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赵千秋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就是胡莹为什么很关心胡雯倩的原因,因为她的命运和她一样凄凉。

    胡雯倩的奶奶因为和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私奔,使得她们一家在家族中倍受欺凌。

    为了家族的利益,族长已经决定把胡雯倩给嫁给樱花国一个大家族的子弟。

    而那个子弟的名声早就臭名昭著。

    为了摆脱自己的命运,胡雯倩才努力的巴结郑发,就想证明自己的能力。

    如今郑发一倒,胡雯倩再次面临着被嫁给那狗日的樱花国混蛋当成凄惨工具的下场。

    “算了吧小姨,你自己都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看来我想请你帮忙是没戏了。”

    胡雯倩刚燃起的希望再次被无情的熄灭。

    “你错了,属于你我的时代才刚刚开始。”胡莹淡淡的笑道。

    胡雯倩内心又燃起了希望。

    “只要你能让那个人回国。”胡莹无情的补充道。

    “所以,我还是得借用那个人对我奶奶许下的诺言,把他叫回来?”

    胡雯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不该叫那个人回来。

    那个人是她最后的希望,一旦动用了这张底牌,她以后若是遇到更麻烦的事情就永远没了依靠。

    “那个人一旦回国,就连国内那些隐藏的老东西见到了都得绕道走,只要他一回国,肯定没人再逼你嫁去樱花国。”

    胡莹循循善诱,她等胡雯倩叫那个人回来已经等了很多年。

    胡雯倩站在雨中对着天空发笑,不甘道:“难道我现在就要干等那个人回国?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不,你现在还有一个大招可用。”

    胡莹在得到酒吧里发生的事情后早就想好了对策,就等胡雯倩的这个电话。

    “什么大招?”

    胡雯倩看了看手里的冒牌包包,从里头拿出了自己的一张银行卡,随手把包包甩向远方。

    “你现在立刻、马上回到郑发身边,亲自把他送到医院,要一直照顾郑发康复出院。”胡莹回答。

    “什么……你要我去照顾郑发那个废物?这就是你的大招?”

    胡雯倩很想立即把手机往地上狠狠摔下去。

    “听小姨的,这是在那个人回国前稳定局势的一个厉害招数。”胡莹想了想,解释道:“郑发的老爸是郑家现任族长,他晚年得子,就郑发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把郑发当成个宝似的,需要一个“儿媳”这个时候在他身边煽风点火。”

    “我明白了。”

    胡雯倩凄惨一笑,也不等电话那头的人再说点什么,便挂了电话,向自己丢的那个方向走去。

    雨,在挂电话的时候骤然停止,就像和胡雯倩开了玩笑。

    胡莹的电话被突然挂断,但她也没有生气,而是陷入深思。

    赵千秋……那个传奇人物会回来么?

    赵千秋,一个为爱痴狂的传奇人物。

    乃大清皇家禁军总教头的传承人,哪怕大清亡了,他们一族仍誓死守候在有皇室血脉的人身边,直到最后的守护者——赵千秋。

    此时,六月酒吧里已经乱成了一团,被巡捕团团围住。

    “我要你做的事情都做好了么?”

    酒吧经理小声询问身边的黑衣大汉,时不时微笑着和来来往往的巡捕打招呼。

    “都做好了,我在郑发那小子被送去医院前,拿着他的手指按下了今晚所有损失费用的许诺书。”

    阿彪回答,然后掏出一只欠条交给自己的老大。

    “阿彪,你做事不看场合吗,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你也敢把这东西交给我?”

    经理翻了个白眼,拿过欠条仔细看了一眼。

    “我勒个去,阿彪你小子学坏了啊,竟然勒索郑家两千万。”

    酒吧经理乐呵呵的把欠条收好,对酒吧今晚发生的不愉快根本没当回事。

    “老大说过,我们这是正经行当,我当然按照正当行业的规矩来算损失。”

    阿彪咧嘴笑了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声道:“我还把郑发和那小子打架许诺输了包酒水的话录下来了,郑家绝对不敢赖账。”

    酒吧经理本来还在嬉笑,一听到阿彪还有包房里发生的事情录像,脸色顿时黑了下来,道:“不想死就立马销毁了那玩意儿!”

    “这可是勒索郑家的证据啊,为什么要毁掉?”阿彪不解。

    难道自己的经理和那个秦飞关系非凡?

    “你怎么傻到家了,你要是留着这玩意儿不就是告诉郑家我们见死不救么?”

    酒吧经理忍不住用手敲了敲阿彪的脑袋,继续道:“就算我们说我们两人当时不在酒吧,但你要是拿这证据陷害那个叫做秦飞的小子,那更是找死!”

    “为什么,那小子有那么邪乎么?”阿彪捂着脑袋,一脸的不满。

    “这小子如此肆无忌惮,身手又这么厉害,你还真把人家当成像你这样没脑子的傻瓜?”酒吧经理不得不压低声音耐心解释。

    “你看着吧,今晚的事迟早要闹大,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事情撇得干干净净,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好做我们的生意,其他的事情别人问起来就咬死说不知道。”

    “明白了老大,都听你的,我现在就去毁掉今晚发生的这些事的所有相关证据。”

    阿彪识趣的退走,不想再被自己的经理拍头了。

    此时,当事人秦飞正开着车,载着苏玉和简希向苏家飞驰而去。

    “秦飞,本小姐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今晚你可是爽了大祸。”

    简希眼里透着狡黠的光芒。

    “这个大祸可能会让你丧命。”

    秦飞笑着问道:“我能有什么大祸?”

    简希看到秦飞无动于衷,没了脾气,解释道:“郑家起家可是不怎么光彩,郑发他爸是郑家现任族长,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你让人家断子绝孙,以他们的脾性,绝对会对你下江湖追杀令。”

    “不对吧,让郑发断子绝孙的明明是你才对,你怎么赖到我头上了。”秦飞淡淡的说道。

    “可是郑家不知道啊,他们都会以为是你做的吧。”简希笑嘻嘻的说道,“而且郑家可不会动我。”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