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四十三章 尘埃落定 新


本站公告

    “梦瑶郡主,我来帮你!”



    镜月真仙主动站了出来。



    但他的身形刚动,就感觉到一股寒意笼罩下来。



    只见冰蝶在墨倾仙子的身边环绕,正盯着他,流露出强烈的敌意,浑身散发着阵阵寒气。



    他与这只冰蝶,曾经还有些恩怨。



    如今,这只冰蝶已经盯上了他!



    若真爆发大战,不要说去帮助琴仙,他能摆脱这只冰蝶的纠缠,就已经算是万幸。



    “铮。”



    梦瑶突然笑了笑,指尖轻轻拨弄一下琴弦,却没有什么杀伐流露,反而悦耳动听,如流水潺潺。



    战场上的紧张气氛,都消散不少。



    “既然墨倾妹妹如此坚持,我就不与你争斗了。”



    梦瑶微微一笑,道:“我们相识多年,没必要因为这点事就大打出手,惹人笑话。”



    “不过,你能护住这两人一时,却护不住他们一世。”



    说完,梦瑶收起古琴,转身离去。



    既然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就没必要再纠缠。



    来日方长,今日已经结怨,将来总会有机会,将杨若虚镇杀,还有那个苏子墨!



    元佐郡王心中不甘。



    梦瑶现身之时,威势无人能及,所有人都避其锋芒,几乎就要将苏子墨生擒过来。



    谁知道,画仙降临,又重新稳住局面。



    如今,就连梦瑶都要离去。



    梦瑶离开,就意味着,再没有任何人能阻挡苏子墨拜入乾坤书院。



    到时候,有乾坤书院这个大靠山,他再想要对苏子墨动手,比现在要难上百倍,千倍!



    “梦瑶姐姐,你这就走吗?”



    元佐郡王忍不住唤了一声,道:“那个苏子墨可恶至极,竟然污蔑我们,说我们两人有过……”



    “住嘴!”



    梦瑶脸色一沉,大声呵斥,反手挥动袍袖,直接撞在元佐郡王的胸口上。



    砰!



    真仙出手的力量有多可怕,元佐郡王的肉身,瞬间炸裂,化为一团血雾!



    看到这一幕,众多修士目瞪口呆。



    谁都没想到,琴仙梦瑶竟然会对自己的弟弟,下此重手!



    这一下摧毁元佐郡王的肉身,巨大的力量,甚至要将元佐郡王的元神给抹杀掉!



    旁边的镜月真仙脸色大变,连忙出手,将元佐郡王的元神救出来。



    失去肉身,对于天仙而言,不算致命。



    只要有一滴血,就可以重塑肉身。



    但元神寂灭,就是身死道消!



    “郡主息怒!”



    镜月真仙看着面若寒霜的梦瑶,连忙说道:“元佐殿下口无遮拦,确实该罚,但再怎么说,他也是晋王的子嗣,还请郡主手下留情。”



    元佐郡王的元神,虽然被镜月真仙救下来,但此时,他完全是懵的。



    他方才问的那句话,就是想要再刺激一下梦瑶,让她继续出手,哪怕与画仙大战。



    但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只是因为这一句话,梦瑶差点将他杀掉!



    这句话明明是苏子墨说的,就算要杀,梦瑶也应该去对付苏子墨,怎么会找上他?



    元佐郡王一头雾水,苏子墨作为旁观者,却看得清楚。



    梦瑶此举,无非是两个目的。



    一来,就是泄愤。



    她此番出面,没能达到目的,反而被苏子墨污蔑,心中自然憋着一股火,无处发泄。



    二来,她要自证清白。



    既然苏子墨说她和元佐郡王有染,她就将元佐郡王杀掉,用自己这位弟弟的鲜血,来自证清白!



    通过这两次与琴仙的接触,苏子墨对梦瑶,已经有一个大概的判断。



    这位仙子表面美艳,但内心却着实狠毒。



    旁人的性命,她根本不会放在眼中,哪怕是自己的弟弟!



    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太狠了,元佐郡王差点被打死!”



    “我估计啊,这两人肯定不是道侣,否则,怎么可能对道侣下这么重的手。”



    人群中传来一阵议论声。



    梦瑶见目的已经达到,也懒得再动手,转头看了墨倾仙子、杨若虚、苏子墨三人一眼,才转身离去。



    墨倾仙子神色稍缓,轻舒一口气。



    她实在不愿与人厮杀,也不想与人争斗。



    她的性子,原本就喜欢安静,与世无争。



    此番前来,也是另有原因。



    马车内。



    少女轻轻拍了下胸口,道:“那个凶巴巴的女人终于走了,还是琴仙呢,我看叫做母夜叉还差不多。”



    “她有什么资格跟郡主齐名,啊呸!”



    少女觉得不解气,狠狠的啐了一口。



    素衣女子莞尔,道:“她的琴,确实弹得不错。”



    素衣女子的言外之意,除了弹琴之外,那位琴仙,确实没有什么值得一提。



    “对了。”



    少女突然想到一件事,又问道:“郡主,画仙这么厉害,她若是见到什么人,是否也能将这个人画出来,将这个人的道法和神韵融入其中?”



    “若是这样,就有些可怕了。她要是见过郡主,岂不是能画出一个郡主出来,战力与郡主比肩?”



    “不会。”



    素衣女子微微摇头,道:“我听说,墨倾仙子画花草树木,画飞禽走兽,画山川大河,画万物生灵,却从来不画人像。”



    “啊,为什么?”



    少女瞪着双眼,神色不解。



    “我也不知。”



    沉吟少许,素衣女子才道:“或许,没有什么人,能入得了画仙之眼;又或许,人心复杂,难以描绘吧。”



    “知人知面不知心吗。”



    少女轻喃一声,陷入沉思。



    半空中。



    元佐郡王已经利用鲜血,重塑肉身。



    可即便如此,方才梦瑶的这一击,也将他身上的血脉打散大半,气血严重流失,将来要修养很长时间,才有可能痊愈。



    元佐郡王恶狠狠的盯着苏子墨,恨不得要将他生吞了!



    他太憋屈了!



    先是收到一封神秘信笺,随后做足准备,确保万无一失之后,带着一百多个刑戮卫赶到此地,却没想到刑戮卫全军覆没。



    就连他都差点被自己的姐姐,亲手打死!



    他俨然已经成为一个笑话。



    这一切,都是因为苏子墨!



    “殿下,咱们回去吧。”



    镜月真仙见元佐郡王仍是满脸杀机,忍不住神识传音劝道:“如今有画仙坐镇,梦瑶郡主已经离开,凭着咱们,不可能带走苏子墨。”



    “来日方长,将来总会有机会,再来对付此子!”



    元佐郡王也清楚,镜月真仙说的没错。



    他只能将所有的委屈和心中的怒火,全都吞咽下去。



    “我们走!”



    元佐郡王咬牙道。



    镜月真仙对墨倾仙子微微拱手,才与元佐郡王、孤星三人离开此地,很快消失在天际。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