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六拳六场比赛


本站公告

    以前看比赛,大多都是一拳把人打趴下,在传统的武学里面,一拳把敌人的骨头和内脏打爆,从而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是目的,很少有人说,把人打飞出去的。



    而且那种震撼的打飞,看情况被击中着本身却没有受到致命伤,这才是最出奇的。



    医护人员确认过,仅仅是打昏了过去,并没有危险,当然骨头略微骨裂,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真正厉害的是被陈铭打到的衣服,那套类似软猬甲的玩意,一片区域全部被打平。



    “妈,你看到没有?”少女指了指陈铭,“他好厉害!”



    “嗯,的确了不起……”少女的母亲点了点头,在一群动不动就用暗器,甚至是直接用武器的比赛里面,用拳头把人打成这样,还是第一次见。



    “这下子,有点意思。”李智看了看陈铭,微微张嘴称赞道。



    “刚刚那一下,是不是很厉害?”林曼曼有些激动的问道。



    “毕竟动用了内功,达到这个程度不奇怪……”李智评价,“不过若只是内功厉害,那不算什么,关键是刚刚把旋和拧的劲力,发挥出一定水平,才是我称赞他的原因。问题是,那应该是太极拳的手法,也不知道会不会给武当的那群道士惦记上……”



    实际上真给李智猜中,这次比赛,五大派其实都有派人过来,毕竟他们的弟子都有参加这次比赛。在武林里面,感觉这次代表赛,就如同是一种微缩版的武林争霸。



    “那人,应该不是武当派弟子吧?”武当派的一个老人,看向场地里面的陈铭。同时心里有些奇怪,虽然两人隔得远,却有种下意识的亲近感,或许是觉得,他和自己的那个不孝子有点像。



    “武当派这次参赛的弟子里,的确没有他……也不知道是哪派的弟子,刚刚那一招,明显有绵掌和斗战太极的痕迹。”旁边的中年人也是顿时皱起眉头。



    “去问问,看看谁家的弟子,居然如此不讲江湖道义。”老人说了句,其实心中所想,却是知道那少年的信息。



    第一轮比赛,每个赛区都有27场比赛,一般一到三分钟就能结束一场,饶是如此也打了快一个小时,才完成第一轮的比赛。



    第二轮有13场比赛,有一个人轮空,陈铭从第三场变成第二场上场。对手是第一轮第四场比赛的获胜者,这是一个用刀的少年武者。



    “少林本如,请指教!”本如显然是个出家的和尚,已经有了法号,然而居然不在少林寺里面修行,而是去上中学,倒是有些意思,本来以为,如同韦宁这样才是主流。



    “五虎陈铭,请赐教!”陈铭回礼,然后等着对方打过来。



    本如用的是少林梅花刀,走的是乱梅花的路子,力度忽大忽小,速度忽快忽慢,劈砍方向捉摸不透,佯攻和强袭根本捉摸不透,只要被带了节奏,那么落败就是注定的结果。



    奈何刀法一流,可对手本身的实力却是一般般,陈铭以虎威霸体扛住对方的斩击,以虎爪功捏住对方刀刃,用进步冲拳,将对方击飞出去。



    其实从空手道社那边学来的,手刀受和贯手也可以,不过陈铭不希望有些人误会。



    毕竟会场里面的观众,不仅仅是华夏人,还有不少外国友人。或许是过来华夏玩耍,或者因公过来的,不少都有家人陪伴,显然是打算过来看看华夏武术是怎么样的。



    手刀受和贯手都是他‘合法’获得,但对于一些有民族情节的,估计会认为他是‘偷学’,有了这个想法之后,那么甚至会不接受他的解释,所以还是不用为好。



    饶是如此,刚刚那一下依然非常震撼,本如和尚……或者说是本如小沙弥就这样被击飞出去。按照规矩,飞出擂台,那自然也算输。



    只是他这个赛区,也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毕竟居然连续两场,都是一拳败敌。



    “现在他用的,似乎是五虎门的路子?”武当派的老者看了对方一眼,“一开始用的应该是虎威霸体,但显然不是主修。微微抵挡了一下,目的是为了暂时停住对方的刀子,好用虎爪功将其定住,最后的虎形拳……”



    “长老,查到了!”中年人此刻已经回来,“五虎门的弟子陈铭,不过他的武艺并非偷学偷用,而是用一种学习的办法,从本门交换过去的。”



    “哦,那就是五虎陈铭啊……”老者似乎想起了什么,微微点头。



    “另外,还查到一件事情,与您有关。”中年人有些迟疑。



    “但说无妨。”老者见状,示意对方直说。



    “我们的人表示,这个陈铭,可能是您的孙子……”中年人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你说什么?他是……鹏举的……”老者有些恍惚,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从情报来看,的确是这样,他如今在京城的落脚点,便是赵家。可见他应该是陈师弟和赵家千金的孩子。”中年人连忙说道。



    “他是……我的孙子?”老者情绪有些激动,多年的养气的功夫一下子破功了。没办法,儿子没有消息十几年了,生死不明,结果今天偶然遇到一个小子,居然是他孙子。



    难怪,难怪他和鹏举有些像……那个不孝子,为什么不带孙子回来见老子?!



    怪罪是怪罪,不过此刻再看场地里面的那个少年,突然多了不少亲近的意思。道士虽然是出家人,不过却不禁婚嫁。本身讲究的就是肉身成仙,然后还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升天的当然不是鸡犬,而是得道者的家人!



    “不行,我的孙子,怎么能拜入五虎门门下?”老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决定之后必须要和陈铭谈谈,既然都会用武当的武功,那怎么都要回到武当派门下才对。



    尤其这样一来,他也能就近照看。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要狠狠揍那不孝子一顿,武当派的种,怎么种到五虎门那田里了?



    就想着,今天比赛结束之后,好好和他谈谈。



    今天注定五个赛区,会选拔出五个选手,然后在明天,采用积分制,来决定出前五名的排名。从六百多个城市里面脱颖而出的五个强者,没必要只给前三名颁奖。



    大赛的规矩,是前五名,都有奖牌,前三算是荣耀,第四第五名算是以一种鼓励。



    接下来的四场比赛,陈铭依然维持着一拳一个的局面,顺利从E赛区脱颖而出。他这个‘一拳强者’,也算是在这次比赛里面,打出了赫赫威名……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