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乘以五


本站公告

    “怎么了?昨晚之后怎么一直闷闷不乐的?不满意我昨晚的做法是吗?”飞往深市的飞机上韦先生看着怀里闷闷不乐的曾静玉问道,毕竟他昨晚的确有些吓人而且还很过分。



    曾静玉摇摇头,道“不是,那个人那么坏是他活该我只是担心他会不会报警啊,我不想你为了我出事警察来了你就说是我叫你这么做的好不好?”果然她的眼里只有韦先生。



    韦先生笑了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随后又继续往下吻一直到她的小嘴,之后才慢悠慢悠的道“我能有什么事,我这可是为了保护我心的女人进行的自卫能有什么事,对了你知道我下午跟谁谈事吗?是腾云集团董事长马董我们讨论的就是一个自卫系统,特别适合那些在学校被校霸欺凌的同学使用”。



    曾静玉才不在乎这些她只在乎韦先生,搂紧他的熊腰道“你没事就行以后多多考虑后果好吗?你出事了我怎么办?你可是我的人我不许你出事”如果韦先生继续像昨晚那样迟早会出事的,她不希望韦先生出事。



    韦先生算是被她这番霸气的表白给甜到了,搂紧她的肩头笑道“傻瓜,我是你的人还是你是我的人你心里没点数吗?既然这么舍不得小爷那就给小爷笑一个让小爷高兴高兴”。



    这时丁淑芬忙完了手里的工作做到沙发的扶手边,搂着韦先生的脖子道“我问了机长还有一个半小时才到,小玉抱紧你男人我们争取速战速决让他尝尝我们姐妹的厉害”说着拉开自己羽绒服的拉链里面上半什么也没有下半就是一件丁字裤。



    曾静玉不再是一副柔弱的样子一拉就把韦先生的卫衣给脱了,并威胁韦先生道“你现在就是我们的俘虏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许有意见”看来她是被带坏了无疑这么土匪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韦先生但也配合,双手紧抱把自己当成一个被bī)就范的无辜少女,道“两位帅哥你们要干什么?噢轻点人家还是第一次呢,就这么办了人家你们可要对人家负责”这演技不去拍戏都浪费了。



    曾静玉但还保守一些拉开拉链里面穿的是夏天海边穿的超短裙比基尼起跪在韦先生面前解他的裤腰带,道“那你可得把我们两兄弟伺候好了,小爷可是一夜九次郎管够”。



    远在千里之外的苏州市中心一宅院面前余佳倩道“这房子买了也不知道到时候是我们姐妹俩住还是谁住,两



    百亿就买下了还有比我们还傻的女人么?”没错这个牌匾上写着苏州园林的大宅院已经被她们买下来了不过写的名字却是韦先生的名字。



    刘丽艳已经离婚成功了,她的分手费要比余佳倩卖掉手里的股份还要多高达两百亿还是他们私下庭外和解的,道“这里是谁住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我们那冤家会怎么报答我们,啊”说着居然低声呻吟一下。



    余佳倩察觉到异样便趁刘丽艳不注意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股,随后她就什么都明白了笑道“姐姐这就忍不住了吗?可你的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呢要不要妹妹帮你?”说着还抿了抿嘴角一副dàng)漾的样子。



    刘丽艳牵着她的手就往宅院里面走,买下这里是两百亿装修了三天去了五千万这里本就是闻名全国的老宅子,现在的富豪之所以特别追捧这样的大宅院无非就是觉得恢宏气派。



    韦先生就是这些富豪当中一个,京城里除了现在常住的那皇子府以外一共还买了六个四合院而且还是堆在一起的刚好就是买下整个胡同,除此之外承德的那皇家避暑山庄他也买了,如果不是奉天那帅府不卖他早买下了。



    这两个女人居然舍得花那么大的价钱把这园林买下,还花费巨资装修前前后后二百零几亿,这足以说明她们对韦先生的依赖有多重要了。



    进了宅子后俩人就相拥互吻起来,最后刘丽艳把余佳倩摁倒在沙发上,俩人四目相对都喘着气刘丽艳道“原来妹妹和我一样已经到了片刻离不开的地步了吗?空心出门流到腿上让人看见了怎么办?”。



    余佳倩坦然接受,道“姐姐不也是一样么?都塌成什么样了还空着也不怕男人不喜欢”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会下垂不管她们愿不愿意这两个dàng)妇也逃不开这个定律。



    在魔都严重卿虽然同意了庭外和解但还是放下那一口气,他到想看看是哪个男人敢给他戴帽子结果打开一个手机屏幕一看傻了,最后气不过狠狠地把手机给砸了骂道“死娘们儿居然是个g,为了一个g拿走我两百亿真是晦气”。



    这件事他打算就这么算了,俩人离婚的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大会还都以为是他出轨被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要是再闹把这件事闹出来是他老婆跟一个女人出轨这才跟他闹离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后他可就抬不起头了。



    “你现在过来吧,立马清掉所有追



    踪器我已经查到想要的了”想到这些的严重卿自己让自己请的私家侦探结束追踪他不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心里已经在想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他要去拜访一对新人。



    可是才挂掉电话他的秘书进来了,道“董事长这里有一份合同需要你看一下”为了工作是假为了自己是真,得到严重卿离婚的消息后她今天上班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果然,严重卿将她拉到自己怀里道“我看是你需要看一下吧?快点帮我搞一下败败火”刚刚余佳倩和刘丽艳让他火气有些大。



    可是秘书却不像以往那样听话,道“董事长我听说你跟你夫人已经离婚了,那你什么时候兑现你的承诺?”她们之间肯定是不单纯的,一个花样少女怎么可能不别有所图的跟一个将近五十老头有染呢?



    严重卿一手就撕开了秘书的上衣,道“怎么你想做少啊?还没伺候好我就像好处?少废话快点帮我含几下”说着开始扯人家的裤子。



    与此同时韦先生已经抵达深市了,见到马董的那一刻主动抬手问道“怎么样?最近的数据马董还满意吗?又或者事还办得顺利吗?”最近马董正如韦先生所想的那样频频与各国领导人见面,每见一个自动驾驶系统就能在世界上多迈出一步。



    马董依旧是面无表,示意韦先生以及他的女人坐下后道“如你所愿现在自动驾驶系统已经在全亚洲遍地开花了,公司股市增长了不少那你是不是该兑现自己的承诺呢?”。



    韦先生看向丁淑芬示意她拿出自己让她准备好的东西,道“当然可以,百分之八十都是你的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我许诺给他们的期权,相信这份东西能让马董更上一层楼到时候我可是要向你讨酒喝”。



    接过丁淑芬递给的文件袋马董当场就打开来看,最先拿出来的是一个固态磁盘随后是一份文件,看着这份文件他当场就翻看了丝毫不在意韦先生怎么看他。



    几分钟后马董把文件袋还原,问道“我还是想知道你手里到底有多少名工程师?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人才我怎么不知道?”他乃至像他这样的大佬每年都会关注国内名校学生的况,为的就是第一时间得到对自己有用的人才。



    韦先生丝毫不责怪他问这么秘密的问题,道“那腾云一共有多少名工程师?我是说高级的如果是三千的话那我的还要乘以五就是了”。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