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酒疯


本站公告

    “哼,你在瞧不起谁啊,别说是红酒了,就算是仙酒我都喝过。”

    “喔。”李剑轻捧起高脚杯,抬起了头。

    连城剑看到这,先是一愣,心想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紧接着,他便听到了炅灵着急的喊声“李剑轻,你干嘛啊!哪有你这样喝酒的?!”

    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骂道:“卧槽!你一口喝那么多干嘛啊!你以为是喝水啊!”

    “啊??”她有些懵的放下酒杯,这样喝有问题吗?

    “哈哈哈!”看到她这样,克雷雅等人已经笑了起来,因为很萌很可爱。

    但炅灵解释说:“李剑轻,你是第一次喝酒,在不清楚自己酒量的情况下,别这么喝啊!”

    “哪该怎么喝?”

    炅灵示范了一下然后才说:“就像我这样说,慢慢喝,红酒不像白酒,最好慢慢品。我问你,你刚才这么一口下去,尝到了什么?”

    李剑轻回想了一下,说:“好像有点酸酸的感觉,然后……像是喝果汁,嗯,对,有点像是果汁的味道,但是口感又不一样,哦对了,有股香味诶?”

    “嗯,那是酒香。”炅灵这话刚说出口,就发现李剑轻的脸色开始变了起来,通红的。

    这显然是后劲来了,估计李剑轻马上就要进入意识模糊的状态了……

    脸变红了,李剑轻显然也发现了,于是摸了摸脸颊:“啊咧?我的脸怎么那么烫呀?”

    炅灵:“因为你喝酒了啊……”

    “喝酒?我什么时候喝酒啦?”李剑轻的反应让人只觉危险,这、这是已经开始迷糊了吗??

    “啊,好热啊……好渴啊……”李剑轻难受极了似的说,然后撩起衣服,好像打算脱掉衣服。

    炅灵见此忙上前阻止说:“李剑轻!你干嘛啊!”

    “啊?热啊!”她有些晕乎乎的说,显然是刚才喝得酒彻底来劲儿了。

    炅灵抓着她的衣服,不让她脱,然后急道:“李剑轻,你别脱衣服,这还有男生呢!”

    李剑轻难受得开始挣扎了起来,就如同熊孩子发脾气似的踢了踢脚,然后任性地喊道:“我不管!我热嘛!快!帮我脱衣服,我要洗澡!”

    炅灵只觉头皮发麻,我的妈呀,我就不该让你喝酒。

    主要是她没想到李剑轻这么莽,喝了那么一大口。

    就在这时,李剑轻趁她不注意,再次拿起了酒杯,将剩下的红酒喝光了。

    “……”炅灵傻眼了。

    克雷雅那边已经停下了动作,看着李剑轻。

    这么猛?

    “哈哈哈!好喝!再来一瓶!”这一杯下去后,李剑轻彻底“疯了”,整张脸的表情已经不正常了。

    随后,只见李剑轻脑袋一摇一晃的,然后拔出了连城剑。

    众人一见,惊了,这是要干什么?发酒疯砍人?!

    然而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只见她将连城剑放在桌上,然后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呐,连城,来,吃东西……我喂你吃东西……”

    “你变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吧?来,我喂你,嘻嘻嘻——”

    “你可要好好感谢主人哦,我一点都没有亏待你!”

    连城剑:“……”

    随后,只见她用筷子疯狂去戳连城剑的剑格,并且问:“诶?来嘛!你怎么不张开嘴巴啊!”

    “说!你是不是害羞啦!还是生气啦!”

    “好呀,你居然敢生我的气,我不理你啦!”她丢掉筷子,然后趴在了桌上,压着连城剑。

    房间里的其他人都以为她消停了,正准备松一口气,谁知居然听到了抽泣声。

    “呜呜呜……呐,连城……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啊……你不要不理我啊……你不跟我说话我好难受啊……”

    “呜啊——”李剑轻恼怒地开始捶起桌子,将不少餐具抖在了地上。

    见动静越来越大,克雷雅流出一滴汗说:“要不……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炅灵等人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李剑轻这种状态,他们实在是难以继续下去。

    她要是喝白酒直接醉倒了还好,偏偏是这红酒,虽然酒精度数不高,但后劲还是蛮大的。

    所以说李剑轻现在的状态算是大醉,会说些乱七八糟平时不敢说的话。

    “啊!连城!连城!你在哪里啊!为什么还不说话!你是不是死了!”

    李剑轻喊到这,忽然抬起头了,已是泪流满面,一颗又一颗豆大的珍珠眼泪滴落,看得让人心碎不已。

    克雷雅不由得说:“奇了怪了,她到底在喊谁啊?连城,谁啊?”

    炅灵想了想说:“这好像是她那把剑的名字。”

    “这我知道,但是她怎么像是在喊一个人的样子啊?难道她平时都是靠跟自己的剑说话来排解寂寞吗?”

    “呃……”炅灵愣了愣,没有说话。

    这时的李剑轻已经开始在擦止不住的眼泪,弄得手心、手背、手腕全是湿润。这是小孩子典型的擦眼泪的方式,更让人觉得心疼了。

    一边擦眼泪她还一边哽咽地说:“爸爸,我好想见你啊!你不要我了,连城也不要我了,你知不知道!没有人再陪着我了,我好孤独啊……”

    “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妈妈宠爱啊!我却要羡慕别人啊!”

    ……

    回去的路上,第三组的人一致通过了一件事情,那就以后绝不能再让李剑轻碰有酒精度数的东西了。

    一杯就能见效,太恐怖了。

    最后是由炅灵将其送回桃花园的,抱着李剑轻这样的“等身手办”,这对于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儿。

    回到桃花园的时候,李剑轻已经睡着了,田美对于她喝醉了的事情感到非常意外,问了一下原因才释然。

    她好奇地问了一句:“轻轻没发酒疯吧?”

    炅灵回想起刚才的事情,不由得一阵后怕,说:“她除了很理智的没有拿剑乱砍以外,其他的表现都很疯……”

    田美微微一笑:“哦?是么,那肯定很有趣。”

    炅灵可不想这么认为,有些无奈地应道:“那你照顾好她,我先回去了。”

    “嗯,好的,路上小心。”

    炅灵离开后,田美便将李剑轻抱进了浴室,然后叫田甜和任白雪一起为她擦洗身子。

    田甜帮忙的时候还有些不满地喊道:“姐,你这对她也太好了吧,你都没这么对过我!”

    “行了行了,你跟小萝莉计较什么啊,她就一小孩子,我们的妹妹。”

    “哼,她才不是我妹妹呢……”她一顿,然后说:“姐,香皂给我一下。”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