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冲击


本站公告

    “再进一步,就是我杜家之敌!”杜云棉大喝一声,”,

    手中橘红色长剑直指拓跋烈。

    “老子要是怕你,就不会过来了。”拓跋烈咧嘴一笑,就要一步迈出。

    “拓跋烈,滚出去!”就在此时。盘膝坐在杜家中央的厉恨天,

    突然扭头望着他一声冷喝。

    “厉老。”拓跋烈一愣,盯着厉恨天深深看了一眼,!脸正色道:“我拓跋烈这各命本来就是你的。能将这条命交到你手上,是我多年心愿。

    厉老不必再多说什么,我今天既然出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哈哈,杜云棉,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杜家到底有什么手段。”

    拓跋烈狂笑一声,突然出手。

    一枚枚核桃大小的墨绿色小球,像是小炮弹一样从他手中弹**出

    去,直朝着那些围在厉恨天周围的天士群中落去。

    “找死!”杜云棉冷笑,手中橘**的长剑一扬,一道凌厉的剑

    气冲天而起,剑气纵横,成一束束橘**光芒刺向那些落来的墨绿色

    。

    轰隆隆!轰隆隆!

    羌芒一撞,墨绿色小球突然爆炸开来,恐怖的爆炸力向周围激荡,

    紧靠着墨绿色小球的几今天士一脸惊慌。急忙往远处躲避。

    一股股墨绿色轻烟在杜家庄园内散逸出来,浓浓的墨绿色烟雾带着刺鼻的酸味儿,附近几个被绿烟罩住的杜家天士,一个个纷纷捂住喉

    咙,脸色狰狞地痛苦**,弯腰咳嗽的时候,一口口殷红鲜血吐了出

    来。

    “拓跋烈,你竟敢在我杜家用毒。今天你非死不可!”杜云棉大

    怒。在绿色烟雾中暴喝,与身旁两化星天士一起从那些烟雾中飞了出来,不顾一起的冲向在杜家外面制造毒烟的拓跋烈。

    “哈哈,你们杜家这种卑鄙的家族,就该用这种手段对付!你们可以这么多人围攻厉老,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动用烟毒?”拓跋烈哈哈狂笑,见杜云棉和那两化星天士一起冲了出来,他也不和三人缠斗,反而绕向另外一边,将身上带着的墨绿色小球一个接一个打出去。

    一霎那间,整个杜家都被浓烈的墨绿色毒烟覆盖了,一些见机得快的杜家天士无恙,实力高的那些人能够控制呼吸和浑身毛细孔的张合,也无惧墨绿色毒烟的侵袭。

    但是,目前处在杜家的那些人,并不是人人都那么素运,也不是个个都境界高深。

    鬼哭狼嚎地嘶喊声,一下子从杜家传了出来,在墨绿色的毒烟中,一个个握着喉咙干呕的天士分部在各个角落,他们往往还没能够走出毒烟的笼罩范围,就浑身无力地倒了下来。

    张月琴和两个来自归元宗的长老,安然无恙地利用三把神兵来压

    制那一个不断释放出光和热的烈日之轮,厉恨天也盘膝在那儿一动不

    动。他们这种境界的人物,根本不受这种程度的毒烟影响。

    拓政烈始终没有和杜云棉正面一战,绕着杜家庄园不断地游走,

    在毒烟稀少的区域投出一枚枚墨绿色小球,增大毒烟的密集度。

    几名七星天之境的天士,开始不耐烦拓跋烈的游击战术,在杜云棉的邀请之下,这些来自周围山脉天士宗派的高手,纷纷加入了围杀拓跋烈的行动。

    当有五名七星天之境的高手一起参与这个行动之后,拓跋烈再也没有了活动的空间,眼见五人从五个方向缓缓逼迫而来,拓跋烈无奈,只能够抽身退避。

    同样在七星天之境,一人两人拓跋烈或许可以应竹,但是五人一起过来,一旦将他围在中央,他只有死路一条。拓跋烈不笨,他虽然

    有心解救厉恨天,但也不想马上就被人围杀,他明白只有**活着,才能够为厉恨天做更多的事情。

    “拓跋烈,还想跑!”杜云棉一脸冷笑,笑容丰些诡异。

    “你要是有种和我单对单一战,我现在就留下来,怎样,杜云棉,

    你敢吗?”拓跋烈脚步不停,频频回头嘲讽杜云棉

    “马上就要死的一个人,有什么资格和我单打独斗?”杜云棉很是不屑。

    拓跋烈哈哈大笑,正打算再说两句嘲讽的话出来,却脸色骤然一

    变。慌忙一拳轰向大地,一道道璀璨星光虚空一闪,尽数没入大地深处。

    干燥的大地寸寸龟裂,地底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地底深处仿佛有一条土龙潜伏着,震动了一会儿之后,在寸寸龟裂的大地深处,传来一声**柔的笑声。

    大地如波浪一样倒卷飞起,尘土飞扬,猛地挡在了拓跋烈的面前,

    一道浑身被**土覆盖的身影忽

    沁日出头来,像是一条土龙一般狠狠地撞向拓跋烈。

    这是另外一化星天士,五行天精修土元力,对于土力的运用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还不是偷袭老子!”拓跋烈骂骂咧咧,一把将本命神兵方天画戟取了出来,方天画戟白光闪耀。杀伐之气浓烈之极,直朝着尊下的偷袭者扎去。

    杜云棉和另外五化星天士。趁此时机迅追来,杜云棉一脸的

    胜券在握,扬声道:“二弟,拦阻他!”

    杜云涵笑容一脸**冷,见方天画戟落来,他根本不正面抚衡,转

    身一头又钻入大地深处,像是一条滑腻的泥鳃一般往前方窜去,从大地上甚至能够看出他的移动背脊。他在翻身入土的瞬间,用运用大地的力量,三条土龙从地底深处飞了出来,直朝着拓跋烈缠去。

    杜云涵往前方钻,看样是打算堵在拓跋烈前方,他并不打算和拓跋烈争锋,只是想将他拦截住,然后在和后面的杜云棉之力,一起来对付拓跋烈。

    “想拦老子,没那么容易!”拓跋烈咧嘴大骂,看也不看从后面撞击过来的三条土龙,一往无前地往前方冲去,手中方天画戟一摇,道道星光**了出来,全部朝着打算堵路的杜云涵轰去。

    杜云涵一脸**笑,依旧不和拓跋烈正面交锋,见方天画戟攻来,他继续朝着大地深处潜逃。

    娄!

    就在这时,一各土龙撞击在拓跋烈后背,由杜云涵土元力凝聚而成的土龙,冲击力不小,拓跋烈被撞击了一下,脸色猛地涨的通红,一口鲜血硬生生憋住,没有当场吐下来。

    拓跋烈看都没看冒出头来**笑的杜云涵,在另外两头土龙追来之

    前。七星之力运转,越过杜云涵,朝着前方杂草丛中冲了出

    去。

    “二弟,为什么不拦住他?”杜云棉赶来了,愤然喝道。

    “管他呢,反正我们的目标只是厉恨夭,这个拓跋烈还不足以成为我们杜家的威胁,他逃了也好。”杜云涵笑了笑,无所谓地说,他知道州刚如果他全力出手,是有可能将急于冲出去的拓跋烈留下来,不过他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疯狂突破的困兽,一旦他全力拦截,他绝对要竹出惨痛代价口

    在杜家,即便是杜云棉、杜云涵两兄弟,也暗中存在竞争,他可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身负重伤。

    “追上去,拓鼓烈不死,总会有点麻烦,这件事情若是传了出去,我们的确也面上无光。”杜云棉自然也知道这个兄弟的想法,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面多说什么,皱着眉头对刚刚过来的三化星天士说了

    句。

    这三人一起点头,和杜云棉、杜云涵两兄弟一起,朝着拓跋烈逃跑的方向追去。

    藏身暗处,姬长空将拓跋烈动手的过程看的一清二楚,当他看到拓跋烈出**出一个个墨绿色小球,令杜家处于漫天毒烟之中,造成杜家多人死亡之后他心情极为畅快。

    当杜云涵的一条土龙轰在拓跋烈身上,让拓跋烈身子一顿的时

    候。他差一点忍不住杀将出来,等拓跋烈冲破杜云涵的拦截,从杜家人的包围圈形成之前逃出后,他松了一口气。

    在为拓跋烈庆幸的同时,他又开始为厉恨天担心,没了拓跋烈这个不算助力的助力,厉恨天处境更加艰难,张月琴三人从头到尾都没管拓跋烈这午意非,至始至终都死死盯着厉恨天。

    三人合力,以三角形的方向将厉恨天压制在中间,同为八卦天之

    境。三人合力自然占据了上风,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连姬长空都看出来中央的厉恨天渐渐有些不支,烈日之轮的夺目之光似乎也开始暗淡起

    来。

    怎么办?该怎么办?

    姬长空反复地询问自己,在三个八卦夭的围攻下,周围又有几化星天之境的高手看护,只有四象天之境修为的他,在这个时候能做些什么?

    眼见厉恨天压力越来越大,烈日之轮的光辉越来越弱,姬长空一

    颗心则是越来越乱,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渴望力量,他暗恨自己

    的实力低微,心中渴望强大无比的力量,这种渴望不断地冲击着他的理智,令他浑身颤抖口

    就在此时,浑身浴血的拓跋烈。从杜家庄园另外一个方向又冒了出来。拓政烈双眸赤红,光头上都是殷红鲜血,在他身后不远处,杜云棉等人紧追不舍,神情兴奋。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