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克曹而后可图荆


本站公告

    孙坚的使者,荀贞认识,是孙坚的从子孙暠。

    孙暠的父亲孙静,是孙坚的季弟。孙坚举事以后,孙静纠合乡曲及宗室五六百人,於家乡的坞堡中自御,乡人多附。孙静的子女里边,孙暠年纪最长,今年二十多岁,正是年轻气盛、渴望功业的时候,因此他没有跟着他的父亲在家乡,而是投了孙坚。孙坚现用他为别部司马。

    和曹操、荀贞军中,曹家、荀家子侄甚多一样,孙坚的军中,孙家的子侄、姻亲也是占了半壁江山。

    如孙贲,是孙坚同产兄孙羌的长子,孙坚於长沙举义兵时,孙贲时为郡督邮守长,挂印绶、去吏职而从孙坚征伐,现已是孙坚的得力臂助。

    如孙辅,是孙贲之弟。如孙香,是孙坚的再从弟孙孺之子,早前亦为郡吏,在郡中先后出任过主簿、功曹,自从孙坚以来,也是数立功劳。又如孙坚而下的股肱之一吴景,是孙坚的妻弟,弘咨,是孙坚的女婿,徐琨,是孙坚的外甥。

    加上其它才能不及孙暠、孙贲等人的,目前在孙坚部中掌军、督军、参佐的孙家子弟,怕不下三二十人。诚可谓是遍布孙坚军中。

    这却也不是孙坚任人唯亲,毕竟曹操、荀贞也是如此,这是与时代之背景有密切关系的。

    当下海内大乱,群雄竞起,几乎各个州郡都有豪强,存在割据势力,而同时各地的士人又都有很强的地域观念,除非别地的某个割据势力的首领,的确有英主之资,他们是不会轻易地投附到别地强雄的手下的,即便暂时因为被俘、失利等原因不得不委曲求全,但可能早晚还会背叛离去,又或者出工不出力,一遇挫折便就改投别路的兵马,那么作为一军之主,能够信任、能够放心重用的,也就只有自己家族的人,或者同乡、同郡的人了。

    事实而言,现下冀州、兖州、豫州、徐州,包括江南各州,所有的割据势力,其实都是家族和某个、某几个特定地方的士人结成的政治集团。

    不说家族成员,冀州袁绍,其帐下的主干是豫州和冀州的士子;兖州曹操,其部将、谋士基本都是兖州人;豫州孙坚,其部曲将校多为扬州人;徐州荀贞,他的臣属来源较多,徐、冀、兖、扬等州的都有,但那是因为他曾在冀州当过郡国的长吏,而今又是徐州的刺史,故此冀州、徐州以及邻近冀、徐的兖、扬各州,遂皆有不少的士人为他效力,然而究其根本,荀贞臣属中的骨干力量,还是以颍川士人为首的豫州人。

    不提这些题外之话,且说孙暠风尘仆仆,由豫州而来,到了昌邑城中,拜见荀贞。

    孙暠奉上孙坚的书信。

    荀贞观之,信中无甚言语,唯是问候而已。

    信匣里边,孙坚的信笺之外,还有一卷绢布。

    荀贞展开去看,顿时识出笔迹,是孙策所写。

    绢布前边的大半部分,写的都是对兵法的个人理解;后边的小半部分,是孙策写给荀贞的信,透过字词语句,能够读出一个晚辈对师者长辈的敬仰和爱慕之情。

    荀贞笑道:“不仅对兵法的领会日有长进,伯符的字亦是稍胜以往了。难为他军旅之中,尚不忘勤於练字,学习书法。”

    孙暠答道:“伯符常对我等兄弟说,将军教他:字是一个人的门面,喜欢好看的事物,不喜难看的事物,此为人之本性;海内秀士辈出,而道路迢迢,不

    能每个秀士都亲自拜访,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写信与之交往,字若是不好,不管其人有多大的才能、多么美好的品德,因为不是当面相见,那么就可能会因为字丑而使得对方轻视於己。

    “伯符因是每当军务之闲,就提笔练字。”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正该如此。”问道,“仲谋可好?”

    仲谋,自就是孙权了。伯符、仲谋,这两个字,都是荀贞给孙策、孙权起的。

    孙暠答道:“仲谋前些日病了一场,不过没有大碍,已经痊愈。”

    荀贞紧张地问道:“什么病?”

    也不是什么大病,无非染了些风寒。孙暠具实答之。

    荀贞听了,说道:“而下战火处处,死者无人掩埋。这种形势下,尤需注意疫情。你回去后,呈告文台,务必严令郡县,抽出人手,安葬死者,不可使之暴露於野;如人手不足,不能悉数埋葬,也要聚而焚之,烧完以后,还要洒上石灰等物,以防生疫。”

    孙暠答道:“是。”

    孙坚的信里没什么内容,荀贞知道,这必是因为孙坚担心孙暠路上被贼寇,或曹军捕获,以致机密泄露,便问孙暠:“文台使卿来,想是应有要事,是什么事?你可说与我听。”

    孙暠看了一圈堂中。

    堂中的戏志才、荀攸等人,都是荀贞的心腹,孙暠也就没有请求荀贞屏退左右。

    孙暠说道:“将军吊民伐罪,征剿兖州黄巾,所向披靡,我叔父闻之,欣喜非常;然闻曹东郡竟妄举刀兵,试图阻止将军拯救兖民,悖逆昏暴,我叔父亦为之愤慨。现下将军与曹东郡对垒於昌邑、乘氏,听说曹东郡尽管屡败,兵马还有数万,复有陈留、东郡可以援他,故而,遣暠前来,拜见将军,是为问一问,将军需要不需要我豫州兵马相助?”

    两边陪坐的戏志才、荀攸等互相对视了一眼。

    荀贞说道:“袁术以吕布进侵汝南,吕布,骁将也,不易应付。文台尚有余力助我么?”

    早在荀贞入兖之前,孙坚就曾提出帮忙,那时,荀贞就是因为考虑到吕布的问题,觉得孙坚大概是没有余力来帮助做自己的,故此谢绝婉拒了他。

    不曾想,孙坚在这时,再次提出相助荀贞。

    孙暠说道:“吕布前犯汝南,多赖将军遣许将军等因精卒入豫驰援,数与之战,将之击退;前时,我叔父从河内还师,亲击吕布,虽没有大胜,但我军今沿澺水沿线布防,吕布已成瓮中鳖矣!我叔父说,只要将军需要,我豫州兵即刻便可就能出梁国,攻济阴之南。”

    之前,孙坚提兵去攻河内,袁术遣吕布进犯汝南。豫州情况危急,荀贞因遣许显总兵,张飞、荀濮、荀愔等相从,援救豫州。许显与孙策两路用兵,与吕布打了好几场的恶仗,最后总算是保下了汝南郡的郡治平舆,并得了李通投靠荀贞。战后,许显被荀贞召回,荀贞另表李通为扬威中郎将、荀愔为儒林都尉,本是留了李通、张飞、荀濮、荀愔,留驻汝阴县,随之不久,在对兖开战之前,荀贞又把张飞、荀濮召回,现在犹有李通、荀愔领兵屯守汝阴。

    那吕布攻汝南,是在孙坚不在的时候。

    孙坚是当世虎将,生性要强,他这一从河内回来,如何能容忍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睡?

    便於前时,主动向吕布发起了进攻。

    然而吕布的确能打,他帐下的张辽、高顺等将校又皆知兵善战,孙坚却是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互相胜败,汝南南边,汝水两岸的十三个县,目前还是处在吕布的掌控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孙坚既然已经回到了豫州,那么吕布再是凶悍,豫州方面却也不惧他了。

    这是孙坚愿意、也能够援助荀贞与曹操争夺济阴的一个缘故。

    再一个缘故,则是与豫州的利益有关。

    豫州的北接兖州,南接荆州,西接司隶校尉部,而与兖、荆、司隶校尉部之间,都缺天险为障,诚然乃是四战之地。

    当下,荆州的袁术,用吕布侵占汝南半郡,是北边有敌。

    为了改善豫州的战略环境,扩大纵深,孙坚虽是打下了河内的一部分,但却未能把河内郡的黄河两岸尽数占下,实也是对豫州西边的战略环境改良有限。

    北边与豫州接壤的陈留郡、济阴郡、山阳郡,全是兖州的大郡,曹操此人,又非庸才,若是被曹操稳固住了他在兖州的统治,可以预见到,豫州的北部也会将陷入到敌兵临境的局面。

    那就是三面俱敌了。

    而且北边曹操、南边袁术与吕布、西边河内的后台是袁绍,三面都是强敌。

    每思及此,孙坚就辗转不安。

    所以,荀贞这回与兖州开战,从接到这个军报的头天起,孙坚就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徐、兖的战局。山阳被荀贞攻下、荀贞进至昌邑,和曹操对阵於昌邑和乘氏的消息传到豫州之后,孙坚经过反复的考量和与帐下谋臣、将佐的几次商议,最终做出了帮助荀贞的决定。

    他是这么想的:如果能够帮助荀贞击败曹操,打下济阴,豫州与兖州接壤的地方就只剩下陈留郡了,陈留张邈徒有高名,无有军干,那豫州对兖州的威胁,几乎就可忽略不计了。

    如此,解决了豫州北边战略环境的安全问题,他就能够全力南攻吕布,收回汝南全郡,视情况而再用兵河内,争取把黄河牢牢地掌握住。这样一来,北边、东边是盟友荀贞,西边,或者说西南边有黄河为险,豫州整体的环境就能得到很好的改变。

    与颍川郡接壤的南阳郡,民口众多,郡中富庶,孙坚下一步的计划,便是进攻南阳,与袁术开战。只要能把南阳打下,孙坚部下多是南人,熟悉、也习惯南方的天气、地形,他就有信心再与刘表争夺荆州;随之向西,再打回他的家乡去,攻占扬州。

    豫、荆、扬三州入手,加上兖州、徐州、青州,就等於是黄河以南、以东的地区,悉在他与荀贞的控制下了,孙坚自度料之,然后他与荀贞合兵,大概就可与袁绍等决战黄河了。

    却是说了,孙坚虽然被士大夫们轻视,被那些高门、名士认为是武夫而已,但孙坚一时之雄,对而今天下的大势,自然也是有他的认识和看法的,对豫州以后的发展,他亦是自有主见。

    对孙坚的心思,对他为何两次提出帮助徐州,进攻兖州的原因,荀贞能够猜到。

    听孙暠转述完孙坚的话,荀贞沉吟稍顷,做出了决断。

    他对孙暠说道:“文台如有余力,可以助我的话,那当然是最好不过。”

    同意了孙坚的请求。u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