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坏蛋


本站公告

    黑色的长车之中。

    后车厢中装饰的金碧辉煌,两排座椅相对着,铺装着厚实的毛毯,隔着一个精致的矮几,一个穿着黑色圆领休闲服的男子和一个穿着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相对而坐。

    如果莫小猫能看见,就会惊讶的发现,那其中的金丝眼镜男正是上个月开着龙腾纪念版车来的男子。

    透过可自由切换单双向视线的**玻璃看着窗外发生的一切,金丝眼镜男带着几分讨好给对面仰坐着一脸淡然的男人面前的紫砂小茶杯中倒上色如琥珀的茶汤,道:“阿强他们已经掌控局面,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个小女孩儿就会屈服的,只是老板,我有些不明白,为了这样一个青涩的小丫头,花了这么久时间,用上这样大的阵仗,值得吗?”

    “呵呵,阿宝你今年29了吧!”男子悠悠然的直起身,看了一眼窗外,正看到眼圈发红明明我见犹怜却依旧倔强分辨的秋如歌的模样,悠然而笑,反问自己的御用律师道。

    “是啊!自我24岁大学法律系毕业之后就跟着老板你,已经五年了,今年正好29。”金丝眼镜男忙带着几分感叹回答道。

    “29,还是年轻那!”男子也有些感叹,脸上露出对年轻的追忆,口中却说道:“这些年我主营业务是娱乐产业,从羞答答的陪酒女到一晚开价1000信用点的头牌什么没见过?而跟着李少他们,那些所谓的模特和什么二流三流小明星们怎么样,不过也是给钱就能为所欲为的主,甚至不给钱,只要李少他们一句话。。。。。。嘿嘿。可是,知道有句话怎么说的吗?男人征服星空,女人征服男人。这人那,不管是男人女人,天生就是有着一种征服的**。光是用钱或是权来征服,终会让人麻木的。。。。。。”

    见属下露出耳提面命的倾听状,男子脸上更是露出微微的得意:“等你到我这个阅尽千帆的年龄,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sex,千篇一律的高跟鞋和蕾丝裙会让你看到就提不起任何兴致。而秋如歌这种,才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尤其是她脸上的倔强,会让你油然而生一种征服她的**,你完全可以想象一下,当这块璞玉在你的强势入侵之下眉头紧皱时你内心的感觉。当然了,这还并不是最关键的,如果能将之好好调教一下,送给李少。这人那,吃腻了红苹果,总会喜欢吃两口青苹果的,哪怕不甘美而是酸涩呢!不是吗?”

    “是,是,还是老板你有情调!”金丝眼镜头如捣蒜。

    或许,从古至今,坏蛋的传承从未断过,也是因为这种导师级的人物以及“虚心好学”学生的存在吧!

    然后,秋如歌坚定的声音“我拒绝”传入虽然很密封却已经打开外部声音吸收的车厢之中。

    男子脸上露出愕然,片刻,是更多的欣悦:“这只小野猫,我越来越喜欢了。。。。。。”

    “真是给脸不要脸啊!”鸡冠男焦黄的脸上顿时满布狰狞,反手一巴掌抽在秋如歌的脸上。

    她的头顿时侧向一边,棒球帽被抽飞,亚麻色的头发因为重重的一摆狠狠地散乱开来,遮住了她秀丽的脸。

    白发老头儿的脸猛地沉了下来,手轻轻的放到了大花狗的脖颈上。

    仿佛感觉到了主人的愤怒,一直保持着坐姿的大花狗后腿站起,看向前方原本看不出太多情绪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凶戾,那是凶兽看向猎物独有的目光。

    但,唐浪先动了。

    真实的在一人一狗的面前,展示了一把什么叫“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当鸡冠男高举起另一只手,正欲再打之时,手掌却在那么一瞬间,感觉被一股大力猛地握住。

    鸡冠男也是“久经沙场”之人,根本没回头看,就知道,这不是自己人,而是外人,因为,那股握住他手掌的力量,犹如一把凶猛的老虎钳。他的人,不会这样,就算是有也没有这么大的力气。

    纵横街区数年,自然有他的本事,反应不可谓不迅速,当即另一只手肘横举,以肘尖为锤,以极为凶猛的姿态向身后狠狠撞去。出自古华族国术的贴身短打,他曾经以这一招生生撞断过对手的胸骨,端的是凶猛异常。

    只不过这一次,他注定是撞上了铁板。唐浪既然过来,那就没打算和这帮混混讲什么道理,他一般和人探讨人生的时候,是先将人打服之后。绝不会像白发老头那样,一看就是嘴炮数十年的家伙。

    鸡冠男自己可能看不到身后的情形,但其余所有人却都看得很清楚,包括抬起头半张脸红肿却依旧倔强的秋如歌。

    那个在对面街道山坡草地上的男子,不知道有着什么样奇异的力量,仿佛上一刻还在山坡之上,下一刻就跨越了超过20米的距离,一伸手就抓住了鸡冠男高举的左手,然后,就在鸡冠男已经超快反应做出攻击的那一瞬间,手往下猛然一折,然后胳膊微微抬起,以肘尖对肘尖。

    “咔嚓”犹如木材断裂的声音瞬间被“嘭!”的一声闷响所掩盖。

    但随之而来的惨嚎声又远远超过了这两个声音,鸡冠男的左小臂由关节处可怖的和其上臂形成反90度直角,然后,那名穿着运动服的男子这才手一松一推,将面部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扭曲的令人不敢直视的鸡冠男推远。

    踉跄两步,用仅存的那条胳膊猛地握住已经扭曲变形的左手臂,鸡冠男带着怨毒回头,距离他不过一两米之处,站着一个身穿运动衣面色冷峻的男人。

    而他心里也自然清楚,就是这个面容冷峻,没有多少情感眼神的年轻人,就在一秒钟以前,轻而易举的折断了他的肘关节。那不光需要技巧,更需要力量以及无比冷酷的心性。

    而在这时,唐浪才悠悠然开口:“男人打女人,是不对的!对不对,坏蛋!”

    此言一出,所有人犹如石化。这特么是不是个神经病?这应该是所有人对于本应该帅酷吊炸天的唐浪第一印象。

    尤其是那最后一句:坏蛋!简直就是有种把所有人的智商放在地上摩擦的既视感。

    别说鸡冠男在剧痛和怨毒以及智商被彻头彻尾的侮辱之下险些昏厥,就是当事人秋如歌也一脸懵。

    踩着七彩祥云来解救她与危难之间的无敌英雄,上一秒给人的感觉是无敌,下一秒竟然是个逗比,这明显有些超出了少女的想象。

    而同样目瞪口呆看着唐浪就像疾风一般冲出去的白发老头儿的脑神经估计也正式接驳完毕,中气十足的在一切发生完之后发出一声怒吼:“都特娘的给老子住手!”

    然后,伸手还算矫健的在大花狗的陪伴下下了山坡往这边走。

    看着虽然有些烦人但总算是个熟人的白发老头儿走过来,秋如歌有些委屈的下意识喊了声“艾大爷!”

    手臂生生被折断的疼究竟有多疼,完全透过鸡冠男焦黄的脸瞬间变成惨白以及豆大的汗珠堪比洗了个澡般滚落就可以得知。

    还没被疼晕以及气晕的鸡冠男嘴唇哆嗦着看着自己那帮属下在一个白发老头的断喝下竟然就真的停了手,差点儿没真的气晕过去。努力平复着因为剧烈疼痛导致肺叶都在抽搐的肺,终于在白发老头儿走过来之前,拼尽全身力气用比平常人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嘶吼着:“给老子上啊!”

    再能打,能一个打一群吗?遇见渣渣是一群人,碰见高手也是一群人,这是江湖人士纵横街区的不二法门,除非对手是一群高手。

    但就在一群彪形大汉终于克服了心理障碍在自家老大的驱使下开始抽出藏在身后的一米长钢管,准备开始兄弟们的日常----群殴模式的时候,谁也没想到最后出场的白发老头儿才是真正的大神。

    眼见着一帮混混竟然在自己怒喝之后还变本加厉,开始拿出武器,白发老头儿大怒,猛地将手伸入怀中:“你们怕不是想死吧!。。。。。”

    卧槽!什么情况?一帮已经抽出钢管的钢管男们面面相觑。按照江湖桥段,这个明显是对手实力占优的情况下还敢如此说的,必然有着能制霸全场的神器,难不成,那个老得都快进棺材的老冬瓜会有枪?

    然后,就在鸡冠男不可置信的震惊中,钢管男们肾上腺素极速的分泌中,莫小猫等三个伙计的期盼中,唐浪的好奇中,白发老头怒气冲冲并且无比自信的拿出了一个牌子,冲着所有人一亮。

    所有人被唐浪震过一把后,再度陷入石化状态!

    这一老一少,绝对是两个堪比“美杜莎”一样的魔物。

    “他奶奶的,非要逼老子亮这个破玩意儿!今天凡是动手欺负机修店店主及伙计的,都给老子去街区警察所自首去!在里面蹲个十天半月再赔偿个五万十万信用点并保证以后不再这个街区出现,老子就当自己老眼昏花没看见你们这帮混蛋,否则,你信不信老子会把你们丢到几十光年外的黑狱星去挖矿?”白发老头儿腿脚不是很灵便但眼神却是不错,看见所有人的面部反应之后,难免有几分得意洋洋。

    当然了,相对于白发老头儿一片洋洋洒洒自觉站上人生巅峰的宣言,他手里高举着的牌子所代表的的身份,显然更令人震惊。

    别说一帮混混们脸上无比精彩,就连唐浪也差点儿没亮瞎眼。车里默然看着车外意外情况发生的黑衣男子,哪怕是看着鸡冠男的手臂折成恐怖状态,也是一脸淡定,但在此刻,他亦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8)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