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破庙


本站公告

    没有自我意识的武器,称不上“神兵”,“神兵”之所以称为“神”字,是因为其中自有生命,只有达到**天之境的天士,才能够运用自己的精气神,以各种稀有的材料混合,淬炼出有“神”的神兵。

    柄神兵在手,精气神交融的天士,可以将自身力量最大程度的释放出来。甚至,一柄强大的神兵,要以令一个**天士,短时间内拥有七星天士的实力。

    如果他能和七星天士的神兵之灵融合,并且有足够的元力来御动神兵的话。

    握着手中匕,元力涌入,匕骤然银光大亮,丝丝晶亮银光线一样飘逸,缕缕力量波动由匕向外释放出来。

    姬长空抬手一挥,匕划出一道瑰丽的弧线,空中留下一串明亮残影。这把匕,是他从一个少年手中,不惜花费巨大代价拿下来的,白清雅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他不但愿意思花费那么多上品上品元石,竟然还拿出一块黑玉元晶、一坛火龙烧、还有几样云梦灵药。

    只有姬长空知道,这把匕当中有着一个微弱的生命,匕前的主人,是一名八卦天士。

    八卦天士,放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区域,都是令人敬仰的存在,七大家族、六大宗派的这些百年天士门阀,之所以能够高高在上,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八卦天士!

    柄八卦天士曾经使用过的神兵,即便其中神兵之灵消泯,拿出来去拍卖也是天价之物,更何况,这把匕中的神兵之灵虽然微弱之极,但却还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五十块上品元石、一块黑玉元晶、一坛火龙烧、几样云梦灵药,这些东西换取一样有着神兵之灵存在的八卦天士曾性命相修的神兵,这笔****,简直比抢劫还赚!

    中握着匕,神魂凝聚,心平气和,知觉忽然没入了匕中。

    个苍茫无际的白茫茫地带,点点鬼火飘荡,一道道银亮长线绞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繁殖复杂的大网,缕缕生命波动,从中心一个火苗点中释放出来。

    灵觉一入,由难以计数的丝丝银亮长线交织成的大网,忽然动了起来,大网中心,一股强烈的灵魂波动,猛然涌向了姬长空的神魂。

    “滚出去”

    子一疼,知觉瞬间收回,神魂颤了一颤,他苦笑摇了摇头。

    匕的神兵之灵极为顽固,尚未进阶四象天之境的他,暂还掌握不了和这一类生命沟通的方法,始终无法将神魂和匕中的神兵之灵达成默契,只能挥匕很小一部分的力量。

    将小匕收进芥子袋,又取出板指戴在左手上,见板指中的十只乌鬼虫并没有咬破皮肤吸血,他又将槔指褪下来,重新塞入芥子袋。

    自从怀疑到是萧庶将自己的先遣泄露后,他就开始小心地隐藏能够暴露自己身份的一切蛛丝马迹,板指是他从萧庶那儿换来的,自然不能够继续戴,不过板指中的十只乌鬼虫,由于最近吸了他几次鲜血的缘故,他隐隐和十只乌鬼虫有了微妙联系。

    为了保持十只乌鬼虫继续的成长,他又不能天天将板指放在芥子袋内,所以会偶尔取出来戴上一会儿,确保乌鬼虫暂并不需要继续吸血之后,才会再将板指收起来。

    还是那张令人厌恶的丑脸,从一棵大树茂密的树叶中钻了出来,静心延伸知觉,确保能够感应到的区域没有生命能够威胁到自己,他才从大树上落下来,抬头望了望天刺目的日光,继续往天武国所在的西北方走去。

    傍晚才过,突然变天,电闪雷鸣,过了一会儿,鸡蛋大小的冰霜从天而降。

    走在山杯路上,姬长空抬头望天,瑞一块块冰雹来的讯猛,打在身上极为疼痛。

    知觉延伸,前方几十丈方位,有着强烈的元力波动,似乎很多人聚集在那儿。一直躲避人群的他,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绕开了,而是迅朝着一块地方行进。

    啪啪啪!

    冰雹飞落下,重重地砸在身上,他加紧瞳伐,很快现前方出现了一间残破的古庙,古庙中有着明显的元力波动。

    轻轻呼了一口气,将身上气息掩饰了一下,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衣着,确保没有什么异常以后,他才神色如常地走进那间古庙。

    嗖嗖嗖!

    聚在庙内的一些人,一起将视线抛了过来,神情警惕地打量着进来的姬长空。

    古庙倒是不小,占了几亩地,庙中央摆放在土地神像,周围散落了几簇各异的陌生人。

    左边庙角,靠墙坐着两个明显是姐妹的少女,一红一绿两件长裙拖到地,两少女神情警惕,红裙子拿剑,绿裙子拿银鞭,似乎觉得进来的姬长空脸上的胎记难看,皱眉头的悄脸,有着很容易察觉的厌恶。

    右边庙角,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灰色短衫,一双溱黑的眸子满是天真无邪,四处转悠着。在他脚旁边,盘着一条一人腰粗的巨大蟒蛇,蟒蛇有着两个头,四只三角眼中都冒着绿光,血红的信子仰吐时,有着浓浓的****味儿。

    三个蓝衣天士的不远处,有一个病快快的灰衣青年,他脸色苍白,低着头,不断地捂着嘴轻声咳嗽,似乎得了什么重病。

    土地神像前,一地尸体,尸体像刚被烈火焚烧过,上在还有火星子没有扑灭。

    脚踏进来,姬长空将庙内几人一一望了一遍,心中突然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进庙。庙内气氛诡异,没有一人讲话,各个都低头垂眼,不知道想些什么。

    也不讲话,姬长空皱着眉头,走向左边,想先找个地方坐下再说,外面冰雹肆虐,他进来之前冰雹都有拳头大小了,这个时候并不是赶路的好时机。

    突然,庙左边角两个少女脸色徒然一寒,冷冷地注视着他,两人手中武器紧紧握着,似乎随时都会出手。

    两个四象天士!

    很快判断出两少女的真实境界,他脸色微变,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两人,不知道她们的敌意来自何处。

    突然停了下来,将身旁一个蜘蛛网清掉,他在两少女不远处坐了下来。

    红衣、绿衣少女,见他似乎没有出手的意思,忽视一眼,眼神中有些疑惑,微微松了一口气,却依旧警惕地望着姬长空,生怕他会突然出手似的。

    嘶嘶!嘶嘶!

    男孩脚下盘着的双头蟒蛇,忽然动起来,在庙蜿蜒游动,慢慢朝着姬长空的方向游了过来。

    双头蟒蛇是一种堪比三眼龙蟒的凶兽,两个头都可以喷出毒烟,森森密集白牙锋得无比,行动敏捷,非常难应付。

    毒龙潭那里也有一条双头蟒蛇,不过却没这一条那么粗大,毒龙潭的双头蟒蛇只有五百年,而这一头,看体型怕是有七八百年寿命了。

    脸色微微一变,才刚刚坐下来的姬长空霍然又站了起来,在胸衣后的芥子袋随手一抓,那把尚不能挥全力的小匕,已被他紧紧握住了。

    不远处,两个少女脸色煞白,也急忙站了起来,如临大敌地望着缓缓接近的双头蟒蛇,一会儿后,两人又恨恨然地瞪了姬长空一眼,似乎觉得他将麻烦带过来的。

    中小匕银光慢慢亮了起来,丝丝银线溢出来,匕芒锋芒毕露,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感觉。小男性眉头一皱,盯着他手中的匕望了几秒,忽然捂嘴“嗤嗤“怪啸。

    朝着姬长空慢慢逼近的双头蟒蛇,闻声突然停了前进,双头摇晃了一下,就在原地盘了下业,两个头分开,头盯着姬长空,一头盯着另一边的两少女。

    两少女脸色更加难看了,恨恨地瞪了对面的小男孩一眼,不敢坐下来,继续如临大敌地小心应付着可能随时扑上来的双头蟒蛇。

    察觉到形热有些古怪的姬长空,又望了望庙内几人,忽然咧嘴一笑,也不顾前方盘着的双头蟒蛇,还是在原地坐了下来,饶有兴趣地望着残破的庙门。

    踏踏!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从外面迅传了过来,来人有好几个,走的很急切匆忙,目标应该正是这间破庙。

    庙人的几人,目光齐聚庙门,那个不屡供低头咳嗽的灰衣青年,不再继续咳嗽,终于抬头,一双灰色眼眸淡漠无情。

    三个来自同一宗派,一直对周围情形漠不关心的天士,霍然起身,立即呈三角形站好。

    男孩一脸天直无邪的笑意,三条飞天血蛇,忽然从他后颈冒了出来,飞天血蛇贴在他脖颈肩膀处,张开血雾弥漫的森森毒口,蛇眼冰冷地望着庙口。

    “来了”红衣少女低声呼了一声,手中长剑一扬,蓄势动。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