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6 浓缩的都是精华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柳不盘着他的秃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郑仁想起柳泽伟,开心的笑了笑。

    “对了,常悦,你知道老柳的秃顶是怎么来的么?”苏云问到。

    “不会是自己盘出来的吧。”常悦随口问到。

    “不是不是。”苏云道,“我问过他,他说年轻的时候追他媳妇的时候还琢磨着浪漫什么的,雨中散步之类的。现在的雨水,酸性成分那么多,溜达溜达就那样了。”

    图穷匕见,郑仁没想到苏云的还击竟然这么快。

    “对了,你要好好保护周围的头发。女生多好,其他头发长,往后梳个马尾就看不见了。要是变成老柳那样,你一边盘着头,一边和患者家属聊天,啧啧。”

    “滚!”常悦怒道。

    那画面太美,常悦根本不敢想象。

    苏云哈哈一笑,浑然不在意常悦的愤怒。就她现在的状态,有什么好怕的?害怕喝不过她?开玩笑。

    “哥哥,给姐姐买朵花吧。”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抱着一捧花,走过来轻声问道。

    郑仁和苏云同时仔细打量小女孩。

    她穿着很干净得体,看样子是勤工俭学的那种,或是来社会实践的学生。

    表情有些羞涩,说完一句话后,下面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要是熟练点,那些姐姐这么好看,和花很配的烂俗的话根本说不出口。

    “玫瑰多少钱?”郑仁心中一动,问到。

    “所有的花,都是五块钱一支。”

    价钱还好,帝都总不能和花城那面相提并论。五块钱,在花城能买一大捧。

    郑仁拿了一支玫瑰花,有些紧张。

    生活,还是需要一些仪式感的。只是想起来送花给伊人,郑仁的心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

    苏云则盘算了一下,买了一支玫瑰,还有三支茉莉花。

    “买这么多呢?”郑仁看见女孩雀跃的走了,便询问到。

    “喏,这是你的。”苏云把玫瑰和一支茉莉花塞到常悦手里,拿着茉莉花笑道:“女人多小气啊,看着你家谢伊人有花,眼睛都的红。你说你这个老板当的,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故意来挑拨离间的呢。”

    “……”

    郑仁哪里会想这么多。他无奈的看着苏云,懒得搭理这货。

    “茉莉花的花语是忠贞、清纯、质朴。”苏云笑的有些邪魅,郑仁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他手里还拿着两支茉莉花,应该是刘晓洁和林渊一人一支。

    加上苏云邪魅的笑容,郑仁是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很快,冯旭辉的车也到了。

    刘晓洁、老贺、林渊下来,苏云笑眯眯的把手里的茉莉花送给林渊和刘晓洁。

    女孩子基本都会喜欢花,尤其是春雨连绵,茉莉花上落着几滴雨水,看着娇嫩欲滴,格外的漂亮。

    “谢谢云哥儿。”林渊很开朗的说到。

    “谢谢。”刘晓洁还有些羞涩。

    “嘿嘿。”苏云脸上邪魅的笑容更盛了几分,招呼众人进屋,进了包厢,各自坐下。

    教授没来吃饭,对于诺奖的痴迷,让他已经放弃了所有的业余活动,全情投入。

    看着几个女孩摆弄着茉莉花,苏云瞥了郑仁一眼,道,“老板,有一次有所学校食物中毒,三百多学生被送医院去了。”

    “哦?吃什么中毒的?”一说起来这个,郑仁有了点精神。

    “据说是水管工的锅。”

    “嗯?”

    “后来通报,说是把化粪池的水龙头和自来水水龙头接反了。时间不长,就换了回去。但还是导致……”苏云笑呵呵的说到。

    赶着吃饭说这种屎尿屁的梗,郑仁表示对苏云蔑视。只要不是陈年宿便出现在眼前,一些言语攻击基本无效。

    “对!”林渊甩着马尾,马上接话,“我也遇到过一次。”

    呦呵,还有捧哏的,苏云马上兴致盎然的看着林渊。

    “不过不是化粪池的水管和自来水水管接错,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压力升高,1-7楼的卫生间一层一层的炸。”

    说着,林渊还做了一个相当夸张的手势,“砰砰砰的,像是放烟花。就是味道太难闻了,幸好我还没回宿舍,站在外面看热闹。”

    “里面的同学可惨了,我回想起来都害怕,幸亏那天不在寝室。”林渊笑着说到。

    郑仁想着林渊说的画面,每一层宿舍楼迸发出黄色、带着浓郁味道的喷泉,真的是不忍心看。

    但也没什么了,对于常年站在手术台上掏粪的外科医生来讲,那都是小事。

    常悦皱眉,她把茉莉花拿的近了一点,像是要用茉莉花上的味道冲散这股子恶心人的味儿。

    “话说从前上学的时候,我有一阵子去化工学院跟着旁听。”苏云笑呵呵的把话题给岔开。

    “你去化工学院干什么?”郑仁问到。

    “老板,光学医学是没前途的,再说除了解剖课之外我也没什么好上的不是。”苏云道。

    郑仁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主要是那面的教授想拉我去读他的研究生,他说了,化工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且比医学有意思多了。”苏云微微邪魅一笑。

    “有一天教授给几个师兄师姐布置任务,去化粪池用量杯装一杯已经发酵的大便出来。”

    “这是搞人呢吧。”郑仁皱眉。

    “哪有。”苏云哈哈一笑,“经过提纯,最后剩下10mg左右的白色晶体。那臭的,戴多少层口罩都白扯,要不说浓缩就是精华呢。”

    “然后呢?”

    “后来教授说了,用酒精把晶体稀释,1:1000。”

    郑仁见苏云脸上的笑容更加邪魅,知道戏肉应该来了。

    “稀释后,味道就变了。从根本无法接受的恶臭,变成了茉莉花香水。”苏云笑眯眯的看着常悦,“教授还说,要把自己做出来的茉莉花香水送给自己的恋人,没有的话就送给最好的朋友,说是自己做的。”

    常悦像是触电了一点把茉莉花撇到一边。

    “呃,教授是告诉你们,最美好的事物后面隐藏的可能是很不堪的东西么?”林渊在一瞬间,把苏云的话题给升华了。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