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拾荒者


本站公告

    “雪晶的隐藏点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很深,而且它处在异度空间之中,某些意义上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产物。所以,我们寻找它的方式要与寻找其他的矿物方式截然不同。”在一个宽大的斗篷里,公孙雪萍手里拿着教鞭,对着身前坐在板凳上的几名俄国高级工人传授着知识,而陆平和蛇眼也拿了个板凳,坐在一边打着双人麻将。



    公孙雪萍这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陆平一度怀疑下面这些并没有佩戴智能翻译设备的俄国高级工人们能否听懂:不过看着他们一个个认真的记笔记的样子,又不像是不懂装懂的样子。



    日本麻将和中国的规则还有所不同,什么牌山什么开宝牌,什么无役不能胡牌,就算陆平之前在金狮庄园认真仔细的学会了中国麻将怎么玩,再学日麻也是有点困难——要不是蛇眼只会玩日麻,陆平才懒得学。



    面前的这副麻将是陆平用冰块做的,白色的麻将大小的冰块,再在冰块表面上用有色的功能饮料做出来各种图案,一副麻将就这么做好了。而蛇眼在陆平拍着胸脯多次表示自己绝对不会作弊之后才勉强答应跟陆平搓会麻将。



    “二饼。”蛇眼拍了张一饼出去,睁着眼说瞎话道。



    陆平猛的把牌一推:“你还想骗我?这是一饼!胡了!清一色,对对胡,宝牌……宝牌不知道!”



    “喂喂喂!”公孙雪萍用自己的教鞭使劲的敲打了几下,怒气冲冲的看着那边打二人麻将的两人:“你们要玩滚出去玩!别在这打扰我讲课!”



    不光公孙雪萍,就连那边的几个俄国高级工人也对陆平和蛇眼两人怒目而视。



    “嘿……不就打个麻将么,不打了不打了好吧?”陆平无奈的伸手在麻将上面一拂,这些冰块麻将就都化成液体,成一股水流钻进了陆平脚下的地面。



    “哼!”公孙雪萍冷哼一声,转身过去继续面对着工人们讲课:“例如我已经能够确认在x12这个位置有雪晶的存在了,我们要怎么计算它的具体位置呢?首先先计算出这里的经纬度,这里是北纬‘4881‘东经‘582‘,那我们仔细计算它的位置,便要先考虑到这个位置所带来的异度空间变量差为173698,然后我们再去观察……”



    听着公孙雪萍在上面讲的那些高深到几乎完全听不懂的东西,陆平苦恼的挠了挠头:这也不让那也不让,还必须要保证这个帐篷内所有人的人身安全……哎,熬着吧。



    一名俄国工人高举起了他的右手,就像是一个学生一样向公孙雪萍提出了疑问——其实说他们这些近四十岁的人是学生也完全没错。



    “你有问题?问。”公孙雪萍也看到了高举着手的俄国工人,教鞭敲了一下黑板,对着他这么说道。



    “女士,咱想问一下,”这名俄国工人站了起来,一张嘴就是带着一股子东北大碴子味的普通话:“咱寻思昂,那异度空间的具体地标确认在太阳光直射下的地点偏差和夜晚仅月光的地点偏差,如果高于了2357您不用重新确认经纬度影响么?”



    这一口口音让陆平看向他的眼神相当的惊异,而后陆平又看了看其他几名俄国工人:现在东北话……不,现在普通话果然已经成为了公用语言之一了,这么长时间他见过不会几句普通话的外国人就没几个。



    “你这个问题问的很精确,很有意义。”公孙雪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在这块触摸式光子黑板上用手指写了起来:“你看,按照异度位置学定义,所有的变量如果超过了12就可以以一个新的经纬度来重新计算位置,甚至可以设置虚拟经纬度来作为导向标,但现在我们再看一下光学直射地点偏差中……”



    又是一大通的长篇大论,听得陆平是昏昏欲睡。



    下一刻,陆平突然将眼睛睁大了。



    虽然很轻微,但是陆平依然感觉到了有人在攻击外面的冰层。



    陆平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一旁的蛇眼打了个手势示意让他继续在这里驻守,在得到了蛇眼确认的点头后快步向帐篷外面走了出去。



    “外面什么情况?”陆平轻轻按了一下耳侧乔德森配发的耳麦,介入了频道,在频道里询问道。



    “事情有点难处理,我的建议是全部击毙,但是乔德森驳回了我的申请。”黑百合在作战通讯里冷冷的说到。



    而此时,陆平也看到了外面是什么情况:一行大约十多名普遍是成年人的、裹着厚实但有些脏污、皱起的衣物的俄国人,正拿着镐子用力的敲击着冰层——然而这连冰层的冰屑都很难敲击下来。



    “呸,让我来。”冰层外,一名拿着热能散射枪的大胡子俄国男子吐了口唾沫,把手里的热能散射枪对准了冰层。



    “砰!”



    站在高台上的黑百合还是忍不住开枪了,一发能量子弹从这名大胡子的额头正中射进去,从他的后脑勺钻了出来,同样被带出的还有红白混杂的液体。



    大胡子的阵亡并没有让在外面的这群俄国人畏惧后退,他们反而更疯狂的开始用冰镐敲击冰层,一个也就是青少年的男孩从大胡子的尸体手里扒出了热能散射枪,对着冰层就是一枪,然而热能散射枪也没有对着结实的冰层造成什么有效的损伤,顶多是滴下来了几滴冰水。



    “凯瑞甘!”乔德森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充满了愤怒的感觉:“不是说不允许开枪吗?为什么要射杀这些拾荒者?”



    “乔德森,”黑百合站在冰造的穹顶高台上,冷冷的开口回应道:“我们的任务是保护这处资源地的安全,而刚刚那名拾荒者的行为让我觉得他可能对营地造成损害,所以我射杀了他、合情合理。”



    短暂的沉默过后,陆平看到了另一边帐篷里钻出来的,脸部充血的乔德森。



    “好吧,你做的没错。”乔德森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竟然在守望先锋



    我竟然在守望先锋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