眼看夏亚的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达克斯生怕这个家伙又要抬腿踹人,赶紧后退一步:“好了,怕了你!我免费再送一个主意给你!这些家伙之前是走投无路来投奔你,现在么,大概是日子安逸的太久了,才生了一些自己的小心思。要想让他们重新团结在你身边,很简单啊……只要外面有了一些威胁,这些家伙一害怕,就顾不上内斗了。”

    夏亚眼睛一亮:“你是说……”

    “很简单,如果现在奥丁人打过来的话,这些家伙谁还敢出头?外面有威胁,这些家伙才会谨慎惶恐。”

    达克斯想了想,补充道:“不过么,这个法子只能拖延,毕竟不能根除这个问题,要想根除的话,我也没有好的法子……除非,你的官职比他们大很多,那样吞了他们,也就名正言顺了,唉,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郡守,旗团级而已,差了一些,差了一些啊。”

    夏亚点了点头,却心里想起一个念头来:菲利普那个家伙,被自己派出去办那件事情,也不知道进行得怎么样了。

    可怜夏亚还不知道,他派出去办理重要事情的菲利普,路上却是被眼前这个达克斯给遇上,打成了重伤……

    不过这件事情夏亚自然是不知道的,达克斯自己没有说,就连艾德琳虽然知道,但是一路上夏亚都有意躲避艾德琳,两人之间话都很少说,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机会说起。

    ※※※

    内内大小姐从夏亚这里出来,心里气苦,满肚子的怒火和委屈,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发泄!

    从出了院子里,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狂叫。

    他带回来了一个女人!他居然带回来了一个女人!!!这个混蛋!这个骗子!!

    还说什么他不嫌弃我的相貌!还说什么他不在乎女人的相貌!他分明就是说谎!

    他带回来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唉,那个女人生的是那么好看!自己,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哪里能比得上?!

    狂怒之下,内内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冲到后院里,把那个夏亚带回来的女人一刀砍了!

    她当了这么多年马贼,自然是一身匪气,生出这种念头来,倒也不奇怪。但是随即也知道这种怒气之下的念头太过荒唐,只是满心的委屈,却毕竟没有地方发泄。

    却忽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那个魔法手镯……都是这个东西,这个东西!

    让自己相貌如此丑陋!如果自己能恢复到从前的样子……那么……

    一路的悲愤狂奔,内内刚冲到了守备府的门口,却忽然迎面就看见在大门之外,几个卫兵正拦住了一个人。

    门口那人一身白色的袍子,一尘不染,走得近了,才看清了是一个女子,那一头长发赫然也是白色,就如同那袍子一般的雪白!斗篷拉了下来,露出一张脸庞来,那脸庞精致而美丽,看那模样,也不过就是二三十岁的模样,但是眉宇之中,却似乎含着几分说不出道不明的诡异气质……就如同一个饱经沧桑的千年老妖一般。尤其是嘴角的一抹笑,带着几分讥诮的味道。

    几个卫兵拦在了这个女人的面前,仿佛正在盘问什么。

    这个女人就轻轻松松的站在门口,双手缩在袍袖里,负在身后,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我来找我儿子,让夏亚那个小王八蛋出来迎接,就说他养母来找他要赡养费。”

    话音才落下,那女人的一缕眼神就越过几个卫兵,落在了站在门口的内内身上。

    明明这个女人的相貌是自己从来不曾见过的,但是内内被那眼神扫过,顿时那种刻骨铭心的强烈的熟悉感就涌了上来!

    这可怕的眼神,自己多年来,不知道多少个夜晚都梦见过!就是昔年,这个眼神的主人,带给了自己这十多年的噩梦,就是她,就是她……

    内内忽然就感觉到无比的恐惧,腿一软,扑通一下就坐在了地上,被那眼神笼罩着,全身都在发抖,脸上表情如同见了鬼一样。

    那个女人,自然就是梅林了,她轻轻的笑着,也没看她怎么迈步,就已经越过了那门口还在发呆的卫兵,站在了内内的面前:“夷?是你这个小姑娘啊,你居然在我儿子身边么?唉,这些年,你倒是生得越来越标致可爱了。”

    说着,她居然弯下腰来,伸出两根细细的手指,在内内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

    旁边的卫兵集体石化了!!

    内内,内内大小姐,居然,居然被人调戏了?!

    啊不!不是!应该说,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肯调戏内内大小姐?!

    难道我们的眼睛都瞎了嘛?!

    ※※※※

    加西亚静静的站在这大殿里,他看着面前的这长长的餐桌,忽然轻轻一笑,低声道:“父亲一直都喜欢坐在这个位置吃饭,他最喜欢吃小牛腱子肉,要烤得娇脆里嫩,我记得小时候,他还曾经抱着我吃饭,还对我说过,要多吃一些肉,长大了才能有力气。”

    他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在他说完之后,房间里的角落里,一声叹息传了出来:“……陛下。”

    “嗯,我现在已经是‘陛下’了。”加西亚仿佛扯了扯嘴角,转过身来,看了看角落里那个身影:“既然我继承了父亲的一切……皇位,家族的责任……那么,是不是连同你,也一起被我继承了呢?”

    角落里那个影子冷冷道:“我自然是效忠陛下的。”

    加西亚沉默了会儿,却忽然很突兀的冒出来一句:“鲁尔恨我。”

    随即他笑了笑,只是笑得很惨然:“他恨我,拼光了他的罗德里亚骑兵,拼光了这支帝国的王牌军。其实……罗德里亚骑兵可以不用都死的。”

    他扭过头去,盯着那个墙角里的影子:“父亲完全可以派你出城去,把我接进来!以你身为强者的本事,带着我一个人进城的话,千军万马,挡不住你!”

    角落里的人沉默。

    加西亚随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低声道:“父亲没有这么做,我就明白了他的用意……罗德里亚骑兵,必须死……第十三兵团,不能继续存在了。这支军队,必须拼光,必须流尽血,死绝了,才能让父亲安心!!”

    他低声喃喃道:“父亲提拔萨伦波尼利,是为了将来平衡阿德里克一系。但是阿德里克手下最大的实力就是罗德里亚骑兵,他带了整整九年的罗德里亚骑兵!”

    顿了顿,这位帝国的新皇低声道:“父亲当初的计划我很明白,用鲁尔去带罗德里亚骑兵,以鲁尔的本事,自然能收服这支军队,让这支军队渐渐的抹去阿德里克的印记!但是父亲失算了,没有想到他的身体垮的那么快!如果父亲还能再活半年的时间,那么他一定不会让那支军队都陷掉!但是他死的太早了!鲁尔虽然能干,但是父亲担心一旦他不在了,阿德里克就会实力大到无法制约,所以……只能牺牲掉罗德里亚。父亲从来都不曾真正的信任阿德里克,选择他来当军队新的旗帜,是一个无奈的决定!鲁尔的名声太差,不能用。阿德里克是唯一的人选……但是,他却没有对皇室效忠,这个家伙,在立场上过于同情元老院,总抱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父亲但是他会威胁皇权……捧他上来,也要限制他!罗德里亚作为他的嫡系王牌,就不能留!”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