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诱饵


本站公告

    谷乃是我水云国的顶梁支柱之一,我怎会想让它灭?丁岛主,你当着我的面说出这么一番话,当真是胆大包天啊!”

    姬长空一呆,愣了一下,旋即哑然失笑:“哈哈,原来是我搞错了,抱歉,我还当皇甫家有心铲除轩辕谷,这才想方设法来皇宫一趟。既然女皇无意,那恕在下不久留了!”

    话语一落,姬长空头也不回,迈开步子就往外面走去。

    他脚步一抬,立即察觉到从皇甫月的身后荡漾出两波猛烈之极的气息,隐匿在皇宫当中的另外两个八卦天士,在一瞬间同时将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他可以肯定,这个时候只要皇甫月示意一下,那两个八卦天士将会主即对他采取雷霆万钧的行动。

    如果皇甫月也同时出手,三个八卦天士一起合力,他就不得不施展出所有的手段,邵&身份必将隐瞒不住,立即就会曝光出来。

    皇甫月身后两人气息悠远,隐而不发,皇甫月则是怔怔地看着姬长空的背影,直到姬长空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才悠悠道:“丁岛主,不知道你和轩辕谷有何仇恨?据我所知,轩辕谷内应该没有人在东海结怨,我实在不明白你对轩辕谷的恨意来自何处?”

    “姬家!”姬长空骤然转身,盯着皇甫月道:“上一代轩辕曾经在东海大开杀戒,我丁家的祖辈被上一代轩辕几乎屠戮一空,这个仇恨早已经铭刻表我们流沙岛每一个角落,流沙岛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

    “为什么丁岛主以音卜不找姬家报仇?”皇甫月神情不变,淡淡道:“据我所知,姬家当年在青岩城的时候一无是处,如果当年丁岛主对姬家动手,如今的天下就再也没有姬家存在了!”

    姬长空心中一跳,脑中光芒流荡,突然一道异光在脑海中闪过,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苦笑着摇了摇头,姬长空一脸无奈,“你真当我没有对姬家出过手?很多年前,我就孤身去过青岩山,想要将姬家灭掉,可是,就在我准备出手的时候,却被一个神秘的八卦天士拦阻,那人怕是有着八卦天巅峰之境的修为,那一战……实不相瞒,我惨败!要不是运气好,怕是不能够活着逃回东海,从此之后,我就知道姬家不简单,这一次要不是听说你们皇甫家想要对付姬家,我也……也不敢过来找姬家的麻烦。

    他这一番话说的模棱两可,许多事情虽然胡编乱造,但是因为他深知厉恨天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在某些方面来说此事很值得人相信。

    果然,只见皇甫月愣了一会儿,忽然挥了挥手,道:“丁岛主,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如果你可以将你那一战的情况详细说一下,我想我能够告诉你你碰到的对手是谁。”

    “是谁?”姬长空惊呼一声,旋即迅速捏造了一番,他对于厉恨天的力量清楚之极,编造起这个谎话来简直轻而易举。

    皇甫月果然上当,听了他的一番讲说以后,嘴角含笑道:“丁岛主碰到的乃是我们水云国的一代凶魔,能够侥幸不死,这充分说明丁岛主的境界高深之极了。在我们水云国,能够和这一位凶魔抗衡的人物,还真没有几个呢…···”

    “他是谁?”姬长空神情一震,佯装惊奇道。

    “厉恨天!”皇甫月轻喝一声,旋即轻咳一声。

    这一声轻咳一起,姬长空突然察觉到这一间宫殿的周围,突然形成一层层神魂难以碰触的屏障,那些屏障层层叠叠,犹如山岳一样厚实沉重,让人的神魂根本难以逾越。

    “丁岛主,你是不是想报仇,呵呵,如今正好有一个机会……”皇甫月嘴角终于勾起一个柔和的笑容。

    缓缓从宫殿中走了出来,在外面苦苦等候的皇甫竹,一见他出来,急忙迎了上去,道:“丁岛主,事情谈的怎么样?呵呵,我姑姑和你都说些什么?”

    “抱歉小王爷,那个……女皇有说法,不准我向任何人透露谈话的内容。”姬长空满脸苦笑,远远瞥了一眼后方的皇宫,突然压低声音,道:“不过小王爷科我有恩,我可以多少透露一点……“不不!”皇甫竹连连摆手,脸色有些发白,忙道:“姑姑既然说不能透露,还请丁岛主对任何人都保密!”这么说着,皇甫竹忍不住望了望皇宫的方向,神色中隐隐有些畏惧。

    “这次就多谢小王爷的引荐了,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定当会报答小王爷。

    姬长长空神情一正,旋即拍头笑道:“对了,女皇陛下刚刚说了,让你一会儿进去一趟。

    “好,我这就去,丁岛主,有什么事情记得联系我,王爷府的位置众人皆知,你可以轻易找到。”皇甫竹似乎非常害怕皇甫月,急忙和姬长空说了一声,匆匆朝着皇甫月的宫殿行去。

    畅通无阻的离开皇宫,姬长空在天水城最热闹的街道穿梭行走,神魂放开来,来探查所有不明身份的人,只是一会儿功夫,在热闹繁华的街道上,他就重新改变了身份,并且将所有的跟踪者甩掉。

    变换了相貌从另外一个僻静的街区走出来的姬长空,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突然重新恢复姬长空的本来模样,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天水城内晃荡了起来。

    “长空老弟!”一个粗犷的声音,刻意的压低,只见街角一个走道阴影处,站着段浩山。

    段浩山摇着手,神情鬼祟,仿佛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在段浩山身后,段玲月嘴备满是惊喜的笑容,用力的朝着他挥手。

    “段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姬长空哈哈一声爽朗大笑,大步朝着段浩山走去,上前一把抓住段浩山的肩膀,笑道:“走,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段浩山满脸苦笑,道:“老弟小声一点,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整个天水城的高手都在找你吗?我和玲月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儿,也是为你而来,我段家在天水城布置多年,我一听到手下发现你的踪迹,就立即赶了过来,就是希望让你明白如今的形势!”

    “别说啦,我们要快点想办法将长空哥哥弄出去,据我所知,天水城此时联系了众多高手,就是准备不让你活着离开。谁都知道轩辕谷的鬼宗、萧家之所以愿意留在轩辕谷,都是因为你姬长空的愿意,你又是姬家的新一代轩辕,只要你一死,轩辕谷就真正散了!”段玲月神色焦急,急忙解释。

    运段日子,有很多关于皇甫家的事情段家都会传来消息,和陈家一样,这段家也是暗地里和轩辕谷交好的家族,段家虽然没有明言支持轩辕谷,不过他们的做法已经说明在这一件事上面,他们更加看好轩辕谷。

    一方面是轩辕谷本身有着足够的力量,还有一方面是因为他当初曾经在灰暗山脉救过段玲月三个小丫头,三个小丫头又深得段家长辈的喜爱,除此之外,段家也和轩辕谷有着生意上面的来往,鬼宗许多灰暗山脉稀有的灵石异宝,也会通过段家交换一些稀缺材料。

    “我既然敢来天水城,就不会立即离开,段大哥,小月月,你们就不要劝说了,这件事你们就当做不知道,立即离我远远地,免得早早的给你们段家带来麻烦。”姬长空脸色一正,急忙道:“快点,有人朝眷这边过来了,你们现在立即走,否则一旦让皇甫家知道我和你们接触,你们段家就麻烦了!”

    “长空哥哥,一起走吧,我们先避开他们好了,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谈!”段玲月眼神闪烁,讲话的时候还在东张西望。

    “老弟,你就算是不打算离开天水城,也要听听我们的说法。真的,我们得到消息,这一次皇甫家的行动没那么简单的。”段浩山忙道。

    姬长空一愣,看这两人的神情,知道两人肯定得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否则不会是这么一副急迫的表现,眼看有些人已经越来越接近,姬长空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于是点头道:“好,我跟你们先找个地方聚聚。”

    “跟我来!”段玲月也不拖泥带水,立即在前面带路。

    不得不说段家在天水城势力不小,段玲月带着他在巷子内东转西转了一会儿,中间竟然通过几个墙壁中的密道,只是一会儿功夫,通过一个奇长的密道,段玲月、段浩山两人竟然带着他直接来到了鱼龙混杂的一个菜市场内。

    前方一个个赤膊的汉子,一个个满脸油腻的妇女,正在吆喝着,争吵着一r一▲一一段玲月和段浩山两人,与姬长空在一个油铺的后院站定,两人神色肃然,看着姬长空沉默,似乎在组织语言。

    “有什么话就说吧。”姬长空皱了皱眉头,心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妙。

    “皇甫月想要通过你,引天山古澹来天水城,他们真正想要杀的,除了你之外,还有天山古澹!”段玲月叹道。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