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阵起


本站公告

    陈剎有些蛋疼的睁开眼睛,苦恼的揉了揉眉心。



    他抬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色之上,还有着未曾散去的元神威压余波。



    虽然因为这云洲特殊天气的问题,论起气势,以及摄人程度,比起在九洲之中自己看过的白凝儿以及顾离突破,貌似要稍稍差了一些。



    但是这也有好处,引起的注意力要少一些!



    “自己这算是突破成功了?”



    “应该算是吧?”



    陈剎摸了摸下巴,这几年未曾去管过,下颌已经生出了一层细密的胡须。



    陈剎稍稍感应了一下,神魂力量比起以往强了足足有数十倍。



    单纯以神魂来感应的话,陈剎觉得自己以前能抵挡住元神法相的直接威压,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至于狼灵,他没有去想。



    但是......



    陈剎手中一点紫红色真气凝聚,将在水镜映衬之下的胡须直接刮掉,这才有些无奈的看着托浮而起的真气。



    还是真气。



    在突破神武境的过程之中,灵气潮汐会被吸引而来,与神魂晋升元神一般,体内的真气翻转,同样也会晋升为威力更加强悍且凝聚的真元。



    尽管因为自己体质原因,修炼而来的这真气其实强度已经很夸张了,但是距离那真正的真元威力,对比起当初与天龙岛主柳滕相互碰撞的时候来看,就知道不可同日而语。



    “这可如何是好?”



    陈剎托着下巴,之前白凝儿跟他说起突破神武境的时候,也没有说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啊!



    这还真怪不得白凝儿,事实上,问起诸多积攒了无数念头的大宗师们,神魂方面,以及真气方面,哪个更容易达到临界点,没有一个正常大宗师会说后者。



    虽然说从根本角度上来讲,两者其实都是水磨工夫,需要慢慢积攒打熬。



    但是后者的积攒可要比前者快多了,而且有着捷径可以走。



    陈剎自觉之前自己的真气储量已经足够了,但是实际上是对于旁人来说的。



    暗裔这具躯壳之中,可以容纳的力量,要比寻常想象的应该要多一些。



    故此,在寻常大宗师眼中,已经算是装满的真气,在陈剎这里明显并没有达到一个饱和的程度,无法沟动与元神法相一同降临的灵气潮汐漩涡,自然也就无法将真气转换成为更加高上一层的真元了。



    甚至于连带着元神法相都没有直接转换完成。



    陈剎到底也是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这个层次的,片刻之后,也就想明白了。



    可以说,如今的陈剎正卡在一个抬脚落脚的过程之中。



    寻常的大宗师,都是将自身积攒到了一个极点,生怕这鱼跃龙门的关口,自己这边力度跟不上,推不开这一扇门。



    自己这里可到好,这鱼跃龙门畅通无阻,结果需要的东西忘带了,只能半个身子先停在这龙门之内,半个身子在回去拿。



    不过陈剎也松了一口气,也不用太过担心,到了这一步,只要自己按部就班,自然就能水到渠成,想来跟当初那顾离在沧溟峰上之时差不多,只要火候到了,这些自然都不是问题。



    约莫了一下,按照自己现如今的程度,想要积攒够突破神武境的真气,灵石供应的情况下,只需要数年时间就足够了。



    时间真不算长,但是陈剎真有些不愿意继续等。



    他身形一动,紫红色的光芒一闪而动,这雪峰之上的天池大泽之中,陈剎身形登时从中飞出。



    陈剎手握一柄纤细的巨剑,剑身同样被紫红色覆盖。



    他手中光芒一闪,一样东西便已经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六棱六角,散发着淡淡的白芒。



    自然正是那吞龙噬月阵的阵基。



    当初自己那具已经化为兵刃的虚空分身,之所以能够吞噬掉那妖皇之卵,而没有被直接撑死,反而将其消化掉,其至关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在吞掉那妖皇卵之后,又将那个不知道性命的女子手中的吞龙噬月阵阵基给吃掉了。



    这东西极为玄妙,有这玩意的帮助,才算是能够真的将那妖皇卵给彻底消化掉。



    陈剎托着看了好半天,随后回忆起了催动这阵法的口诀心法,也懒得继续犹豫。



    收获真气的方法,除了那枯燥的按部就班的修炼之外,那数万里之外的人妖战场上,就是自己最好的修炼宝地所在!



    尽管现在还不知道外界是个什么动向,但是陈剎也能够猜到一些。



    他掌中光芒稍稍隆起,想了想后,十道血红色的暗影分身从脚下分离,这样也能预防一些特殊情况的发生,毕竟之前那女子的前车之鉴还在。



    要不是自己及时掌控了虚空分身,说不定那女子都会被直接吞吃掉。



    一股股无形的波动缓缓从手中的阵基之上开始涌动,陈剎心知肚明,这就是那小老鼠栾奕经常念叨的所谓气运之物了。



    以前自己不论是以肉眼观察,还是以神魂感应,都无法发觉,如今神魂已经成为了元神,虽然法相还因为那真元的最后一步,没有彻底凝结,但是也终于能够感应到这种玄之又玄的特殊东西。



    只不过他对于这气运一说,有些嗤之以鼻,原因就在于这小耗子说自己身上没有半点气运所在,按理来说,比起那些寻常江湖武夫都不如,差不多要么是卧病在床,缠绵于病榻的将死之人。要么就应该已经死了。



    因为这,他差点将这话不投机的死耗子给直接油炸了。



    现如今真真切切的感应到这种玩意,着实有些新奇。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研究的时候,陈剎按照那阵法的催动。



    这六棱光柱开始缓缓升空,原本这黑压压,几乎陈剎伸手就能够够到的压顶黑云渐渐的以这阵基所在出现在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陈剎双眼闭合,能够清晰无比的感应到,他元神依附在这阵基之上,蔓延而出的那名为气运的东西,正在缓缓的,与相距数万里的其余阵基相连。



    只要连接在一起,这吞龙噬月阵,便算是真真切切的成了。



    陈剎缓缓提起呼吸,顺着这种感应蔓延,这种感觉极为奇妙,他甚至对于这初成的元神之道,有了一种别样的感悟。



    而远在数万里之外的洪州那边,一个与魏长锋面对面的高大青年陡然在暗室之中睁开双眼,暴涨的亮光几乎将整个黑暗的房间照亮!



    :。: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