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大坏蛋


本站公告

    太极宫。

    皇帝叶羽柷闭着眼睛靠在龙榻上,任由身边的几个宫男给自己揉肩捶腿。

    龙榻之下不远处,三皇女叶倾雨跪在地上,小脸满是故作可怜兮兮的讨好。而在叶倾雨的两侧,则分别坐着大皇女叶倾寒,以及二皇女叶倾雪。

    皇帝自从在七天前由于压力太大而突然昏倒之后,身子骨就虚弱的很,而且这几天胃口还很不好,吃不下多少东西,现在整个人还没恢复多少元气,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恢复了一丝气力,皇帝睁开双眼,挥退了几个宫男,视线直射叶倾雨,轻声道:“雨儿,你可知错了?”

    叶倾雨都跪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这会儿腿都麻了,连连点头道:“母皇,女儿知错了,知错了,女儿再也不敢了,还请母皇饶了女儿吧。”

    叶倾雪看了看求饶的妹妹,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母皇,三妹她虽然擅自带着白子玉出城,但是,但是那时候也是迫不得已,最后白子玉确实是能够救活难民们,所以女儿斗胆向母皇建议不要太责怪三妹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皇帝已经通过大皇女知道了大概。

    没有给叶倾寒开口帮叶倾雨求情的机会,皇帝说道:“雪儿你说的也合理,白子玉确实能够医治天花病,这是功,得奖,不过你三妹擅自带白子玉出城是过,得罚,这两者……”

    未等皇帝说完话,跪在地上自以为能够逃脱处罚了的叶倾雨插嘴道:“是啊是啊,母皇还有二姐说的都对,我这一功一过,算是两相抵消了,所以母皇你不必奖赏女儿我,也不要罚我。”

    叶倾雨一边说话,一边用小手揉着自己的两个膝盖,完全没有把自己母皇的威严放在眼里。

    皇帝将叶倾雨的动作都看在眼里了,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小女儿性格顽劣,但是她可不会当做没看到,沉声道:“朕话还没说完呢,你就敢乱动了?还不给朕跪好!”

    叶倾雨浑身一激灵,连忙老老实实跪好,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意。

    瞧见叶倾雨这副模样,皇帝暗自叹了一口气,说道:“雨儿你都十四岁了还没个正形,没大没小的,你要是和你大姐二姐一样不用朕太操心就好了。”

    正处在叛逆期的叶倾雨很想怼回去,但是眼前的人可是她母皇,所以她只能咧着嘴笑,不敢多言。

    挥了挥手,皇帝无奈说道:“罢了罢了,你下去吧。”

    叶倾雨一听,脸上的笑意更浓,说道:“女儿谢过母皇,祝母皇身体早日安康,那女儿先告退了。”

    等叶倾雨离开之后,皇帝摇了摇头,苦笑道:“雨儿这孩子就是长不大。”

    听到皇帝的话,叶倾寒浅笑道:“母皇,三妹她还小,长不大也是正常,你对她不用太严格了。”

    十四岁可不小了,不过皇帝却说道:“不提雨儿了,寒儿与母皇一齐听听雪儿继续细说难民营里面的情况吧。”

    叶倾雪稍微回忆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慢慢说与皇帝和叶倾寒听。

    时间一点点过去,叶倾雪终于把整个过程说完。她接过一个宫男递来的茶水,小口且优雅地喝了起来。

    皇帝思索着方才叶倾雪说过的事情,等叶倾雪解渴后,疑惑道:“雪儿,你说一开始的时候病母牛数量不够,然后云郎君让你们把完好的母牛也带去难民营,最终所有母牛都生病了,这又是为何?”

    叶倾雪的脑海里闪过那天的画面,说道:“母皇,那白子玉他命人从原先的几只病母牛中获得脓液,然后将这些脓液混杂在饲料里喂给那些完好的母牛吃,没成想那些母牛吃了这些饲料之后没多久就相继病倒,女儿听那白子玉的解释,他说这是什么牛痘病毒感染给了其它母牛,所以我们才会在短时间内拥有了几千头病母牛,才能按照白子玉的方法救治所有难民。”

    牛痘病毒,这是一个很陌生的词,皇帝和叶倾寒都不懂,但是她们能够听明白感染的意思。

    原本应该是一场可能会将大周朝引向毁灭的天灾,却在短短一周内被白子玉找到了医治的方法,皇帝心中甚是佩服,说道:“云郎君当真是厉害,这瘟疫自古以来就没有人能够解决,他现在找到了方法,担得起神医这个称号。”

    叶倾雪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从袖口里摸出一张纸,双手前递纸张,说道:“母皇,这是白子玉亲自写的药方还有整个医治过程,还请母皇过目。”

    在皇帝的示意下,一个宫男快步靠近叶倾雪,将纸张传给了皇帝。

    皇帝一接过纸张,就看到了上面那不同于大周朝任何一种字体的文字。

    没有细看内容,皇帝惊呼道:“雪儿,这,这是白子玉亲自写的?”

    叶倾雪早就料到皇帝的表情,肯定道:“是的母皇,女儿亲自看到白子玉手写的。”

    皇帝不疑有它,越看纸上的内容,心中越是震惊,最后更是下意识说道:“人才啊,大人才啊。”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出心里话,皇帝转口道:“可惜,可惜是男儿之身,可惜了。”

    视线对上一脸疑惑的叶倾寒,皇帝将纸张递给了叶倾寒,然后偏头对叶倾雪说道:“雪儿,你说这白子玉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朕要怎么赏赐他比较好?”

    叶倾雪略微想了想,说道:“母皇,白子玉他是男儿之身,封他为官不妥,而且他还是大将军的郎君,所以封官这个赏赐是不行的,既然封官不行,那么女儿倒是觉得不如赏赐他一些宫里的奇珍异物比较好,毕竟男人都喜欢这些。”

    目光离开纸上的文字,叶倾寒敛去脸上的震惊,说道:“不妥,白子玉这一次立的功劳太大,可以说是让天下所有人都摆脱了天花病的死亡威胁,母皇要是只赏赐他一些珍宝,属实有些说不过去,不如……”

    皇帝也觉得只赏赐白子玉一些稀奇宝贝实在是太对不起白子玉的功劳了,追问道:“不过什么?”

    叶倾寒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文字,迟疑了一下,说道:“母皇,女儿觉得白子玉的才干既然如此高,那么女儿想,母皇是否可以让他去弘文馆当学士?将他这一身才干传授给其她人,然后让这些成才的学子报效我大周。”

    “这……”皇帝没有立即答应叶倾寒的提议,而是犹豫了起来。毕竟这自古以来男人就很少当官的,更不要说去当一个教书育人的文官了。

    ……

    傍晚,云府大门口,一辆由两匹宝马拉着的豪华马车缓缓停下。

    马车一停,白子玉就立马从车上跳了出来。

    经过半天的休息,白子玉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

    由于难民营里面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白子玉就和云无忧提前离开了难民营,回到了云府。

    一下马车,白子玉就看到了由几个士兵抬着的云无忧慢慢靠近自己。

    未等白子玉出声说话,就见从云府里串出一个小身影。

    “哥~”

    门外的士兵们好像都认识这个小身影一样,没有拦住她扑向白子玉的身子。

    白子玉脑海里回荡着小女孩子软软的“哥”的叫喊声,身体则下意识接住了小身影的投怀送抱。

    抱着怀里的小女孩,白子玉胸口被她用小拳头轻轻捶打着,耳边则是小女孩的一声声埋怨:“哥哥是坏蛋,坏蛋,大坏蛋……”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