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九章:寡母孤女是绝户(28)


本站公告

    “这…这是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吧!



    我的天呐,你家这是找了个什么怪物媳妇啊,真是的,这样的怪物你们也敢招惹,真是不要命了。



    以后有事没事都别找我了。



    我看你们就是想让我们过来送命,我们家福薄,承受不起你给我们画的大饼,以后咱就别来往了。”



    “你们家也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这样的人都敢跟她要钱,这跟跑阎王殿跟阎王老爷要钱有什么区别,以后你们也别跟我们联系了。



    我们家承受不起这代价。”



    “咱以后别做朋友了,这种要命的事都来找我帮忙,真是不要脸。”



    吓的没跑得掉的那几个人在乔木走后,或是直接转身就跑,或是撂下一句狠话,撂下一句可以称为割袍断义的狠话之后,也都跑了。



    又不是自己能弄到多少钱。



    在要命的情况下。



    他们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了。



    别回头钱没赚到还把命丢了。



    就算没把命丢了,残疾也是全家的事,他们可受不了这个损失。



    一旦家里重劳力残疾了。



    那整个家可就垮了。



    这种风险没有哪家承担得起。



    很快,原地也就只剩下张红花和王大财夫妻了,他们内心虽然依旧还很是不甘,但却也的确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办法能够对付乔木。



    要是乔木有单位的话,他们还能去单位闹一闹,可是乔木压根就没单位可言,所以他们除了到乔木家门口闹之外,竟然愣是想不到还能去什么地方闹,因此他们只能暂且偃旗息鼓,并且回家去想主意。



    原本,乔木以为经过这次事件后,他们怎么着都能安生个把月。



    到时候她说不定都已经在武馆里面专门教别人练武,基本不怎么回村了,可是谁能想到,王大财他们在第二天就又搞了个昏招出来。



    搞了个什么昏招呢?



    绑架王盼芬。



    没错,绑架乔木的闺女。



    当乔木在自家门口看到王大财留下来的,满是错别字的那封勒索信的时候,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



    虽说她这时候完全可以报警。



    但乔木实在是不忍心报警,现在她都已经可以想象到,王大财他们被她闺女给打成什么样子了,再报警的话,实在是有些太残忍了。



    而乔木现在要做的事很简单。



    那就是赶紧先把她闺女给找出来,倒不是担心她闺女的安危,她主要是担心她闺女年纪还小,下手没个分寸,别再把她大伯大伯娘或者奶奶打死了,虽然从性质上来讲最多只能算防卫过当,一个孩子也不会被判刑啥的,但是终究有血脉关系,要真打死了的话,难免会背负上一些不好的名声,影响未来。



    乔木可不想女儿过那种日子。



    因此,她现在还是要赶紧找到女儿的,避免她真的伤害到人命。



    至于去哪里找,那当然还是跟上次一样,继续用精神力到处寻找一番,不过这次乔木却失策了,因为她在翻遍了整个村子的所有角落之后,都没有发现她闺女的去向。



    最后只能继续去她婆婆家。



    打算逼问一番。



    问问他们把她闺女弄哪去了?



    这一次,张红花和王大财似乎笃定了乔木不敢杀他们,因此一个个坚定的很,乔木再怎么打,他们都不愿意说出王盼芳的具体去向。



    最后还是乔木祭出了千抓万挠散,让他们体会了一番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什么叫做骨头缝里往外痒。



    他们这才不得已放松心神。



    表示王盼芬被他们下了药,暂时放到了他们认识的人贩子那边。



    “你还是快把钱给我们吧,只有我们亲自拿钱去才能赎到人,不然他们肯定不会放人的,说不定还会带着人跑了,只有我们去赎才行。



    我们要的也不多,只要十万。



    只要十万块钱就可以了。



    你都那么有钱了,还收了港岛老板那么多钱,给点给我们又怎么了,要是你女儿出了什么事,那都怪你,都是你造的孽,要是你老实的把钱给我们哪会有这么多事儿。”



    此时的王大财可能已经在自己内心的贪婪和乔木的药粉折磨之下有点疯癫了,说话的时候非但没有害怕,反倒还狂傲的大笑了起来。



    “对,你们只把钱都给我们就行了,我们只要拿到钱,一定放人。”



    张红花虽然也已经因为乔木药粉的原因,把自己浑身上下抓的都是血了,但是内心的贪念却是一丁点都没少,依旧还在想着,要钱。



    “你们还真是五毒俱全。



    真是想不到,你们竟然还跟拐子有关系,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们。”



    听到这,乔木早已放弃先前不报警的念头了,下一秒,她便将他们两个人身上的毒给解了,然后就用绳子把他们俩捆吧捆吧拖着走。



    至于他们是脸着地被拖着,还是屁股着地被拖着,这乔木就不管了,随他们自己选择,他们只是被乔木拖着,虽然没办法逃离,但是选择正面或反面拖还是没问题的,



    乔木打算把他们两个直接从村子里一直拖到警署那边,中途要是不小心出了什么事,一些部位被磨得血肉模糊的话,那乔木也能说自己没注意,不小心,来搪塞一下。



    不过最终事情还是没有如乔木预料那般进行下去,因为她才刚把她大伯和婆婆拖离开村子没多久。



    路就被一辆警车给堵住了。



    然后警车上就下来了两个民警和乔木的闺女,也就是王盼芬,她啥事都没有,甚至还开开心心地笑着朝乔木奔过来,想和乔木拥抱。



    对于闺女的这点想法,乔木自然不会拒绝,在与她闺女拥抱闲聊了一会儿后,乔木还跟过来的那两位民警正式接触了一下,并且了解到了她女儿两小时前的丰功伟绩。



    情况其实很简单,就是她闺女王盼芬以一己之力,将绑了她的那个人贩子团灭了,不但把那些人贩子都打的四肢不协调,无法动弹。



    甚至还通过几个孩子的描述。



    把已经运走了的十几个孩子都抢了回来,然后才报警请求帮助。



    请他们帮孩子找父母。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