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最积极的牛魔王


本站公告

    “头前带路!”

    陆川跟着那个年轻人入了村庄。

    再到凡间的村庄多少让他的心里有些感慨,想起了当初的宋家庄。

    很快两人进了一个大户人家,大院高墙,比起旁边的邻家档次要高上许多。

    此刻,一个身着喜袍,模样很精干,但是醉醺醺的男子在一个员外模样打扮的老者带领下给来的宾客们敬酒。

    众宾客和新郎全都面带笑容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道长,就是他!”

    那个年轻人在陆川背后指着新郎道。

    陆川微微颔首,而这时那高老太公和新郎也看见了进来的人。

    新郎同时看到了陆川背后的年轻人,眸中闪过两道凌厉如利剑的光芒,吓得那年轻人畏畏缩缩。

    高太公上前道:“不知这位道长前来……”

    “不瞒太公,贫道云游四大部洲,今日路经此处恰好口渴,看到贵庄上正好有喜事所以进来讨杯水酒。”

    陆川笑着拿出一沓符咒道:“有此降妖的符咒奉上,以作谢礼。”

    “嗤!”

    那新郎陡然色变,只觉符咒射出万道金光冲脸而来,让他直接探手一抓将金光撕碎。

    只是他看向陆川的神情有些不善起来:“哪里来的泼道强闯人家,再不走信不信我们报官抓你?”

    陆川道:“这位兄台好本事!”

    “贤婿休恼,这位道长也是一片好意。”

    高太公道:“遇上即是有缘,今日正好是小女的大婚之日,道长若不嫌弃就请留下用几杯水酒再上路。”

    那新郎传音道:“臭道士,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若执意与我为难坏我好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陆川当着新郎的面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婚礼敬酒继续,陆川感觉的到一对凌厉的目光时不时在身上扫来扫去,而这双目光的主人他不用猜都知道是谁了。

    黄昏时分,宾客们纷纷离开,陆川也提出告辞。

    送别时新郎死死盯着陆川很不得吃人似的。

    不过很快送走了宾客后,新郎看向新房的目光火热了起来,哼着小曲急匆匆朝张灯结彩的新房而来。

    天大地大,都不如入洞房最大。

    “娘子我来啦……”

    猪刚鬣推门而入脸上都要笑出了花,进门就看见娇滴滴的新娘盖着盖头,忙在新衣上擦了擦手后就去揭盖头。

    他经历了情劫了几十次,一次都没有个好结局。

    那样的痛苦你们知道吗?

    知道么?

    “娘子……”

    猪刚鬣美滋滋的掀开盖头顿时呆了,“娘子,你可真好看!”

    猪刚鬣也害羞的转身背对高翠兰去抓她的手。

    不过忽然头顶传来一声轻响,一个瓦片被揭开投下一束月光,接着那里探出来一个贱笑的道士。

    “死道士,强闯民宅,趴人家房顶,还有没有一点道德心?”

    猪刚鬣那叫一个火冒三丈,直接拔地而起,撞破房屋来到了屋顶上,就见那个道士轻飘飘的落在房顶。

    “你个臭道士,成心坏我好事是不是?”

    猪刚鬣开始撸袖子要干架的模样。

    陆川笑道:“你的好事却差点变成高家的丧事,你该是知道的吧?”

    猪刚鬣一惊:“你是谁?”

    “恰好路过此地,被人请来降妖的!”

    陆川衣袍轻轻抖动:“人与妖没有好结果的,还是老实回山修炼吧!”

    妖是足以和神仙们抗衡的种族和生命体。

    他们的妖气是凶煞之气凝成,对于凡人而言就像是慢性的毒药,会侵蚀凡人的精血气神,相处的越久,对凡人的伤害就越大。

    这样的人妖恋他听过很多,但唯一能扛住采补的只有传说中的辣个男人。

    帝辛!

    这也是天庭禁止人妖恋、人鬼恋什么的原因,定为天条的原因。

    凡人扛不住啊!

    可是没办法人族的兴趣爱好太广泛了,几乎可以和任意一种生物发生点美好的故事,令他也是不得不服。

    “降妖?量你一个道士几十年修行,能有多少法力?”

    猪刚鬣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今日就算他们有虔心请下九天荡魔祖师来,他也照样不敢把我怎么样

    夜风阵阵,从两人之间吹了起来。

    “哦?”

    陆川微微一笑道:“是么?”

    “既然你要管闲事,那我就让你管到底。”

    猪刚鬣整个人向前飞掠而来:“改一改你的这臭毛病!”

    “那可不易!”

    陆川直接法力化作一只大手捞起猪刚鬣,大手一挥,变成一只从天而降的手掌将猪刚鬣拍出了高老庄。

    “他的修为倒退了这么多么?”

    陆川目光闪动,当初的天蓬也是真仙巅峰的修为,可是失去神体后只能从头练起。

    现在只有区区的合道境界!

    卷帘也是!

    轰隆!

    村子外尘土飞扬,出现了一只大手印,碎石中一个猪头探出来,又取出四肢,但是陆川下手有分寸所以并未怎么受伤。

    猪刚鬣瞳孔一缩,摸了把脸道:“好厉害,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一下就把我本来面目打出来了,嗯,倒是有点本事,我弄他不过还是先撤为妙……”

    他刚要走,忽然眼前一道身影仿佛凭空出现。

    “啊,你是人是鬼啊,吓死我了!”猪刚鬣道。

    陆川长笑一声:“这是我今天听到的第一个笑话,一个妖怪说他被鬼吓死了……”

    猪刚鬣警惕道:“你想怎么样?”

    陆川微笑长吟道:“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句诗你怎么会念的?”

    猪刚鬣神情大变,这句诗在天庭只有他和另一个人知道。

    陆川身上的道袍转为黑色长袍,一头长发飘散空中,化为真身的装扮负手而立。

    “猪刚鬣,还识得我吗?”陆川道。

    猪刚鬣不可置信的爬出坑来,道:“原来是你,哈哈哈。”

    他想上前来个拥抱,不过又讪讪的缩回了手。

    陆川倒是不嫌弃的来个拥抱。

    陆川道:“听说你遇见观音了,那因该答应保护取经人去西天取经了吧,怎么又来沾花惹草?”

    猪刚鬣坐下来叹了口气道:“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呸的,这还不是符元仙翁老儿的那情种害的?”

    “情种?”

    陆川神情微变。

    情种,这是陆川偶然从灌醉的月老口中知道的。

    这东西还是女娲娘娘的锅,是她赐给符元仙翁的属于姻缘部特有的植物,具体是个什么样子他没见过,但是听说会附在神仙的神魂当中。

    宿主一次又一次转世都摆脱不了,每次开花结果就会被女性吸引身不由己,这次被符元仙翁用来惩治天蓬……

    “你能取出来么?”

    猪刚鬣忽然充满希望的问道。

    陆川用火眼金睛看了眼后摇头:“以我的神通暂时还做不到。”

    猪刚鬣长叹道:“菩萨说我要是保取经人去西天取经就让佛祖替我除掉,得个正果,看来这趟不走不行了……对了,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陆川道。

    “还是一个情字啊,能不能帮我找下我英台妹的下落?”

    “祝英台?”

    “还有兰芝妹,姜女妹……”

    “滚!”

    陆帝君脸色当时就黑了。

    猪刚鬣讪讪一笑,又咬牙切齿指天骂道:“说起来这一切都怪月老那个老混蛋,等我以后回去了一定要叫他好看。”

    陆帝君心中一虚,得亏天蓬不知道这其中很多都是某帝君的代笔啊!

    “高小姐那边呢?”

    原来这猪头就差点儿害死高翠兰。

    “我们是两情相悦的,别那么看着我,大不了我不睡她就是了,等我以后取经回来……”

    “记住你的话,我会派人盯着的。”

    陆川道:“这是对她好,你看你这一身妖气。”

    猪八戒摊了摊手。

    两个叙旧几乎到天亮才散,陆川化作一道金光不一时就到了五指山。

    五指山下。

    一个头上盖着乱草的牛头懒洋洋的趴在那里,目光都有些呆滞了。

    金光一闪,陆川的身影出现在这个牛头之前挡住了阳光,那个蓬头垢面角上挂着杂草的双眼中才汇聚了一些神采。

    陆川蹲下来摘了杂草,叹息道:“老牛,好久不见!”

    这老牛闹天宫更早,导致他提前比猴子压了两三百年,将近一千年啊!

    这一千年里没的吃没得喝,没人说话,只能蜷缩在一个小洞中。

    除却立场外,牛魔王在三界也是一代大圣统领万千妖魔,看到他在如来手下如此不堪一击也让他心情有些复杂。

    兔子死了狐狸还悲伤呢!

    “真……原来是真武?”

    牛魔王喜极而泣道:“九百多年了,终于有人来了。”

    陆川道:“哭什么哭,好歹一代妖圣呢!”

    “你试试在这山下被压一千年你就会发现什么宏图伟业,什么平天大圣,都是狗屁。”

    牛魔王道:“我的精神没有错乱就不错了,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比自由更宝贵的……

    陆川望着牛魔王久久没有做声。

    时间的确能改变很多东西,但牛魔王这是实话还是假话还有待确定。

    别忘了,牛是以耐力著称的一种生物。

    万一这老牛脑袋被压开窍了,只是为了出来而敷衍他呢?

    陆川拿出一个灵山桃递出去:“没带别的吃的,用这个将就换一下。”

    牛魔王赶紧接过啃了起来,吃的一脸满足:“谢谢你!”

    “哟,我这辈子没想过能从你嘴里听到这三个字。”

    “此一时,彼一时嘛!”

    “现在有个从这里出来的办法,不知你……”

    “我答应!”

    “我还没说是什么呢!”

    “只要能让我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是么?”

    陆川遥望南瞻部洲说道:“几年后这里会来一个去西天取经的僧人,我要你当保镖护送他一路去西天。”

    “就这?简单,包在我身上。”

    陆川:“……”

    没想到牛魔王反而是最积极的。

    8)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