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君临顶点的宝具


本站公告

    冬季的天色,很早就会暗下来,这一会儿,天空之上已经布满了繁星。

    比起中央城市,只能算作中小型城市的冬木,星空夜景虽不如山野中看到的那么清晰,也是罕见的美景。

    甚至于,世界仿佛意识到了即将要降临的危险,难得的没有吝啬,将云层全部拨开,见得美丽的星辰长河。

    然而,卫宫宅的屋顶上,面对这如梦似幻的景色,白华却提不去任何欣赏的念头。

    或许,他本就不是登高赏月的风雅之士吧。

    眼前的美景,也只能浪费了。

    下一刻,随着一阵魔力波动,少女娇小的身影,静悄悄的出现在白华左侧。

    能做到这一点,也只有【转移】魔术了。

    “既然受了伤,就好好休养啊,不要随便的使用魔术。”

    “先责问我,竟然来这一套吗?真是狡猾呢···”伊莉雅嘟囔了一声,旋即便笑了起来:“丢下御主一个人来独占这么漂亮的景色,就算是我,也是会生气的哦~!”

    虽然这么说着,但伊莉雅却没有表现出丝毫气恼的模样,反而亲呢的环住了白华的胳膊在一边坐下。

    “御主。”

    “单独相处的时候,要叫我的名字!”

    “伊莉雅······”

    注视着依靠在自己身上的少女,白华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他张嘴似乎说一些什么,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怎么了,白华,你不是说,我们的关系会像以前那样吗?如果是从前的话,无论是战略,还是嘱咐,都会毫无顾忌的说给我听的哦。”

    头也不抬的,伊莉雅蓦然说道。

    一如往常般清脆空灵的声音,听不出丁点情绪。

    不知少女是在失落,还是在赌气,或是撒娇?

    不,就算表现更明显一点,白华也听不出来吧。

    “不打算说给我听吗,你的计划?”

    “我······”

    伊莉雅抬起头,用着肯定的口吻道:“其实不说,我也知道哦,是【对文明宝具——神剑·天照】对吧?”

    没错,对文明宝具。

    神剑·天照,等级Ex,无可争议的强大,但种类却有两个——对神/对文明

    ‘对神’很简单,便是针对神灵,拥有对其克制效果的宝具。

    其等级达到无法预测的Ex,可见其威能。

    一个宝具拥有两个种类划分,换而言之,有两种用法,分别能发挥出不同的效果。

    但窥视过白华记忆的伊莉雅却知道,【神剑·天照】的特殊性,就算相比较其余两件一同诞生的神器,也是有着本质区别,只要了解其真相,便会惊叹其不可思议的奇迹。

    如果说宝具本身就是奇迹的一种,神玉和神盾更是这奇迹中的顶端,那么神剑,便是奇迹中的奇迹。

    因为,用宝具的算法,【神剑·天照】是货真价实的,同体双生的宝具。

    或者说,所谓的‘对神’,本就是持续发动的封印,‘对文明’才是神剑的正体。

    “我在梦里···不,是白华的记忆中,看到了,神剑的威能绝对不输给任何宝具,甚至连神灵都只能在神剑面前颤抖,因为那本身就是一位活着的神王——神性的烈阳。”

    就是这样。

    神剑,其实是这样划分的,‘神’与‘剑’,两个组合起来的武器。

    ‘剑’乃剑形,是为Ex等级的对神宝具,效果是封神。

    ‘神’则是填充物,被封印在剑形中的神灵。

    两者组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神剑·天照】。

    “‘白日降世,大地烧却,汪洋枯竭,万象焚尽。’这是白华的世界,称赞勇者诗歌开头的一段吧?”

    伊莉雅笑吟吟的这么说着,似乎在因为‘自己从者的宝具,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最强’这件事,而兴奋。

    深吸了口气,白华点头承认下来。

    这本身不是必须隐瞒的事情,白华迟疑,也并非全是因为神剑的威能。

    而是···

    “御主,你的身体,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对吗?”

    伊莉雅亦是点头,同样不会隐瞒。

    “身为人造人出生的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如果这样放着不管的话,一年,或许不到一年就会生命枯竭吧,唔~心脏被取走一次,就算现在再生了,寿命也的确被缩短到至少一半。”

    实际上,再生的心脏,与伊莉雅的身体并不匹配,寿命减少一半这个猜测,还只是最好的情况。

    也就是说,放任不管的吧,伊莉雅剩余的时间,就只有几个月便会迎来终结。

    “其实御主也想要活下去的吧,像普通人一样,无拘无束的,自由的活下去。”白华用叹息的语气说道。

    然而这一次,伊莉雅没有立即点头,身躯一颤,缩成了一团。

    少女沉默了,没有回答,或是不敢回答。

    点头承认的话,会动摇自己的内心吧,到时候就不能坦然迎接死亡了不是么?

    可白华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所以,我想帮你完成,这份活下去的心愿。”

    听到这话,伊莉雅顿时直勾勾的盯着白华,愣了近一分钟后,突然笑出了声。

    “哈哈,白华真是的,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的哟~,万一我当真的了怎么办?”

    ‘如果真的对此抱有期待,到时候白华做不到,人家会很苦恼的。’这样的话,伊莉雅没有说出,因为一旦说出来,就不能将白华的话当做玩笑,一笑而泯了。

    这是一种害怕失望,所以从一开始就将希望抛弃无视,说逃避也不为过的懦弱举动。

    可仔细想想的话······

    少女究竟多少次的抱有希望,然后失望,到最后的绝望,才会沦落到如今连希望都不敢正视的地步了呢?

    白华自然理解不了伊莉雅的想法,更是体会不到如此深意。

    但意外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生,一直被白华视作废材的救赎系统,突然给予了帮助,将这些想法,乃至少女内心更深层次的活动分析了出来,全部告知。

    一个连生命个体残存寿命都推算不出的系统,几时进化到能读心了?

    这不是系统能有的能力,恐怕,是哪位唯一神吧。

    还来不及感激唯一神的帮助,白华的内心便被一阵难以言喻的伤感与怜惜所充斥。

    没有任何征兆的,在伊莉雅满脸惊愕的表情中,白华一把反手抱过,将其紧紧搂在怀中。

    如同伊莉雅能在梦境中窥探白华的记忆一般,白华也能顺着契约的联系,反过来窥探伊莉雅的记忆。

    那并非什么愉快的记忆。

    或者说,从一开始少女和父母一起生活的平平淡淡,到了之后,完全就是接受魔术改造,如同人偶一般任人摆布,日复一日,直至白华降临才结束的地狱。

    “伊莉雅,只要你想,我其实可以······”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