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夜带刀】


本站公告

    皇后返回奥斯吉利亚的消息再一次震撼了帝都。

    尽管皇室对外宣称的消息是为了保证安全,所以一直对于皇后返程的消息进行了封锁,直等皇后本人抵达了帝都才公布一一但是只要稍微有心的人,品味一下刚刚传出来的米纳斯家族复起的消息,再加上皇后忽然如从天而降一般的抵达帝都一十有心的人,都能品位出这两条消息之中隐藏的含义。

    皇后抵达帝都,正式入主皇宫,同时皇后的家族复兴,得到皇室重用。这样的消息,已经彻底的宣告:帝榉的权力需要进行重新分配了。

    因为加西亚的加冕皇位是在战争时期之中进行的,而蛏芬尼当时一直都在北方,所r:A这次回归皇宫,也是她第一次正式的在公开场合顶着皇后的身份。

    而且按照传统,皇后的第一次公开亮相,是应该举行一个正式的仪式的。

    果然,就在皇后回宫的当天,几乎是同时,帝都的各大豪门贵族都接到了皇宫之中发来的邀请:为了迎接皇后的回归,皇宫内今晚将举行一场宴会,同时也是黛芬尼第一次在众人眼前以皇后的身份亮相,接受贵族们的礼拜。

    本来这样的仪式,并不是加西亚陛下的本意,但是宰相却一力的坚持希望皇帝举办这么一场宴会来。

    因若这不仅仅只是一个礼仪的问题,也不仅仅只是皇室的脸面。按照宰相的话来说,对皇后的礼敬的态度,代表着皇帝对米纳斯家族的重视程度,刚刚重新起用了米纳斯家族,这个时候,不好对皇后大过冷淡。如果在皇后回归的时候不举办这场仪式,而是默默无闻的让皇后直接回到皇宫,未免会让刚刚效忠的米纳斯家族重新生出芥蒂来。

    所以,加西亚尽管并不情愿,但是依然接受了宰相的这个建议。皇室举办的宴会,昝然不会草率了事。

    哪怕现在是在战争时期,这场宴会的香、华程度虽然远远不及体昔,但是规模和赴宴宾客的规格却依然相当可观。

    同时也因为是战争时期,一切的娱乐奢侈都被削减,帝都的郧些平日里吃饱了饭无所事事的贵族们,终于难得找到了这么一个娱乐的活动,对于这场宴会就格外的重视起来。

    傍晚的时候,皇宫之中已经华盖云集。凡是有资格被邀请赴宴的,自然都是帝国一等一的豪门贵族和那些上层社会的名流人物以及帝都的权力核心园子的实权人物。

    贵族们穿上了自己最华丽的礼服,贵妇们也戴上了自己最昂贵奢侈的珠宝。

    皇宫的宴会厅里灯火辉煌,礼乐悠扬。皇宫外的广场,各大豪门家族的马车,卫队,侍从队伍,几乎将皇宫的广场塞满。

    为了表示对皇后的重视以及对米纳斯家族的礼遇,加西亚甚至为了这场宴会专门抽调了一队仪仗队在宴会厅之外。

    偌大的宴会大厅之中,衣衫齐整的贵族们彬彬有礼的互相寒暄,穿戴华贵的贵妇们手持小折扇矜持的摇晃着,空气之中,淡淡的香风和酒橹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气味。

    这是一个典型的帝国最上流社会的社交场所,宾客们衣衫华丽,举止文雅而矜持,按照互相之间的关系亲厚远疏或者是派系圈子的不同,形成了一个一个的圈子,悄悄的交换着对时局的意见,而那些女人们,自然更关心的是流传在帝都贵族固之中的那些八卦和绯闻消息。

    按照管理,皇帝陛下和皇后殿下还没有到场。但是大厅里的气氛却已经有些异样了。

    今晚的这场宴会,明眼人都很清楚,是皇帝举办来故意拉拢米纳斯家族之举,更清楚,皇帝把米纳斯家族抬出来,摆明了是要在军队之中和阿德里克打对台戏,打压阿德里克一系在军方过于庞大的影响力。

    但是偏偏今晚的这场宴会,却缺少了几个事件之中的主角。

    帝务大臣阿德里克将军因为军务繁忙而没有出席这场宴会。

    而刚刚复起的米纳斯家族,老公爵称病也没有出席,小爵爷罗迪则同样没有出现在宴会之中。

    少了打对台戏的双方,这样的宴会就难免显得不伦不类起来。

    军方的两位大佬没有到场也就罢了,可帝国的另外一位顶尖巨头,老宰相萨伦波尼利居然也缺席了这样的要会,未免就让人生出遐想了。

    可以预见的,在米纳斯家族复起之后,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帝国的顶尖核心权利层,持会是三巨头鼎立的局面:宰相萨伦波尼利,米纳斯老公爵,军务大臣阿德里克将军。

    可是今晚这样一个宴会,三巨头却全体缺席,到底将释放出一个什么样的政治讯号呢?

    终于在宴会进行到了三分之一的时间,皇帝陛下和皇后终于入场了。

    在礼乐和仪仗队的引领之下,一身华丽衣衫的加西亚皇帝昂首走进宴会厅,手里握着那柄象征着皇权的权杖。而一如既往的是,这位年轻的皇帝和从前一样,在任何场合都从来不愿意和自己的妻子并排行走。从前他还是皇储的时候就是这样

    黛芬尼就是在了加西亚的身后三五步,一身华丽的晚礼服,一头金色的秀发挽了个高贵典雅的发髻,一定金灿灿的皇冠顶在她的头上,黛芬尼步入会场的时候,脸色平淡而矜持,步伐从容典雅,目不针视一一只是众人都能感觉到,这位美丽的皇后,脸色并不太好,而且……眼神也未免太冷了一些。

    随着皇帝一起走上了主位并排坐下,黛芬尼终于第一次以皇后的身份接受权贵们的礼拜一十这么一行礼,就算是正式确认了她皇后的身份了。

    以皇后身份公开亮相,也是拉拢米纳斯家族的一个重要的条件。

    名正言暌

    按照惯例,与会的权贵们,会按照地位尊卑的顺序,依次上前来和皇帝皇后行礼。这是传统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流程。

    甏个过程之中,黛芬尼表现的都很平静得体,面对依次上来行礼的每一名贵族权贵人物,她的表现都是矜持典雅,雍容高贵,即不会显得太过热情,也不会让人觉得受到了冷落。

    这种仪态大方的风度,让不少贵族为之折服。

    自始至终,蛏芬尼神色平静,她甚至对于到会的所有权贵的身份都了如指掌,身份重要一些的,她也会起身略略回礼,甚至还会矜持的和对方说上两句话,她原本就美丽之极,风仪过人,凡是能和她说上两句话的人,亢不感觉到如沐春风。

    甚至不少人心中都忍不住暗叹:这位皇后的风仪之好,只怕连身边的那位皇帝都被比下去了。

    容。

    只是也有人发现了一个细节。自始至终,这位美丽的皇后的脸庞上,就从来没有绽露过一丝笑是的,她的脸上,没有笑过。宴会进行的风平浪静,仿佛及是一个平淡的过程而已。在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皇牵和皇后就备体退场了。

    这同样也是传统,除非是帝国重大的庆典宴会仪式,皇帝和皇后从来都是晚晚到来早早离场。

    只是两位至尊的离开,让不少原本还想趁着宴会的时候想办法接近陛下引起皇帝或者皇后注意的贵族有些失望罢了。

    走出会场之后的加西亚,脸色很快就阴沉了下去。整个晚上虽然他也已经尽量做到了面色平静,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和身边的皇后说过一句话,或者有过任何的交流。

    事实上,今天黛芬尼回到皇宫之后,两人甚至都没有见面。

    只是在刚才宴会开始之间在终于凑在了一起进场而已。

    黛芬尼的态度太过于平静了,脸上和眼神之中即没有怨恨也没有怒火,就是那么一片冷淡和平静。

    这样的态度,却反而让加西亚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起来。

    两人之间关系的恶劣程度,和自己多次欲至对方于死地的意图,黛芬尼自然是知道的,若芬尼见到自己露出明显的怨恨或者是恼怒的态度,加西亚恐怕反而会轻松一些,可偏倨对方是这么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却反而叫人猜不透了。

    一路上气氛都沉默的让人压抑,直走到了皇宫之后,已经远离了宴会厅,转过一条走廊,走上台阶,加西亚才忽然站住了脚步,一抬手,身前身后的侍卫侍从都立刻停下了脚步。

    加西亚转过身来,看着恁芬尼。

    因为他是站在台阶上,所以这样的眼神,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一一加西亚很喜欢这种居高临下望着别人的姿态,这样让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也很清楚,这样的姿态能给对方带来一些额外的压迫感。

    但是这次,他的意图落空了。

    黛芬尼平静的抬起头来和皇帝对视,眼神丝毫没有不安,也没有紧张,依然是平静的让人恼火

    “我想,事情就这样了。”加西亚故意用一种慢吞吞的语速说话,声音低沉,意图这样给对方施加压力:“今晚的宴会,就算是我表示了对米纳斯家族的尊重。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

    “是的,陛下。”皇后淡淡回答。

    “过去的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加西亚还想做出一副宽宏的模样来,但是显然他的姿态做的并不算成功:“你还住在原来的老地方,已经清理好了,服侍你的侍从也是从前跟你的旧人,你会习惯的。”

    “是的,陛下。”依然是淡淡的声音。

    “我想,都看开一些,对于大家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加西亚徼

    徽抬了粘下巴:“这不仅仅是我格意思,也是你父亲的意思。”

    “是的,陛下。”黛芬尼的神色就如同雕塑一般。

    “没事的时候,不要乱走动。”加西亚的神色有些焦躁,不过想起了宰相的叮嘱和劝谏,语气终于稍微松了几分:“需要什么,就让侍从去办。食宿有什么缺的,你的要求都会得到满足。”

    “是的,陛下。”黛芬尼依旧不喜不怒。

    面对一个雕塑一般的皇后,加西亚心中恼火,有一种力气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心中不免憋闷,重重哼了一声,拂袖大步而去。

    身后,黛芬尼微微躬

    黛芬尼在皇宫之中的住所,是加西亚还是皇储时候居住的地方一一当然,加西亚自己是从来不曾住在这里过的。

    这是一栋四层的楼房,前后都有漂亮的草坪和花圃,作为皇储居住的地方,规格自然不会低,自由一套单独于皇宫体系内的团体,侍从,仆从,侍卫,园丁,厨师,等等……

    服侍黛芬尼的都是从前跟随她的旧人,但是黛芬尼也注意到,这里面没有一个是自己家族里跟来的老人,显然,皇帝打的主意是要让彻底的和外界保持安全的距离。侍从之中出现了一些生面孔,显然也是皇帝安插来监控自己的亲信。

    不过这些,黛芬尼都并不关心。

    自己已经做了这样的选择,就早已徒有觉悟了。

    无非……就是做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然后……一直这样的生活,直到死的那一天吧。

    尽管加西亚没有明说,但是黛芬尼很清楚,住在这里,自己是不允许随便离开的一一就仿佛被监禁了一般。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在贴身侍女的伺候之下,换下了那一身华丽的礼服,将脸上厚厚的妆容洗去,屏退了身边所有的侍从……房间里只留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黛芬尼的脸上的平静和冷漠才终于消失。

    她知道,虽然侍从都迫了出去,但是走廊之外,却依然有侍卫严密的把守着。

    这里的每一个人的走动进出,都在严格的控制之中。

    自己能见什么人,不能见什么人,能去什么地方,不能去什么地方,都是被严格限制的。

    大根,只有在这个房间里,自己才拥有一点点微弱的自由吧。

    深深吸了口气,身上只穿着一件宽松柔软的白色袍子,她甚至没有穿鞋,而是赤足走到了露台之上。

    作为皇储的据所,自然是华丽奢侈之极的,脚7的地毯也是手工编制的最昂贵的奢侈品。

    但是踩在这柔软如云端的地毯上,黛芬尼心中却反而更怀念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赤足站在草地上的感觉。

    推乔露台的门,徽微的晚风吹过秀发,黛芬尼忍不俸张开双臂来,让风尽情的休过自己的身体。

    嗯……他的拥抱,也是这么投亲的味道的吧。

    或许,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感受这样的滋味了。

    皇宫前的宴会厅里,宴会依然还在进行之中。

    乐队演奏着热情洋溢的舞曲,鲁尔却义无反顾的是出了宴会厅的侧门。

    他一身贵族的装束,冤大的袍子和一丝不苟的头发,只有胸前佩戴的勋章才显示着他曾经是帝国将军的身份。

    侧门直通往画面,鲁尔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他。

    毕竟,一个失了势和没了权柄的帝国将军,是没有人会太过在意他的。

    事实上,今晚鲁尔参加这个宴会的时候,一直都没有什么人搭理他,甚至就连他没有按照礼仪去向皇帝皇后见礼,也没有人发觉。

    走出侧门,遇到两个仆从,看到鲁尔,都恭敬的行礼,胖子淡淡一笑,指了指花园,仆从立刻礼貌的让开。

    皇宫之中的花园,自然是修建的极为典雅,漂亮的花圃和修剪的格外整齐的草坪,走在上面就会让人感觉到心中愉悦。

    胖子仿佛漫不经心的散布,却已经暗中注意到了周围的侍卫和御林军卫兵。

    身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将军,他很快就确认了宴会厅周围的防卫力量,侍卫巡哨的路线,班次,甚至几个隐蕺的暗哨也被他毫不费劲的发现了。

    对于鲁尔这样的老行伍来说,要躲开这种程度的防卫实在是没有多少难度。

    他假装在花园之中走了会儿,路上还遇到了几个也在花园之中散布的宾客一一大多都是一对一对年轻的男女。

    鲁尔一路上都很洒脱的和遇到的人点头示意,他的手里甚至还端着一只酒杯。

    心中暗暗盘算着巡逻的路线和周围的暗哨。

    胖子很轻松的,在这花园之中找到了至少四五个无法被防卫人员发

    现的死角。

    片刻之后,胖子就消失在了花园之中。没有人留意到花园之中少了这合一个人。

    同样,寂静的夜晚,皇宫里的侍从也没有察觉到,一条黑色的矫健的身影,如狸猫一般在房顶飞快的掠过

    臃肿的身形,却以不可思议的敏捷的姿态在房顶上跃过,以一种诡异的路线,飞快的朝着皇宫后的方向逼进。

    鲁尔选择的方向很明确……他远远的避开了皇帝居住的方向一一身为帝国的高级将领,他很清楚皇帝的身份护卫是如何的严密,还有那传说之中的宫廷的神秘高手

    但是鲁尔今晚的目标并不是皇帝。

    他的怀里,藏着一柄匕首,磨的雪亮而锋利还周一种精密配制出来的毒药浸泡过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