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船到桥头自然直


本站公告

    夜间,月辉淡淡地散落苍茫古林,湖泊边一场主题为烧烤的篝火野炊正在举办。

    篝火升腾,炊烟袅袅,气氛热烈中不乏温暖。

    由于身处异空间,随时都有可能有危险,卢苏等倒是没想楚天频频敬酒,不过楚天也品尝了曹隼据说独步紫气宗的烧烤技术。

    曹隼在外猎得一些野兔,麻雀之类的,还有一只野猪,他精心烹饪之下,味道的确很不错。

    楚天拿手不多的几道菜中,最擅长的就是烧烤,但曹隼在这方面的技术却十倍过之,丝毫不在灵城那些生意很好的烧烤摊之下。

    不过,他见识过静雪在这方面极其逆天的手艺,对着倒也见怪不怪。

    楚天不由得瞥了静雪一眼,静雪注意到了,冲他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

    席间卢莉担任了主要谈话角色,她一向都这么多嘴多舌,倒是和她的长相并不相符,不过一般她都会缠着卢苏说个没完,但这会子却看也不看卢苏一眼,更看也不看曹隼一眼,只对楚天说。

    她还是忘不了先前那一幕。

    这让卢苏心里有淡淡的伤感。

    覆水难收啊覆水难收。

    自从他将妹妹推向谷天羽那恶魔的同时,就意味着他们兄妹之间有了不可弥补的伤口。

    对此他再清楚不过了,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感激楚天。

    毕竟,这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

    地道的,货真价实的。

    但是,他怎么就是感激不起来呢,反而心里有着压抑不住的艳羡以及嫉妒呢?

    不过,他是个很有自制力的男人,还是发挥自身特长,在卢莉几级渣渣喘息的间隙偶尔风趣的插上几句,气氛弄给甚是温暖,他自己也觉得不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卢莉这小妮子没事总白自己一眼。

    这是干什么?

    自己再怎么差劲,也是她的亲哥哥嘛,难道还能不认自己这个大哥不成。

    卢苏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心里再怎么不是滋味,也不得不发挥自己的作用,毕竟他待会有求于楚天。

    静雪听着卢莉叽叽喳喳地问楚天问题,楚天从被问得尴尬,到渐渐的习以为常,听着卢苏老道而风趣的,总是在恰到好处的插话,她吃喝得不多,也不言语,只是悄悄听着,只是偶尔会瞥向楚天,嘴角不由得上扬起温暖的弧度。

    如他们围绕中的篝火一般温暖。

    即便在苍苍的古林中,在这杀戮遍地的遗迹异空间,也能分明感受到的温暖。

    温暖如春。

    这些烧烤虽然是曹隼本人的手艺,可他却是有点心不在焉,机械地啃着,机械地咀嚼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鹰目中若有所思,手拿一块分好了的烤猪排,一口啃下去,牙齿碰到了骨头,肉早被他啃完了,自个儿还不知。

    他终于意识到了,不舒服似的轻咳几声,卢苏或有意或无意地把目光投来,两人互相点头。

    卢苏知道该自己出马了。

    但事到临头,即便能言善辩如他,也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毕竟今天是楚天救了他们,而不是他们救了楚天,若是再有所求,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言语去掩饰,都未免有得寸进尺的嫌疑。

    有些本质,任他舌灿莲花也无从改变。

    “到底该怎么办?到底该如何开口,才能让他允许我们一起跟着呢?这异空间危险之极,如果能与他这种高手同行,这一路自然会顺利的多。”卢苏眉头深皱,一时竟然连活跃气氛的职责都抛到脑后了。

    有时候,越是火急火燎,越是想不出法子,好像平时的那些法子不翼而飞了,又像人突然变笨了许多,卢苏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曹隼又咳嗽一声,鹰目狐疑地瞥了他一眼。

    卢苏脸皮一抖,心里不由暗骂。

    你咳你玛呢?

    这尼玛要老子怎么开口。

    丢死人了都。

    要不,你行你上?

    曹隼一时焦急,卢苏比他更焦急。

    眼看宴会就该结束了,宴会完了大家都改洗洗睡了,他们如何不急?

    就在大家都焦急之时,卢莉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向楚天说道:“楚天哥哥,我能和你一起吗,这里好危险的。”

    “这...”楚天面露为难之色。

    他来这里可不是游山玩水,而是来探索机缘,和各大势力的天骄同台竞技的,带着她一个实力不强的未免束手束脚,处处都需要他照应。

    说不好听点,这就是累赘。

    “楚天哥哥,你待我不公平?”卢莉见他始终不允,小嘴一噘,赌气道。

    楚天有点慌,但还是好奇地问道:“我怎么不公平了?”

    其实,在不冷酷的时候,楚天还是颇有天真气的。

    通俗讲,就是个好奇宝宝般的存在。

    当然,他自己是打死也不愿承认这一点的。

    不过,事实总摆在那儿,无论他承不承认?

    卢莉瞥了静雪一眼,用她以为只有楚天能听到的极低音量小声道:“你都带着她,却不带我。”

    说完,她瓜子脸满是幽怨之色。

    “我们不一样的,我们是同学。”也不知怎的,楚天本能般觉得不妙,连解释道。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着急,以至于失了分寸。

    其实,虽然卢莉音量极低,但静雪也听到了,她原本脸有愠色,正侧耳倾听,但听到楚天这么个傻呼呼的答案,似乎觉得有趣,将俏脸侧到谁也看不到的地方偷笑。

    “切,有什么了不起,打不了明年我也报名,到时候咱们也是同学了。”卢莉挑衅地看了眼眼静雪,一挺酥胸,自信满满地对楚天说。

    “到时候我会照应你的。”楚天连借坡下驴,欲将话题引开。

    “别说这个了,你到底答不答应?”

    “这个...”

    “好了,算我多此一问,我早该知道的,自己就是个累赘。哥哥不要我,你也不要我...”卢莉脸色突然就暗淡了下来,秋水眸里泪光盈盈,须臾,竟然真的有如珍珠般的眼泪一滴滴地抛洒下来。

    空气里多了些咸咸的,酸涩的味道。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楚天看到他总能想到离去的楚楚,见她这样子,心里莫名一痛,开口道:“不要难过,我就答应你好了。”

    “你说的,不许反悔。”卢莉惊喜地道。

    楚天一见,顿觉脑壳疼。

    他先前不知被楚楚用这一招骗过不知多少次了,这次换个人一样上当。

    他可真是脑子里缺根弦啊。

    然而,卢莉脸上虽然有惊喜之色,眼中依然有泪花压制不住地流淌下来。

    这时,卢苏取出一面手帕,站起来向抵给她。

    卢莉一把推开了他的手,自个儿用袖子擦干净,表情依然忧伤。

    楚天心里暗道,是了,她下午刚刚遭受谷天羽惊吓,又怎么可能真的无事,伤心是真的伤心,欣喜是真的欣喜。

    唉,在这遗迹之地,我就尽我所能护她周全好了。

    眼见楚天答应,卢苏和曹隼都是面露喜色。

    卢苏更是感慨万千。

    他想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法子。

    却被小妹三言两语,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还真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啊。

    主要目的达成,此次篝火晚会圆满结束。

    几人各自找地方休息。

    某处空地上,楚天不经意瞥了眼头顶古树某根粗大枝丫上已是安歇静雪,没刻意避开她,右手一握,一枚只有两寸长的雀神翎出现在手里。

    此时的雀神戒比先前缩小了一寸,但威能却更加凝聚,先前是赤红色,现在则是周身橙光隐隐,释放着比之前不知炽热多少倍的温度,更是多了一股子说不出道不明的灵性。

    虽说雀神翎乃是成长型兵器,一直都有灵性,但先前似是被什么遮掩了一般,现在则是放在了明面上,与其他灵兵一般,肉眼可见的灵性十足。

    刚进入此间时,雀神翎本是超品凡兵,但七日以来,楚天探索了诸多迷藏,和静雪分割时,他优先挑选了雀神翎可吞噬的矿石等珍稀材料。

    七日时间,已是将其提升到下品灵兵的层次。

    他新得了蛟魔剑,只要让雀神翎将其吸收,应该能提升到上品灵兵的层次。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