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并不相信这是意外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17章 并不相信这是意外

    男人见她一副好不情愿的样子,“静静,你不是本来就要买给我的吗?我付钱的话可不算是你送的。”

    温静欲哭无泪,“……那时你还挺嫌弃的啊。”

    男人瞪着他,“那时你不是送给我的。”

    慕煜行已经厚脸皮地把那条燕麦色的围巾从她手上夺过来自顾自地戴在自己脖子上了,满意地摸了摸,他已经推着婴儿车准备出去了,“乖,赶紧把钱付了,温歆等不及了。”

    温静:……

    看着男人那理所当然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幼稚,她不由地笑了笑,从包里拿出钱包刷卡付钱。

    黑色卡宴停在游乐场的停车场,温静推着婴儿车先下来买票,人太多了现在停车都要花点时间。

    一下了车温歆就兴奋地眨巴着眼睛四处看着,小手挥舞着就想要从婴儿车下来,温静赶紧帮她扣好带子。

    不远处一家纪念品店,见慕煜行还没过来,温歆一直指着那边,温静便推着婴儿车过去。

    十几米开外,一辆白色轿车缓缓地减速停下,长发遮住了半张脸的女人错愕地看着正要走进商店的温静。

    她推着一辆婴儿车,车上的孩子穿着漂亮的童装,一脸明媚的笑意。

    后面推着车的女人拿着暗黄色的包包,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肩头,举手投足间很有气质。

    女人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收紧,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显得有些可怕,嘴角的笑意很冷,温静……她竟然回来南城了。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她脸上幸福的笑容……就更加刺眼了。

    凭什么她的生活这么的暗无天日,而她……这么快乐。

    忽地就狠狠地踩下油门,白色轿车像是离弦之箭,朝着婴儿车的方向冲了过去。

    “啊——”

    旁边的路人忽地尖叫出声,温静下意识地转过头,黑白分明的眸底是一辆疾驰而来的白色轿车,她顿时瞪大了眸子。

    温歆!

    脚步立刻就往后退,但是拉着婴儿车的动作显然太慢了,眼看着那辆车笔直地朝着这个方向驶来,温静当即就先护住了温歆。

    身子传来一阵剧痛,温热的液体不知道从身体的哪里缓缓地流出来。

    她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眼前的一切变得越来越黑暗,脑海里只剩下唯一一个念头……那个女人……不是应该是在牢里的吗?

    温歆在婴儿车上被温静用力推到了一边,瞧着不远处的车祸场面,那么多血,她已经哭哭啼啼了,“呜呜……”

    周围的行人反应过来,当即就过来扶着婴儿车,大喊着,“出车祸了,快叫救护车……”

    “那肇事者跑了,赶紧记下那个车牌号……”

    周围一片嘈杂,温歆哭得越来越大声,张舞着小手就想要跳下婴儿车,好心的路人立刻扶着她。

    慕煜行停好车准备好温静和温歆,只是没看到人反而是看到了不少人围着马路的一边,他脸色沉了沉,迈着大长腿很快走过去。

    隐隐约约能听到一阵婴儿的哭泣声传来,那么地熟悉。

    英俊的脸更加阴沉了,他立刻拨开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眼前倒在血泊中的身影刹那间刺痛了他的眸子。

    连心脏都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

    温歆在旁边被路人扶着,哭闹着才让慕煜行回过神来,他缓缓地握紧了拳头,疾步跑过去,把温歆紧紧地抱在怀里,也顾不得自己会不会弄疼她。

    抱起温歆,他一步步走到温静身边,眸光一片猩红,想要伸手却始终不敢,怕自己会让她的伤势加重。

    医院。

    容貌英俊的男人站在走廊,头顶的灯光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冷硬深邃的俊脸一片阴鸷,眼神更是暗沉得很。

    苏音在旁边抱着大概是被吓到了一直哭的温歆,不断地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

    只是温歆的哭声始终久久不停。

    高谦匆匆赶过来的时候,慕煜行抬眸,开口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找到肇事司机了吗?”

    “已经在全城搜索了。”

    高谦凝重地报告着,“我查过路段的监控,也问过目击者车牌号,只是那辆车是事发前一个小时被偷的车,正好是那时路过游乐园。”

    所以看着,好像不是提前预谋的。

    慕煜行眸光眯起来,并不相信这是意外。

    “慕总,现在能知道的是,肇事司机是个女人。”

    因为摄像头角度的原因,现在看不清车里的人到底是谁,目击者说了开车的女人挺漂亮的,带着墨镜和帽子,就是看不到脸。

    女人?

    男人眼底的寒意蔓延,吩咐道,“把慕溪带过来,通知陆慎。”

    高谦会意地点头,马上又离开了,半个小时后,他把慕溪带过来,陆慎也终于是出现了,虽然他最近很忙,但林逸的妹妹好歹现在也算是他的人,他不会袖手旁观。

    手术室的红灯还在亮着,慕溪被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扣着肩膀,根本挣扎不了。

    跟昨晚妖娆迷人的妆容完全不一样,她现在的脸上不施粉黛。

    男人的俊脸很是可怕,指尖夹着一根香烟,让他浑身更是蔓延着一种颓废的味道,睨了眼无辜地睁着眸子的温歆,他淡声道,“苏音,麻烦你先带温歆去吃点东西。”

    苏音也大概知道恐怕等会会发生点什么,连忙抱着温歆先出去了。

    慕溪疑惑地看着眼前恐怖的男人,这里是医院……他让人把她带过来这个地方……

    她又看了眼紧闭着的手术室,难道是温静出事了?

    一股低冷的气压萦绕在她的心头,她紧抿着唇一时间不敢说话。

    慕煜行的视线冷得能结冰,低沉的嗓音暗藏着危险的意味,“是你开车撞了她?”

    不用想都知道慕煜行说的她就是指温静。

    慕溪大大地松了口气,虽然还是很紧张,但也必须要镇定。

    她缓缓地开口,“如果你指的是温静,那我什么都不知道。”

    担心自己解释的不清楚,她补充道,“我只是在昨晚见过她,我以为慕少和慕太太已经放过我了。”

    男人只是淡漠地抽着烟,英俊的脸在缭绕的烟雾里有些模糊,却是让人更是产生了几分朦胧的恐惧。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