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四十七章三天宴


本站公告

    程鸿这是明摆着就是不想和你说话嘛!



    永嘉公主这个气啊,可是还不能发火,人家醉了!怎么着?



    永嘉公主扭曲着脸:“既然长乐驸马不胜酒力,那本宫就不打扰了!”



    “恭送皇姑姑!”



    “盯!”程鸿睁开了一只眼睛:“走了吗?”



    李泰……



    李佑……



    “走了!走了!提前离席了!估计现在都出大殿了!”



    程鸿起身:“咱们刚刚说到哪里了?”



    李泰指着程鸿:“醉遁!本王第一次见到这么敷衍的醉遁!你简直~简直~”



    李泰简直了半天,也没想出形容词来!



    程鸿不以为意:“怎么了?越说越错!不说不错!再说了~我刚刚是醉了!只不过我天赋异禀~醒酒比较快而已!”



    “姐夫,刚刚你喝的那个是我给九弟端的饮料!”李佑在旁边补刀!



    程鸿……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咱们还是聊点儿别的吧!”



    对于程鸿这点,他们是彻底无力吐槽了!



    李佑笑了笑:“今天永嘉姑姑是诸事不顺啊!估计是遭了神谴了!”



    “怎么着?”



    李佑神神秘秘的说:“我跟你们说啊~听说今天白天,收夜香的走到公主府门口,车轱辘掉了一个!整整一车的夜香,全都倒到门前了!



    然后参加宴会嘛,刚一下马车,一个没踩稳,直接扑下来了,也刚巧酂国公正在前面,按理说回身扶一下也就站住了,没想到酂国公躲了!



    躲了还不算,一个没躲好,一屁股就坐下去了,正坐在永嘉公主肩膀上!气的差点儿没当场打起来!



    也挂着她禁足刚刚结束,还不敢那么飞扬跋扈。当初皇爷爷可是亲自下旨好一顿申斥!然后禁足的!现在她哪里还敢发脾气?



    然后到了宴会厅那里,公主什么的现在都是以长乐姐姐为首,不说平常一些吃的玩的,就说女人街那里的会员,基本上都是从长乐姐姐那里给出去的!



    有些会员可是花钱都买不到的!结果永嘉公主过去想压长乐姐姐一头,自然是自讨没趣!



    而且那边还有一个永嘉公主的克星!”



    “谁啊!”



    “九弟,雉奴!”



    ??



    李泰不解了:“雉奴怎么成了克星了?”



    李佑乐了:“九弟这不是刚学说话嘛!说话不清楚,又爱说话!所有人都忙着和长乐姐姐套近乎,只有永嘉姑姑没去!



    所以这九弟纠缠着永嘉姑姑来回跑!想不理吧,九弟就哭!想理吧,这九弟叫法那真叫一个……



    怎么说呢,那叫一个~”



    李佑想了一下没想出怎么形容!李泰问到:“叫姑姑还能怎么着?还能叫出花来啊!”说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李佑道:“九弟叫的和别人不一样!姑姑俩字他根本就发音不准!别人叫是皇姑姑,到他嘴里~呵呵黄狗狗!



    而且超级标准!你能想象九弟满屋子追着永嘉姑姑喊黄狗狗的场景吗?



    刚才估计就是九弟回去以后,永嘉公主待不下去,才跑到这边想看看能不能在这里口头占点儿上风的!



    没想到~姐夫你直接喷了她一脸的鼻涕口水,然后又是一个醉遁!哈哈哈!估计她都快气死了!”



    程鸿……



    李泰……



    程鸿:我真不是故意的啊!永嘉公主那种脂粉味儿程鸿是真受不了啊!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李承乾从大殿溜了过来。



    程鸿诧异了:“你怎么没在那边……”



    李承乾用下巴一指……



    程鸿~好吧,算我没说!



    只见那边现在是群魔乱舞啊!



    李二喝的满脸通红,亲自下场击鼓。自家阿耶和尉迟敬德光着膀子跳舞……



    关键还一大群喊好的,好到哪里了?程鸿还真没看出来!



    李承乾道:“基本上宴会开到现在,也就接近尾声了!趁着父皇他们兴致正浓,孤过来这边凑凑热闹!刚刚说什么呢?”



    李泰笑着把刚才程鸿醉遁的事说了一遍,李承乾愣了一阵:“哈哈哈!可真有你的!这么糟的把戏你都能想出来!忒不要脸!”



    程鸿翻了个白眼:“你要是来强调这个人的,那就大可不必了!”



    李承乾笑够了:“好了!好了!不笑就是了!今天倒是有两件事要问问你!”



    “什么事?”



    “第一个吧~就是秦怀玉那件事!那天孤得空叫他过来一次!虽说驿站看似有些搞头,可是毕竟这是国之重地,需要慎之又慎!



    这次父皇回来,还需父皇拿个主意!我个人倾向,觉得还行!只不过这驿站全都是不入流的官员,怀玉作为翼国公之子,怕是于他爵位不符!



    现在难点就在这里~这是大唐从来没有的官!就和外贸司、银行一样!所以呢,最好还是独立出来,另开一司,由秦怀玉独领!



    再加上这东西和银行以及钢厂密切相关,所以我建议呢~让你为主管!怀玉在你手底下估计所有人都会放心!



    第二件事就是~那个崔愍到底怎么回事?堂堂崔家嫡子怎么要求跑到青州当个别驾?而且还一副非去不可的姿态!



    要是往常我巴不得直接批给他呢,可是他一副这种姿态弄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了。那天听丽质说了一次,听的也是囫囵了一些!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



    程鸿摇了摇头:“青州那里确实是我的主意,这青州要地,不得不找一个可以平稳过渡的人!吴王什么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打完高句丽了,没什么事了!估计早就有书信过来申请回长安了!



    而且弄不好过两天就会来信装病!带死带活的那种。没人跟他玩儿他在什么地方都待不长的!



    再加上他独领一州,估计满朝文武也会有怨言!不是长久之计!崔愍正好那天过来,我这也是内举不避亲!



    崔愍没有太多的花花心思,在青州一地哪怕是长安遥控,他都会一一做到!这样对于青州对于高句丽都是有好处的!所以我就把他诓~推荐给殿下了!”



    (你好像刚刚说漏了)



    李承乾点了点头:“倒是不错!这事等过了宴席以后,就让崔愍立刻上任!”



    ……



    一行人喝了好一阵,反正今天解除了宵禁,喝到什么时候都行……



    程鸿最后把自家阿耶搀上马车,回了卢国公府……



    一路上这街上行人踵踵,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进了卢国公府,崔氏早就等着了,见程咬金喝醉,也见怪不怪,埋怨了两句,扶着程咬金洗浴去了……



    程鸿摇了摇头,直奔小院……



    一连三天!每天程咬金是竖着出去,横着回来!程鸿每天搭上两把小零碎。只不过这两天没有见到李小九口中的黄狗狗,倒是也没有那么败兴!



    倒是柴绍,特意跑过来和程鸿寒暄了一阵,话里话外透漏着对程咬金的感激……



    第四天,所有人不得不收了收心思,因为今天要把所有那天没办完的事情办完~比如被饿了三天的高建武等人该处理了!



    也赶巧了!高建武被扔到了长安令的大牢里,程咬金干的好事!



    可是这里后来大赦天下,里面除了高句丽的这些官员,一人没有了!长安令除了喝醉的老魏,也就寥寥几个人知道这里还有人关着!



    第二天老魏想给他们送饭来着,可是李恽带着武家俩兄弟找来了,说是要谈蚊香的相关事宜!



    结果……



    等第三天老魏过去的时候,高建武都快饿没气儿了!



    老魏好一顿忙活,总算没出人命!高建武这个冤啊!好不容易自己溜须拍马的活到大唐了,差不点没栽在牢头身上!



    好吧刚修养一天不到:“那个高句丽的什么王!明天陛下要带你祭祀,你准备一下……”



    结果,等李二见到高建武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了……



    “高建武,这三天没见,你怎么如此憔悴啊!”李二有些纳闷!



    “陛下,一言难尽啊!”



    李二……



    一言难尽就别说了!一会儿还有不少事要办呢!



    接下来李二主持,先是祭天祷告!然后去太庙献俘,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项,立碑!



    高句丽挖回来的骨灰,在长安城东立了好大一座碑!



    这座碑被铸成刑天模样,后面是葬那些从高句丽拿回来的尸骨埋骨之地!



    整个碑下面是一座祠堂,里面是给英魂上香的地方!



    这是李二早就写信和李承乾商量好的!李二亲自搬起第一个装尸骨的金塔,放到了后面挖好的坑里……



    整整小半天的功夫,才算完事!



    “岂曰无衣……”



    悲凉的歌声响起!



    “魂兮归来!”李二最先喊出了这句话!



    “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



    虽说处处青山埋忠骨!可是狐死首丘,若是能埋在故乡,谁想那处处青山?



    此次这些尸骨算是荣归故里了!没人知道他们叫什么,没人知道他们是哪里的人,他们只有一个名字~炎黄子孙!



    刑天碑上没有诗文,只有盾上写着这些尸骨的来历:“贞观八年春,陛下御驾亲征,迎回前隋尸骨葬于此!……”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