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故人见面前风波


本站公告

    明虎第七百六十章故人见面前风波但又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皇上会这么着急地见自己,是怕夜长梦多,还是确实有重要的事嘱托自己去做。



    “冯升,今晚约在哪里见面?”王老虎问道。



    冯升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小声地道:“豹房。”



    约在那个地方。这是王老虎想不到的,那个地方等同于皇上现在的寝宫差不多,里面虽然有花神会的姑娘,但毕竟安排的大部分人是八虎的人,在那个地方会面,危险性可想而知,皇上约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冯升,消息可靠吗?”王老虎不禁怀疑起消息的真实性来。



    “是豹房里的特工带出来的消息。”冯升不说这消息的准确性,只是告诉王老虎,是内部特工人员带出来的消息。



    敌中有我,特工冒着生命危险带出来的消息,不容怀疑。



    “公子,你是怀疑这消息的真假?”冯升问道。



    王老虎思索了片刻,问道:“你说,这豹房是不是最危险的地方?”



    “确实是危险的地方。”冯升也不否认。



    王老虎又思索了下道:“既然是这么危险的地方,故人为什么会约在那里?”



    “我猜想是故人出来不方便,故而约在那个地方。”



    “看来是要我进去豹房。”王老虎道,“今晚安排进豹房的路线安排好了吗?”



    “这一点故人已经作好安排,我们只需按照这样做就可以了。”冯升道。



    “我们的人好不容易打入锦衣卫内部,不能有任何闪失,冯升,让这位兄弟小心一些。”王老虎知道做地下工作者的危险,所以再次吩咐冯升。



    “是,公子。”冯升应道,“近几日你的顶头上司汪大人行动好像有些怪异。”



    对于汪前温,王老虎也是相对比较关心,他虽然没有像傅文这样受刘谨的器重,但在他面前也算是一只听话的狗,再加上兵部尚书这个位置的重要性,刘谨也看得比较重。现在听说他有异样,王老虎当然表现出特别地不一般,“说一说,汪前温有什么异样。”



    “汪大人前几日外出,去见了一个你想不到的人。”



    王老虎很认真的听着,有时候一些细节决定一切。汪前温这个地位,有很多人会巴结他,他出去见人本来应该不奇怪,但冯升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这个人本应该没有和兵部或是他没有交集,才会是异想不到的人。



    “宁王。”



    冯升此话一出,王老虎确实是怔了一下。汪前温与宁王偷偷会面,这的确是一个大新闻,宁王,汪前温应该清楚,他曾经作了乱,刚被剿灭,这敏感的时候,汪前温去见了宁王。



    “汪大人带了多少人?”



    “没有多少人,就带了随身的两个护卫。”



    听了冯升的话,王老虎深锁了起来,他们两人这样见面,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京城里的事没有自己想的简单,八虎也好,汪前温也罢,他们脑子在想什么,王老虎并不能看清楚。这水深的有些让人不敢相信。



    “汪大人为什么去见宁王?你说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王老虎问道。



    “公子,这件事你也先别急,他们两人既然秘密相见了,这后续定会有什么行动,不如我们就坐以待毙,让他们露出狐狸尾巴。”



    两人秘密地见面,一宣是有什么要事相谈,等他们露出尾巴也是时间问题,王老虎认为这时间应该很快就到了。“你说的对,等,有时也是最好的答案,他们两人秘密地会面,我不相信他们会没有问题。这事,我们就等待。宁王这边和汪前温这边都要盯住,也许整件事的突破口就在这里了。”



    “公子,放心,这些重点人物那边,我们都布了眼线。”



    突然之间,王老虎停住了说话,并用手挡住冯升。因为这个时候,他听到有人正轻轻地朝书房而来。



    冯升会意,他走到房门前,突然之间打开了房门。



    房门之外却是站了一个人,那人是锦灵。



    王老虎问道:“锦灵姑娘,你有什么事?”



    “公子,夫人们还在餐桌上等你呢?她们让我来唤公子回去吃饭。”锦灵道。



    “哦,哦,好,你回报夫人们,就说我马上就来。”王老虎这样回应锦灵道。



    待锦灵离开,冯升道:“打扰公子吃饭了。”



    “你不知道你今天带来的消息有多重要。”王老虎道,“一是故人,二是宁王与汪前温的关系。这二者都是我敢兴趣,急于想知道的。”



    “与故人的事,公子,你马上就会知道。而宁王与汪大人的事,我让特工盯紧些,也会有消息。”



    王老虎与夫人们吃过饭,卞程程和王老虎进了书房。



    “相公,我给你端来了你爱喝的辉白茶。“卞程程先说道。



    “这样子的事,让锦灵来做。“王老虎一边接过茶,一边说道。



    “锦灵那丫头,我让她去休息了。”卞程程边说边坐了下来,道,“相公,我们既然到了京城,何不将卞依坊也迁来京城。”



    “夫人在京城想为是无事可做,想着卞依坊的好了吧。”王老虎问道。



    “确实无事可做,我与姐姐一样,每天要么在府上,要么出去逛街,还不如在杭城时候来的充实。”程程道。



    王老虎笑道:“你也算是新时代的女性,若是放在现代,也算是属于女强人型,经商这块地里定有你的一席之地。我知道这段时间



    里有些冷落了你们,二夫人,嫣儿还需要人照顾。”



    “我知道相公是想让我一起照看嫣儿,我也想这样打发时间,不过,我总觉得这样不适合我。”程程道。



    “夫人这样想,我倒是替你想好了一个主意。”王老虎道。



    “只要不让我闷在府上,相公让我干什么都行。”



    “怎么什么事都行?我的二夫人可不是随便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再说现在是在京城,这么多的达官贵人都看在眼里。”



    “那相公要我做什么?”



    “卞依坊开上京城不是好主意,南方的姑娘水灵,爱打扮,而北方因为受风沙的侵袭,皮肤比较粗糙,这时候,有适用的化妆品就是不错的选择。还记得,我给夫人们用过的化妆品吗?以前我让人一路托镖过来,送到了烟花之地,现在这化妆品也不是我一家所有,八虎也来分一杯羹,干脆这红的买卖,就收回来给夫人做吧。”



    “相公早已经在京城打好基石,我做起手来会顺手不少。”



    “我相信二夫人,没有我的打点,也一定能将这事做好。另外,京城有很多贵夫人,二夫人在开店期间,还可有和这些人打打交道。”



    “相公,那明天我去盘个店铺下来。”



    王老虎点点头,道:“二夫人先盘下店铺,这货可能要过几天,另外,这事就当是兴趣,别累着了。”



    “嗯。”



    “二夫人,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先歇着吧。”王老虎要准备去见皇上,所以让程程先行休息。



    王老虎并没有多带人,只带了冯升一人,前往目的地。现在时间还尚早,这个时候去并不合适,所以王老虎先前往了烟花之地----怡红楼,见了他的桃红姑娘。



    “王公子,你到了京城为官,反倒好些时候不来我这儿了。”桃红说道。



    “你是不知道。数年来个京城一趟可能会记得,到了京城,反而事情更多,也不易脱身出来。”王老虎道。



    桃红道:“即然王公子难得来一趟,今晚就让我好好地陪陪你。”



    王老虎笑笑:“桃红姑娘是怡红楼的红姑娘,有红姑娘相陪,我倒是十分有幸。不过,近来我的身体有些不适,郎中让我少饮酒,除了酒以外,其他的都可以。”



    “没了酒,有多扫兴呀。”桃红道。



    “只是今天不能喝,以后呀,我还陪桃红姑娘来饮酒。”王老虎道。



    桃红也只得无耐地道:“也罢了,王公子今日不饮酒,小女子也勉强不了你。”



    王老虎笑笑,此时只听得怡红楼厅里传来了一阵吵闹之声。



    到怡红楼里都是来快活的,没有想到还会有人来闹事。王老虎也没有出去看热闹,没过一会儿,房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王公子,王公子。”听这声音,应该是怡红楼的妈妈。



    王老虎向冯升使了个眼色,冯升将房门打开,妈妈从房外进了来,道:“王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有位公子点名要让桃红姑娘陪他,你看,王公子……”



    王老虎笑了笑,道:“妈妈,这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吧。”



    妈妈表现出了为难的样子,“王公子,我也是这样跟他说的,就是他……”



    “说吧,他给了你多少钱。”王老虎问道。



    “这不是钱的问题。”妈妈道,“这位胡公子不是京城人,可却是我们怡红楼的常客。这一点……”妈妈边说边往桃红那边看了看。



    王老虎不知她在说些什么,所以也朝桃红看了看,问道:“桃红姑娘,这位胡公子……”



    见桃红不说,妈妈说道:“这死丫头不说,我来说,王公子,这胡公子是来京做生意的,那一次来我们怡红楼,对我们家桃红姑娘有意思,所以这几日也时常来怡红楼。”



    “哦。”王老虎应了一声,“看来这事错在我身上,是我不懂成人之美?”



    “王公子,你看这事?”妈妈问道。



    “妈妈,我和你一起出去会会这位胡公子。”听到王老虎这样一说,妈妈却是有些担心,他俩若是为了桃红姑娘姑娘交起手来,这生意可不太好做了,她连忙道:“王公子,王公子,如果你不同意,倒是也可以再商量商量。”



    “我倒是没有关系,胡公子如果真是为桃红姑娘而来,我愿意将桃红姑娘还给胡公子。”王老虎虽然这样说,但在妈妈的心里总是有些不上不下的,王老虎虽算不上这里的常客,但妈妈也是知道些什么的,从刚上京城时的富商姿态,到现在的官态,她总是知道一些消息的,而胡公子虽然是个北上做生意的人,但连日以来从他身上赚了不少的银子,这棵摇钱树,她还是要继续供着,这两人,她谁也不想得罪。



    “王公子,要不,我再出去,跟胡公子,再商量商量?”妈妈道。



    “不用,胡公子已经来了,而且指名为桃红姑娘,我也是要成人之美。”王老虎边说边出了房去。



    妈妈也急急地跟着王老虎出了房去。



    大厅之中,那胡公子还在厅内,旁边有一些富贵公子哥,像是在看热闹一般,一边搂着姑娘,一边看着他。



    王老虎从二楼楼梯下来。



    妈妈抢先一步,比王老虎早些到一楼。



    “王公子,这位就是胡公子。”妈妈给王老虎介绍着。



    王老虎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商人,道:“怡红楼开门做生意,也要讲个先来



    后到,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要将桃红姑娘让出来让给你?”



    胡公子道:“看你混的不错。你问下妈妈,这几日,桃红姑娘是不是一直陪着我,今日里只不过我来的稍迟了些。”



    王老虎笑笑,道:“这个不是理由,如果你包了桃红姑娘,我自没有话说,现在就因为,前几日都是她陪的你,我就要让出来,这样我的面子往哪里放呀。”



    妈妈在一旁道:“胡公子,今天桃红已经在陪王公子,我给你另找一位姑娘,包你满意,你看如何?”



    “我谁都不要,就要定桃红姑娘了。”胡公子似乎不讲理了。



    “那我就是不让了。”王老虎道。



    妈妈虽是见过了世面的,碰到这样的事,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便用眼色吩咐了龟奴,让他赶紧带人来。



    胡公子道:“你说,要多少钱,你才肯让出来。”



    “你问妈妈,我像是缺钱的主吗?”王老虎道,“不过,我倒是有个主意。”



    听到王老虎有缓和的迹象,胡公子问道:“你说。”



    “你也是做生意的,钱当然不在话下,你上京城做生意,偷偷来怡红院和桃红姑娘相会,如果你真在意桃红姑娘,何不将她赎身,带回府去,这样不是没有人来跟你抢桃红姑娘了吗?”



    “你死搂着桃红姑娘不放,你自己为何不娶她回府?”没有想到,胡公子却是反驳道。



    “我和桃红姑娘是红颜知己,我一直以礼相待,如果我对人有情,绝不会放任她不闻不问,任她在外漂泊。你可能不清楚,我可以为了我的女人,不管她的出身,我也可以将她们赎出身来。这样的事我做过,如果我愿意,我喜欢,又何尝不可呢?”



    听得他一番话,有些人相信,有些人是不信的。胡公子道:“这也是你自己嘴上的一面之词,谁知道你究竟有没有做过。我就不信,你会肯为一个红楼女子,花大钱赎身。”



    “这是你没有碰到对的人,若是你碰到了,你定会为她做事,包括为也赎身。”王老虎道,“桃红姑娘虽然相貌并不惊人,但与我相处,我觉得舒心,所以到怡红楼我必找桃红。”



    “这么说,我们是没有法子商量了?”胡公子道。



    “现在不是钱的问题,怎么商量?”



    “你是看我是外地人,所以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吧?”胡公子道。



    “你没有给我合适的理由,所以我不能把桃红姑娘让给你。明天吧,明天你早些来,或许还能让桃红姑娘陪你。”



    “妈妈,你说多少钱,桃红姑娘姑娘今晚陪我。”胡公子道。



    妈妈有些为难,她拉着另一位姑娘,对胡公子道:“胡公子,你看,这春燕姑娘,你满意吗?”



    胡公子是听不进去谁的话,还是故意与王老虎过不去,一定要缠着桃红,“王公子,我看咱们两人都是为了桃红姑娘,男人用男人的方法来解决。”



    “男人的方法。”王老虎问道,“妈妈,怡红楼还有这样的规矩吗?”



    妈妈为难的道:“王公子,你看?”



    “本来,我也不计较什么,现在胡公子既然想与我较真到底,我也只好奉陪了,桃红姑娘今晚要陪我,我也不相让了。”王老虎道。



    楼外有马蹄声而来,进入偻内的却是五六个官兵打扮的人,随后,一个将军出现在了楼内。



    妈妈赶快迎上前去。王老虎知道,这将军很有可能是怡红楼的保护伞。



    这位将军在听了妈妈的轻轻几句之后,便来到王老虎和胡公子跟前,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京城,不容你们捣乱。”



    他的这一句话却是将胡公子给吓住了。



    王老虎看了看这位将军的服装,知道只不过是个把总的小将,便问道:“不知这位将军如何称呼?”



    小将看了王老虎一眼,并不把他放在眼里,并且还有些蔑视,道:“你打听这个作什么,怡红楼是我们将军保护的地盘,你有什么不服的,就来五军营里找我们庞将军。”



    王老虎笑笑,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消息。“庞将军?”王老虎的脑海思索起来,兵部掌管五军营,这里面有没有一个姓庞的将军?



    “你认识我们庞将军?”小将问道。



    王老虎笑道:“不认识。”



    “怡红楼,是我们管的地方。我劝你们别在这里闹事。”小将道。



    “这位将军,我们没有闹事,只不过,有些小误会而矣。”王老虎笑着道。



    胡公子也呵呵地道:“是,是,我们没有闹事。”



    妈妈跟小将又说了几句,王老虎看到妈妈取出了一些钱交到了小将的手里,这替人办事,每个地方都一样,都是要用钱来铺路的。



    待小将的人出了楼去,冯升轻轻地对王老虎道:“公子,这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办事了。”



    王老虎点点头。他对刚刚走过来的妈妈道:“没想到我们的一场误会引来了官兵,今晚我也没什么兴致了,妈妈,这桃红姑娘,我就让给胡公子了。”



    “王公子,你大人大量,我给你挑另一个姑娘。”



    “不用了。下次我来的时候,还是帮我安排桃红姑娘。”王老虎笑着道,在怡红楼里,王老虎也算是受欢迎的,这桃红,妈妈,手头上都有王老虎的化妆品在销售,现在八虎的人掺和了进来,量就少了不少。



    “好,一定,一定。”妈妈满口答应。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