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幸不辱命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柔然九公主耸肩,她想自欺欺人自己也没办法不是?

    又看向谢婉。

    “夫人有孕在身,坐的久了也乏累,不如咱们出去走走,或者……歇歇?”

    说的客气,其实真心想把她送后宅好好歇歇。用九公主的话说赶了几天的路了,她怎么就不累呢?回去歇歇嘴也是好的。

    不然,她会自己要爆炸了。

    “这才哪儿到哪儿?你们不知道,我之前怀慎郎的时候,六七个月了跟着诸葛复上山下海的,可没少折腾,越折腾我越高兴。”

    “复郎说了,在建康城先住上三两个月,就带着我继续逍遥去。还要带我回柔然家里看看呢。”

    “呀,这不是时间又错开了,又与大娘子比不了武了?”

    萧宝信:她天天练武,真不惧这个。

    就是看九公主孕期不足三个月,胎象还未稳,不然现在她手就痒痒,很想和她比试比试。

    “不然,约个时间吧。”她坦诚地道。

    “可你怀孕又一个接一个,定下来我倒是能来赴约,怕你又不得闲。”九公主道。

    萧宝信:扎心了。

    好在没过多一会儿谢显就亲自过来接她了,俩人手拉着手就回了谢府。

    九公主:“他俩感情真好。”

    “复郎,哦?”娇娇俏俏地冲诸葛复就贴过去了。

    只见诸葛复老脸一红,咳了一声:“孩子们都还在,你端庄些。”

    “我就不会端庄,你才知道吗?”九公主勾起诸葛复的胳膊往里就拽:“都累了一天了,我也乏了,咱们去歇了吧。”

    诸葛复当着儿子儿媳的面着实不自在,夹着尾巴就去了后院。

    现在诸葛术夫妻俩住主院,诸葛复还是很适应得来这种落差,挑了个两厢距离较远的院子。

    ……

    “听九公主的意思,夫人和阿爹的感情很融洽。”谢婉没有灵魂地道。

    诸葛术:“……嗯,是啊。”

    感情好不好的,好,总好过不好吧。可是九公主这么外放的性格,是真让年纪相差无几,但差着辈份的他们作儿女的不好办。

    太尴尬了。

    ###

    “姻伯怎么会突然回京?”

    回到府里,萧宝信忍不住问,纯粹好奇。

    谢显这才说起诸葛复带回来这几年走遍大江南北所测绘的地图,说起来兴致高昂,扬扬洒洒小半个时辰,说的都是有利于大梁社稷。

    诸葛复这等人才,肯定是要起复再用。

    只不过之前永平帝心有顾忌,不愿接纳。

    他谢显不一样,海纳百川,求贤若渴,又怎么能放过诸葛复这等人才。要他看,诸葛复比他亲儿子又高上不止一个层次,足堪大用。

    萧宝信:她只好奇地问一句,真没想到能勾出这么多话来。

    看那发光发亮的小眼神,以前可只属于她啊。

    有点儿吃味。

    “……我看你回府路上,似乎不是很高兴。”谢显后知后觉:“是不是与柔然九公主相处不来?”

    萧宝信仔细想想:“倒也不是。就是她每句话都让我有怼回去的冲动。炫夫炫我一脸。”

    她一把抱住谢显:“这世上,自然是我夫君顶顶好的。谁也比不上!”

    谢显一听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女人间居然连这也能醋。

    “……她是姻伯的夫人,觉得姻伯最好不是理所当然吗?”

    也最好了,不然还觉得诸葛术最好,那可真是家无宁日呢。

    至于他,都不用想,不是人家那盘菜。

    “我哪里好,卿卿知道便好。”

    这语气温柔的啊,把萧宝信的小心脏给撩的扑通扑通直跳。

    不过也不承认他那话,他哪里好只怕除了个炫夫狂魔全大梁就没有不知道的。

    当然,她也不需要九公主知道。

    九公主彪悍的历史她现在还记忆犹新,虽说现在人家与诸葛复夫妻恩爱和美,但黑历史既在,还是叫人不得不防。今日宴席上,家家的夫人都抱着这种心态呢,顶好九公主与诸葛复一拍即合——

    千万别出来祸害别人。

    萧宝信听到这些心声,其实也挺无语的。

    甭管当着外人把自家夫君骂成什么德性,到真章的时候还都挺护着,都拿自家夫君当最好的。唔……她何尝不是呢。

    想明白了,萧宝信也笑了。

    她忽然想到一件:“你是想留下姻伯在朝中效力,可是,你想没想过七娘他们父子两代住到一起,会不会不适?”

    “七娘会不会不愿?”

    “不愿又能如何?”谢显这点还拎得清:“姻伯始终是长辈,是她公爹。为他们的婚事避走建康六七年,已经足够了。难不成,还要人家终生不能回家与儿孙团聚,浪荡江湖一辈子吗?”

    萧宝信点头,说是这么说,可她看谢婉今日面对九公主的时候还是挺尴尬的。

    毕竟是前情敌,还是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婆婆。

    换成谁,估计都挺难适应的。

    谢显不以为意:“七娘会调整好状态的。”

    自家妹子他还是清楚的,甭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作为‘应该的’她就会去适应的。

    哪怕是为了诸葛术,哪怕只是为了一句‘应该的’。

    她心里应该也有数,诸葛复能做到今日这程度,已经足够了,谢家不能要求更多。

    就诸葛复,夫妻俩没再继续聊更多。

    在诸葛复刚回建康城前几日,谢显并未再行登门,反而是建康城后知后觉得知诸葛复回京后,以前有旧没旧的都纷纷上门叙旧,接连十几日门庭若市,不得不说人家人缘在那里摆着呢。

    就在诸葛复的热度渐渐降下去的时候,北吴那边传回来了消息,殷青死了。

    死于刺杀。

    朝中一片沸腾。

    永平帝死之前暗中曾下过死令,要下令悬赏殷青。

    终于永平帝死后,殷青也死了,这是个祸害,没有他甚至当年徐州城一战都不至于打到那般水深火热。

    这是值得庆贺的一件事。

    不出半个月,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汉子拎着被包裹层层裹了几层的殷青的人头悄无声息地回了谢府。

    去了十几个,就回来了两个,不能说这代价不大。

    “小人,幸不辱命!”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