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高攻杀版羽刃风暴(求首订)


本站公告

    摩天大楼迅速成型,将林泽所处的能量方块完全笼罩,扩散至边缘时,能量方块表面忽然间荡出一股轻微的能量。

    这股能量作用下,摩天大楼终止了蔓延,但是仍旧将战圈内数百平方米的范围完全占据!

    摩天大楼降临的瞬间,近乎是瞬间将观众席的所有目光完全吸引过来,哪怕那些之前没有特地观看林泽战圈的观众,却也无法忽视这突如其来降临的场地特殊卡!

    别说观众席,就是半空中的秦涵都是目光略显错愕的看着摩天大楼构成的场地。

    领导席的几位高层也是微怔了片刻,然后左右相互讨论起来。

    他们相对来说还算淡定,悬浮合金台上的一众守擂者却有些不淡定了。

    我靠?

    没看错吧?

    场地特殊卡?闹着玩呢?!

    一个淡水的新生,哪里来的御魔力驱动场地特殊卡?总不可能是始源卡牌吧?

    不现实啊!

    根据历史记载,根本就没有这种先例啊!

    如果不是始源卡牌,那还剩下什么可能?

    场地特殊卡,那至少都是黑底级别的!而且其消耗通常要大于一张顶级的黑底卡牌!

    要说他们这些新生,发动一张普通黑卡、又或是中层次黑卡,还算正常。

    毕竟发动中低层次黑卡所需要的消耗,并没有超过某个限度。

    他们这些新生,就算不如发挥出这种黑卡的真正力量,但只是发动则没有问题。

    可这种场地特殊卡,那可是更盛顶级黑卡的御魔力消耗!

    别说他们,就是换了氪金氪到底的御卡师来,想发动也不现实。

    可他们越是知道这点,越搞不懂眼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应该和异常卡牌有关……”

    留意到林泽发动卡牌时情景的高原低声说道。

    异常卡牌?

    听到这话,其余几人也是微愣,异常卡牌又怎么样,这类的卡牌也不会降低御魔力消耗啊,难不成异常卡牌中有消耗格外低的场地特殊卡?

    这样想,还有些可能。

    几人没再继续想下去,因为眼下,战斗已经打响了!

    合金擂台,林泽所处的战圈内。

    众多高楼建筑群间空出来的一条大道上,羽翼侠浮现于林泽的身前。

    林泽对面,一个身躯状若岩石,四肢却是齿轮状的身影正站在那位平川攻擂者的身前。

    那正是平川攻擂者的始源卡牌。

    不过,这位攻擂者此时眼里正露出明显的惊疑不定,这忽然间的场景变化,让他如坠梦河。

    “场,场地特殊卡?”

    嘴里发出完全不敢肯定的声音,平川攻擂者攻擂的心都莫名消退了大半。

    场地特殊卡的威力没有哪个御卡师会不清楚,不过林泽也并没有给他多少缓冲调整的时间。

    接连发动摩天大楼和羽翼侠,林泽体内的御魔力已经不足一成,光靠这一成的御魔力,至多只能维持三分钟左右的羽翼侠。

    不过能有这样的维持效率,对于林泽来说其实已经足够了。

    至于这样大批量的御魔力消耗,身在能量方块内,战后就能够得到完全的补充,不耗白不耗。

    夜色之下,仅剩满月的冷光,身在这个英雄所处的舞台,羽翼侠的气势与平时截然不同。

    内敛而充满能量的气息无形的酝酿着,这样的气息凝聚到某个时刻,羽翼侠身形闪动,瞬间冲向平川攻擂者身前的岩石齿轮!

    面对羽翼侠发动的主动攻击,平川御卡者也是回过神来,没有再多想,而是驱使着自己的卡牌迎击上前!

    岩石齿轮的攻杀力和固守力都达到了1500点,堪称攻守兼备,这也是他最为仰赖的始源卡牌。

    更何况,岩石齿轮因为附带着岩石族特性,天然就能吸收15%的物理伤害,这使得它变得更加耐揍。

    砰!

    相互冲击的羽翼侠悍然挥拳,猛烈地击中岩石齿轮交叉在一起,形同盾牌的双臂上!

    咔嚓。

    破碎的声音响起,岩石齿轮交叉的双臂所组成的防御,仅仅在一个照面间,就处于破碎的边缘。

    羽翼侠毫不客气的再度挥拳,短促间,就是接连挥出三拳,拳拳重击。

    岩石齿轮明显有些承受不住这种猛烈的进攻,在摩天大楼的作用下,羽翼侠的攻杀力直接拔高到1900点!

    砰!

    伴随着羽翼侠又一拳击出,岩石齿轮用来格挡的一只手臂当场破碎。

    平川攻擂者预感到了不妙,御魔力驱动,黑底卡牌闪烁!

    一名戴着忍者面罩,双手持着锋利苦无的身影闪现而出,这道身影的动作相当灵巧,被发动的瞬间,就已经从侧面奔向羽翼侠!

    这是打算分散羽翼侠的注意力,从而寻求胜机!

    不得不说,这位平川攻擂者表现的很冷静,知道发动场地特殊卡后的林泽,御魔力消耗方面一定不低。

    支撑这样的场地特殊卡,他撑不了多久,只要能耗死他就有机会翻转战局!

    但是,他所能够想到的,林泽自己又怎么可能不知晓。

    “1900点攻杀力的羽刃风暴,听起来似乎很不错。”

    林泽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羽刃风暴这项绝招,那是分威力高低的。

    近乎零消耗版本的,羽翼侠同样能释放。

    而只要攻杀力足够高,哪怕是林泽不去额外注入多少御魔力,羽刃风暴能够产生的威力同样惊人!

    眼看着那张黑底忍者卡牌逼近过来,林泽驱动御魔力,羽翼侠颤动双翼,往后拉出一截距离,双翼合拢。

    紧接着,羽翼侠合拢的双翼再度伸展开来!

    漫天的羽刃瞬间成型,十多片羽刃在近距离之下,将刚被发动的那张黑底忍者卡牌原地摧毁。

    忍者卡牌手中的苦无还来不及挥出,就已经彻头彻尾的消失。

    剩余的羽刃依旧席卷,看似皮糙肉厚的岩石齿轮身上顿时被切割出十数道明显的痕迹。

    砰!

    不堪负重的岩石齿轮当场破碎!

    这是什么怪物破坏力?

    宣告攻擂失败的同时,那位平川攻擂者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直到摩天大楼被林泽解除那一刻,平川攻擂者才如梦方醒,意识到自己败了,败得很彻底。

    平川攻擂者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容我收回刚才的话以及少许的质疑,你很强,淡水守擂者的实力,我领教到了。”

    说完,不等林泽回答什么,平川攻擂者就带着些许沮丧离开擂台。

    “自信心这就受挫了?不应该啊,败给淡水的守擂者有什么丢人的,

    就像正林那个攻擂者,输给大脸高也没什么,顶多就是心理上有点过不去,毕竟输给了一个比自己丑很多倍的人。”

    悬浮合金块上,胡一凡撇了撇嘴,大大咧咧的评价道。

    话音刚落,一只厚重而有力的大手落在他的肩膀上,可能不怀什么好意……

    x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