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魔宗再现


本站公告

    林乐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你意思是说,凡间也有神仙了,好像你们天界跟凡间还是有点类似的,凡间是普通人居多,神仙很少,现在几乎绝迹了,而你们天界是神仙居多,但是也有不少的普通人,你说这么发展下去,等你们天界的灵气都耗光了,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凡间?”



    李雨萱听他这么一说,又陷入了沉思,这人就是想得比较多。



    陈依在旁边哈哈笑道:“林乐,你是不是傻的,能修仙可以长生不老,为啥别人还愿意当凡人?傻子才不修仙。”



    林乐则道:“这个也不一定啊,现在凡间的科技发展也很迅猛,凡人的寿命越来越长,也许有一天发明出一种可以长生不老的药物出来了,你这天界也没多大优势了!”



    陈依又怼道:“仙法多厉害啊,岂能是凡人能抗衡的!”



    林乐得意的道:“我就不修仙,还不一样能打赢不少修仙的,何况凡间的科技发展越来越快,一颗核弹炸过来,我估计六级以下的修仙者,没人能抗的住!”



    陈依直接瞪大了眼睛,道:“你个奇葩,拿核弹炸神仙,这你都想的出来?”



    林乐没再说了,他见识过克里斯的猫那把高科技的枪,估计拿来对付两三级的牛头怪,一点问题都没有,包括那些个死神。



    不过这些都没有实战过,也不知道会怎样,只是吹吹牛而已。



    众人直到青州逍郡,郡王武桓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这个武恒,是天帝手下一大悍将,手下握有雄兵十万,逍郡是仙族边关重镇,临魔族的飞鸟州,妖族的花谷州,战略位置十分的重要,是仙族西线战场的主力所在。



    武恒带着郡王妃,还有一个长的娇滴滴的小妾,三个儿子,在王府设了一场盛宴。



    这仙族封疆大吏的府邸,果然不同凡响,比妖族牛头山那种要奢华的多,富丽堂皇的大堂,金碧辉煌,雕栏玉彻。



    武恒高坐大堂,身边坐着两位夫人。李雨萱坐的左首首席,然后依次是林乐,危帅和黑龙,其余几人坐后排。



    对面为首的是一员长的颇为凶猛的悍将,只见他满脸胡茬,浓眉大眼,身材魁梧,名叫萧思。



    旁边依次是武恒的三个儿子,大儿子武庞偏雄武,二儿子武岩偏儒雅,三儿子武振,看上去却精灵古怪的,有点调皮。



    这武恒跟公主算是熟人了,上次李雨萱回家搬救兵,天帝就是叫武恒给他安排的薛雄,现在仙魔战事吃紧,也不好调人,只有就近给了安排了一个。



    武恒一看,公主虽然救到了林乐,薛雄却没有回来,问:“公主,薛将军为何没有跟你一同回来?”



    李雨萱为人十分的善解人意,忙道:“薛将军在妖族遇到了故人,恐怕不会再回来了,王爷请莫怪。”



    李雨萱心想,薛雄虽然背叛了仙族,但却是林乐的兄弟,可得帮帮他。



    对面那大将萧思立即大怒:“王爷,薛雄身为中军脾将,怎能擅自行动?我恳请王爷将其治罪,将他缉拿归案!”



    仙族众人都脸露愤色,武家军治军极其严厉,薛雄这种行为,等于是逃兵,自然是犯下重罪了。



    武恒甚是沉着,低头不语,这武恒一脸的瘦削,长的很是高挑,剑眉怒目,长髯飘飘,正用手理着他那把乌黑的长胡子,貌似在思考。



    他右手边那个皮肤超白的小妾此时说话了,道:“郡王,之前派薛雄去的时候,我们都没同意,薛雄虽然法力高强,但为人嚣张跋扈,怕不好管理,要不是姐姐一力推荐,根本就不会派他去,你看,现在果然出事了吧!”



    林乐一听,泥煤,这还没开始就宫斗了,显然薛雄是郡王妃看好的人,自己得想个办法帮薛雄善后。



    果然,武恒一听,转头对旁边那位穿着将军服的王妃道:“二娘,薛雄可是你推荐的,现在该怎么办,你来说!”



    李雨萱开始给他介绍的时候,林乐就甚觉奇怪,这小妾白舒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甚是妩媚,正统的郡王夫人,却是一身将军服,姿色也很平庸,一双眼睛老是骨碌碌的乱转,貌似鬼精灵一般,倒是跟武恒的三儿子很像。



    此时只叫她双手一摊,茫然的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那我当时推荐他,只是因为薛雄是军中法力最高的将军啊,谁知道他会当逃兵?”



    武恒听的直摇头,居然又沉默了,不再说话,貌似拿她没法。



    白舒又道:“郡王,按照军规,薛雄临阵脱逃,该当死罪,姐姐推荐人不察,该当仗责八十,你身为西线军主帅,可不能偏袒王妃,因私废公!”



    武恒又开始纠结了,林乐心想,看来这个主帅,是个怕老婆的耙耳朵,两个老婆一针锋相对,就处于宕机状态了,不敢发话。



    正在此时,武恒的三儿子武振却站了起来,指着白舒的鼻子就开骂,大声道:“你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嫁过来的一只狐狸精而已!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娘!”



    林乐看的快笑喷了,这小子好牛逼,自己正想怼白舒,他却抢先了,正合自己心意。



    果然,那白舒闻言听的脸色铁青,气的只咬牙,强忍着气愤,嗲声对武恒道:“郡王,臣妾只是照军规实话实说,你看你这个儿子,居然敢对我如此无礼!”



    那王妃居然满眼得意的神色,还在桌下偷偷给武振比了一个赞!



    林乐快笑喷了。



    武恒终于看不下去了,微怒道:“二娘,你是怎么教儿子的?怎么能这样目无尊长?”



    听到这句,白舒顿时感觉有底气了,对着武振骂道:“你个臭小子,怎么能对姨娘这么无礼,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骂我是狐狸精!?”



    武振哈哈一笑,也学之前白舒的口气大声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本来就是只狐狸精!这能叫骂?”



    这一句话怼得白舒哑口无言,堂上众人神色古怪,憋笑憋得很难受,连武恒都忍俊不禁。



    白舒那个气的,就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他,脸色铁青,眼睛到处张望,刚好看到自己桌上的一个苹果,苹果上还插着一把水果刀,白舒一着急,连苹果带刀,拿起来就向武振砸了过去!



    武振此时正得意的跟众人示鬼脸,完全没有想到会被偷袭,只见那水果刀却脱离出来,不偏不倚,刚刚好插入了武振的脖子后下的大錐穴!



    顿时鲜血长流,武振回头,瞪大了眼睛才说了两个“你...你...”



    就倒在了地上!



    林乐看的大惊,一般来说,身为武恒的三儿子,功法肯定不低,就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刀子刺中,应该也很难刺进去,最多就是皮外伤。



    但是这次却不同,刀子不仅深深插入后背,武振居然晕倒了,林乐心想,要不要这么夸张,不会是演戏吧?



    谁知道王妃却大惊,激动的冲了下去,武恒自然也跟着下去了。



    王妃用法术帮儿子止住血,哭诉道:“你个贱人,不知道振儿练的红婴功,罩门正是后背的大錐穴么?居然是瞄准了振儿的死门丢刀子!你分明要他的命啊!”



    这时白舒才慌神了,也从上座走了下来,急道:“我就是气极随手丢了过去,哪里就有这么巧的?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他功法的罩门在大錐穴!”



    王妃撤过他的头发就一耳刮子,武恒连忙劝架,一脸的懵逼,事情怎么突然会变得这么严重?



    须知武振的功法已经到了六级中期的灵力境界,要是普通的攻击根本对他是无效的!



    堂上顿时慌乱起来,林乐等人看的目瞪口呆,一小小的争吵,居然会演变的这么严重!



    李雨萱顿时警觉起来,凑到林乐耳边,轻声道:“林乐,有没有似曾相似的感觉?”



    林乐突然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你是说,这巧合的过分了?有人为操纵的痕迹?”



    李雨萱点点头,“我觉得刚刚白舒那一扔,不像是故意瞄准武振的罩门,只是凑巧罢了!”



    堂上的白舒彻底傻眼了,两位夫人已经快打起来了!



    还好武恒还是比较冷静的,强力压制了两位夫人的争吵,道:“先给振儿疗伤要紧!”



    武恒派人先安置客人住宿,这才紧张兮兮的亲自给武振疗伤去了。



    等众人的房间安排妥当,大家都集合在公主的豪华大房间里密议。



    陈依最是捉急,一来就道:“公主,我们赶紧出发去天都吧,现在武恒家里又出事,哪里有心情招待我们!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她这一说,危帅和周一红也附和着点头,危帅是想去见识一下天界最繁华的大都市,当然,也是想尽快回凡间,调查一下穿越者到底发生了什么,周一红则是想着尽快回家。



    黑龙没发表意见,这几天一直猥琐的跟着众人,以林乐马首是瞻,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豪气。



    林乐也觉得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望着李雨萱道:“是啊,雨萱,武恒府上发生的事情,跟我们没关系啊!”



    谁知道,李雨萱却坚定的摇摇头,道:“我们这次就是为了调查这个幕后真凶,可是我觉的,这个人已经开始在郡王府展开行动了,这次是一个绝妙的机会,我们观察一下他是如何操控的!”



    林乐表示怀疑,道:“是不是你想多了?”



    李雨萱道:“我们在这里观察两天,看看就知道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武恒府上,很快就会出大事!”



    林乐只好点头同意,这次如果是幕后之人展开了新一轮的行动,由于针对的目标不是自己,却是如李雨萱所说,是一个绝妙的了解对手的机会。



    商议一定,各人回到自己房间。陈依自然是以贴身侍女的身份,黏着林乐一起住。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