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瓮中捉鳖


本站公告

    见猎心喜的李白,立即上前朗声道:“噢!原来是高将军啊!久仰久仰!在下少府监丞李白,刚刚得知谋刺公主殿下贼人的藏身之处,事急从权,故而,不顾宵禁前去捉拿。”



    他本就有意结识高仙芝,因此直言不讳。



    为得就是分润一点儿功劳,结个善缘先。



    一身甲胄的高帅锅,果然上套。



    “噢!李监丞好灵通的消息呀!人马够不够?莫要让贼人走脱了呀!”



    “高将军若是能够相助,在下感激不尽啊!”李白装模作样的开始求助。



    高仙芝当然想一起去了!有功劳谁不想捞?



    况且,这还是胆敢谋刺公主殿下的贼人,若是真的捉住了,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他都好多年没有升官了,焉有不想之理?



    “唉!李监丞说哪里话?维护京城治安、捉拿贼人正是本将军的职责嘛!咱们还是即刻前往吧!切莫让贼人走脱了呀!”



    看着高仙芝立功心切的猴急模样,李白就想笑。



    心说:“高帅锅呀!你这哪里是怕走脱了贼人?分明就是怕错失了功劳嘛!瞧你那犹如毛头小子,见了脱光了衣服的大美妞般性急渴德行!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你造吗?”



    腹诽归腹诽,李白当然不会出言打趣。



    毕竟,两人交情尚未到那一步,可不能像对待青子与周文似的荤素不忌。



    简短客套两句之后,两彪人马汇聚成一股,目标不变,平康坊。



    路上李白询问高仙芝。



    “高将军认不认识仁将军?”



    “仁将军?右监门卫掌诸门禁卫大将军仁常喜吗?李监丞与他很熟吗?”



    “噢!不熟!京城诸卫之中只有这一个姓仁的将军吗?”



    高仙芝略一沉吟,似乎在努力思索。



    片刻之后,笃定的道:“京城诸卫之中,的确只有这一个姓仁的将军,对了!此人好似与你们少府监中的吴少监相交莫逆!我们曾在一起喝过酒!”



    李白闻言,便知必定就是这个仁常喜无疑了。



    于是,便将仆固怀恩探得的消息,全都告诉了高仙芝。



    高仙芝吃惊的同时,亦觉得李白是个值得深交之人,初次见面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端的是个爽直的性情中人。



    其实,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这个第一印象。



    第一印象好了,处着处着会越来越对脾气。



    两人的友谊,自此便建立了起来。



    不多时,一行人就来到了平康坊。



    李白将仆固怀恩唤过来,仔细询问四海赌坊周围的状况。



    为了确保一网成擒,李白打算采取,先封锁、再突击的战略战术。



    高仙芝对此也很认同,特别挑选了麾下几员悍将,准备随同突袭。



    此时虽然已是深夜,但是对于赌坊来说,堪堪正值红火之时。



    这些宵禁之前就猫到赌坊里来赌徒们,就像是后世上夜机的夜猫子们一样,越到这个时辰,越亢奋。



    离得老远,都能听见闹轰轰的吆喝声。



    “一二三,嗨嗨!”



    “四五六,哈哈!”



    “我特凉的贼你妹呀!”



    “干你凉的!点子可真背!”



    “哇哈哈哈!我赢了!”



    “哎吆喂!去他凉个球的!输到姥姥家去了!……”



    正当这些人激情投入,赌的昏天黑地之时,李白与高仙芝已经将四海赌坊铁桶一般围了起来。



    随后,郭子仪、仆固怀恩打头,李白、杨太真、高仙芝、李光赞、赵志、愣娃等几位好手尾随,带着一帮护卫兵丁从正门就冲了进来。



    几名看场子的泼皮无赖,还以为是万年县的寻常官差,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嚣。



    “唉!哎!唉!我们这可是合法的买卖!干哈啊?”



    “大胆!右监门卫仁大将军的场子,你们也敢造次?”



    “查吧!好好查!当心一会儿收不了场?……”



    郭子仪与仆固怀恩早得了交代,哪里会被他们这些大话吓到?



    上去就是一顿胖揍,后面的李光赞、赵志、愣娃也没闲着,直将这帮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泼皮无赖,打的哭爹喊娘,只恨少生两条腿。



    赌红了眼的那些赌徒们,见这帮官差如此生猛,登时做鸟兽散,连赌资也不要了。



    还是高仙芝经验丰富啊!



    估计以前没少参与抓赌抓嫖!都总结出方式方法了!



    就听这货!适时的大喊一声:“都给老子蹲下!双手抱头!若在乱窜,格杀勿论!”



    此言果然奏效,狼奔豕突的赌徒们,顿时消停了。



    这个时代赌博并不违法,这帮人只不过是条件反射,本能的慌乱。



    待到听到,若在乱窜格杀勿论之时,他们瞬间反应了过来,犯不着把命都搭上吧?俺们可是良民,大大的良民!



    只要不乱,那就好办了!



    瓮中捉鳖,自然手到擒来。



    六名弓弩手外加一名队正,被窝里提溜出了两名,赌桌之下搜出来三名。



    还有一名,竟然勾搭上了后宅老妈子。



    正在嗨皮之时被抓了现行,当真是道德沦丧至极呀!



    不得不说,最后一名还真机灵!是从茅房里揪出来的!



    起初几人还想蒙混过关,说什么,他们是右监门卫掌诸门禁卫士卒。



    来这里,就是寻一乐子,并未做什么违法乱纪、伤天害理之事,云云。



    奈何!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



    况且,这个时代的官员审案子,哼哼!上刑!敢不承认?打不湿你?



    高仙芝的十八般刑具尚未施完,这几个软蛋就全都竹筒倒豆子了!



    唉!果然不是GC党员!怂货一包!



    说来,还真有点讽刺意味!



    藏污拉垢的四海赌坊里,李青天与高青天现场审案,破案之迅速,实在令人咋舌!



    有木有点儿,明镜高悬的意味?



    当这帮人一一在供状之上签字画押之后,李白出了个馊主意。



    将这七名要犯令高仙芝押解到右羽林卫监牢关押,却将口供连夜送去了玉真公主府上。



    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嘛!



    右监门卫掌诸门禁卫大将军仁常喜,是从三品大员,他身后还有吴少监、武惠妃,都是大人物,俺们官职低微惹不起。



    反正案子给你破了,肿么办?你看着办!中箭的是你,一切你自己决断!



    高仙芝,亦非毛头小子了!



    官场之上的这些弯弯绕绕,他又不是不明白?



    自然理解李大监丞的良苦用心。



    仁大将军、吴少监、武惠妃,其实他们都不惧!



    关键是李隆基嘛!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李老三这货!还得玉真公主来克啊!



    至于李大监丞与高帅锅?对付李隆基,他们真的不灵!



    李白这小子,学坏了呀!



    这货!这是要皇室上演姑嫂大战的节奏嘛!



    嘿嘿!李隆基估计要头痛了!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