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我好开心啊我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本站公告

    李晓的“出后“,街上已经多了不少商贩和旅客,为了避免麻烦,李晓背着方边缅穿过胡同走到了街上拦了辆出租车,看着自己的车停在那边李晓心里有点痛,开车......一直是男人的梦想,更是他这个暑假一开始最大的愿望。



    出租车司机看到李晓背着个沉睡中的女生从小胡同里面出来,又想起附近有个酒吧街,不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的行为奔放。



    李晓有点麻爪,不知道怎么把方边缅放上车,他脑海里过了很多遍把她放上车的方法,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把她给磕了碰了。



    轻轻地摇了摇背上的女孩温柔道:“方师傅醒醒,上车再睡。”



    方边缅昨天才跑到了京城,体上的劳累再加上一天下来的绪变化很大,所以此刻睡得很是迷糊,听到李晓喊她,梦游一般从李晓背后探出脑袋往李晓脸上亲了一口再缩了回去,然后又用脑袋在李晓背后拱了拱继续睡了。



    李晓被亲了一下体瞬间僵直、大脑空白,说实话天蒙蒙亮有点冰冷,方边缅亲的地方大多都亲在了李晓的口罩上面,不仅没有想象中的温柔软就连感觉都没有多少,感觉就像是被蜻蜓撞倒脸上,但是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很温暖。



    出租车师傅这才看到了背上女生的脸不由地多看了李晓两眼,毕竟能泡上这么好看的女生这男的也得长得不错才能安抚到他的内心,不过李晓脸上带着口罩他什么都没看到,只感觉到了李晓一副傻了的样子不心里吐槽,都从小胡同里面出来了,还装什么纯。



    这下李晓不忍心叫醒方边缅了,还是出租车师傅支招道:“嘿,您把那女孩转到前面来抱着就行了,那些小侣们喝多了就是这样上车的,没想到你连这都不会,第一次吧?第一次就玩得这么野,啧啧。”



    李晓有点莫名其妙,但也没有解释她这是睡着了,一副折腾后才把方边缅抱上车,但是方边缅还是像八爪鱼一般缠着他,而且姿势就是出租车师傅说的转到前面抱着那样,先不说李晓顶不顶得住,这样坐车是不行的,李晓又费了一番力气才让她坐好,让她半靠在自己的怀里。



    方边缅在李晓把她转到前面来的时候脑子已经清醒过来了,但如果让李晓知道她醒来了的话她不敢再有这番作态,所以她继续装睡,像个小猫一般靠在李晓怀里,慢慢地......又睡过去了。



    出租车师傅开了会车嘴憋不住了,道:“小伙子昨晚去哪玩了?”



    李晓看着窗外早起的人们随意地回道:“酒吧。”



    出租车师傅嗅了嗅鼻子,酒味能闻到但是很淡,“看出来了,不过还好你们喝的不多,不然你们可能连胡同都不会进去了,前不久我就看到一对小侣喝多了当街......但是现在网络时代发达小胡同里面也是不安全的我跟你说。”



    李晓有点听不明白,喝了点酒一夜没睡又吹了点风,此时脑袋有点混沌,他显然是知道京城出租车司机嘴皮子有多么厉害,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显然,就算客人的不搭茬,也根本难不倒这位师傅。



    “小伙子你说咱俩在这人口茫茫多的京城的清晨相遇怎么的也算是一个缘分,而且啊,这早晨还是冷啊,咱们多说点话指不定那句话就温暖到对方的心坎上了你说对不对?”



    “......”李晓揉着额头无奈道:“对。”



    “我今年也有个四十岁了,人这岁数一上来就各种毛病都来了,今天膝盖痛明天腰痛,这都是我年轻时候不惜自己,现在才注重养生但是迟咯,所以说不要仗着自己年轻体好就不惜自己,现在造的孽都是以后的果,是不是这么个理?”



    “是......”李晓没搞明白这位师傅到底想说些啥。



    “你可能认为你体好没什么事,但是你旁边这个女生不一定啊。”



    “???”李晓满头问号,你又怎么知道我认为自己体好了?



    “所以说啊千万不要贪图刺激去钻什么小胡同,找个酒店什么的那不是更舒服吗?你还年轻不知道这些才是最好的享受最好的幸福。”



    “......”李晓总算是听明白这位司机到底一直在说什么了,生无可恋的看着窗外,任由他滔滔不绝,我自巍然不动。



    李晓感觉这个时间很漫长,听着出租车师傅的叨bī)叨让他很绝望,但是同时,怀里面的温却又他感到了时间停止般的祥和,甚至下车的时候脸上还流露出不舍的表。



    看着男生又把女生背上离去的背影,出租车师傅捏了捏方向盘,感叹年轻是真特么的好真特么的美啊!又想起李晓下车那不舍的表,出租车师傅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果然自己的份不仅仅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这么简单,还是一个伟大的人生导师,没感叹多久,小年轻玩了个彻夜回家睡觉,他的今天才刚开始呢,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李晓把方边缅带回了家里,她爸昨天陪着她来到京城后又回到江城处理事了,让她回自己家里的话当她睡醒时家里无人的孤独感必然会把她吞噬。



    此时七点多,孙晓黎和粒粒在楼下客厅看电视,李晓估计自己老爸还在上呼呼大睡,孙晓黎见到李晓回来脸上没有不悦只有一些担忧连忙迎上去,小声问道:



    “小缅喝多了还是睡着了?”



    “睡着了。”



    李晓的房间隔壁还有一个客房,孙晓黎似乎是早有预料已经把客房都收拾好了,跟在李晓后面上楼见自己儿子小心翼翼的把方边缅放下了和盖好了被子,才笑了笑下到了客厅。



    粒粒扯着孙晓黎的衣袖好奇地问道:“妈妈,缅姐姐生病了吗?”



    孙晓黎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对啊,所以你等下不能上去吵缅姐姐哦。”



    “那会好吗?”粒粒担忧道。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孙晓黎笑了笑。



    李晓把方边缅安顿好没急着离开,她刚在出租车上还断断续续地说着梦话,李晓没听清,不过能听到妈妈、李晓的字样。



    看着女孩吹弹可破的脸蛋时而微皱时而舒展,睡个觉还一直做梦呢,李晓不一阵心疼,想起前不久升学宴上方边缅就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了,他恼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早点知道。



    李晓握住了她的手,不知道方边缅是不是感应到了,反过来紧紧地握着李晓的手,只见她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了笑颜,嘴里喃喃道:



    “李晓我好开心啊,我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嗯,我也很开心。”李晓小声道。



    ......



    提示:浏览器搜索+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