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天下不足】


本站公告

    夏亚浑浑噩噩的被身边的人拉来扯去,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乱七八糟的念头搅成了一锅粥一般。(最快更新 8 度吧 )

    这么一折腾,原本已经进入尾声的宴会陡然再次掀起高囦潮来「就有几个军官跑了出去,片刻之后也不知道从那儿又搞未了两桶酒,抬着就冲进了会场,气氛陡然热烈起来,众人纷纷举杯来向夏亚和阿德里克这一对翁婿恭贺。

    阿德里克情绪很是高涨,平日里这位将军驭下极严,以威严著称,而此刻则是开怀畅饮,谈笑不禁,部下敬酒,也都是酒到杯干,痛快之极。夏亚则是一脑子雾水,在周围纷纷拥过来敬酒庆贺的人的簇拥之下,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话,就已经被灌了十多杯,纵然夏亚酒量再豪,此刻也终于抵挡不住。

    幸好,夏亚心里还留下了一丝清囦醒理智,他几次想开口说话「但是看着阿德里克一脸慈和的望着自己,神色更是兴高采烈一一自从自己认识这位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将军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开怀过了。

    而且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又是夏亚主动开口求亲,阿德里克才答应,这个时候,夏亚心里就算再糊涂,也至少明白,有什么话,也不方面在现在说起一一而且看着阿德里克畅快的样子,以阿德里克平日里刚正耿直的性子,似乎他也毫不知情,只是单纯的高兴而已。

    那么……唯一的郭绎……唯一的解释……就一定是那个死胖子做的手脚的这种场合,自己是万万不好开口的。难道让自己当着如此众多人的面,适才刚刚开口求亲,人家答应了没片3·1,自己再开口反悔……那只怕自己从此就别再做人了夏亚强忍按耐,被灌了一个七荤八素,最后几乎连站都站立不稳了。

    这场闹哄哄的聚会,直弄到后半夜才终于结束。阿德里克已经喝的酩酊大醉,被几个部下抬着去了后面休息。

    夏亚的豪饮酒量,也让军中诸将极为佩服一一军囦队之中,历来佩服的都是英雄好汉,酒桌上的好汉虽然未必就一定在战场上也是好汉,但是夏亚却不在此列,他已经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立下如此显赫的大功,酒桌上又着实展示了一把男儿气概,顿时让军中诸将亢不心折。

    最后夏亚虽然没有当真辟倒,但是也已经立足不稂,走路都已经双囦腿发飘。周围的同囦僚,已经再也找不出一个清囦醒的人了,又的直接就躺在了地上,又的已经滑囦到了桌子底下,又的则是趴在桌上就已经呼噜声震夭。

    更有的军官,在喝醉了之后,忽然就嚎啕大哭起来,想起前些日子在战争之中战死了同囦僚战友,悲从心来,哭声真切,也实在是叫人难过。

    乱哄哄之中,夏亚已经悄悄的离开了桌子,他正要往后面走,踉踉跄跄之余,后面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就一把搀住了夏亚的胳膊,夏亚回头,就看见了胖子的那张脸胖子眯着眼睛,在夏亚的注视之下,胖子似乎有些心虚,眼神躲闪,只是搀扶着表亚,半架半推着,两人从大厅里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这半夜的寒风吹在脸上身上,两人都是身囦子一哆嗦,原本的几分酒意,当时就散去了不少。

    胖子嘿嘿干笑两声,夏亚却冷冷哼了一下,然后瞪着胖子,一副咬囦牙囦切囦齿的模样。

    “夏亚……我们走走吧.”不等夏亚开口,胖子就已经低声叹道。“好!”夏亚昂首挺胸就和胖子一起往军部外面的广场走去。

    夜晚的时候,广场上自然也有军部之中的巡逻士兵,看见两位军中的重将,巡逻士兵都是停下敬礼,两人回礼之后,等到士兵离去,胖子却已经拖着夏亚往广场的远处而去……那广场的远处,靠近军部大门的地方,那栋帝囦国最著名的雕塑,就屹立在夜色之下,静静的……胖子和夏亚来到了雕塑之下,鲁尔才站住了脚步,抬头看着那雕塑。

    雕塑的开国郁金香公爵奥斯吉利亚大公,跃马昂然,英姿勃囦发的模样,栩栩如生。胖子就这么站在雕塑下,抬头仰望,静静的,许久都没有说话。

    夏亚一肚子恼火,几次想开口,但是却发现胖子的脸色有异,望着那雕塑,眼神忽而无奈,忽而激愤,忽然苍凉……眼看胖子如此模样,夏亚终于按耐着性子,没有直接开口斥责。

    过了许久,这夜晚格寒风吹的两人囦身囦子都凉了,胖子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扭过头来,鲁尔看着夏亚,沉声道《“对不起。”

    ”夏亚恨恨道:“你还知道和我说对不起?!”

    胖子淡淡道:“是我对不起你,也是我做的手脚。之前你拜托我找阿德里克去谈,我去是去了,只是我对阿德里克说的话,却不是你交待我的那些。我找到阿德里克之后,只对他说,你想娶他的女儿,托我未当说客。阿德里克虽然也很惊讶,但是你一向都是他看好和欣赏的年轻人,在他的心中,帝囦国的年轻俊杰之中,只怕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况且你心中对他最是亲厚,他如何不知道?你既然主动愿意当他的女婿,阿德里克如何会拒绝?自然就是高兴的应下了。况且,阿德里一世英雄,却对他的女儿很是愧疚,让他的女儿找到一个你这样的好归宿,他这个当老子,也是欣慰的。”

    说到这里,胖子看了夏亚一眼,语气很诚恳《“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一切都是我鲁尔做的手脚,和阿德里克没有半分关系。以他为人的骄傲,也绝对不会故意拿这种事情,拿自己的女儿来阴你。”

    “我当然知道!”夏亚怒道:“阿德里克将军何等豪迈!就算他想嫁女儿,也不会更不屑用这种法子来骗人!只有你这个卑鄙的胖子才会如此行事!哼!死胖子!你可害苦了我了!这事情叫我如何收场!!你,你!你说,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害老子!!”

    夏亚说着,手指指着鲁尔,心情激愤之下,食指颤抖。

    鲁尔面对着夏亚的质问和指责,这个胖子的脸色,此刻却是出奇的平静过了好久好久,就在夏亚的怒气几乎已经要爆发的时候,脖子才终于开他的声音,却是很平淡,“夏亚,我问你,你觉得阿德里克将军现在的处境如何?”

    “……”夏亚没想到自己的质问,却得来胖子如此的一句反问,他犹豫了一下,闷声道:“还能怎么样?这次卫国战争,他已经是帝国顶梁柱,军务大臣之职,帝**方魁首,威望无比,万人仰望,帝**队的支柱了。纵然是米纳斯公爵那样的人物,也毕竟是老迈了,威望无法和阿德里克将军的如日中天相提并论了。”

    胖子点了点头:“不错……米纳斯公爵大人虽然是军中元老,但是这次战争,却是阿德里克一人苦苦支撑下来,才守护得帝国国运得以延续,说到功劳之大,他已经是顶了天了,说到威望,那些随同他一起血战余生的军队,人人都是视他如神灵一般,军中上下,再无一个人能和他的威望相比了。”

    说到这里,胖子忽然一笑,看着夏亚:

    夏亚,你也看过一些史书,你觉得,似阿德里克将军如此的功劳和现在在军中的地位,今后该如何自处?”

    夏亚听到这里,忽然就是心里一个激灵,猛然就身子十寒!瞬间,他就明白了胖子的话里含义只听见胖子的声音冰冷,缓缓道《“若是在开国的时候,若是出了这么一位功高盖世的军中魁首,只怕也都不是什么幸事。开国郁金香公爵何等雄才伟略的人物!当时在军中,几乎是他一人之天下了。可是纵然如此,他也不得不最后交出兵权来以自保,为了向皇帝妥协「开国郁金香公爵,其实在帝国建立之后的许多年里,过的并不畅快。试问,当一个皇帝发现,自己国家的军队之中,有一个人的威望远远高过皇帝本人,军队对那人的效忠之心更是胜过对皇帝……试问,哪个皇帝能容忍?”

    夏亚元语。

    “幸好,开国的皇帝陛下也是一位明君……呵呵,离开任何国家的开国皇帝,总大多都是雄才伟略的一代雄杰,否则的话,也无法披荆斩棘的开创出一个帝国的基业来。可是以开国皇帝如此人才,面对开国郁金香公爵的时候,为了确保皇权,也不得不削减郁金香公爵的权柄……这还是好的!开国皇帝毕竟心胸不凡,也算是极能容人的,和郁金香公爵又是一起浴血奋战开创帝国的亲密战友,感情也是很深的,这才能容下郁金香公爵如此的人物。郁金香公$\\}是名臣,开国皇帝陛下是明君,两者相得益彰,才能并存。”

    说到这里,鲁尔看着夏亚:“我问你,阿德里克将军是名隹存?

    “当然是。”这一点,夏亚倒是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那么……咱们现在的这位年轻的陛下,算是明君么?”鲁尔苦笑一声,眼神也有些讥讽的味道。

    “……”夏亚皱眉.然后摇了摇头.语气很是不屑《“他:\\}哼.若是先皇康托斯大帝,还算是有点气概,现在的这个加西亚小子么……差的远了。这人阴沉有余,却没有格局。

    这话倒是真的没有刻意遍地加西亚。

    试想身为一个皇储的时候,加西亚重用自己的男宠,就把男宠推到前线去镀金,两国交战如此重要的事情,却被他拿来为自己的私事做筹码。

    圣后来更是默许自己的男宠邦弗雷特冒领战功,却险些把夏亚这个当时真正的功臣给害了。

    为了自己的男宠,却去打压-帝国真正有才能的功臣,如此行为,实在很难说的上是“明君”这个称呼了。

    “加西亚皇帝陛下,年轻继位,前些年又被先皇压制的太过狠了一些,所以性子偏浇,器量么,嘿嘿……说实话,也不大怎么行。”胖子苦笑两声《“以开国皇帝如此人物,和开国郁金香公爵那样的感绦,也不得不后来多方制约郁金香公爵,削弱他的权柄。这已经算是难得的容人之量了!可是咱们现在的这位皇帝,他可不是开国之君!他的器量,更是拍马也追不上开国皇帝了!而偏偏,现在的阿德里克,在军中的威望,却是高的无以复加……你说,加西亚皇帝,他能容忍阿德里克这样的一个人存在么?”

    夏亚默然。

    “阿德里克这个家伙么,我虽然和他交情很好,但是也不得不说,他有一个很要命的性格缺陷,他为人太过刚直固执,认准的事情,就万难更改回头!以他这样的性格,其实真的很不适合当军中魁囦首,更不适合当军务大臣这样的职位来统帅全**囦权!要知道,当魁囦首的人,在才能之余,还得有容忍的器量,兼容并蓄,才是正道!阿德里克大过刚烈,眼睛里揉不得半粒沙子。他这样的性格,时间长了,必定会和人起纷争。若是和旁人纷争也就罢了,最怕的就是,他迟早会在一些事情上和皇帝起了纷争,到时候,以他的性子,若是不肯退让,那就是……取祸之道!”

    “你是说……”夏亚脸色一变。

    鲁尔淡淡道《“历来,功高震主,下场多半就是一个死字而已!开国之处,郁金香公爵已经算是功高震主了!但是开国皇帝是有容人之量的明君,才只是采取了削权的手段,而没有真的下杀手!但是……咱们的现在这位加西亚陛下,可没有这么大的器量!”

    夏亚神色严肃:“你是说,阿德里克将军,将来恐怕有杀身之祸?!”

    鲁尔苦笑:“难说的很。最要命的是,开国的时候,皇权还是很稳固的,皇帝的威望也是很强,还能压住郁金香公爵!但是现在「咱们的陛下才继位几天?威望微弱,而阿德里克却是功勋卓越,威望崇高,相形之下,皇帝陛下就远远不够看了。这种时候,陛下心中岂能忍耐?一个太过强囦势的军务大臣,和一个继位不久的威望低下,甚至风评人品都不怎么样的皇帝……摆在一起,就是危险了!”说到这里「鲁尔压低了声音《“而且,军中的人,对于皇帝只怕还真没有多少尊重的意思,毕竟,陛下他喜好男宪的事情,对于军中的汉子来说,都是大多很是不屑的。

    不瞒你说,背后私下里嘲笑陛下是兔子,这样的话,也不止你夏亚一个人说的。”

    事情就是明摆的了。

    年轻的皇帝要抓权,要巩固地位,甚至要立威,那么就必须压过阿德里克!而阿德里克的性子刚烈,认准的事情不肯妥协,那么……“暂时是没有危险,现在大局初定,还需要阿德里克来馈住场面,但是时间一场,局面稳定之后,陛下就不会容忍自己的军囦队都听从阿德里克一个人的命令了。更何况,阿德里克现在的地位实在是太可怕了一些,军囦队上下,都是他的心腹嫡系,第二第九兵团的索西亚还有巴特勒,也都是他的嫡系!几乎帝囦国现在剩下的军囦队,都是他阿德里克一系,换做任何一个皇帝都是不可能容忍的。”

    “妈囦的!”夏亚忽然心头一热:“那咱们不如去劝将军,反了算了!在那个兔子手下当臣,有什么淄味可言!若是将军有心肯当皇帝,我明天就带骑兵冲进皇宫去!军中都是他的嫡系,他若是登高一呼,谁敢不从!”

    鲁尔苦笑,望着夏亚,似乎对于夏亚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也并不生气意外,淡淡道《“问题就在这里了……阿德里克,他没有这种野心,他虽然固执,但是对于皇帝的位置却没有野心,他一心为国,只想把这个国囦家稳定下来而已。若是他有这种野心,我反而不担心了!反正他手里实力雄厚,若是皇帝真敢对他动手,直接就反了!可怕就怕……到了关键的时候,他阿德里克反而放着手里的实力不用,束手就擒-本文转自书书网tml-……历来,不怕权臣!最怕的却是那些愚忠的权臣!愚忠的权臣,就没有一个是好下场,没有一个得善终的!”

    “妈囦的!不想谋逆的权臣,哪里还8说是真正的权臣!”夏亚冷冷道:“我若是阿德里克,早就反了!还能容那个兔子骑在老囦子头上!幸哼,若是我,一朝登高一呼,就让帝囦国的金币上,从此印上老囦子的头像!”

    鲁尔听了,也只是微笑不f6,静静的望着夏亚。

    夏亚说完这些话,心里也是一惊,赶紧闭上了嘴巴,看了看左右,忽然就一皱眉《“死胖子,你说了这些,却和你算计老囦子娶将军的女儿有-什么关系?”

    胖子一叹:“我是不得不这样,为将军未来留一个保命的筹码!”

    他看着夏亚《“若是你成了将军的女婿,那么就是亲厚之极的关系了!就算将来陛下要对将军动手,也不敢逼囦迫太甚,至少……不敢枉动杀念!哪怕是剥去权囦柄,也不敢轻意就举起屠囦刀!有你这个一方诸侯在外,数郡的土地,数万精锐雄兵,陛下若是敢杀你的丈人,也不得不要多多考虑一下你的反应了。”

    说到这里,胖子忽然一笑:“这还只是退一步的说法,若是阿德里克和你,都是一直甘于现状的话,你成了阿德里克的女婿,就是一个自保的手段,若是情况有了变化,进一步的话……夏亚心里猛然一动:“进一步?”

    鲁尔深深吸了口气,嘿嘿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左右,广场之上「夜色寂静,只有远处巡逻的士兵走过,发出的皮靴枭枭的声音。

    珠子神色凝重,脸上似笑又非笑,然后慢吞吞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若是情况变化,你们有心异进一步的话,那么……”胖子此刻,眼神闪烁,紧紧的盯着夏亚“……君在外,将旱在内,天下不足!”(八 度吧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