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别逼我动手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人哪个不知行军打仗知己知彼的得利处?

    有了这地图,旁的姑且不说,效率提高不止几倍。

    谢显摊开地图仔细看了,相当的详尽。诸葛复不仅实地测绘了大梁地图,甚至各州府的地图也分别测绘,更甚至以往各州留存的底子也都一并带了回来,方便对比更正。

    在别人看来浪荡江湖的这些年,诸葛复是娇妻相伴,逍遥快活了,结果今日谢显这么一看,真没别人想的那么自在逍遥。

    他没有在江湖是混迹过,可并不妨碍他设身处地觉察出测绘地图,跋山涉水,忍受枯燥的苦。

    谢显一揖到地:

    “我代大梁百姓谢诸葛大人的一片苦心。”

    “大人功在社稷。”

    诸葛术也激动万分,他爹还真是有一份光发一份热,半点儿没荒废了他的才学。

    “阿爹!”

    诸葛复连忙扶起谢显,顺便踢了亲儿子诸葛术一脚,你跑过来凑什么热闹。

    “太傅快快请起。”

    谢显:“姻伯太过客套。”

    “那就……贤侄。”诸葛复也不是拘泥礼数之人,把地图测绘交给谢显如同完成了一负重担:“这些也累也苦,可是也逍遥自在。有阿术在朝堂之上,光宗耀祖,不负才学,我亦在山水间不负光阴,便罢。”

    “姻伯心怀天下。”

    “阿爹,此回——就别走了。”诸葛术说罢看了谢显一眼,他不会忘了当初亲爹是为了什么离开的建康,柔然九公主先是苦苦追求他,转头又向亲爹下药逼他就范,亲爹是为了他的亲事才走的,他如今说这话多少有些没底气。

    “是的,小侄正想请姻伯留在朝中任职。”谢显也笑道:“咱们大梁朝合该不拘一格,广纳贤材。姻伯胸怀大志,理应造福天下百姓才是。”

    诸葛复含笑摇头:“老夫应下的事,便会做到,不能时间久了,便以此为借口拖沓,不了了之。”

    一句话把诸葛术说的满脸通红。

    “……阿爹没别的意思,此事本来就是阿爹做错了,就该付出代价。”诸葛复也不是故意挤兑亲儿子,拿他说事,纯粹就事论事,不成想正打到亲儿子软肋。

    “你别多心。我发现这次回来,你有点儿……愣啊。”

    怪不得都没升迁——就是这话在诸葛复心里转悠了两圈,到底没说出口。

    刚呈上地图,当着谢显的面说这些,好像跟人家替自家儿子求官似的。

    接下来不管谢显再怎么邀请诸葛复留下来,他都一律拒绝,人家说明白了,就是几年未见亲儿子,回来住上一阵子,一个月后人家带着媳妇孩子还是要继续走的。

    谢显知道此非一日之功,便也不再开口,只留到晚上又与诸葛父子把酒言欢,直到月黑风高才回了谢府。

    男人这边兴致盎然,尽兴而归,后宅那边就颇有几分尴尬了——

    当然,觉得尴尬的好像只有谢婉自己,至少她觉得。

    无论是小婆母九公主,还是亲嫂子萧宝信她是真看出来了,一个赛一个的心大,天南海北的聊,聊到最后聊的都不是江湖了,赤果果地说起了和诸葛复这几年过的日子。

    柔然九公主简直不要太满意,活脱脱把自己活成了炫夫狂魔,三句话离不开诸葛复。

    她家夫君怎么怎么博学,怎么怎么精干,还有怎么怎么有生活情趣,待她如何如何好,眼光怎么样独到,既能上山擒龙还能下海捉鳖,有学问又有生活情趣,还会照顾孩子……

    满脸的幸福,满眼的光彩。

    大有天下男人都是个鸟儿,她家夫君才是真男人,真汉子。甚至觉得当初自己眼瞎,没看出来这块璞玉。好在命中注定他俩有缘,不然错过这么好的男人……

    命中注定?

    好似是人为呀,你自己下的药你忘了?

    谢婉别的不觉得,就是说诸葛术是眼瞎下的产物她心里不爽,她自己知道诸葛术有多好!

    萧宝信:对!

    她知道自家夫君有多好,挤兑谁呢,上山擒龙——龙呢?下海捉鳖——鳖呢?

    说谁不会说?

    她还说他夫君能上天揽月呢!

    几个妇人酒菜没吃什么,就坐到一处炫夫了。

    你夫君有这能耐,我夫君这里更能耐,到最后要不是萧宝信和柔然九公主都怀有身孕,都快掐到一块儿去了。

    诸葛家服侍的下人懵了,没见过这么赤果果的夫人们聚会。

    还都是亲戚,还都有功夫,真打起来怕是他们加起来也不是人家个儿。

    就算是,俩是诸葛家夫人,另外一个有护妻狂魔的谢太傅,沾上死挨上亡,谁敢上前碰一下子,是嫌命太大吗?

    都提高了警觉,真心怕俩孕妇打到一起去。

    “……我夫君的事迹太多,说三天三夜都没个完,我今日乏了,就先说到这里。”柔然九公主笑若春风:“和你们在一块儿说说话就是开心,以前真和哪家妇人说起来,她们可没礼貌了,都拉长个脸,根本就不愿意和我说。”

    “要不,我这边兴致才上来,那边两口子就打起来了,也没个说知心话的人。”

    萧宝信闻言直翻白眼:“你不想想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是外邦人?还是因为我长的比她们漂亮太多?”

    谢婉有心顶回去,还好理智在,再心累这位也是婆母。

    摔。

    “可能是因为,”萧宝信直言不讳:“别人婚姻并不幸福,而你又太——”

    “幸福。”九公主接口道。

    好吧,涵养。

    “对。”萧宝信点头:“以后还是少说吧。”

    她怕九公主走到哪里,别人家无宁日。

    “那……你们?”九公主后知后觉:“你们可别打起来——毕竟谢显那身体,你再把他给打伤打残的。谢显嘛,什么都好就是——”

    “就是哪里都好!”萧宝信也不悦了,你跟你家夫君好,没必要贬低别人吧?

    再说谢显哪里不好了,又年轻又英俊又潇洒又漂亮!

    待她还好。

    比旁的什么诸葛复诸葛术诸葛某某某哪里不强百倍?

    眼神凌厉,大有你可别逼我动手的意思。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