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伤愈归返 闻讯心忧


本站公告

    周庆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落魂钟摄取元炁,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但他一点也不觉得漫长,反而觉得今天的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的脑中也会想一些事情,先是想外面的战斗,担忧几位师兄的安全,最后思绪慢慢回到这个空间之内,开始思索这些元炁的来源。



    不是明明说“虚空生炁”吗,这些元炁为什么会出现在数十里深的地底?



    这个问题还在漫无头绪的时候,落魂钟便已经停止了抽取元炁,他只得停止思索面对现实。当然,就算他再思考一年,也不一定能够想得出个结果来。



    空间里面的元炁重新变得淡薄,但周庆感应得到,元炁正在重新汇聚,也许用不了多久,这儿的元炁又会像刚开始时那么浓厚。



    以后可以每隔半年就来这儿抽取一次,差不多就够自己修炼用了。周庆将落魂钟托在手上,心里美滋滋地想着,然后心神钻了进去,想看看抽取了如此多的元炁之后,落魂钟里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没有失望,只有惊喜。



    他刚炼化落魂钟的时候,里面的空间长宽高不过数米,只有一百多个立方,这个容积三十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以致他从来不知道这里面的空间还能扩展。



    但是现在,落魂钟内的空间长宽至少都有二十米以上,容积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展了数十倍。



    这当然是值得惊喜的事情,但没过多一会,周庆的心情便从惊喜变成了懊恼——因为他发现,落魂钟内的元炁非常稀薄,仅仅只比以前多了一点点。



    不用说,这么多的元炁都喂了狗了!



    落魂钟内的空间扩展目前对周庆来说用处并不大,但所付出的代价却是一千多枚上品元珠,这让他心里如何能好受得了?



    他还准备回去之后,依靠落魂钟收取的元炁,一举修炼到开通第九条仙脉呢。这下好了,指望不上了。



    算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周庆怏怏地安慰了自己一句,心神从落魂钟里退了出来,这时,他才发现在钟的内壁又多了一些文字,仔细一看,却原来是驭兽真经第二层的修炼法诀。



    以前在地球上时,他就知道这钟就是拿来对付妖兽的,但地球上没有妖兽,所以这钟一直到现在都被他当成储物法宝来用,这什么“驭兽真经”自然也没有修炼过。



    不过,现在这个世界却是有仙禽妖兽的,有时间倒是可以修炼一下这法诀,抓只仙禽来代步也还不错。



    将落魂钟收进黄庭内,周庆又探查了一下周围的元炁,发现和刚才没有什么变化,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再汇聚得起来,于是打消了在这儿等候的想法,施展遁术从地底钻了出来。



    不出意料,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仍然是在万里大泽的水底,他在水中小心翼翼地将神念散发出去辨明了方向之后,便立即施展水遁术,只一次就往东遁出了数百里。



    在探明了附近没有危险之后,周庆才从水里钻了出来。



    首先要做的,是找到元初宫现在的驻地。



    按时间来推算,宫中长老早就带着援兵来到了万里大泽,而且两方肯定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大战,但究竟结果如何还不清楚,万一天星道院一方获胜,烂泥岛周围的水泽就不安全。



    他决定先回离情庵去看一趟之后再做计较。但刚御剑升上高空,便发现左下方飞来了十几名修士,看他们的衣着正是元初宫的制式玄袍,因此周庆暂时停了下来,一边做好见势不对马上逃命的准备。



    片刻之后他就彻底放松下来,因为他在这群道人之中发现了一个认识的,名字不清楚,也不知道是哪一殿哪一峰的,但可以肯定是元初宫弟子无疑。



    他将飞剑收了起来,然后降低高度,这时那十几名道人也发现了他,在看到他身上穿着的元初宫弟子服饰之后,这些道人便靠拢过来。



    “见过各位师兄!”



    周庆飞打了个揖首,这时那道人似乎也将他想了起来,拱手回了一个礼,笑道:“师弟今日才回来?”



    “那日突围时受了伤掉进水里,然后用遁法逃了出去,这几天一直在疗伤。师兄,那日过后,回来的同门有多少?”



    那道人收敛了笑容,正色道:“这几日陆续回来的,加上你,一共有八十七人。”



    前几天还七百多人,一战过后只剩下个零头,虽然死去的很多人周庆都不认识,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



    沉默了片刻,他才又问道:“那内院的师兄们呢,回来了几个?”



    “具体我不清楚,但应该不到十人。”



    内院弟子前后两次来到这儿的应该有八十人左右,现在只逃得几人,可谓是损失惨重。



    周庆又问道:“那现在的情况如何?宫中同门现在驻于何处?”



    “上真殿四位长老当日晚间便到了此地,双方混战了一场,但天星狗贼早有准备,在烂泥岛上藏了不少伏兵,真元道院也来了好几名高阶修士,因此咱们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双方各有损伤。”



    “现在咱们驻扎在烂泥岛以东四十里的三个岛屿之上,与烂泥岛众贼遥遥对峙,只等宫主到来之后,再将这帮乌合之众一举歼灭!”



    也就是说,即使四名长老到了之后,元初宫仍然没有占据上风……不是没占据上风,整体算起来,是元初宫吃了大亏。



    周庆默然无语。



    玄真殿主和七百名弟子身殒,元初宫主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两派之间已经从最开始的利益之争,变成了现在不死不休的局面,这场大战,必定要有一方彻底覆灭才会结束。



    而他作为元初宫弟子,一旦元初宫覆灭,就算他能在屡次战斗中存活下来,其处境也必然不会有多好。



    况且以他现在入玄境的修为,要想在这样的战斗中活下来,那难度还真不是一点点高,就拿前几天来说,如果击中他的是空相境修士的法宝,那他再是肉身强悍,可能也得当场陨落!



    境界相差太多,而且动不动就是数百上千名修士参与的混战,像他这样的小喽啰,别说合真境大佬,就是合神境、空相境修士随便漏一丝剑气出来,就能让他身死道消。



    一次两次能够逃得性命已经算是侥幸,要是多来几次,他肯定无法幸免。



    想起来实在是头痛啊!



    我本炼炁士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