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请君上车】(六千)


本站公告

    妈的夏亚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句,脸色也变得极其古怪,瞪大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胖子。(8 度吧  百度搜索)

    鲁尔将军就在夏亚的眼神紧逼之下,神色却很是淡然从容,过了好久,夏亚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用力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胖子……别人都说我夏亚这个家伙最是大逆不道,没有一点为人臣子的模样。现在看来,嘿嘿,真正骨子里就大逆不道的家伙,是你这个死胖子才对啊。”

    鲁尔嘴角一扬《“你会把今天我们两说的话讲出去各?”

    “当然不会。”

    “那不就行了。”胖子哼了一声,抬手指着面前这尊雕塑,指着那跃马昂然的开国郁金香公爵奥斯吉利亚大公,淡淡道《“昔年开国之初,这位大公何等的英雄盖世一般的人物,手里执掌帝国兵权,天下仰望!声威显赫,功勋盖世!当时若是他真的心存反意,振臂一呼,这帝国的皇帝,只怕就不是克伦玛家族的人来当了!嘿嘿……遥想当年,恐怕私下里劝这位开国公爵大人更进一步的,只怕也是大有人在啊!”

    胖子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低声道:“人人都说是开国皇帝陛下器量宏伟,才能容下郁金香公爵这样的绝世强臣。屠杀功臣的事情,帝国开国皇帝没有去做,就得到了后世无数称赞!嘿嘿~!可是又有几个人称赞过郁金香公爵的忠臣之心?当时的情况,若是郁金香公爵真的有反意,开国皇帝就算器量再宽容,也坐不稂这个皇帝的位置!”

    妈的!这个·宵尔!这个根正苗红的帝国鹰系将领,保皇党出身的帝国武人,居然骨子里有这种叛逆的想法“一朝权在手,若是自己主动放弃了,将来就等于将脖子主动套进别人的枷锁之中,生死富贵,都在别人的一念之间了!”胖子冷笑:“开国郁金香公爵重情义,主动交了权,终身不反……可惜,他却没想到,他的后世却是下场那般凄凉吧!他再如何忠诚,当后世皇族对郁金香家族下手的时候,又可曾体恤过半分?可曾犹豫过半分?说到底,最后郁金香家族家破族灭,连血脉都断绝掉了……嘿嘿!若是开国的时候,郁金香公爵就直接抢了皇帝的位置……哪里还有他后人被灭族之祸!”

    “……胖子。”夏亚苦笑一声:“我现在倒是真的怀疑了,你迳个家伙,真的是鹰系出身么?”

    “哈哈哈哈……”胖子笑了几声《“我自然是的。老子可是标准的帝**事学院毕业,鹰系的中坚人物,米纳斯公爵大人的嫡系门生!嘿嘿!”

    笑了几声之后,胖子的脸色斯斯就变得复杂起来《“可正因为我是鹰系,正因为我是米纳斯公8的弟子,在看清了一切之后,我才真正体会到,所谓对皇族的忠诚,说起来,是何等的可笑。”

    他指这那郁金香公爵的雕塑,淡淡道:"远的这位开国公爵大人不说,只说我的老师米纳斯公爵!他是鹰系的首领,是我的老师!多年之前,就是他一人的威望苦苦支撑着鹰系在军队之中的力量!可以说,若不是米纳斯公爵,只怕皇室早就没落更甚!他老人家对皇室一生忠诚,换来的又是什么下场?他老人家军中元老,一生戎马!临头了,却一样被皇室所忌!明明一位帝国名将,却不得不淡出军队!再也不能领兵!明明满腹的才华韬略,却是不得不在家中养花弄鸟,虚耗生命!”

    面对夏亚这么一个莫逆的好友,胖子也不用掩饰心中的怨愤和不满,此刻他的语气就变得冷漠起来,对皇室的态度,显然就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想不到这位保皇派出身的帝国中坚将领,居然是一个A-骨夏亚望着鲁尔的脸色,听出了他话语之中的那种深深的不忿,然后夏亚叹了口气,缓缓道《“好吧,你今天阴我的事情,我可以认为你是有你的理由。但是……这事情,却真的把我害苦了!胖子,我说了我已经有了未婚妻,你今天玩的这一手,却叫我如何收场?”

    胖子淡淡道《“男子汉大丈夫,你若是位高权重,身边的女人多几个又怕什么!哼……以你的身份,不管是你那位未婚妻,还是阿德里克的女人,你都一股脑儿娶了,别人也不会说你。反而倒是你若是只娶一个,只怕才会被人背后议论。”

    夏亚摇头《“你的用意我明白,我也可以不怪罪你。

    但是这事情还得从长计议……我……我终究是绝不能对不起她的!”

    胖子哈哈一笑,看了夏亚一眼《“想不到你这个小子,居然还是一个情种!嘿!可今天的事情,几百双眼睛都是看着的!你求了亲,阿德里克允了你!这婚事就是定下来了的!你就算想反悔,也是绝对悔不得!不然的话,莫说是你夏亚从此就臭了名声,阿德里克也就从此丢了大脸了!”

    夏亚恼道:“都是你自作主张害的老子!这事情,还得你给我想个法子才行!”

    珠子皱眉《“你这个家伙怎么如此固执?你多娶一个,少娶一个,谁会在乎?别说是旁人,就算是你的那个什么未婚妻,也不会多说半个不足!你小子现在可是帝国将军,一方豪杰!你这样的男人,权贵在手,女人自然也是多多益善!这么小家子气,叫人耻笑!”

    顿了顿,胖子又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笑道《“你可知道,阿德里克的那个女儿,无论人才相貌,可都绝对是一等一的!你现在骂我骂的凶,只怕将来还要爬过来感潋老子呢!”

    夏亚心里一动《“阿德里克将军的女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却怎么从来不曾听说将军……”

    鲁尔嘿嘿一笑,瞥了夏亚一眼《“说起他的女儿,嘿嘿,A'\\实你倒并不陌生,哈哈哈哈……你和她打过交道,而且,还欠过人家一个大大的恩情呢!”

    夏亚心中越发的好奇疑惑,但是怎么问,胖子却是也不肯再说了。

    这场宴会上,夏亚求亲,阿德里克首肯的事情,第二天就被宴会之的那些诸多军官宣扬了出去。

    夏亚这位帝国年轻的一等一的功勋将军,和阿德里克这样的帝**方的擎天支柱结了姻亲的消息,轰传帝都之后,顿时就如同一场风暴,引起了轩然大波稍微消息灵通一点的,都是知道这位夏亚雷鸣将军,曾经就是阿德里克的嫡系亲卫出身!之后一路扶摇直上,其中少不得有阿德里克鼎力栽培的因素,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帝国一方豪杰,又立下了不世战功,再嬖了阿德里克的女儿,更是会被视为阿德里克系之中的中坚人物!阿德里克从此在帝**中的地位,自然是越发稳固!帝国现在直接掌控的中央军城卫军都在阿德里克之手!现在又添了夏亚这样的外援,如此势力,叫人不敢正视这样的消息一出,夏亚苇二天还在住所之中,顿时就有无数帝国的权贵人物来登门拜访,大多都是打了恭贺的旗号前来,夏亚不喜欢这种应酬,干脆就叫几个亲卫守在门口,有人来拜访,只说夏亚将军出门访客不曾回来,愿数当家。

    但纵然如此,来访之人依然是络绎不绝,更是送来不少礼物。

    虽然帝都被叛军荼毒搜刮一空,现在的那些权贵们,都是元气打伤,不比从前,但是这些帝国权贵之中,不少豪门人物,积年的底蕴不容小觑,出手依旧豪阔夏亚虽然派人挡了门不见客人,但是不过一日的时间,收到的“贺礼”,就足以让这个小子笑的嘀都合不拢了珍奇的器物,名贵的珠宝古玩,还有的就直接送了金币作为礼金。短短一日的时间,夏亚收到的这些财物,若是折算成金币,就价值数÷万了这样的一笔横财,大大出乎夏亚的意料,这一笔巨资,正好带回去养兵。

    他治下连连征战,财政早已经到了极度危险的情况,这么一笔收入带回去,想来格林等人的脸色就会好看许多了。

    只是,这又等了一天,皇帝的召唤依旧没有等到,让夏亚心中就有些不快了这个加西亚,到底想拖多久?自己面子也给了,姿态也做出来了,这个皇帝迟迟不见自己,把架子摆的如此足……哼……不过夏亚的麻烦可不止这个。

    傍晚的时候,夏亚原本就打算关了门休息的,可是还没吃晚饭,就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叫嚷,还有人怒气喝骂的声音就听见一个雄壮的声音高声喝道《“夏亚呢!让那个混帐出来见老子!这个负心混帐的东西!夏亚!你出来!!!”

    那个声音喝骂连连,其中又夹杂了夏亚手下亲卫的呵斥,然后还有乒乒乓乓的声音。

    夏亚一听,就赶紧从里面跑了出来,来到门口,就看见自己的几个亲卫在门前列成一圉,将一个人围了起来。

    路旁一辆马车停在门口,那个被自己手下亲卫围在中间的人,身材高大挺拔,一身帝国武人的装扮,满脸怒气,手里提着一把剑,昂然而立,虽然周围夏亚十几个亲卫围住了这人,但是这人脸上却毫无半分畏惧,只是看着夏亚走了出来,就大喝一声:"夏亚!你敢出来了!哼!背信弃义的小子!来来来!今天若是不好好教训你,我……”

    夏亚远看这人,就觉得无论是音容都是有些熟忌,走近了一看,顿时就认了出来“罗迪?”夏亚愣了一下,随即就大声芙道《“哈哈!小爵爷这么晚来访,是为了什么?”

    他随即对手下那些亲卫大声道《“好了,都撤下吧。这位是罗迪大人,米纳斯公爵之子,是我的老朋友,不用这么紧张。”

    夏亚麾下的将士都是帝国精锐,大多都是罗德里亚骑兵齿与。

    对于米纳斯公爵这位帝国数十年来军中的偶像人物自然是仰慕已久的,听见夏亚说出这人居然是米纳斯公爵的儿子,众多亲卫的脸色都好看了一些。纷纷迫在了夏亚的身边。

    夏亚大步走了上去,张开双臂做拥抱姿态笑道《“罗迪,你……”

    罗迪眉毛一梳,手里的剑虚劈了一下,怒道《“好!夏亚,老子今天若是不捅你几个透明窟窿,我就……”

    说着,一剑就当着夏亚的胸口直接刺了过去夏亚一惊,看着罗迪满脸怒气的样子,心里有些古怪,不过罗迪一剑剌来,夏亚也只是身子略微一(8,伸出一根手指去,轻轻一夹,就夹住了剑锋。

    罗迪虽然也是帝国将门年轻的佼佼者,武技也是米纳斯公爵亲传,出类拔萃的人物,但是却毕竟比夏亚这样的变态家伙差了大远。这一剑被夏亚捏出,用力抽了几下,剑锋却是纹丝不动,罗迪哼了一声,干脆就扔了剑柄,对着夏亚举拳就打。

    夏亚再次侧身,这次一把攥住了罗迪的手腕,皱眉道《“罗迪!你做什么!”

    他对这位小公爵印象一向很好,却没想到这位上门见面就打,夏亚心里也是有些气了。

    孑-迪哼了一声《“老子做什么,你心里清楚!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今天我若是不狠狠教训你,你……”

    “我做错了什么?值得你如此动怒?”夏亚也火了《“老子可没得罪你小爵爷吧!”

    “你没得罪我!”罗迪怒道《“你没得罪我-!!你却得罪了艾德琳!夏亚!你是不是要娶阿德里克的女儿!!你这么做,对得起艾德琳吗!!!”

    夏亚一呆,顿时脸上的怒气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丝心虚,罗迪已经又是一拳打了过来。夏亚心里有些乱,这一下就没躲,任凭罗迪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罗迪这拳合恨而发,打的夏亚身子一晃,就往后退了一步,但是罗迪一拳得手,却反而痛哼了一声,举起手来,却发现刚才打在夏亚身上的那只拳头,已经飞快的红肿起来,骨头隐隐做痛罗迪心中心惊寺,望着夏亚,脸色就有些古怪。

    夏亚苦笑一声,他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自己虽然不曾反击,但是他现在的实力,以罗迪这种水准的人就算击中自己,也自然是对方吃苦头而已。

    他此刻已经心虚……若是说起旁人也就算了。可这位罗迪……他却是知道自己和艾德琳的私情的夏亚上一次来帝都,就是这位罗迪帮忙安排了自己和可怜虫在郁金香别院里私会仔细想来,这位小爵爷,是艾德琳的好友。自己刚传出要去阿德里克女儿的消息,这就被对方打上门来抱不平了。

    夏亚心虚之余,哪里敢和罗迪叫板?苦笑一声,抓住了罗迪的胳膊,低声道:“罗迪……这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也是有原因才会这么做的,你……”

    “呸。”罗迪怒道:“阿德里克现在正当红,军中一号人物!你这个家伙忘恩负义,自然要去抱他的大腿!只可惜,艾德琳抛了一切跟随你,你这个家伙却……”

    “好了!”夏亚神色尴尬,却咬牙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唉,这事情在这里说不合适,你和我进去再慢慢说,我,我总是不会对不起艾德琳的。”

    罗迪哪里肯信这个小子?眉毛一挑,正要再说什么。

    就在此刻,停在那路边的那辆马车里,忽然车窗就被拉开,里面传来一个平静清脆的女孩儿嗓音来。

    “小公爵,你可是答应说好了带我来见夏亚大人的。怎么见面就乱来了?你是忘记了米纳斯公$\\}大人的嘱咐了吧?我看你也闹够了,就请先收起你的脾气吧。”

    这话说的很是不客气,夏亚听了,也是"中惊奇,抬起头来就往那马车里看去,一看马车里,仿佛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儿,一身白色的素袍,没有什么妆饰,头发微微卷曲,也只是随意一束,坐在马车里,一手握着一册书卷,一脸慵桐卜的模样。

    那张脸庞很是年轻,也颇为俏丽可人,脸上还点缀了一些小小的雀斑,非但没有减去她的丽色,却反而凭添了几分俏皮的味道。

    这个女孩,夏亚一看就觉得有些眼熟,只是一时间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罗迪听了这个女孩的呵斥,脸色顿时就是一红,然后又是一白,狠狠的瞪了瞪夏亚,居然就真的乖乖松开了手来。

    这倒是让夏亚有些疑惑。

    那马车里的女孩是什么身份?罗迪可是堂堂米纳斯公爵的儿子,未来的小米纳斯公爵。被这么一个女孩子呵斥,仿佛却是毫无脾气的样子。

    这就足以叫人暗暗称奇,对运马车里女孩的身份猜测起来。

    罗迪已经退开两步,对着夏亚狠狠的瞪了瞪眼,却终于闭上了喝巴。

    马车里,那个女孩却已经将一张小脸凑到车窗口,对着夏亚微微一笑,道:“夏亚大人,好久不见了。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请您上车一晤呢?”

    夏亚越看这女孩越是眼熟,只是一时半会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听见对方出言邀请,就皱眉道《“你是……”

    女孩儿一笑《“夏亚大人现在位高权重,那就是贵人多忘事啦!我们见过,就在一年前老师的书房里。”

    夏亚心里一动,陡然之间,就想起了马车里这个女孩的身份记得自己第一次到帝都的时候,就被那个传奇人物卡维希尔召唤去见面,可结果自己在卡维希尔的那个奇特的大书房里等了好久,也没得到卡维希尔的接见。最后就是这个女孩走出来告诉自己可以走了,卡维希尔已经在暗中看过自己了。

    当时夏亚有些不忿,也是这个女孩对自己说了一句话,意思是:老师只说了要见你,却没说你可以见他。

    “你是……他的弟子?”

    夏亚的语气也凝重了几分。

    不管如何,那个叫卡维希尔的家伙,一世传奇,不论是他生前还是死后,对这个帝国都是具有重大影响的!甚至就算是他的死,也都被人称奇谈论。

    对卡维希尔的弟子,夏亚语气里也郑重了许多。

    女孩甜甜一笑,笑容仿佛很是天真的模样《“既然夏亚大人记起了,那么就请上车吧……只是,不知道您肯不肯和我这个小女孩谈一谈呢?”

    ,一一r一一一去就去D”

    夏亚咬了咬牙,卡维希尔对自己影响很大,自己之前每次面对那个家伙,都是吃恐,而且夏亚可是记得……自己也算是卡维希尔的“徒弟”的身份呢他心中满是疑团,也只是转身对亲卫交待了两句,也不带任何人,就直接上了马车里。

    他钻进了马车,罗迪就已经主动坐在了车夫的位置上一一敢以小米纳斯公爵这样的人物来当车夫,这个女孩子倒是架子真不小罗迪一声吆喝,挥舞马鞭,这马车就缓缓驶离了夏亚的住所。

    夏亚一上车,就忍不住吸了口气。

    这马车的车厢很是宽大,若是平时,坐进四五个人都是绰绰有余,但是此刻却变得拥挤不堪。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宽敞的车厢里,原本坐人的地方,都堆积拜访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卷。数百本各种各样的书卷,几乎就把这马车的车厢一大半的空间给占据了。

    夏亚上车之后,就坐在了这个女孩的对面,身子有些施展不开,只能无奈的缩在那儿。

    女孩对夏亚-笑了笑,点了点头,神色很是和善。

    此刻两人近距离而坐,夏亚仔细打量这个女孩,只觉得对方比自己去年初见的时候,仿佛要长大了一些一一这个女孩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不少,但是坐在那儿,手里握着一卷书,神色从容不迫,就连那笑容眼神,都是淡定之极,隐隐的就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只是这样的气质,却让夏亚有些不舒服……不为别的,因为当初的卓维希尔,就是十足这样的做派!这个卡维希尔的弟子,果然就连气质也和卡维希尔像了一个十足。

    上车之后,夏亚就想开口询问,只是这个女孩却对夏亚一笑,淡淡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夏亚大人请安坐,到了地方,咱们在叙谈。

    说完,就重新捧起手里的那本书卷看了起来,神色从容不迫「看都不再看夏亚一眼,倒是让土鳖一路上坐立不安,不时的去偷偷瞟这个女孩。

    (未完待续)

    支持作者,请到起点网

    你正在阅读第四百四十八章 【请君上车】(六千),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八 度吧  百度搜索)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