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我不单单是圣子,还是圣母


本站公告

    “韩笙,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鸡贼。我辛辛苦苦想出来的方法,你转眼就学去了,要不要点脸啊!”

    ?“呵呵,你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至于学你吗?要学,也是学沈白花。”

    “你....!”

    听到韩笙的嘲讽,于筱出离的愤怒,胸前不断起伏,只觉得自己昨晚被打的地方疼痛难忍,仿佛要炸开一样。

    死死咬住嘴唇,她才将想要冲上去和对方厮打一番的冲动忍了下来。

    见她一副气急败坏又不敢动手的模样,韩笙再次嗤笑一声,冲着她翻了个白眼。

    “真是个愚蠢的女人,如果不是怕表现得和前身性格不同,被人看出端疑,真的不想跟她说话,简直是浪费能量。”

    “胸大无脑,四肢发达,这种女人根本没有什么竞争力,不足为惧。”

    “至于另外一个沈白花....倒是一个很强力的竞争对手。身为草木成精的修士,身体构造与常人不同,不需要深入接触便能获得别人的血脉,怀上子嗣。”

    “我得小心点,即使这次事不能成,也不能便宜了别人。否则到时候获得的血脉纯度过低,恐怕完不成任务。”

    韩笙暗暗思考了一会,突然感觉自己脑袋一阵发热,连忙放空思想,不敢继续再想下去。

    她为了能缩小体型,将自己身体之中某些部件暂时取下,存放起来。因为这个原因她有很多功能会暂时受到影响,甚至不敢太过复杂的思考问题,害怕烧坏脑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隐月峰外部等待陆坷的这三名萝莉,为了能和他一起出游,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谷主,我这样直接出去游玩三四天真的没问题吗?宗门里面这么多事情需要处理,而且我在外面待那么长时间也不安全。”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下今晚我要外出而已,真的不需要额外给我假期。”

    听到通讯灵石中陆坷说的话,陈清欢眨了眨眼睛将双臂垫在下巴处,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不需要这么苛待自己,既然要出去玩,那就要玩得开心,宗门里面的事务你不需要担心,会有长老们暂时代你处理的。”

    “至于安全问题嘛,我会派出长老暗中保护你们,绝对万无一失。节日中执行任务有双倍报酬,她们会很开心的。”

    “你这段时间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你很累。正好就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吧,就这么说定了,不要再推脱了。”

    陈清欢将要说的话一股脑说完,不给陆坷任何开口拒绝的机会,直接将通讯切断。

    而另一边,陆坷望着手中的通讯灵石,有些无奈的捂住自己的额头。

    自己这个师傅,还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点都不会隐藏自己的意图。

    “不过师傅,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心中被抱以厚望的两名候补圣女,现在都变成了小孩子。”

    “即使是我喝醉了酒,给她们机会,恐怕她们都把握不住。”

    脑中幻想出陈清欢气急败坏的样子,陆坷摇了摇头,开始整理桌面上的各类文件。

    将文件分门别类存放好,陆坷又开始拿起通讯灵石向手下交代任务。

    等到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慢悠悠的起身,向门外走去。

    虽然现在并没有到平时可以休息的时间,陆坷却已经决定提前休息。反正陈清欢下令让他外出游玩三天,还不许拒绝。

    那么干脆从现在开始就停止工作,直接出发。临时翘班,他想这么做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通过层层关卡,陆坷走出隐月峰内部,往之前和于筱碰过面的地方走去。

    如他所料,缩小之后的于筱一直待在原地等他。此时正站在一棵大树底下,不断向远处眺望,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活像是一只正在寻找,等待着主人的幼兽。那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得让人有些心疼。

    当然,觉得心疼的人之中,并不包括陆坷。

    毕竟,如果知道一个人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睡你,不管对方做出什么,都不会让人感动。

    甚至还会引人反感,即使对方是女人,也是一样的。

    “哎,这几个候补圣女也是够拼的。要不是我已经成过亲有了老婆,还真不一定能顶得住她们的攻势。”

    “真是的,要是让我上辈子也这么受欢迎多好,偏偏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才变得如此受欢迎。”

    “也不知道老天爷到底是喜欢我呢,还是讨厌我,故意让我受这种折磨?”

    一想到外出游玩的时候也要受到她们的骚扰,陆坷不由得一阵头疼。不过等他靠近于筱之后,更头疼的事情发生了。

    “圣子大人,您终于出来了!”

    随着于筱一声充满欣喜的惊呼声响起,在她站立的大树后方,又钻出两道娇小的身影。

    “我的天,饶了我吧!”

    看着眼前并肩站立的三人,陆坷仰天发出一声哀嚎。他突然感觉,自己这次外出游玩不但不能放松,反而会更累。

    这哪里是出去玩啊,简直是带孩子!

    “我突然觉得头有点疼,可能是最近太累,生病了。不如新年之夜咱们直接在谷中度过算了,顺便再把其他长老也叫来,人多,也能更热闹一些。”

    听到陆坷说的话,于筱连忙开口:“别呀,圣子大人。这次去千隋国的行程已经安排妥当,我连定金都付过了,现在不去,多可惜啊。”

    “我知道了,您一定是因为她才不去的。没关系,我现在就把她赶走!”

    于筱说着话直接撸起袖子准备动手驱逐韩笙,哪知道她刚一碰到对方,韩笙直接软绵绵的趴倒在草地之上,同时伸出颤抖的小手,拉住陆坷的鞋子。

    见到这一幕,在场另外三人全都愣住。其中最诧异的当属于筱,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太长时间没和别人动手,老娘已经厉害到这种地步了?”

    然而下一秒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韩笙这个女人不要脸的程度,超乎她的想象。

    和她相比,自己之前放弃的那些身为纯娘们的尊严,根本不值一提。

    “圣子大人....我知道错了,我之前只是想要讨好你,却又一直找不到好的方法,一时着急,才做了错事,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我当时只是说了两句狠话而已,其实只是想吓唬一下刘寒的。其他过分的事情,我一件都没有做啊!”

    捧住陆坷的鞋子,韩笙说的是声泪俱下,搭配她现在稚嫩的嗓音,简直让人心碎。

    就连于筱都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不敢看她,生怕自己也心生怜悯。

    不过即使她表现得如此可怜,认错态度极其端正,陆坷眼神中依旧透露出一丝厌恶。

    她装可怜,博人同情。谁又去同情那些无辜死在她手下的侍从呢,陆坷不相信能无缘无故下手夺人性命的人会突然悔悟,改性子。

    这种人不但手黑,心也黑,骨子里就是个恶人。

    望着趴在自己脚下不停忏悔的韩笙,陆坷只想一脚将她踢飞,再也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

    慢慢蹲下身子,陆坷将她幼小的身子扶起,面带微笑的开口说道。

    “行了,虽然你曾经做过错事,但是只要诚心悔过,我是不会怪你的。”

    “大家都是一个宗门的弟子,理应互帮互助,而不是相互之间,勾心斗角。”

    这一番话说出,在场三人只感觉陆坷身上似乎开始散发出某种光彩,闪的三个候补圣女一阵眼晕。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善良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善良的男人,偏偏我还对他心怀不轨,实在是太不应该,太不应该了!

    一直想着如何将陆坷骗上床的于筱此时有些无地自容,甚至都忘了开口挤兑韩笙。

    不单单是她,被陆坷扶起的韩笙此时也有些缓不过神来。

    “这就原谅我了?也太简单了吧....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望着一脸懵逼的三人,陆坷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他的演技,还没有退步。

    保持着脸上圣母一般的微笑,陆坷朝着三名小萝莉招了招手。

    “行了,这次咱们就四个人一起出去游玩吧。于筱,你看怎么样?”

    面对陆坷的询问,沉浸在他圣母光辉之中的于筱没有丝毫招架之力,木纳的点了点头。

    于是,原本准备两个人度过的新年之夜,在另外两位候补圣女的努力之下,成功变成了四个人一起度过。

    不过...除了单纯的沈白花之外,另外三人,心里头全都有着自己的打算。

    站在通往千隋国的传送阵上,随着传送时耀眼的白光闪起,陆坷脸上圣母一般的微笑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畏惧的冷笑。

    “与其一直受到骚扰,不如主动出击,解决掉源头。”

    “这一次我就来个钓鱼执法,主动给你们一个机会。不过....谁要是敢做什么出出格的事情,可不要怪我不留情!”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