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有些孤独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水云洁身后,一片死寂,尽皆窒息。

    卢芸确实抓住了他们的弱点。

    人可以不畏死,但人活这一次,不可能没有不害怕的东西。

    他们的妻子、父母、儿女,确实都留在长乐谷。

    虽然,皮之不存,毛将安附。

    他们之前也做好了家人难逃此劫的心里准备。

    但那是命,是不能改变的,只能接受。

    可,现在,卢芸确是把选择的机会摆在了他们面前。

    全家老小的命啊!

    徐道远心中暗叫不好,连忙大声道:“休要听这妖女妖言惑众,诸位扪心自问,宫主平日待你们如何?你们忍心逼她吞下噬心丹,生不如死么?”

    徐道远的声音落下,如同石沉大海。

    有一瞬的沉寂……

    然而下一刻。

    “大长老,我的妻子今天刚刚临盆,我还没来得及看孩子一眼啊!”有弟子失魂落魄地道。

    “是啊,我周家满门老小,六十几口人都在长乐谷,这一下就是灭门啊!我死后怎有脸去面对列祖列宗?”

    “大长老,你自己也是儿孙满堂,你的孙子、孙女,一对龙凤胎,还没你膝盖高呢?你忍心看他们幼年夭折么?心不会痛么?”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一时间,开口的人越来越多。

    他们低着头,不敢去看水云洁,不敢与之对视,但,话中的意思,却已表达的很明白。

    是,宫主待他们不薄。

    可,人有亲疏,不是嘛?

    他们也是情非得已,是被逼上绝路了。

    你一言我一语,渐渐的,就连徐道远脸上也出现了动摇之色。

    有些事,不去想,可以不管不顾。

    但一旦被提起……

    他痛苦的闭上眼,甚至连眼角都泌出了浑浊的泪水。

    他的孙儿、孙女,才刚会走路,刚刚学会叫爷爷……

    “咯咯咯,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水宫主,你看看他们的眼睛,他们催你为了他们赶快跳下地狱呢?”卢芸玩味的盯着水云洁,“你看的清楚么?读懂了么?嘴上不好意思说,想说的都在眼神里呢!”

    水云洁依旧一言不发,并没有怨恨。

    人性如此,她可以理解他们的选择。

    她只是有些孤独。

    在这个位面,她已经没有挚亲在世,截然一人。

    也不会有人真正在意她的生死。

    “水宫主,太虚秘境都传你仁义有大德,为了凤天宫,尽心竭力,鞠躬尽瘁,那现在,你的门人恳求你救救他们,为了他们为奴为狗,你也该牺牲自己,才无愧美名不是嘛?”卢芸说着,玉手一抛,手中半透明的瓶子已经落在了她的脚边,瓶子碎裂,赤红色的噬心丹落入尘土和碎片中。

    那“啪嗒”一声仿佛砸碎在所有人的心口。

    一时间,几百人的咒骂、哭嚎、哀求都禁止了。

    卢芸那如同给狗投食一样的动作,带着毫不掩饰的羞辱,就像是一个巴掌,打在水云洁的脸上,也是打在凤天宫,打在他们所有人的脸上。

    不过……

    正如,卢芸所言,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大多数人眼中,除了耻辱,更多的还是忐忑,期寄。

    或明显,或隐晦。

    她们都在期寄,水云洁吃下那颗沾满灰尘和碎片的毒药。

    水云洁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尽收眼底。

    继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或许只有三五秒吧,但对徐道远等人而言,这却是度秒如年的三,五秒。

    终于,他们看见,水云洁蹲下身去,拾起红色药丸,没有停顿,将那枚参杂着灰尘、碎片的红色药丸吃了下去。

    刹那。

    卢芸的眼中闪过错愕。

    真的吃了!

    她原以为还要费一番功夫。

    想不到!

    这傻女人到是比她预想的干脆!

    说真的,她反正是不能理解。

    而徐道远等人,却是都修惭的低着头。

    如果面前有条地缝,他们一定会选择马上消失。

    无地自容不过如此了。

    只是,羞愧之余,谁也不能否认,自己的内心深处都松了口气。

    ……

    在吞下了噬心丹后。

    只是几吸,水云洁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毒作用的很快。

    她捂住心口,苍白俏脸上开始滚落豆大的冷汗。

    万箭穿心。

    真正万箭穿心的感觉!

    嘭!

    她跪在地上,五指硬生生的没入了土石中。

    嘴唇,已经被她自己咬破,鲜血在白皙的肌肤上流淌,灼眼到极点。

    她自己却一无所觉。

    与之心口的巨痛相比,这点伤口根本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她没有求饶,只在偶尔,发出一声几乎细不可闻的闷哼。

    一双美眸虽然已经充血,通红,却没有眼泪,也没有卢芸期待的崩溃。

    一分钟,两分钟,一刻钟……

    起初,卢芸还有耐心等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脸上的笑容也开始维持不住。

    至今为止,吞服下噬心丹的人,最久的也没熬过半刻钟。

    水云洁却是超出她的想象了。

    换一个人,哪怕心如磐石,这个时候也已经心神恍惚,狗一样趴在自己脚边求解药了。

    不过,这却不是她想看到的,她要送给教主的是一条驯服的狗,可不能还存着野性。

    “呵呵,水宫主的这管玉箫卖相不错啊!!”卢芸的目光微微一转。

    水云洁的玉箫滚落在地,却是奇异的纤尘不染。

    “听闻,宫主这管玉箫不仅是武器,宫主这吹奏的本是也是一绝,不如,便让妾身这两位教中兄弟好好体验一下,也让我等饱饱眼福,如何?”卢芸朝着身后两名血甲壮汉眨了眨眼道。

    “什么!”

    懵了。

    徐道远等人全都懵了。

    这,这也太欺负人了。

    这是凤天宫的宫主啊!整个秘境至高无上的存在!

    这个蛇蝎女人,她真想的出来。

    “你......”

    水云洁突兀地抬起头,这一刻,眼中终于出现了怨恨,出现了剧烈的情绪波动。

    或许是因为性格,她活到现在,还没有遇见能让她钟情的男子。

    但,没精力过,又怎会没见过,听过。

    哪里会不明白,话中那是怎样的龌龊、羞辱。

    她们竟然想......

    他盯着那两名朝自己靠近的壮汉,目光足以让沸水结冰。

    而那两名巨汉的脚步却是突兀地顿住。

    他们竟然从这个女人身上感觉到了危险,脖子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下意识的停步。

    “呵呵,你们两个先等等,这种事呢,还是你情我愿的才好,都别急。”看到水云洁眼中的惊怒,卢芸反而笑了。

    “怎么办?你们宫主好像不愿意配合,这样,我这两位兄弟可是要生气的,他们脾气上来,就喜欢杀人,连我都管不住。”她对着徐道远等人道,虽然依旧笑盈盈的,但只要不聋不傻,就可以听出话中的威胁,“你们是自己人,你们劝,她听的进去。”

    “大人,如此,是不是过了?”徐道远终于忍不住了。眼睁睁看着水云洁服下噬心丹,他心中已经够折磨了。

    如果真的......

    他真的要疯。

    “大人,留一线吧,不要把人往绝路上......”徐道远深吸了一口气,抬头,豁出去般的道。

    但,也就是那一秒。

    没等他的话声落下。

    “啊!”

    突兀的。

    空气中一声刺耳爆鸣,紧接着就是徐道远的惨叫。

    他的脐下,赫然出现了一个血洞。

    一指!

    卢芸仅仅凌空一指,就碎了徐道远的金丹。

    “啊啊啊!”

    徐道远尽管极力忍耐,却还是捂着下腹,浑身抽搐,整张脸扭曲的不似人形。

    他不敢置信的盯着卢芸。

    这还是这个女人第一次亲自出手。

    一出手就如此恐怖。

    金丹很难被击碎,金丹的坚硬是骨骼的万倍。

    可眼前......

    太随意!

    太轻描淡写!轻易到好像幻觉。

    “老家伙,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讲了。”卢芸笑着看向徐道远。

    还有什么话?

    徐道远哪里还能有什么话讲,他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这就像是把人的腿打断,再问他跳不跳舞一般,残忍到了极点。

    “怎么闷声不吭了?刚刚,你不是很有话讲的么?”卢芸挑了挑眉,突兀的收起了嘴角的笑意,眼中闪过森冷,“既然你没什么要说的,那我来说,老家伙,有些话,不能乱讲,你知道就因为你刚刚那几句话,你们徐家满门上下的命都没了么?呵呵,为了让你下辈子记住这个教训,我会让你亲眼送他们一程的。”

    这这这......

    这一瞬间,所有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如见恶鬼。

    头皮发麻!

    太狠辣!

    众人心中刚刚被击起的一点怒火直接被浇了一桶冰水。

    至于徐道远,此时整个人都像是一棵被抽尽生机的老树,仿佛行尸走肉,活着跟死了没区别。

    “我刚刚怎么说的,一个个的都是哑巴么?”下一秒,卢芸望向其余人冷笑道。

    被她的目光扫过,一众凤天宫的长老、弟子,都感到了发自灵魂的颤栗。

    想到徐道远的下场,一时间人人自危。

    “宫主,怜悯怜悯我们吧!”

    “宫主,我们下辈子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

    “宫主,我等惭愧,可我等也没办法!”

    “宫主,我给您磕头了!”

    ……

    “你们......”水云洁咬着牙,眼中死寂。

    真的心寒了。

    她吃下了噬心丹,因为,她本就应该与凤天宫共存亡。

    然而。

    她的门人竟然劝她......

    这就是人性么?水云洁心如死灰。

    她不可能答应。无论他们怎样哀求,都不可能答应。

    下一秒。

    她的娇躯,突兀的爆起,扑向卢芸。

    此时的她,整个人都在发光。

    是真的在发光。仿佛一只燃烧的凤凰。

    这是凤天宫密传的爆丹术。

    威力是一般自爆的数十倍。

    但代价也很明显。

    爆丹后,尸骨无存。真的连一块骨头都不会剩下。

    不过,对于现在的她,这些都已经不在乎了。

    然而。

    卢芸在惊愕之后,眼中却不见一丝慌乱,她是完全的不闪不避。

    就在水云洁朝她扑来的一刹那,一张黑色的符纸从她手中飞出,直接没入了她的丹田。

    黑色符箓直接封锁了气脉。

    水云洁体内,从真元到气脉、穴窍、金丹都被冻结,这丹爆术,自然也无法进行下去了。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