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最大的敌人


本站公告

    看着周正诉说着复仇大计,郑彬非常的欣慰,他觉得和周正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个小子似乎是有些变化,变得不像以前那么鲁莽了,变得更加爱足球了。



    “周正,你刚才说的这些太正确了。”等周正说完,郑彬赶紧开口说道,“黄帅在球场上把你虐的那么惨,肯定心里特别得意,他甚至会在心里想,在球场上踢这个小子简直一如反掌,就凭这小子的实力,就算他练上几辈子,踢球也不是我的对手,你只有在球场上击败他,才能打掉他的这种骄傲。



    除此之外,你别无他法。



    如果你不敢在球场上再和他踢比赛,那只会让黄帅更加的看不起你,更加的蔑视你,就算是你在其他的领域击败了他,甚至用武力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他也不会心服口服的,他会觉得你这是狗急跳墙了,如果真有本事的话,就应该和他在球场上一较高下,而不是用武力把他打成这个样子。



    用武力把黄帅打得不成人形,固然是非常的解气,但是这样的复仇方式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你就算打赢他,也不能找回曾经的自信,更不能找回在那么多人面前丢掉的面子,所以真复仇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正式的比赛中光明正大的击败黄帅,在众多的球迷面前把他踢得找不着北,这样你既完成了复仇的大业,也可以在球迷面前证明自己,告诉他们自己不是一个球场上的懦夫,自己以前之所以会输在黄帅的脚下,完全是被以前的队友拖累的。”



    周正越听越激动,他忍不住开口说道:“彬哥,你说的真是太好了,你说的这些和我的想法一样,而且和当初大力哥劝我的话也基本上一致,看来天下的英雄真是所见都一样呀,你放心,我既然选择了踢球这条复仇的道路,我就不会放弃的,更不会半途去用别的方法复仇。”



    郑彬点点头,他刚才之所以会把自己心中的这些肺腑之言说出来,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敲打敲打周正,只有在球场上战胜黄帅才是光荣的,如果他去私下里找黄帅用武力寻仇的话,即使能打败黄帅,也没什么可值得炫耀的。



    郑彬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是出于担心,他怕周正在未来的日子里如果球队遇到挫折的时候,会对踢球失去信心,然后立刻想放弃踢足球,决定用其他的方式去复仇,那样的话就糟了,说不定球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而解散,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周正真的头脑一时发热,去用武力找黄帅寻仇的话,万一他真的把黄帅打成重伤,那他这一辈子也就毁了。



    郑彬没有什么朋友,周正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好朋友,他不希望失去这个朋友,所以他希望周正能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去复仇,这样既不会给自身造成什么麻烦,又可以达到复仇的最高境界,可以说是一箭双雕的好事情。



    得到了周正的保证之后,郑彬心里也非常的开心,他笑着说道:“你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其实刚才我在说那番话之前,一直就担心你会动摇。”



    周正很诧异,心想我会动摇?这话从哪里说起啊。



    他有一些疑惑地盯着郑彬:“彬哥,咱俩聊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说些动摇不动摇的话,这话从何说起啊?我听得一头雾水,根本一点都不明白。”



    郑彬料到周正会这么说,所以他微微一笑,温和的说道:“我猜你就会这么说,怎么说呢,现在我给你详细的解释一遍吧。



    其实刚才你在分析自己性格的时候,一说到自己的性格中有特别记仇的这一点,我就特别的担心,因为我担心你会在未来的日子里控制不住自己复仇的心理,然后突然改变心意,去用武力解决你和黄帅之间的争端。



    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因为你这么做虽然可能会把会把你心中的仇恨彻底释放出来,但是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首先担心的一点就是,你一个人去找黄帅复仇,能不能成功还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虽然你自己对于能打倒黄帅充满了自信,我也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可是黄帅毕竟是咱们涞川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身边的狐朋狗友数不胜数,除了睡觉之外,他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的人,你一个人去找他复仇,他肯定不会和你单打独斗。



    如果真遇上他身边有很多打手的情况下,别说能不能复仇了,可能你全身而退都非常的困难,万一变成最糟的结果,他们那些人群起而攻之,一个人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如果在那种情况下你被打败了,受了重伤,甚至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你这辈子是不是就完了?



    到时候黄帅非但没有受到惩罚,你反而遭受了无比沉重的打击,如果身体上留下什么严重的后遗症和残疾的话,这辈子你只能在痛苦中度过。”



    周正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心里一个劲儿的嘀咕,我彬哥说的这些话也太悲观了,难道在他的眼里我就那么不堪一击吗?那么傻吗?我如果真的一个人去找黄帅算账的话,看到他身边那么多人,我肯定不会下手的,因为我就算是再能打,人太多也打不过来啊,因为力气总有耗尽的时候。



    周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嘻嘻的看着郑彬:“彬哥,我知道你这么担心是为我好,可是你刚才把我说的也太惨了,那简直是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你说我要是把你这些话听进去,是不是立刻就颓了?别说去复仇了,可能我都没有勇气在涞川一中上学了。”



    经过周正这么一提醒,郑彬才觉得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有些太过分了,周正是自己的好朋友,就算是不看好他复仇的行为,也不能这么贬低他呀。



    郑彬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赶紧想办法把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圆回来:“不是,周正,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咱俩是那么好的朋友,我盼着你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当着你的面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呢。



    我之所以刚才会那么说,完全是一种打比喻的行为,是把最坏的结果说了出来,至于真实的情况会不会是那样的,其实你我都知道,凭你的实力来说,就算是你单枪匹马的去找黄帅复仇,他有再多的兄弟也没用,因为你的格斗能力我是见过,黄帅和他手下的那帮怂包,根本不会是你的对手。”



    周正赶忙抬起手,激动的说道:“得了,彬哥,你别再这么说下去了,刚才你使劲的踩乎我,现在又拼命的往高里抬我,你这是往死里整我呀?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说事实就好,不用一会儿踩我一会儿捧我的,这也就是我自己的定力好,不然我早被你的话忽悠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眼见自己说的那些话都被周正拆穿了,郑彬脸上马上就红了,他不好意思的笑道:“没……周正,我真没那个意思,就是说话太着急了,一时没有注意话里的意思,让你误会真是不好意思。



    好了,既然咱们都是好兄弟,那名人不说暗话,有什么话我就直说了。



    其实从刚才到现在,我一直担心的就是一个问题,我怕你会在踢球的道路上动摇。”



    周正一愣:“彬哥,你说这话我就更听不懂了,咱们球队昨天刚刚闯过了资格赛那一关,眼看就要正式踢正赛了,可以说前景大好,怎么你却说怕我会动摇呢?你这么说到底是看不起我呢还是看不起咱们的球队?我周正在你眼里就那么善变吗?”



    郑彬摇摇头:“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咱们昨天闯过资格赛那一关真的特别值得庆祝,我也知道此时咱们全队上下都非常的开心,而且气势高涨,都盼着赶紧去踢正赛的那一天,可是怎么说呢,咱们这支球队的士气不可能永远这么高,而且踢联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些比较弱的对手,这些对手只要咱们一咬牙一努力,可以轻松的击败,但是也有可能遇上一些非常强劲的对手。



    这些对手对于咱们来说可能是无敌的存在,即使咱们竭尽全力,甚至是拼了性命,在和这种对手踢比赛的时候,也完全没有获胜的希望,甚至在和这种对手踢球的时候,每一分钟都让你感觉到绝望,因为你觉得不管自己怎么努力,这场比赛你都赢不下来。



    遇到这样的对手,只要是人,都会灰心丧气,到那时候咱们这支球队的士气肯定会处于低谷,人人都对自己球队的实力充满了怀疑,甚至有些人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踢球的这块料,你说面对这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办?



    而且这也不是唯一的困难,刚才我已经说了,踢联赛是一个漫长的旅程,如果从县大赛一直踢到全国大赛的话,可能整个赛程将近有十个月的时,这么长的时间内我们要踢无数场比赛,这就意味着,我们不可能一直保持着高水准,很可能在赛程中间出现起伏,这种起伏有可能是我们球队中个人的表现出现起伏,也有可能是我们整支球队的状态出现下滑。



    人不是机器,人的运动状态也不可能一直保持着在最佳,所以状态的起伏是每个球队和每个球员都可能遇到的事情,但是这种状态的起伏在大球队的身上会影响非常小,因为他们踢球的人多,如果这一波的球员由于比赛太多,出现疲劳的状态,导致比赛水平有所下降,那么他们可以选择另一拨的球员顶上去,让这些替补球员去踢正式的比赛。



    这些替补球员平时没有上场的机会,好不容易拿到了踢正式比赛的机会,他们会拼了命的表现,把自己在训练中平时表现出的技战术水平全都表现出来,有的人甚至会展现出超水平的发挥。



    那些大球队就因为有着深厚的人员储备,阵容深度也够厚,所以他们不会因为个别球员的状态下滑而导致影响他们的成绩,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大的学校大的球队会经常拿到好成绩的根本原因之一。



    但像咱们这样的小球队就不一样了,咱们踢球的人本来就少,而在场上起着关键作用的关键球员更少,先说后防线上吧,咱们防线上的主力球员只有董蔚然一个人,他可以说既是防线上的精神领袖,又是铁打的主力,有他在和没他在,咱们防线可以说是两个水平。



    虽然董蔚然平时对自己有着严格的要求,竞技状态保持的非常好,再加上防线上的移动消耗比较小,所以一般情况下他这个位置是不会轮换的,再加上他是一个比赛经验非常丰富的中后卫,知道该怎么调节自己的状态,所以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他这一个点是不需要担心的。



    可是这并不能保证他就能踢满所有的比赛。”



    “啊?不会吧?董蔚然的竞技状态那么好,我觉得就凭咱们高中联赛的比赛强度,他连续踢两场比赛都没问题,怎么会打不满所有的比赛呢?”周正对郑彬这个说法提出了质疑。



    郑彬双手下压,让周正保持冷静:“你先冷静的听我说,对于你说的这些我丝毫不质疑,凭借董蔚然的精神毅力和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只要他的身体没有出现太大的状况,他肯定会坚持踢完所有的比赛。



    但是即使他有这么坚强的意志,也不能保证不出意外啊。



    足球比赛瞬息万变,而且在场上对抗的非常的激烈,尤其是在防守线上的球员,面对对方的每一次进攻,都必须绷紧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全力以赴的阻止对方的球员攻进禁区之内。



    在激烈的防守动作中,难免会出现意外的情况,一旦铲球失误,或者碰到对方的进攻球员故意犯规,那么受伤是在所难免的。



    而伤病是每一个优秀运动员最大的敌人,当然董蔚然也不能幸免。”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