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死亡凝视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领导,不是这样的,我……”韩国庆正准备解释就被工作组的组长给打断了。

    “你说没钱?那你多没有少没有吗?六千五百万的贷款,你一百万的款子放了没有?”

    “我……”韩国庆欲哭无泪,他可以说什么准备一起给,或者说款子紧张,可是说了还不如不说。

    真拿领导当煞笔呢,现在不解释,也就是犯了错误,要是解释了那就是犯错误加欺骗领导,后果更加的严重

    “好了。”领导冷声说道:“我不是你的直属领导,也没有权利过问你们银行的事,你先去吧。”

    韩国庆看着领导淡漠的眼神,这一刻,如果他知道达康书记的话,就能够知道什么叫作死亡凝视。

    韩国庆默默地退出了办公室,另一边路经理也到并州饭店扑了个空。

    韩国庆走了,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好半晌,才听领导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有什么事不能够好好说,非得整的这样,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一旁的张卫义听着这话,还以为姜小白会继续卖惨呢。

    但是没有想到,姜小白竟然一声不吱,并且还整理了整理衣服,让自己看起来不再那么狼狈。

    张卫义想着,到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红着眼睛刚想说两句,就让姜小白给拉住了。

    “哎,行了,先回去吧。”领导叹了口气说道。

    “谢谢领导。”姜小白感谢过后,毫不停留,拉着张卫义就退出了办公室。

    “谢谢啊顾叔,我们就先走了。”办公楼大厅里,姜小白看着顾正文感谢道。

    “没事,”顾正文摆摆手,然后问道:“那贷款的事?”

    “没事,车到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归会有办法的。”姜小白毫不在意的说道。

    上车以后,张卫义一边心疼着衬衫一边开口问道:“刚才在办公室,你为什么不让我说?”

    姜小白直勾勾的盯着道路的前方,头也不回的说道:“说什么?还有说的必要吗?”

    张卫义眼睛一亮,开口说道:“小白厂长,你的意思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胸怀要宽广一点?”

    姜小白嘴角抽了抽强忍着啐张卫义这个可怜孩子一脸的冲动,然后开口说道:“屁,狗屁的得饶人处且饶人,知道什么叫做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吗?知道什么叫斩草除根吗?”

    张卫义被骂的有些委屈,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怎么?”

    姜小白叹了口气说道:“咱们是乡镇企业,如果说国营企业是哥哥的话,那咱们乡镇企业就是小弟弟,不,小弟弟都算不上,就是个私生子还是女的。

    要不是这次因为建大楼的事,以为咱们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法有用吗?根本就到不了领导跟前好不好。

    不过最多也就这样了,你还能咋的,讲理那是两个力量均衡的人才能够讲道理的。

    现在一方是省里的财神爷,一方是咱们这种毫无存在感的乡镇企业,我们有什么,最无力的威胁就是大楼我不建了,可是又能够怎么办,力量都不均衡你怎么讲道理,再闹下去,只能够让自己难堪而已。”

    张卫义听着,有些忿忿不平,凭什么就不拿乡镇企业正眼看啊。

    “那小白厂长,贷款的事?”张卫义问道。

    “放心啊,有了今天这一出,我估计贷款就差不多了。”姜小白笑着说道。

    他知道今天的事情完全都出乎了张卫义的认知,可能张卫义也是头一次知道自己还有这一面的存在。

    想到这,姜小白苦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好像头一次认识我,觉得我撒泼,无赖,不讲理?”

    “我……没有。”张卫义迟疑了一下,还是不敢承认心里的想法。

    “我要是能够彬彬有礼,大家坐下来解决,你以为我想这样做吗?我也不想,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够这样做,作贱自己,才能够起到那么一点微乎其微的效果,

    不过相比起辜负你们的信任,相比起整个华青控股公司来说,我个人这点荣辱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呢。”

    张卫义听着一愣,然后赶紧说道:“小白厂长,您可千万别这样说,我真的没有那么想,我……”

    张卫义感觉自己很愧疚,是啊,他认识姜小白的时间也不短了,姜小白什么时候不是温文尔雅,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

    这次的事要不是被逼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又怎么会使出这样的手段,可是他还是为了华青控股公司,这样做了。

    他本来内心就很难受了,自己还在这不光一点也不理解,还看不上这样的手段。

    自己真的是有些不是个人。

    “其实,我也习惯了,也无所谓,本来我是不想和你说这些的,就是觉得华青大厦还需要咱们共同努力,不想因为这些误会,让你对我产生这种抵触心理。”

    姜小白神色肃穆,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有些低沉。

    说的张卫义更加的羞愧难当,原来小白厂长宁愿忍受着自己的误会都不想说,说也是为了华青控股公司,为了大家。

    可是自己怎么就不能够理解小白厂长的良苦用心呢。

    “小白厂长,我错了,您别这样了,以后我要是再犯错,您就骂我,撕我衬衣……”张卫义着急的说道,有些语无伦次。

    可他不知道,要是刘健在场呢话,就会觉得这一幕和当初自己被姜小白说服,留在建华村的夜晚,到底有多么的相似。

    “哎,算了不提了,先回去换身衣服再说吧。”姜小白摇了摇头。

    知道愧疚就好,之前还用愤怒,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

    老子干啥了,不就是骂你两句吗?咋的,自己没长脑子,还不让我说了。

    老子堂堂华青控股公司董事长,骂你一个财务经理两句,你还觉得委屈了

    怕不是我以前对你们太好了,以后得让你习惯习惯这种水深火热的生活。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