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情调


本站公告

    打电话给爸让他们可以回来了,丁俐欣开门进来双手放在身后蹦跶蹦到我面前,将东西塞给我手上,“乌龙玛奇朵,给你。”我接过杯子插入吸管,先吸了口浮在上层的奶盖再喝了下面的乌龙茶,



    “你自己没喝?”



    “没喝,就给你买了,体贴吗?”我微信地点点头,



    “晚上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火锅。”这时爸妈才走了进来似乎听见了丁俐欣说的话,



    “又要出去吃啦,有菜的呀。”妈妈说完丁俐欣嘴巴撅了起来,



    “小孩子是要多出去吃吃,菜我们可以带回去热一热吃了不就好了。”爸爸说完就准备出门回家,“那我们走了,你们出去吃吧。”



    “晚上早点回来,明天周二俐欣要第二次化疗。”妈妈说完就拿上桌上的饭盒出门,



    “阿姨,你们忘记拿了。”丁俐欣指着桌上昨天买的豆腐干,我拿着袋子递给了我爸,他们走后我就关上了门,



    “那你看下去哪里才火锅,我洗个澡先。”等我洗好澡就在沙发上躺着看会新闻,她坐在椅子上边看电视剧边化妆,想着她应该选好了去哪里吃,眼皮有点重,昏昏沉沉,不知不觉在沙发上睡着了,眼睛睁开后看到她坐在那看着我,马上惊醒坐了起来看了下时间,原来只睡了20分钟还好,对着她笑了笑,“走吧,出去逛逛。”



    “你累得话不出去吃也没事。”我将她买的乌龙玛奇朵一口气喝完,走过去把她拉了起来,



    “走吧,不累,我也想吃火锅了。”她把吃饭的地址发给了我,坐上车系上安全带,她随便放了点歌,我想很专心地开车可是总有些事情要打断我的想法,施裕枫这个名字我肯定在哪听过,“俐欣,你帮我网上查下施氏集团的董事长叫什么。”过了几十秒,



    “施裕枫。”果不其然,那他就是施亦城的父亲,根据出租车司机讲述周华最后在出租车上讲的话,加上周华妈妈所说的他并非她亲生,这件事到底...“当心。”



    幸会丁俐欣的提醒我才一个急刹车没有撞到前面的车,“怎么啦?”她的语气并没有责怪,后面车辆的汽笛声催着我继续开,



    “对不起,没吓到你吧,刚有些走神了。”继续往商业中心开去,



    “我没事,你没事吧,在想什么?”



    “周华临死前打过一个电话说自己不姓周,姓施;周华的妈妈也和我说了周华并非他们亲生;前面借你病房立遗嘱的人就是施裕枫,他和我说他有三个老婆,二老婆为他生的儿子小时候夭折了;你说这三点会不会有些我们想不到的联系呢?”她咬着手指头在思考,“别吃手。”我说了她的嘴才松开,



    “照你这么说你怀疑周华是施裕枫的死去的儿子?”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吧。”说完就到了商业中心,停好车后就和她走去主街道散步,路过一个影城“看电影吗?”



    她看着我点了点头,“你还记得上次吗?刚开场你就走了。”



    “这次不会了,天塌下来我也看完。”



    “那你自己看完,天塌下来我就先走了。”买好电影票后又去买了爆米花和饮料,找好位置坐下后把中间的隔断推了上去,她抱着爆米花我搂着她的肩,电影的内容其实不太符合我的口味,爆米花不到十分钟我们就吃完了,一个半小时左右这电影还没完我打开手机查了下这电影一共要放多久,两个小时的长度也是真的良心制作,我的手还搂着她都有点麻了,她也靠在我的身上,她用手掐了下我的手臂,我闪躲了下有点痛,



    “干嘛?”我转头看着她,“干嘛掐我。”



    “KISSME!”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眼睛看着我,我低头慢慢用嘴触碰了她的嘴唇不到一秒就离开继续看电影,她又掐了我一下,我又低下头吻了她比之前停留的时间也长了几秒,“以后我掐你你就要吻我。”



    “你怎么这么有情调?”



    她害羞地笑了笑,“你听到了吗?”我点了点头,



    “那你以后要掐得轻一点,我手都红了。”



    “不关我事,我掐得重就说明你要亲的久一点你记住了吗。”



    “丁俐欣,我爱你。”我在她耳边轻轻地告诉她,电影也快结束了,我继续看着大屏幕上的场景“啊,痛!”我这一喊打扰到了周围观影的人,纷纷打量了过来我有点害羞装作没事发生,她憋着笑身体在颤抖着,等她停下笑后一本正经地坐直看起了电影,我用手扳过她的头对着我,她睁大的眼睛明显被我这举动吓到了,亲了她后才感觉前面被掐得值了。



    散场后她挽着我的手在商场里逛着,到了火锅店后她肆意的点着菜,最近她吃得的确比较健康清淡不过想着她还吃得下就让她多吃点吧;眼前突然想起来以前在宿舍和他们吃火锅,



    ‘大夏天宿舍就一个风扇,每个人都吃得汗流浃背但谁又不肯先停下手中的筷子,买得锅底十几块钱比现在外面火锅店的锅底都要美味,锅里除了丸子还是丸子,没有牛百叶、黄喉、鸭肠什么,最多就是买得蛋饺和蟹肉棒,吃到后面热的不行都打了赤膊,我们看到周华和斯规赤膊后我就调侃他们皮肤真白,适合吃软饭以后,周华说他家条件这么好不需要吃软饭,斯规说他的皮肤粗糙吃不了软饭,反而周华前胸后背都那么白嫩说着斯规就用手摸了摸周华的背,说还是你适合干这一行;说完周华就和斯规开玩笑的扭打在一起,张超上前将他俩分开,说都适合都适合别争了,三个人又开玩笑扭打了起来;我看着他们三个,’



    碗里的黄喉突然就不香了,眼泪在打转,“不对,不是他。”我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什么啊,吓我一跳。”对她抱了下歉意,“你没事吧?”



    “没事。”周华的背后并没有施裕枫所说的胎记,周华和他没有关系,但是为什么周华会说这个话呢,电话铃声响了我一看手机,不是我的手机响,是丁俐欣的,她边接电话边问我,



    “晚上我朋友定了酒吧说去喝点东西聊聊天,就是上次来看我的那些人,我们吃好饭一起去坐一会?”我点点头答应了她,其实早回医院也没有事可做,只要她不累是应该多和朋友聊聊天,吃完火锅就根据她发给我的地址导航开车过去,停好车我看下酒吧的名字,‘HAPPY&NIGHT’。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