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63式107mm轻型牵引火箭炮


本站公告

    三天后,刘根将自己这几天绘制出来的图纸送到了徐厂长面前。



    而在看到刘根拿出来的图纸后,徐厂长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之前程厂长在的时候会对刘根如此的重视。在技术方面,徐厂长无法与程厂长相比,但在眼力上面,徐厂长还是不错的。



    起码徐厂长能够清楚看出来刘根绘制出来的图纸怎么样,简单的看上一遍,他就能看出刘根在绘制图纸时的认真,上面的各种数据都非常清楚,更是精确到了毫米。



    同时徐厂长也能看出,这些被刘根拿出来的图纸,都在兵工厂能够生产出来的范畴之中。可以说,只要兵工厂投入一定的资源,那么必然能够将这些机床生产出来,只是徐厂长却是有些纠结,这些机床是不错。



    但无奈的是,兵工厂却不可能将全部的机床生产出来,兵工厂中的钢铁并不多,真要全部用来生产机床,那么就无法制造出足够的武器弹药供给各部队。为此,徐厂长也只能忍痛找出几种迫切需要的机床制造出来,以保证兵工厂的钢铁不会被消耗太多。



    其中生产炮管的机床,也在需要制造的几种机床之中,见到兵工厂无法将全部机床生产出来,刘根也有些无奈。但刘根在郁闷之余,却也能理解兵工厂的情况,真要将全部机床生产出来,那么供给前线的武器弹药就会成了问题。



    对此,刘根只能将这些图纸在做了备份处理后,放在徐厂长那里,以保证在兵工厂有能力的时候,能够制造出这些机床。



    在徐厂长在动员兵工厂的工人和技术人员制造新机床的时候,刘根也没有让自己闲下来,他在思考设计着一种兵工厂现在能够生产出来的火箭炮。以黄崖洞兵工厂现在的条件,真要是生产苏联喀秋莎这样的火箭炮,自然是有些不可能。



    但想要生产出结构简单,容易操作的火箭炮,还是非常简单的。在刘根了解到的关于火箭炮的大量信息中,他就了解到一款结构最为简单的火箭炮,制造和操作都非常简单,有着两种点火方式,一种为电启动,另外一种则是用引火物引燃火箭弹传火装置进行发射。



    被刘根看中的这款火箭炮就是63式107毫米轻型牵引火箭炮,以黄崖洞兵工厂的条件,可能直接制造这款火箭炮还存在着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想要生产出这款火箭弹则是会轻松很多。



    刘根最为看重这款火箭炮的一点就是其在威力足够巨大的同时,不需要精心的养护,操作其实也非常简单。这款火箭炮全炮都没有机加工件,只是钢管结构,就算是小一点的手工作坊也能进行加工生产。就算是低质量的刚才也能制造这款火箭炮。



    可以说,这款火箭炮就算是拿到这个时代生产,也不会有太大的难度,对黄崖洞兵工厂而言,生产这款火箭炮的最大难题就是钢铁供应不足。倘若有着足够多的钢铁供应,那么这款火箭炮自然是能轻易大量生产出来。



    不过,想要火箭弹内部还有着发动机,刘根还是有些头疼的,制造火箭弹内部的发动机恐怕也是需要费不少功夫。



    找到在办公室中工作的徐厂长,刘根拿出了63式107mm轻型牵引火箭炮的图纸,只是当徐厂长认真看过图纸后,脸上却看不到太多的喜色。



    但对八路军而言,火箭炮好像没有那么必要,更多的掷弹筒和迫击炮才会是八路军部队最为需要的。何况在看过图纸后,徐厂长也是发现制造火箭炮与炮弹有着不少的差别,其中的发动机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才行。



    火箭弹中需要的发动机,以及从火箭弹尺寸上就能看出装填火药量超出了寻常的炮弹,可想而知,一枚火箭弹的造价要远远超出一发炮弹的。



    最为重要的是,从刘根拿出的这些图纸上,徐厂长没有看出来火箭炮的优势在哪里。火箭炮的射程是不错,但这并不代表着火炮无法达到这样的射程,从图纸上来看,可能火箭炮与火炮相比唯一的优势就是重量轻了不少吧。



    “徐厂长,是有什么问题吗?”注意到徐厂长的脸色不对,刘根忍不住开口问道。



    徐厂长点了点头,他放下手中的图纸,直接说道:“根子,你拿出的图纸是不错,但我看不出来火箭炮的优势在哪里。我知道苏联老大哥那里也有火箭炮,但他们还没有证明火箭炮的威力,在装备部队上面,他们还是以火炮为主的。”



    喀秋莎火箭炮是1939年才正式装备苏联红军,期间并没有投入到实战应用中,但从脑海中关于火箭炮的信息中,刘根却是知道在今年八月份,苏联的喀秋莎火箭炮将正式应用于实践,成为德军士兵的噩梦。



    刘根拿出的这款63式107mm轻型牵引火箭炮看起来是有些简陋,但在威力上却是相当不弱,只要能够制造出来,那么必然能够成为未来一段时间中八路军各部队装备的主要武器之一。



    尽管火箭炮与山炮相比,精度比较差,但在火力上却是比山炮强了太多。特别是在激烈的山地战中,火箭炮一次齐射的火力,相当于8到10倍数量的山炮部队,能够轻易将火炮的火力压制下来。



    “徐厂长,在我看来,火箭炮才会是未来战场上的主流,与火炮相比,火箭弹的优势非常明显。”



    “与鬼子的战斗中,我们八路军最为缺少的就是火力压制,而有了火箭炮,那么必然能够轻易将鬼子的火力压制下来。当然,火箭炮每一次的齐射都是在烧钱,可能我们还无法承受。但在关键的战斗中,我们用上火箭炮,必然会是物有所值!”刘根看着徐厂长,神色极为认真的说道。



    徐厂长眉头紧皱,他能看到刘根脸上的认真,这让他有些拿不准,难道说火箭炮真有刘根说的这样厉害?



    “根子,我有看你在图纸上的设计,想要用火箭炮形成足够的火力,应该需要五门以上才行,这对我们兵工厂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负担。”



    “火箭炮真有你说的这样厉害还不错,但倘若没有这样厉害,甚至说表现还不如火炮,那么你可是要担责任的。我们兵工厂每天都需要消耗不少的钢铁,真要让你来制造火箭炮,肯定会有不小的影响。”



    “这样吧,晚上我们将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找来,大家投票表决,只要能够通过,那么就让你直接造出来几门火箭炮。”徐厂长思索片刻,决定还是要将这件事情拿到会议上来讨论。



    实在是徐厂长一个人下不了决定,刘根制造火箭炮肯定会消耗不少的钢铁,会影响到兵工厂的各个部门,只要其它部门没有意见,那么徐厂长自然也没有问题。



    离开办公室,刘根是有些无奈的,他没想到自己想要制造火箭炮的事情会在徐厂长这里受到阻碍。尽管刘根有些无奈,但他也知道徐厂长做的没错,制造火箭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与兵工厂中各部门负责人进行商量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绘图的这几天,刘根也不是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中,他有认真观察兵工厂现在的情况,知道兵工厂真的如同徐厂长所说的那样,每天都需要消耗不少的钢铁。



    为了保证兵工厂有着足够的钢铁用,时不时会有战士送来一些钢铁,这些都是从抗日根据地的人民群众手中买来的。由于鬼子在抗日根据地的疯狂扫荡,使得八路军各部队无法对鬼子的铁路动手,想要短时间内弄来大量的钢铁很困难。



    可就是在如此的条件下,兵工厂中的工人们努力克服重重困难,不断进行着武器弹药的生产。



    距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刘根没有回到房间中,这几天他一直呆在房间中绘制火箭炮的图纸,很少出现闲逛。现在将火箭炮的图纸搞定,刘根也就有了足够多的时间让自己放松一些。



    只是由于刘根心中牵挂着火箭炮的事情,使得他就算是闲逛,也很难静下心来。



    刘根清楚知道这一点,想要在兵工厂中找些事情做,却发现工人们的配合都非常默契,冒然加入其中,恐怕只能影响他们的工作效率。本来刘根还想着重新回到车工部帮忙修一下机床,但他回去后却发现,自己还是无法插手。



    在见到刘根后,齐工长就直接拉起刘根说起了话,让刘根想要帮忙修理机床都没有办法。就算刘根提出要去修理机床,却也被齐工长拒绝,刘根好不容易回到兵工厂,他又怎么能让刘根干这种事情呢?



    再说车工部又不是没有人能够修理,在刘根离开后,车工部也有再培养出来一些年轻人帮忙。



    发现自己真的在车工部找不到什么事情做后,刘根与齐工长交谈了一段时间后,就选择了离开。无法帮助车工部修理机床,刘根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影响车工部众人的工作效率。



    离开车工部,刘根索性就离开兵工厂,朝着黄崖洞背面的山崖上而去,在那里有着特务团的战士在警戒着。



    来到黄崖洞的这几天,刘根发现特务团战士日常的警戒很是严密,明哨暗哨都有布置,在东面进入黄崖洞的两侧峭壁上,业务团还有布置吊桥。吊桥上面有着战士巡逻,寻常战士走在吊桥上面,都会提心吊胆,担心自己会从上面掉下去。



    与巡逻的战士打过招呼后,刘根走上了吊桥,走在吊桥上面,刘根能感到吊桥晃晃悠悠的。偶尔一阵风吹来,吊桥晃悠的幅度更是会变大,刘根低头朝着下方看去,能看到下方通道巡逻的战士很是微小。



    从吊桥上离开,刘根看向周围巡逻的战士们眼中有着明显的佩服,能够每天都坚持在吊桥上进行巡逻,这些战士们的勇气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刘根随意在山崖上闲逛着,他认真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黄崖洞是易守难攻的地形没错,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段时间,鬼子对抗日根据地的渗透很是厉害,黄崖洞的入口有着不小暴露的可能。



    在山崖上,刘根能看到这里有着不少战士们准备好的石头,这些石头被分为一堆一堆的摆放,真要是有战斗发生,这些石头也会成为鬼子部队的噩梦。



    “根子,你怎么在这里?我听说这两天你好像一直在房间中带着呢。”正当刘根在山崖上逛着的时候,欧团长来到了刘根身边。



    见到欧团长来到自己身边,刘根是有些惊讶的,刚才他可没看到欧团长的身影,难道说欧团长是刚上来的吗?看着眼前的欧团长,刘根意识到欧团长找自己应该是有些事情的,就是不知道欧团长是有什么事。



    “欧团长,您怎么来了?”刘根笑着问道。



    欧团长也笑了起来,“我刚才在这边巡查,看到了你根子的身影,就跟上来看看。”



    “你小子的胆真大,竟然敢独自一人过吊桥,真要是从吊桥上掉下来,那么可是会死无全尸的。刚才我可是有看到,你小子在过吊桥的时候,很是淡定,一点都看不到有害怕。”



    刘根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与每天在这些巡逻的同志们相比,我这也并不算什么,他们的胆子更大。”



    看向在巡逻的战士们,刘根能看到这些战士们并没有由于欧团长的到来受到丝毫影响,他们依旧在认真巡逻着。注意到这一点,刘根意识到总部特务团日常的训练非常不错。



    “从吊桥上经过进行巡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两边的峭壁没错,但万一有小鬼子部队悄然摸上来,那么兵工厂就麻烦了。”



    “每天战士们都有加固吊桥,避免吊桥出现任何问题,在事关战士们的安全上面,我们特务团从来都没有放松过。”欧团长为刘根认真解释道。



    作为总部特务团的团长,欧团长每天做的事情有很多,对特务团中的战士们也有足够的关注。每天欧团长都会来到吊桥这里,亲自检查吊桥的情况,避免战士出现疏忽。



    “嗯,能够看得出来欧团长您对战士们很用心,您也辛苦了。”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