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9 老妪


本站公告

    赵贺被带进了一座巨大的蘑菇型建筑里。



    穿过一扇掩着的朱红色的木门可以看到,这是一间宽敞的居室,屋子的正中央,一个两端突起,中间下陷的铁制火炉,炉口的火焰在跳跃着,火炉里的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火炉把屋子烤得很暖和。



    火炉左边是一个陈旧的棕红色储物柜,右边是两尺来高的红色木桌,上面摆放着一个褐色茶壶,几只木质的茶杯,茶杯上雕刻着雪花一样的六角纹路。



    屋里散发着一股好闻的味道,这就像将一床被子放在阳光下晒,到夕阳西下时满张被子都会散发出阳光般温暖的香味。



    但是,没有阳光啊,外面明明冰天雪地的,也许已经几个月不见天日了。



    赵贺的左手边是一扇雕着菱形窗花的窗户,灰白色的未知动物皮毛制成的窗帘,搭在窗户两翼。



    窗花缝隙中忽暗忽明的飞影应该就是飞雪的剪影。



    有光透进来,但着绝对不是阳光。



    火光的掩映下,赵贺看到了一个头戴鹿角的老妪。



    她佝偻着腰,蜷坐在铺在地上的毛毯上,手边的木案上,燃着一个小一号的炉子,那种类似“阳光一样的味道”,应该就是从这个小手炉里冒出来的。



    洁白的鹿角,和鹿角一样苍白的长发,苍老的面容,微闭的双眼,让这老妪看起来神秘无比。



    她应该就是猎人头子刚才提到的“萨婆”了。



    听上去,像个老神棍一样的职位,难道是绑定了什么系统?



    可以预测未来的系统?



    这可不得了了,这种系统太过逆天,如果是真的,【王】为什么会放任这么危险的系统在外面?



    “贵客,请坐吧!”老妪的声音很温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出尘味道:“我无眼无腿,不能亲自迎接贵客,还望不要见怪。”



    无眼无腿?



    怪不得身材这般矮小,眼睛也总是闭着。



    赵贺坐到了老妪身前一个类似蒲团的垫子上,这垫子软乎乎的,估计里面填满了兽毛。



    “贵客远道而来,先喝一点东西解解乏吧。”老妪说道。



    在小案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酥油茶一般的饮品正冒着热气。



    赵贺也不客气,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入口香醇,更像是奶茶。



    “贵客跋山涉水而来,一路风尘坎坷,就是为了寻找一个人,对吧?”老妪虽然牙齿都掉光了,但是声音非常清亮,吐字清晰。



    “没错。”赵贺已经彻底把她当做某个系统的宿主了。



    除了火神岛上的百族之人,这世上没人知道他这看似漫无目的的满世界跑,是为了什么。



    “那人曾经是个强者,避难到我的部族来,当时他受了很重的伤,是我的亡夫救了他。”老妪继续道。



    赵贺点点头,没想到,这一趟雪原真的来着了,终于有了一点“x”的线索。



    “那人在我的部族待了一年半,伤好之后,继续亡命天涯去了。”老妪说到这里故意停下,想看看赵贺的反应。



    赵贺不疾不徐地喝了一口“奶茶”,没有急着插话。



    老妪似乎挺满意,她笑了笑,继续道:“那人承诺,如果我部族未来发生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他一定会回来帮忙,但是两年前,我那亡夫率领部族的大好儿郎在雪原打猎时,遭遇了一支王庭来的队伍,被屠戮一空,再也没有回来。”



    “你不是能够预见未来吗?”听到这里,赵贺实在忍不住了,问道。



    他的意思是,你连我今天要来你们部落都知道,怎么没料到你丈夫出门打猎会出事呢?



    “我乃是部族代代相传的‘萨婆’,每过三年,就要死一次,族人将我埋葬在雪峰上,三年后,我会复活。”老妪说道:“我那丈夫死时,我也死了,我是今年才复活的我只能预见3天之内的未来,和30年之内的过去。”



    赵贺听得目瞪口呆,这究竟是什么奇葩系统?



    活三年,死三年?



    这就是获得预见未来能力的代价?



    “恕我冒昧,你的系统是?”赵贺终于问出口了。



    “系统?”老妪闻言摇了摇头:“我的亡夫才有系统,我没有。”



    这就奇了怪了,没有系统,你凭啥预见未来?



    预见3天之内的未来,虽然看上去不算太逆天,但也已经很强了;



    看见30年之内的过去,这就更恐怖了,虽说知道已经发生的过去并不会改变历史,可是这不就说明,赵贺自从来到这个星球之后的每一秒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这个老妪都知道?



    如果她是站在【王】那一边的,那就没得玩儿了。



    “我看到了,我丈夫在不敌王庭的人时,曾经按照你寻找的那人给定的方式,发送过求救信号,而那人也接收到了,但他并没有按照约定前来驰援,导致我的丈夫含恨而死。”老妪说道,“所以,其实并不只是你在找那个人,我也在找他。”



    “你也在找他?你好需要找吗?”赵贺无语道:“你不是可以随意查看这个世界过去三十年发生的事情吗?看看他一分钟之前出现在哪里不就得了?”



    “抱歉,现在的我做不到了,我快死了。”老妪平静地答道:“昨日,我便已经感到油尽灯枯了,我在预见到你的到来之后,看到了我自己的死期。”



    “嗯?你刚才不是说,你是今年才复活的吗?按照你的说法,你不是应该再过两年才死的吗?”赵贺问道。



    “这次,是真的死亡。”老妪摇了摇头:“活了又死,死了又活,都加起来,我今年已经29岁了。”老妪感叹道:“每一代‘萨婆’,都不可能活到30岁,这不是宿命,而是约定。”



    “什么约定?”赵贺越听越觉得玄幻,“和谁的约定?”



    老妪神秘一笑,这一次,她没有回答,只是叹道:“只希望未来你找到那人之后,能够帮我问一问,当年,他为什么食言。”



    赵贺还想再问,老妪摇了摇手:“我只剩几分钟的时间了,你腰上别着的,是地图吧?”



    “拿过来,我告诉你,一个月前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哪里。”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