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1 每天都工作


本站公告

    只用了一个晚上,张晨就把效果图画出来了。



    这一次,他没敢在办公室画,而是在自己房间,他怕被顾淑芳看到,上次自己是纯粹帮忙,不赚一分钱,所以自己心里很坦然,也不怕被她看到。



    这一次,要是,万一,顾淑芳问起呢,自己怎么和她说?



    告诉他这是自己的项目?那人家肯定会想,你这里的活都没干完,心思就已经在其他地方了?张晨也不是那种,喜欢在这类这个项目和自己无关。



    虽然张晨知道现在不比当初,顾淑芳会下楼来的可能性很低,就是下来看到,会问他的可能性也很低,但是,万一呢?



    人家嘴里就是不说,那也会在心里想吧?



    还真是做贼心虚啊,张晨自己笑着摇了摇头。



    所以这次,张晨是在自己房间里画的,画完,外面天也已经亮了,放下画笔,张晨发现,四周的声音好像也清醒过来,他听到了锅勺磕碰的声响,这才发现,自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张晨下楼,去外面吃了一碗汤粉两个卤蛋,回到房间的时候,才七点多钟,就校好闹钟,在床上躺一会。



    八点四十,张晨被闹钟叫醒,他洗漱完毕,用手背试了试画架上的效果图,颜料已经完全干了,他把画从画架拿下来,放进画夹,在上面覆了一张铅画纸,合上画夹,背着它去上班了。



    张晨到办公室的时候,刘立杆和小武已经到了,张晨把画夹交给刘立杆,故作轻描淡写地说,你打开看看。



    张晨虽然六点多钟已经吃过早点,这时还是拿了刘立杆带过来的早点,坐一边去吃了。



    刘立杆打开画夹,看到里面的效果图,惊呼道“我操!这不就是我的航空母舰吗?!太厉害了!”



    “看看还有什么意见。”张晨嘴里含着腌粉,口齿不清地说道。



    “没有了,没有了,意料之外,出乎意料,彼尔德佛,完美!”刘立杆乐得合不拢嘴。



    张晨和“小武,你帮我去买一张kt板,黑色的,再买三根塑料边条,也是黑色的。”



    “是裱好给谢总送过去?”刘立杆问。



    张晨说对。



    “那不用了,我拿过去让店里帮我裱,裱好直接送过去。”



    张晨说好。



    “走,武师父,你骑车,我拿画。”



    刘立杆背起画夹,和小武出去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刘立杆和小武回来了,刘立杆一进门,就看着张晨傻笑,张晨问他怎么样了,刘立杆比了一个ok的手势,和他说



    “谢总也很满意,他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看看,我们连特一级厨师的菜都没吃,跑回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了。”



    ……



    最主要的设计已经完成,接下来张晨就有时间琢磨里面的设计,这个时间还长,不急,再加上现在张晨的心态大不一样,前面是在准备大作,现在就感觉是在画小品,前面是大戏,现在是折子戏,张晨完全有时间精雕细琢。



    张晨设想,这么大的建筑体,里面需要有一个中庭,不然会给人很闷的感觉。



    就像人需要鼻孔,以前的老房子,在一大片黑黝黝的瓦片中间,总会错落安排一些玻璃的明瓦,这个中庭,还不能小,四层楼,二十米的高度,如果太小,会变成一口井,让人感觉到很压抑。



    张晨设想,把休憩区和连接上下楼的扶梯都安排在这个中庭,一面有巨大的瀑布,从二十米的高度落下来,那也是很壮观。



    但又不能做成真正的瀑布,不然,因为水的落差,会带来巨大的水声,张晨想起自己去过七里泷的葫芦瀑布,站在瀑布边上,完全就听不到其他的声音,连和挽着他手的金莉莉说话,都需要用喊的。



    如果那样,那就是一个灾难了。



    张晨把瀑布的想法简化成水幕,这一整面,都是玻璃,玻璃有一定的斜度,水顺着玻璃流淌下来,就没有声音了。



    这玻璃的后面,可以安装不同颜色的灯,这样水幕就会变成五颜六色,有气势,但又是婉约的,张晨甚至设想过,在水幕的对面,安装一部幻灯机或电影放映机,把图案投射到水幕上,但想到中庭里明亮的光线,还是放弃了。



    这个设想,要是放在今天高流明的投影仪面前,就是小儿科了,但在当时,张晨有这样的设想,就很不简单,但设想没有物质的支撑时,就只能把它作为幻想,硬生生地压下去,让它在心里沤烂。



    张晨抬起头,看到门外有六七个人过去,张晨心里一惊,他看到领头的好像是正哥,他们到这里来干嘛?



    他们是走向工棚的方向,张晨跳了起来,他想他们,一定是去找小武麻烦的。



    张晨赶紧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看到正哥带着人,正走进练习馆,张晨跑回办公室,也没找到什么称手的武器,一眼瞥见自己对面,小武的桌上有一根长条的大理石样品,就抓在手里,走出门去。



    张晨走近练习馆,里面的声音和平时无异,吵,但不杂乱,不像是互相群殴的样子,心里稍稍安了一下,走到门口,看到里面有正哥的马仔,正在和小武的徒弟对打,正哥和小武,站在边上,两个人不断地叫着,指点着,互相还交头接耳,张晨松了口气。



    小武和正哥,都看到了张晨进来,正哥抬手挥了挥,算是打过招呼,小武走了过来。



    “阿正他们,来干嘛呢?”张晨问小武。



    了,这逼烦死了,一直和我说要到这里来训练,我怕影响不好,没答应他,昨天实在拗不过,答应他们从今天开始,可以过来训练,我帮着看看。”



    ,但张晨明白了,这是因为阿正帮自己找回了摩托车,小武欠了他人情,欠人情,总是要还的,哪个社会都一样。



    小武看到张晨手里拿着大理石条,问道“你拿着这个干嘛?”



    张晨笑笑,和“我看到阿正他们过来,还以为是来找麻烦的。”



    “那你拿着这个,也没有用啊。”



    小武从张晨的手里,拿过那大理石条,左手握着,右手稍一用力,一掌,大理石条就断了。



    张晨回到了办公室,坐下来,注意力却集中不起来了,他干脆走出去,去三个工地看看,商城楼上的装修已经完成了,小徐他们正在招商,招商很火热,一个店铺,很多人在抢。



    小徐和张晨抱怨,烦死了,各种关系都来了,真正准备开店的还好应付,最烦那些知道这里店铺抢手,想拿了再转租的,他们刚刚已经发了通知,说是不能转租,唉,但有些面子,还是不得不卖,符总也没办法。



    张晨听着,心里很宽慰,麻烦是你们的,对张晨来说,他觉得从招商的火热,可以看出来自己当初的判断是对的,他想,等我们的中国城开始招商的时候,一定也会这么火热,张晨很相信这点。



    商城的三楼装修完后,现在二楼已经在封闭装修,酒店那边,大堂的装修进入了后期,楼上原来符总他们在的那层也快改建完了,接下来马上要动手的,就是酒楼的包厢部分。



    虽然忙,但从张晨他们公司内部来说,其实是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张晨把手下所有的人员都摸熟了,谁有多大的能力,干出的活怎么样,心里一目了然



    下面每个班组,施工也有了经验,不会像刚开始时那么手忙脚乱,接下来的活,对他们来说,没有多少难度,特别是酒店的客房部分,你装修完一层,其他的楼层,等于是一层层复制,多少层也是一样干。



    张晨感觉自己,工地多了,人反倒比原来更轻松了。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