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弱小


本站公告

    岩刺霸王龙的特殊效果,每次发动攻击未能造成伤害,自身的攻杀力、固守力就会上升100点,因为恐龙进化药的缘故,这个效果将会变为200点。



    刚才的短暂战斗期间,岩刺霸王龙已经因为这项强大的特殊效果汲取到超过1000点的攻守。



    恐龙进化药经过的调和后,其潜藏的效果就此爆发,这才是这张卡牌真正强力的地方!



    岩刺霸王龙的不断增强,加泽特尽管没办法从气息上感受,但却在战斗中逐步体会到这一变化。



    加泽特可不是毫无战斗智商的蠢蛋,他立刻意识到些什么,看着那些再度朝自己袭来的尖刺,他开始选择以闪避的方式,主动让开那些岩刺。



    他的做法的确很聪明,岩刺霸王龙的效果只有在切实的命中敌人后才能生效,加泽特主动避让的情况下,那些岩刺纷纷落空,自然无法发挥出效果。



    岩刺尽数落空,却也顺利的限制了加泽特的动向,他没办法轻松自如的越过岩刺霸王龙靠近潘太平。



    岩刺霸王龙的身躯过于庞大,占据着视野优势,轻易就能锁定住加泽特的位置。



    但眼下,加泽特的目标已经是转移到岩刺霸王龙身上,黑紫色电芒闪过,他竟是原地跃起,一举出现在与岩刺霸王龙的视线齐平的位置,细长的指骨并曲,两手斜面平行于自己的肩头位置,双手在霎时间猛然撕出!



    做出这个动作的瞬间,加泽特的身形似乎经过一层急速的推进,出现在岩刺霸王龙的视线近前,两爪眼看就要抓瞎它的眼眸。



    但就在加泽特出手的同时,岩刺霸王龙身后的倒刺忽然大幅度加长,并掉头绕过头部,及时组成一面由大量倒刺形成的铠甲。



    咔咔!



    坚固的铠甲开裂,延长部分的倒刺与主体脱离,却是顺利的挡下加泽特的进攻,殷红的血迹从他那暗红色的指骨中滴落,倒刺在破碎的同时也有给他造成一定的伤害。



    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因为加泽特的攻势受阻,形成滞空状态的他无疑是在此刻暴露出一个极大的破绽。



    岩刺霸王龙张开大嘴,眼看就要咬断加泽特脆弱的脖颈,但加泽特再度选择爆体,振动波扩散,延缓了些许岩刺霸王龙的咬合。



    但在这瞬间,潘太平身前,一张黑底卡牌闪烁,一双凶暴的恐龙族眼眸在天空中幻化,分明不可能因此畏惧的加泽特,却仍旧是出现片刻的失神。



    特殊陷阱卡,这张卡的效果是,锁定一个目标,该目标在五秒钟内陷入不可攻击、不可防守的战栗状态。



    作为暗源体,对于这类卡牌加泽特的抗性足够高,但依旧没有到无视的程度,他只是出现了片刻的战栗,不,应该说是精神上的恍惚。



    但抓住这瞬间,此前受阻的岩刺霸王龙猛地一口咬在加泽特的腰间,那坚韧的骨骼在这股巨大的咬合力面前仍旧有些捉襟见肘。



    咔嚓。



    骨骼脆裂的声音响起,回过神来的加泽特意识到自己处于一个极其不妙的处境,尝试着想要再度爆体,但骨骼就要绷断的他根本没办法那么做。



    滋滋。



    加泽特浑身散发出强烈的黑紫色电芒,他打算引爆自身一部分的核心暗源能量求得脱困。



    然而,这种大好的优势之下,潘太平又怎么会轻易让他得逞?



    一连三张黑底卡牌早已在潘太平身前翻转,三张卡牌无一例外,清一色的特殊陷阱卡。



    特殊陷阱卡能够起到的效果往往就是限制与破坏亦或是负面效果的施加,而这三张卡牌,正是具备这类能力的存在。



    方才决定引爆一部分核心暗源能量的加泽特忽然察觉到身体的状况不对,神色大变之下,正打算加速引爆体内更多的核心暗源能量,但那决定却是为时已晚。



    一分钟后,已经咀嚼半天的岩刺霸王龙将嘴里的大片骨骼吞咽下肚,黑紫色的气息顺着他的嘴角处飘散。



    整个过程并不算漫长,但却显得异常惊悚,尤其是那最初咀嚼阶段时,岩刺霸王龙口腔中传出的阵阵惨叫声。



    这个过程中,暗源祖界绝对是有时间叫停,并成功救下加泽特的性命,那样做的代价则是使得华国代表方在胜利的基础上增添一分。



    显然,人性与胜负之间,暗源祖界选择了后者。



    “那些家伙……”



    李向宇心中涌现出一阵寒意,加泽特生命垂危之际,暗源祖界那些人的表情始终如常,甚至还能隐约听到不少笑声。



    笑声不是源自那些皇者,而是那大团黑紫色雾气中潜身的暗源祖界参战者,他们对于几位皇者的选择似乎并不见怪。



    李向宇很想质问他们一句,难道你们就不担心在之后的战斗中受到同等待遇?还是说你们的内心已经完全扭曲掉了?!



    “下一位。”



    潘太平的声音忽然响起,刚才的战斗,他的损耗可以说是忽略不计,无疑是为华国赢得了一次万分漂亮的开门红。



    只不过,他的续战声明中明显带有一丝不满,事实上也是如此,潘太平对于刚才的战斗很不满意。



    实在太弱,那个叫做合成魔兽加泽特的家伙,甚至没能逼出他的底牌,就已经如此轻易的战败。



    尤其是结合对方赛前的张狂叫嚣,更是让潘太平失望透顶,期望与表现完全不成正比。



    然而,暗源祖界这边却没有参战者再度上前,但显然不是因为害怕。



    “继续。”



    这时,李子翔简单的吐出两个字,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暗源祖界那团掩盖着参战者的黑紫色大雾中,这才有一道身影走出。



    他们这些参战选手并没有自主决定权,唯有拟定赌约的双方高层才有相关话语权。



    嘀嗒,嘀嗒。



    地面隐约发出轻微的颤动声,紧接着是某种粘稠的液体不断滴落的声音,潘太平的目光落在前方的地面,那种粘稠的深红色液体,似乎是一种特殊的岩浆。



    “你好啊,我的对手。”



    略微憨厚的打招呼声响起,一道身影的全貌从黑紫色雾气中显露,看到那道身影的瞬间,潘太平的瞳孔骤然收缩。



    。



    。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