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我还在!


本站公告

    月峰作为月心的核心之地,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孕育出新的奇物出来,前来月心探险的人只要能够找到月峰,总不会一无所获,当然,前提是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才好。

    锰钢一行人显然是早先一步来到了月峰了,他们围在那儿,并没有急着采摘月峰上面的灵药亦或者异宝,而是暗暗守护着,就准备对付雷钾。

    雷钾一过来,锰钢马上按捺不住了,立即带着那些人从月峰的背面冒出来,没有什么废话,立睥与》着这边杀了过来。

    锰钢现在那边只有二十几人,而雷钾因为在路上新救了八名高手,这边也有二十来人,双方在数量上相当,那锰钢并不占有太大的优势,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雷钾显得并不惧怕锰钢,一见他冲过来,当即喝道:“大家小心,想要得到月峰之上的异宝灵药,必须要过得了锰钢这一关。锰钢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上一次我和一些朋友过来,就被锰钢的人杀的不得不暂避锋芒,等我们重新过来之后,月峰上已经空无一物了。

    雷钾这么一说,大家自然要同心协力,一起来对付锰钢这些人的攻击了。

    月峰上的异宝就在那儿,只要能够将锰钢他们击退,上面月峰的宝物就归大家了,在这么一个诱惑下,大家一个个马上聚精会神,开始来全力对敌。

    “哈哈哈!”锰钢狂笑着,狂暴的神魂力量犹如龙卷风肆虐,所过之处,雷钾这边的 许多人都不得不选择迫开来,防止和锰钢正面对上了。

    雷钾身为这一方的起人,自然而然地冲到了前方,亲身来抵御锰钢的强大威胁。

    雷钾的神魂也颇为奇妙,他真的决定和锰钢交手之后,雷钾的神魂一下子动荡不停,仿佛成了一个光的球体,晶亮晶亮的光芒从雷钾的神魂之中释放出来,只要被那些光芒照耀到,附近一些人的神魂立即觉得虚软无力,很多后续的攻击都施展不起来了。

    锰钢那犹如 龙卷风一样的神魂,风暴一样席卷而来,狂暴的神魂力量冲击开来,全数朝着雷钾轰来。

    锰钢的神魂力量极为的霸道可怕,这种力量带着强烈之极的侵略性只要在一定范围之内出现的神魂力量,不论是敌人还是朋  友,都会受到这种狂暴力量的影响,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被锰钢的狂暴神魂力量给搅成粉碎。

    即便是雷钾力量的奇异,所出的晶亮光芒有着虚弱别人神魂的能力,但是在锰钢的狂暴神魂风暴的狂轰滥炸之下,也显得是左支右绌,明显是抵御艰难。

    锰钢的神魂风暴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不但是雷钾抵御不住,就连和雷钾一起的九号,试图过去帮助雷钾的时候,也被锰钢的狂暴力量影响,九号的神魂被冲击的直接远远抛飞开来,差一点立即就神魂爆碎了。

    雷钾一副痛苦的模样,将自己的神魂力量全数施展开来,他神魂一下子仿佛成了一个强光源,一束束晶亮晶亮的光芒爆射出来,朝着四面八方飞溅开来。

    这么一来,就连雷钾身旁不远处的一些朋友,也难以避免的受到了波及。

    姬长空和虞紫菱两人,就没有躲过雷钾的神魂力量的影响,同时被这种一束束的强光照剁巴到了,虞紫菱神魂微微一颢,身子不断地扭曲,差一点就不能够凝聚出虚体出来。

    姬长空立即察觉出有着一股奇妙的力量,在他灵魂之中不断地晃荡着,在这种力量的作用之下,就连他的神魂都一下子虚弱了起来,想要将星云炼魂术的魂技施展开来,必须要多耗费一倍精神力才行。

    心中暗骂一声,姬长空一手拽着虞紫菱,迅朝着雷钾和锰钢两人离去。

    “这海涠大6的人怎么神魂的攻击技巧都是这么霸道,不论敌人还是朋友,都一样受到波及。锰钢是这样,雷钾竟然也是这样,这是不是海润大6的特点?”将虞紫菱拉到安全的地点之后,姬长空皱着眉头,略有些不满地说。

    虞紫菱失笑,摇了摇头道:“或许他们迳两个家伙是特例吧,我之前也接触过一些海谰大6的高手,也没有见他们的神魂攻击力量这么特殊。”

    ↓让他们斗吧。”姬长空笑了笑,道:“我看那雷钾至少也能够支撑一段时间,锰钢虽然神魂的力量霸道无比,但是对于精神力的消耗也非常大,我不信他这么恣意妄为的将神魂的力量全部施展出来,能够支撑多长时间。    反倒是雷钾,虽然看似灵魂的力量攻击力不强,却非常能够磨人,他的力量以减弱对方的神魂力量为主,一旦拖下去了,最后锰钢不见得就能 获胜!”

    “这倒也是,不过,就怕那雷钾支撑不住。”虞紫菱眉头一挑,苦笑道:“雷钾看样子不行了,他朝我们这边来了。”

    雷钾果然像是不行了。

    在锰钢的神魂风暴的狂轰滥炸之下,雷钾那释放出来的晶亮光芒已经越来越弱了,似乎知道这样下去必死无疑,那雷钾不断地后退,在后退的时候雷钾的神魂气息扩散开来,四处寻觅姬长空的气息。

    等到他络于将姬长空的气息锁定之后,雷钾马上来了精神,骤然加快撤退,迅朝着姬长空和虞紫菱的方位撤退过来。

    此时此刻,那些跟着锰钢一起进入月心的高手,也开始对雷钾这 边的人展开攻击了,    那些人力量倒也不弱,霍然冲击过来,立即将自己的神魂力量释放出来开,马上就和雷钾这边的人厮杀在了一起。

    姬长空和虞紫菱拉出一段距离,本来是打算-先看看形势在说,哪科到那雷钾这么快就不行了,竟然将那锰钢朝着他们两人所在的位置带。

    虞紫菱大骂那雷钾无耻,不得不继续朝着后方撤离,她有着自知之明,知道在那两人不分敌我的力量之下,她怕是支撑不住。    当然,虞紫菱还算是够义气,走之前也拖了拖姬长空,示意姬长空和她一起离去。

    你先出去,我看看能不能帮他一把,比较我们是一起过来的。”姬长空并没有和虞紫菱一样急着离开,而是选择留了下来,冷峻地看着雷钾和锰钢一起过来。

    虞紫菱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点头:“嗯,你小心一点,不论是锰钢还是雷钾,其实都和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我们来月心的目的一是修炼,二是夺取月心之中的异宝,可千万不能够不慎将自己给赔了进去。

    虞紫菱向来自私自利惯了,从来都是先为自己着想,在这个光景下,她能够还想着姬长空,已经实属不易了。

    姬长空笑了  笑,表示自己明白虞紫菱的意思,道:“放心吧,我心中自然有分寸的,一会儿我会见机行事,如果没有办法对付那锰钶,我会和你一样,躲的远远的”,

    虞紫菱不再多说什么,叮嘱了一声小心,马上朝着远处离开了。

    锰钢和雷钾两人交击的时候,周围空无一人,这两人的神魂力量不分敌我,只要靠近这两人,谁都讨不到好处。    因此,锰钢和雷钾两人缓缓朝着姬长空移动的时候,姬长空可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们身上,不用担心会被别人趁机偷袭。

    “二十四号,助我!”雷钾远远将自己的灵魂气息释放出来,希望姬长空可以伸出援手。

    此时锰钢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了,    整个人成了一个巨大的灵魂风暴,他所 有的灵魂力量都施加在那龙卷风之上,现在那龙卷风就是他灵魂的全部。

    雷钾一路狼狈,继续缓瑷地释放出晶亮的一束束光芒,那些光芒以雷钾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其中一些光芒落入由锰钢的灵魂凝聚的龙卷风之中,倒是能够阻碍龙卷风袭耒的度,显然,雷钾的灵魂攻击对那锰钢还是非常有效的。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一一雷钾后退的度竟然比锰钢还慢了起来。

    看得出来,持续不断的释放出那一束束的晶亮光芒,同样让雷钾的精神力消耗巨大,在灵魂的深厚程度上面雷钾不如锰钢,正是如此,雷钾才会显得处境艰难。

    姬长空知道自己必须要帮助雷钾,要不然,雷钾肯定躲避不掉锰钢的袭击。

    “明白了。”姬长空向雷钾传来自 己的神魂讯念,旋即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放到了锰钢的身上。

    锰钢已经成了彻底的灵魂风暴了,汹涌浩荡,狂猛之极的灵魂力量带着席卷一切搅碎一切的强势,所过之处就连月 心之中浓郁之极的月光之精华都躲避不掉,就连月 光都被搅碎,碎光乱飞。

    雷钾终于撤退到了姬长空身旁。

    “哈哈哈,雷钾,你是越混越回去了 !  以前你虽然一样卑鄙无耻,但至少过有胆子和我正面交战,现在你竟然开始要让别人替你送死,雷钾,你果然活到头了 !”锰钢狂妄之极,浓烈的灵魂波动从龙卷风之中散溢出来。

    “锰铪,你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我这个小兄弟,必定可以将你的凶焰给压下去。”雷钾退到姬长空身旁,低声道:“你我联手,定要杀了这锰钢!”

    “不必了 !”姬长空笑了笑,道:“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会儿吧,过一会儿你来替我便是。”

    “也好,那小兄弟你要小心,小心这锰钢的灵魂风暴的狂轰滥作-o”雷钾点了点头,倒也不客气,立即从姬长空的身旁让开来。

    锰钢这个时候,终于来到了姬长空的前方,灵魂凝聚而成的灵魂风暴,席卷而来,其中的魂念波动也浩浩荡荡“小子,别为那雷钾送死,不值得。”

    “我不是为雷钾才战你,我只是想要在我取月峰上东西的时候,清清静静。”姬长空一脸肃然,马上开始凝聚自己的灵魂力量,在一瞬间,就将几十道微细之极的魂芒给凝聚出来。

    锰钢狂笑一声,道:“既然你自寻死路,那也怨不得我 了。”

    这么说着,从锰钢的灵魂风暴之中,猛地释放出一股浩大无际的灵魂飓风出 来,在他那灵魂风暴的高旋动之下,一道道纯粹利用灵魂的精神力凝结出来的锋刃,突然飞射出来,直朝着姬长空的幻体飞来。

    心神一动,刚刚凝聚出来的魂芒,一起飞上了天,在一瞬间爆射向了那些飞射而来的锋刃。

    在锰钢和姬长空之间的虚空,突然爆出刺目的光团,一个个光团之中蕴含着强烈的精神力冲击潮,轰然爆碎开来。

    锰钢释放出来的灵魂锋刃,在姬长空魂芒的攻击之下,纷纷爆碎 开来,所有的锋刃就在一瞬间荡然无存,没有一道锋刃能够在魂芒的力量之下更进一步,来插入姬长空的神魂幻体之上。

    锰钢原本以为以自己的灵魂锋刃,一下子就算是不将姬长空给打的魂飞魄散,至少也要让姬长空神魂受创,马上让开道路来。

    哪料到,所有的灵魂锋刃族展开来,竟然会被姬长空给释放出来的灵魂力量给击碎,这么一来,锰钢当即神色凝重了起来,那 灵魂风暴渐渐平息了一下,幻化出锰钢的一张大脸,这一战大脸上满是惊异,道:“小子,你还不错,为什么要和雷钾这种卑鄙小人走到一起,你不如跟我好了,我保证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抱歉,我谁都不跟。对我来说,不论是你还是雷钾,都不过只是一个带路的,你们将我带来月峰就足够了,只要现在你们不来烦我,我愀得和你们 动手动脚的。”姬长空耸了耸肩,一副我谁也不甩的模样。

    “带路的……”锰钢一愣。 旋即古怪地芙 道:“不错。  我们的确 只是带路的,不过没有我们这些带路的,你们这些家伙一辈子也摸不着进入月心的道,更别提来找到月峰了 !”

    “嗯,我很感激将我带来的雷钾,所以,一会儿在月峰之上「我只选我需要的东西,我不要的别人可以随便选,我这人并不贪心。”

    “看来你是执意如此了,既然这样,只有先将你毁了,我才能够对付雷钾 了。”

    锰钢看出姬长空心意已决,倒也不在I!嗦,他那幻化出大脸的灵魂力量,骤然一旋,又在一瞬间将灵魂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再一次变化为了灵魂风暴。

    这一下锰钢并没有释放出灵魂锋刃出来,而是纯粹利用灵魂风暴的力量迅地朝着姬长空压迫而来,沉重无比的灵魂力量,也在一瞬间将姬长空的灵魂虚体给罩住了,令姬长空的灵魂虚体变得举步艰难。

    锰钢没有心慈手软的念头,所有的灵魂力量一下子猛地压迫而来,那纯粹以灵魂的力量凝聚出来的龙卷风,轰然传出一股子巨大无比的吸吮力 来,竟然扯着姬长空的荚魂一 点点地朝着那灵魂风暴之中去。

    姬长空神色不变,在锰钢的狂暴力量之下,甚至还咧嘴笑了笑。

    突然间,姬长空的神魂也形成了一股恐怖的吸吮力,就这么一瞬间,姬长空的灵魂虚体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乃是一个深邃不见底的巨大黑洞,黑洞拗黑无比,其中也有着灵魂的力量缓缓旋动,一股同样非常邬诡的吸吮力从那黑-洞之中释放出来。

    姬长空和锰钢 两人,神魂一个形成了龙卷风,一个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诡异黑洞,两人的神魂相隔并不远,同时将强大的吸吮力释放出来。

    在两人中间的地点,许多月心之中的月光之精华,都受不了两股力量的影响,纷纷落入他们两人灵魂幻化出 来的龙卷风和神秘黑洞之中,在两人不远 处,一些人突然暂时停下来交手,都是惊奇地看着这边,看着两人变幻而成的奇异来。

    两人的神魂力量都传来猛烈之极的吸吮力,在这种吸吮力之下,两人的灵魂渐渐靠近,那龙卷风和神秘黑洞之间的距离,被一点点的拉近了。

    “不好!”远处的虞紫菱一呆,她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谁胜谁负,但是她知道此时两人都被对方的力量给牵制住了,现在如果有第三方插手,待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中途背叛的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号,同样看出了形势的微妙之处,这两人只是愣了一会儿,马上开始朝着锰钢那边接近,看样子是准备助锰钢一臂之力  了。

    虞紫菱心中一惊,这个时候也顾不到躲避了,惊呼一声,马上也朝着姬长空接近,希望能够帮助姬长空来渡过难关。

    和虞紫菱一样行动开来的,还有雷钾。

    雷钾离姬长空的距离还要近一些,他一见形势变成了这样,脸色明显有些惊喜,人在中途的时候,就嚷嚷开来:“小兄弟放心,我来助你了。”

    姬长空和锰钢两人,灵魂的力量在僵持 之中,两人灵魂幻化出来的龙卷风和神秘黑洞慢慢靠近,一旦两人的灵魂接触了,没有人知道会生什么。

    几乎每■在 同时,二十五、二十六号、二十七号,和那雷钾一起出现在锰钢和姬长空两人的身后。

    诡异之极的事情,突然出现!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一靠近锰钢,这三人立即停了下来,不但没有出手帮助锰钢,反而猛地朝着锰钢叛轰  炸起来,三人的灵魂力量轰进了锰钢的灵魂风暴之中,令锰钢的灵魂风暴突然乱了,再也维持不住龙卷风的形态了。

    与此同时,雷钾到了姬长空的身后,和那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一样,雷钾也作出了同样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

    雷钾骤然爆射出一束束猛烈之极的晶亮之中,这些晶亮之光中攻击的目标,竟然是姬长空!不但如此,一股纯粹以灵魂力量凝聚出来的负面狂潮,也从雷钾的灵魂之中 释放出来,那些负面狂潮之中带有庞大的负面气息,有着毁灭一切的恨意和杀戮**,这些负面力量一旦冲入姬长空的灵魂之中,会立即将姬长空的灵魂的自主意识抹去 !“小心!”虞紫菱极赶来,却还是来迟一步,不过她总算是看清楚雷钾想要做什么  了。

    姬长空灵魂形成的神秘黑洞,骤然爆射开来!蓬蓬细雨一般,他灵魂的力量分裂为成千上万绫,一下子朝着四面八方溅射出去,姬长空的灵魂气息,突然间微弱到即将泯灭了……

    “狗贼 !”虞紫菱怒火滔天,怎么也没有料到雷钾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不要命地朝着雷钾冲了过来,虞紫菱的神魂力量轰然释放出,精神力幻化出一柄邬刀,刀休弯曲,邪气从中爆射出来。

    雷钾突然转身,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仔细看来,这笑容甚至有些淫亵,道:“小丫头,你不是我的对手的。”

    一束束晶亮的光芒,从-雷钾的神魂之中释放出来,这些晶亮的光芒形成了一层层的灵魂阻碍物,将虞紫菱的那以精神力变幻出来的邪刀挡住,邪刀冲击向雷钾的时候,邪刀上面的光芒不断地黯,淡,虞紫菱附加上面的灵魂气息,也一点点地消散开来。

    “小丫头,现在应该不是你的本来相貌吧,你可能不知道,我其实一直都想看看你的本来相貌。嘿嘿,在那通道之中,那傻小子的确不是故意调戏你的,是我在后面不断地撞他,他才不得不朝着你撞击,小丫头,我看你……似乎也非窜中意的样子呢,嘿嘿,可惜啊,可惜那小子现在已经神魂俱灭了,你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了,不过,我可以替他安慰你的……”雷钾笑呵呵地看着虞紫菱,本相毕露,轻浮地出言来调戏虞紫菱。

    “狗贼 !  我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虞紫菱气的灵魂猛烈地震颢起来,她那一把利用精神力凝聚出来的邪刀,突然间邪气大成,一股毁灭一切 的杀戮气息,从那一把纯粹利用虞紫菱精神力凝聚出来的邪刀之中释放出来,疯狂地朝着那雷钾袭来。

    雷钾之前释放出来的晶亮光芒,仿佛并没有在虞紫菱的邬刀之上取得应有的效果,邬刀瞬间撕裂了层层晶亮光芒的阻碍,度极快「瞬间到了雷钾身前。

    雷钾悚然变色,大骂了一句:你找死。

    他的灵魂凝聚出一圈圈水纹出来,那些水纹荡漾开来,再一次形成奇妙无比的防御力,水纹荡漾开来仿佛成 了胶水,附近的月光之精华,竟然都被那些水纹都紧紧地黏住了,只是一瞬间,那些水纹之中就充满了庞大的月光之力。

    虞紫菱那灵魂邪刀砍过来,正 中那些如胶水一样的水纹之上,她那一把看起来威力极大的邬刀,落到水纹之中,只是将水纹砍出一个缺口出来,旋即,邪刀之上的力量就被水纹的力量给黏住了,就连虞某熹附加上面的灵魂气息,都开始动弹不得了。

    虞紫菱脸色一变,当机立断,将自己附加在邬刀之上的灵魂气息收回来,与此同时,虞紫菱心中骤然释放出杀意,    那邪刀霍然爆炸开来。

    然而,那爆碎开来的邬刀,因为没有虞紫菱神魂主要气息的灌注,威力非常有限,并没有能够将那水纹给摧毁掉。

    即便如此,雷钾也是神魂猛烈一颢,略显惊异地看着虞紫菱,骂道:“小婊子,原来你和那小子一样,也是将自己的力量给隐藏了。

    看不出来,你神魂这么浅薄,魂技却如此恶毒霸道,一会儿等我擒住你,定要好好玩弄玩弄你,让你尝尝神魂交酤在一起的美妙滋味!”

    “咳咳……”这时候就在远处,传来了锰钢的呻吟声,只见锰钢已经恢原样了,神魂不断地扭曲变动,显得非常狼狈地东躲西藏。

    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三人,则是不断地追击 着锰钢,三人将自己的神魂力量施展开来,朝着锰钢进行狂轰滥炸,在这三人的力量之下,锰钢显得越加狼狈,大骂道:“你们三个叛徒,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们从来都不是你的人,从始至终我们都是和雷钾一路的,你这傻子,还以为人人都应该投靠你,活该你先死。”二十五号很是不屑,冷冷地解释了一句,和那二十六号、二十七号一起将锰钢给围在中央,连续利用自己的魂技来攻击锰钢,显然想要迅将锰钢给击杀了。

    锰钢要不是神魂力量极为的深厚,之前就已经被这三人给偷袭至死了,现在虽然勉强躲避这三人的攻击,却显得非常的狼狈,神魂崖弱无比,按照这个形势下去,要不了多久,这锰钢就会被这三人给轰杀成渣。

    “为什么,为什么?他雷钾能够给你的,我难道不能够给你们?

    为什么你们要帮助他?”锰钢怎么也想不通。

    “你这;$ 货,马上就要死了,还这么罗嗦。”二十五号不耐的骂了一句,朝着锰钢持续攻击。

    生在锰钢和雷钾之间的变故,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然而,到了这个时候,不论是锰钢这边的人,还是雷钾这边的人,都激烈的交战在了一起,此时的形势已经变得无法控制了。

    此时此刻,锰钢和雷钾两人,对那些人显然已经失去了约束力。

    所有-人交战在一起,现在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月峰之上的宝物,如今,众人纷纷朝着月峰冲去,路途中,只要有人挡着自己,不管是不是自己人,他们都会马上出手袭击。

    在月峰那难以抵挡的诱惑力之下,所有人似乎都变得丧心病狂了起来,眼中只有月峰上面的利益,再也容不得别的东西了。

    虞紫菱大喊大叫着,希望能够吸引总让你的注意力,希望能够令众人意识到那雷钾的卑鄙,希望大家能够先将雷钾这个卑鄙小人给制止。然而,此时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没有用的,到了这个时候人人都只会想着自己,不会有任何人管闲事。    这么多年来,我在月心之中见识了太多的人类的劣根性,在这儿,有时候连师兄弟甚至亲兄弟都可能拼杀,更别提素未谋面的陌生了,小丫头,我们不要管别人,我们俩个先乐呵乐呵吧。”雷钾笑着慢慢接近虞紫菱,他将那种有着强烈粘稠力量的水纹释放出来,然后一点点朝着虞紫菱靠近。

    虞紫菱有心为姬长空报仇,却意识到了自己的力量还是有所不足,此时此s,1,在她身旁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也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她只能够一步步后退,眼观八路,希望找到对付雷钾的契机。

    “别想跑,你跑不掉的!”雷钾嘿嘿笑着,眼神越来越淫邬,道:“等我们欢好之后,我想月峰的战斗就可以到一段落了,我会杀了你,然后参与到最好的交战疯抢之中。在此之前,我 需要利用和你神魂欢好,来恢复我失去的精神力,你或许不知道,在月亮之上,我可以利用这种法子来恢复那似乎永远恢复不来的精神力……”

    “喂,你们 !  你们!  你们这些家伙,刚刚二十四号曾经救过你们,现在二十四号被雷钾所杀,你们难道一点表示都没有?”虞紫菱退到一个区域,朝着那个区域的一行人喊道。

    那些人中,既有五号、六号这两个姐妹,也有曾经被姬长空救过的那入人,然而,在这个时候,这些自己人都为了能够快些进入月峰而彼此战在一起。

    听闻了虞紫菱的吆喝,这些人甚至没有抽出时间来看上虞紫菱一眼,其中那在三个月魔之下侥幸逃生的八人,甚至一副厌恶的模样,不耐的骂道:“小婊子,那小子已经死了,人都死了,什么都结束了你顾好你自 己吧。”

    五号和-~'号两个姐妹,略有些不忍地看了虞紫菱一眼,其中那六号似乎还算是有些良心,喃喃道:“姐姐,要不?”

    “别管闲事,雷钾现在盯上了她算她倒霉 !  我们别插手,免得那雷钾将目标转移到我们俩身上,你要知道,那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非常厉害,他们和雷钾是一起的,别惹麻烦事 !”姐姐教训道。

    六号愣了一下,最终没有施以援手,突然看到月峰上一块椭圆形的石头,两眼放光道:“月陨石,姐姐,那是月陨石 !”

    她的眼中如今只剩下宝物了,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

    虞紫菱绝望了,突然意识到在 月心之中果然难以交到真正的朋友,在运儿,任何人都是敌人,人和人之间的交往都靠利益拴着,没有了利益这一根绳索,人和人之间马上就合淡漠,原来的朋友,可能会瞬间成为敌人。

    就是这么残酷。

    雷钾笑着,继续接近虞紫菱,他灵魂的力量施展开来,不断地朝着虞咎菱压迫而来……

    事到如今,虞紫菱也不指望别人,恨恨然地瞪着那雷钾,等着雷钾的到来,没有人知道虞紫菱心中现在想些什么。

    “小丫头,如果你以为可以对我施展灵魂自爆这一类的小把戏,呵呵,你怕是要失望了。”雷钾突然一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在我乱魂之光的反复照耀之下,你的灵魂待会虚弱到连灵魂自爆都难以施展,嘿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小羔羊,怎么能那么轻易让你死了呢,你说是不是?嗯,你准备好好享受吧,享受我将合带给你的美妙,……和痛苦!”

    就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那些散溢在天地之间的姬长空一缕缍神魂念头,竟然开始缓缓重聚重组了……

    在不知不觉之间,姬长空的灵魂气息便聚集在了一起,他的生命力由微弱到了极点,开始一点点地增进着。

    可惜,现在人人一心想 要杀死对手,想要快些进入月峰之中,根本没有余暇注意远处不断地聚集的姬长空的灵魂气息,毕竟,现在这一块区域灵魂气息太乱了,每一个身上都有自己的灵魂气息释放出来「一个人被杀之后,灵魂气息暴乱开来,待会产生更多股的无用气息来。

    唯一注意到这一股不同寻常气息的,只有一人一一 锰钢!狼狈逃窜的锰钢,因为对姬长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在他灵魂之中,已经深深地印上了姬长空的灵魂气息,因此,即便是在最为狼狈的时候,他还能够察觉到姬长空神魂气息的不同寻常的变化。

    锰钢心中无比的惊奇,他不知道姬长空神魂气息的变化意味着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一姬长空还在 !这么一个最为令锰钢顾忌的敌人,在这个时候,反而成了锰钢心中的一个依靠,和姬长空有 着共同敌人的锰钢,开始不断地变幻自己的位置,朝着姬长空缓缓移动。

    锰钢不知道姬长空是否能够快些将灵魂气息重聚,但是他知道自己时间已经不多,如果不能够得到姬长空的帮助,他很快将会被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三人杀死,绝对没有幸免于难的可能性。

    因此,锰钢虽然狼狈,却坚定不移地朝着姬长空移动。

    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三人,一心想要快点将锰钢这个麻烦处理掉,这三人老早就对五号、六号那两姐妹图谋不轨了,而且雷钾也答应了他们,任由他们那五号、六号那两姐妹下手,他们现在已 经越来越迫不及待了。

    一络绫姬长空神魂气 息,迅地聚集,等到锰钢来到这一块儿的时候,他的神魂凝聚的度骤然提高 了十住!锰钢心一紧,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事实一一姬长空随时都可以迅将神魂重组,之前的拖延时间,只是另有目的 !锰钢不知道姬 长空会做什么,就在姬长空的杜魂重聚成功之前,急忙道:“我 们不是敌人!”

    “嘿嘿,不错,我们的确不是敌人,不过,我们就是要你死!”二十五号以为锰钢在和他们说话,冷笑道,此时锰钢已经被逼迫到最困难的境地了,只要三人再加一把力,就可以直接将锰钢给击杀了。

    就在此时,在锰钢的身后,突然爆射出漫天的魂芒出来,那些魂芒越过了锰钢,一下子将那三人给笼罩其中。

    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三人,早就看出来锰钢已经没有了还手的力量,怎么也没有料到在最为关键的时候,竟然会有魂芒的攻击爆射出来,三 人猝不及防之下,当即中拈,三人的神魂立即变得虚弱了起来。

    “交给你了,我想你肯定有办法利用这三人的神魂来恢复你自己 !”姬长空传来一波魂念,立即施展出驱使魂技,一下子将负面狂潮力量轰入那三人神魂之中。

    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三人,仿佛突然变成了白痴,竟然呆在那儿动弹不得,似乎在等候着锰钢对他们下毒手。

    “谢谢你朋友 !  我和雷钾不同,我不会背后使刀子,我们可以合作,没有诡计的合作!”锰钢狂喜,对姬长空传出友善的讯念之后「锰钢突然再一次艰难地将自己的灵魂力量化为风暴力量。

    龙卷风再一次在虚空成形,却显得有些力量不足,其中没有太强的吸吮力出现。

    显然,锰钢受伤太重了。

    不过,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三人,现在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虽然锰钢现在神魂的力量大不如前,但是对付这种连自我意识都被强行占据的三人,还是占据了上风。

    锰钢施展舍己的力量,一个接着一个,将二十五号、二十六号、二十七号的神魂给吸入龙卷风之中,开始对三人展开复仇行动。

    同一时间,姬长空突然诡异无比的出现在了雷钾的身后,一脸平静地看着那对虞紫菱步步紧逼的雷钾,淡淡道:“我还在。”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