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一剑破天


本站公告

    一时犹豫,竟让众邪物心生异心,姬长空颗心沉入谷底。

    太虚幻境中鬼魔王的力量愈加强盛,鬼魔王和五行大6间的联系,因为他力量逐渐占据了上风,又重新恢复了一点。

    很显然,鬼魔王也察觉到了外面本源之毒的话语。

    “你终于想通了,只要你我联手,这个世界,我们两个高等物种可以平分!”鬼魔王在太虚幻境中呼喊,声音穿透了太虚秘录的层层封锁,落到外界。

    “不错,我终于想通了   。本源之毒轻声低吟,密密麻麻的触角迅延伸,朝着姬长空释放出来的五彩光环移动过去。

    最担心的事情,终于生了!

    姬长空面寒如坚冰,一边苦苦压抑着鬼魔王的力量,一边有些悲哀地看着朝着他缓缓移来的本源之毒。

    怎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心中并没有恐惧,也没有为这块大6感到恐慌,仿佛鬼魔王和本源之毒联手将会给这个世界造成的毁灭,根本已经不再是他所担心的事情。

    他只是觉得有些悲凉,为自己失去一个要好的朋友而感到悲哀,而不是为这块大6悲天悯人。

    直到这一刻,姬长空才意识到,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这个藏身在自己身体中的小家伙当成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虽然他来历可怕,可是在内心深处,自己早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对待。

    朋友的突然反目,让他深深自责,也感觉到一股浓的化不开的悲哀。

    “天下虽大,以后将再也没有你们这些低劣种族的立足之地!”太虚幻境之中,鬼魔王传出惊天动地的咆哮。

    一阵阵恐怖之极的灵魂能量,惊涛拍岸一般,疯狂地冲击着只是半成品的太虚幻境。

    咔咔咔!

    肉眼难以看见的空间枷锁,传来耳朵可以听见的扭曲爆碎声 丝丝五彩光亮,从太虚幻境之中爆溢出来,四处激射。

    因为失神,施加在太虚幻境上面的力量减弱,本来就只是半成品的太虚幻境,终于彻底粉碎。

    鬼魔王脱困而出!

    无尽无尽的暴戾杀戮气息,以鬼魔王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鬼魔王傲然悬浮在虚空之中,睥睨天下的气势显露无疑。

    嗤嗤嗤!嗤嗤嗤嗤!

    丝丝轻烟,从那传出惊人气势的鬼魔王身上冒逸出来,就要疯狂杀戮的鬼魔王,无情的眸子内忽然闪过一丝迷惑。

    他愣愣地看着和他靠在一起的本源之毒,迷茫道:“你”你为什么?”

    “**!爷逗你玩呢!”本源之毒满脸不屑,密密麻麻地触手闪电般飞出,如一道道带着细线的钢针,狠狠地扎进鬼魔王的神体。

    嗤嗤嗤!嗤嗤嗤!

    一丝丝淡淡轻烟,袅袅升起,轻烟如梦似幻,却在迅腐蚀着鬼魔王的力量。

    “空空啊,愣着干啥?还不帮忙!”本源之毒焦急道,“你不帮忙。我可拴不住他啊”。

    心中悲凉的情绪还未彻底散去,形势突然大变,和鬼魔王一样,就连姬长空都有片刻失神,一时间甚至没有搞清楚本源之毒的真正动机。

    “傻了啊?爷刚刚骗那傻帽的啊,要不然爷也不能够偷袭到他啊”。本源之毒哇哇大叫。

    堵在胸口的悲凉情绪,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姬长空仿佛重获新生,热血沸腾,同样大叫道:“儿啊,不枉费老子疼你!”

    心神呼喊,血龙骤然变化为龙耀长刀,瞬间便飞逝到他掌心。

    举刀,血光四射,肃杀霸烈的血龙大九式,以摧枯拉朽的力量,轰然劈在被本源之毒牢牢抓住的鬼魔王那庞大的身子上。

    噗嗤!

    龙耀长刀不愧是姬家轩辕专用之神兵,血光如闪电般划破苍穹,竟然直接将那鬼魔王一劈两半!

    “卑,,卑鄙!”

    一分为二的鬼魔王,分裂的身子一起张牙舞爪,恨恨然地喊出一声。

    龙耀长刀一刀之威,将他身体斩断,虽然鬼魔王未死,可是也同样受了重创。

    呼呼呼!呼呼呼呼!

    两个分裂的身子蠕动着,如乌云聚集,缓缓靠拢。

    “空空啊,我们一人一个!”本源之毒喝道。

    “好,一人一个!”姬长空哈哈大笑,手提龙耀长刀,追逐那想要逃走的半个本源之毒。

    “你们杀不死我,没有人能够杀死我”。

    半空中传来鬼魔王的狠毒声,声音响彻在东天峰上空,在姬长空和本源之毒追逐下逃窜的鬼魔王,两个身子突然越来越淡,渐渐化为肉眼可见的轻烟,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性。

    “不好!不能给他逃了”。姬长空大声嚷嚷,朝着下面的易魁、易火山等人道:“朝着虚空攻击,逼他现身”。

    鬼魔王的灵魂气息还在东天峰上空弥漫,他虽然身影变淡,可是他并没有离开东天峰。这个时候的鬼魔王,肉眼难见,他却已经可以对众人出手,此时的他,更加危险!

    易魁、易火山等人一个,个脸色骤然大变,根本不需要丝毫考虑,所有还在东天峰上面的天士,纷纷出手,朝着天上只要是空旷的地带

    一朵朵磨盘一样大小的天火,一朵朵升空,在空旷的地带缓缓移动。

    嗤嗤嗤!砰砰砰!轰轰轰!

    看似空旷的虚空,在各种各样的攻击飞天之上,传来一阵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潜藏起来的鬼魔王因为身影巨大的缘故,虽然不见了踪迹,还是被这一类专门针对灵魂的攻击击中。

    那滚滚浓稠黑云中,一只只普通鬼魔不知道是不是受着鬼魔王力量的影响,竟然也一个个变淡,一个接着一个消失在虚空,就连那些浓稠的黑云,也仿佛是被风吹散了,看不见踪迹。

    然而,神魂感应力极为敏感的姬长空,分明察觉到那些鬼魔不曾散去,依旧是聚集在虚空游荡,,

    “不能掉以轻心!万万不能掉以轻心,他们还在,他们还在!”姬长空闭着眼睛,以神魂来感应那些鬼魔的方位,不断地为众人指出位置。

    下面那些东天峰的天士,想也不想,姬长空指向何处,就将聚集的力量轰向何处。

    啪啪啪!砰砰砰!

    虚空中传来一声声铁锥击中硬物一般的身影,在电光一现中,常常有缕缕轻烟挥出来,众人只要一看到那些挥出来的轻烟,立即知道又有一个鬼魔被他们轰的魂飞魄散,一个个更加卖力。

    糟糕!

    姬长空心一沉,突然睁开双眸,道:“我神魂追寻不到鬼魔王的具体方位了,不过,我知道他还在,空气中,还有他的气息存在!”

    从本源之毒身上延伸出来的密密麻麻的触手,突然神奇地全部缩了回去,只是一息间,那些成千上万数不尽的触手,竟然“咻咻”全部没入本源之毒的身体,如蚯蚓钻回洞穴,神奇莫测。

    重新恢复小人模样的本源之毒,拨浪鼓一样连连摇头,嚷道:“那小鬼魔还在这儿,我知道他在,不过他移动的太快了,就连我,也不容易捕捉到他的方位!”

    “我要聚集精神!”

    本源之毒嚷嚷了几句,本来就只有巴掌大小的身体,突然继续收缩,竟然变成一个拇指大小!

    一丝丝就连姬长空不细心感应都察觉不到的微细精神力,缓缓从鬼魔王身上释放出来,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和刚刚从鬼魔王身上释放出来的密密麻麻的触手一样细线不同,这一次的丝线无影无形,乃是纯精神的力量,它们只有非常微弱的能量,一从本源之毒身上飞出来,马上就会消失无形。

    只要那些丝线离开本源之毒身体一丈,那么姬长空也察觉不到那些由精神力凝聚的细线的去向了。

    如此微弱的精神力波动,仿佛根本不是人类可以实现的,至少,就连修炼星云炼魂术,神魂奥妙无比的姬长空,都不能够将精神力收缩到如此微细的地步。

    果然,也只有同为异类的他。才可以凭借着异类的神通来察觉到鬼魔王,姬长空暗暗道。

    “在那里!”拇指大小的本源之毒,突然指向下面的东天峰。

    姬长空顺着本源之毒的手势一看,脸色马上变了,和姬长空一样悚然大惊的,还有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东天峰上面的天士!

    本源之毒手指指向的方向,正是他们聚集的区域!

    啊!嗷嗷!

    不似人类出的声音,从聚在一起的五人口中嘶喊出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五个配合的极为默契,杀死鬼魔数量最多的五个东天峰的天士,身子着魔了,突然急膨胀。

    他们脸上满是痛苦之极的神色,眼中则是绝望和恐惧,随着身体的膨胀,他们不断地挣扎着,似乎在想尽一切办法要将身体的膨胀势头给阻止下来。

    可惜,不论他们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身体的迅膨胀,只是一眨眼功夫,他们五个人的身体,竟然胀大到比十五个人还要大的地步。

    嘭!

    鲜血混杂着肉块碎骨,四处飞溅,五个人**膨胀到极致,没有意外的爆裂开来,血肉爆碎,那冲击力竟然将没有防备的两个东天峰的天士也给冲击的满是血洞,肉自那是彻彻底底的毁了。

    七道朦朦胧胧的影子,骤然闪现了一下,突然,虚空猛地多出一张狰狞可怖的巨口,一下子将七道朦朦胧胜的影子吞食。

    满是獠牙的巨口在虚空一闪而逝,然后又迅消失无影。

    虽然只是闪现一下,然而,任何人都知道那正是鬼魔王的阴森巨口,也只有鬼魔王,才可以将那七人的神魂给一下子吞食!

    小心!散开来!散开来!”姬长空大呼小叫着,急朝着下面的东天峰飞去。

    本源之毒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丝丝肉眼难见的奇妙波动,从他身上释放出来,以此来感应鬼魔王的动向。

    “空空,那边!”虚空中的本源之毒,突然指向了一个方向。

    “不好小柔在后院!”易魁脸色勃然一变,所有的精神力量全部催出来,用来御动那些可以伤害到鬼魔王的九天天火。

    易魁看的出来,本源之毒所指的方向,正是易柔目前所在的那间外表华贵里面却脏乱无比的大房子。

    姬长空也看出来了,心中一惊,也急忙朝着

    脏乱无序的房间内,易柔满脸无奈,一边打扫一边抱怨:“墩爷爷啊,你怎么每次都不听话呢,我昨天才刚刚帮你打扫干净,你怎么又将房间弄成这样子呢,哎,真是让人头疼啊”

    满脸呆滞的瘦小老人,集神地看着破了一个洞的屋顶,嘴角“吧唧吧唧”有声,口水横流。

    易柔瞥了老人一样,又微微摇了摇头,暗道:我也真是的,他都这么可怜了,我又何必和他抱怨呢?

    这么想来,易柔心中的一丝埋怨,也都消失不见了。

    就在此时,一波略有些阴柔的气息,忽然在易柔心中闪现了一下,易柔眼神茫然,奇怪地望了望敞开的大门,心道:爷爷他们在前面打打杀杀,偏偏不让我去看,也不知道他们怎样了?真是的,非要我留下来看着墩爷爷,墩爷爷有什么好看的?墩爷爷一直都这么老实的啊!

    突然,一股毁天灭地的暴戾气息,从前方蔓延过来,这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并不是针对她易柔,只不过是需要从这儿经过罢了。

    然而,这一股毁天灭地的暴戾邪恶精神波动,即便只走路过,也不是修为太浅的易柔所能够承受的。

    易柔神魂一颤,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她抱着头,痛苦地在地上呻吟。

    路过的那一股精神波动,实在太强,强到足以将易柔那脆弱的神魂直接带走!

    易魁全力御动的天火,从四面八方聚集起来,直朝着这边飞来,然而,那天火移动的度,似乎还是太慢了一点。

    “不好!”姬长空大叶着,手持龙耀也是以最快的度杀了过来,希望能够来得及帮助易柔渡过此劫。

    对于这个害羞善良的单纯少女,姬长空还是有些好感的,尤其是听说她数年如一日照顾一个傻子的事情后,姬长空更觉得难得。

    目光呆滞望天出神的瘦小老人,仿佛听到了易柔那痛苦之极的呻吟声,他那双呆滞的眼眸略有些迷茫的望了易柔一眼,一丝慈和柔爱的光芒,仿佛在他眼瞳深处微微闪烁了一下。

    突然,他那双呆滞无神的双眸,爆射出刺破苍穹一样的凌厉气息。

    嗤!

    瘦小老人背后一直背着的黑漆漆物事,突然爆碎开来,一柄巨大无比的长剑,轰然刺向上方。

    轰!

    长剑一出,一股山崩海啸般的波动,骤然爆出来,那华贵高大的房子,承受不住这一波力量的侵袭,轰然倒塌。

    一股柔软之极的力量,奇妙无比的罩住痛苦呻吟的易柔,如慈爱的母亲缓缓抚摸着她的身心,将一丝丝镇定凝神的力量注入她那单薄的身体之中。

    灵魂深处出的惊悸和难以承受的痛楚,在一瞬间被消泯,在那丝丝奇妙力量的作用下,易柔全身心放松。

    轰然倒塌房屋的瓦片巨石,仿佛都长有眼睛,快要落到易柔身上的时候,竟然全部奇异地改变了方向,在她身侧轰然砸下来。

    巨大无比的长剑,携带着劈山裂海的无匹剑气,轰然劈在头顶虚空。

    轰隆隆!轰偻隆!!

    天破了,地陷了,一道道剑气四处激射,宛如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在虚空中不断地穿梭!

    剑气纵横交错。

    众人抬头看天,骇然现苍穹撕裂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细长口中,在那些口子中,有的是黝黑不见底的无尽黑暗,有的则是不断激射的奇光,还有的口子中,星辰密布,骇然乃是无尽星域。

    “空间缝隙!那是空间缝隙!只有绝世的剑芒,才可以撕裂空间缝隙!”东天峰上一今天士,疯了一样大呼小叫,浑身颤抖。

    急着往这边赶的姬长空,身子同样一颤,硬生生停了下来,入神地看着虚空展现的瑰丽奇观。

    一剑出,空间裂,这是何等的婚势?

    这一刻,姬长空也终于感应到那瘦小老头的真实境界!九宫天之境,这是如假包换的九宫天士!精修剑道,以痴傻疯呆为代价来寻求突破,如此人物,如此神力,当真是世间奇葩!

    缭绕在东天峰的鬼魔王的气息,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论姬长空如何感应,也察觉不到一丝一毫来自鬼魔王身上的气息了。

    呆呆地凝滞在半空,姬长空看着那傲然悬浮在天上的阔剑,一时无言了。

    东天峰上的所有天士,也是显然呆滞状态。

    不知何时起,本源之毒悄悄到了姬长空身旁,拿只有一般人拇指一样大小的手臂捣了捣他,道:“空空啊,你傻吧傻吧的干啥?小鬼魔跑了啊!”

    “跑了?”姬长空大惊失色,叫道:“这样他还能跑掉?”

    “怎么不能?那老头是个傻帽,他没有连续补剑啊,要不然,小鬼魔怕是还真逃不掉”本源之毒悄然骂道。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