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容荷的故事


本站公告

    情寄起相思正文卷第一百九十七章:容荷的故事对于容荷的情况,何星遥姐妹虽说早就已经见识过了,可是却依旧有着不小的冲击。



    只见何慕枝一下子跳过去,拉着容荷的手说道:“容荷,可以啊,你如今倒是自有一套保护自己的方法啊!”



    容荷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是如果你处在我这个位置,经常遭遇暗杀的话,随机应变的能力应该也会很强的。”



    她这话说得可是实在的很,毕竟何星遥和何慕枝已经见过两次,在生死危机的边缘,容荷已经脱险过两次了。



    而初月晨的脸色看起来却很是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消失的那个男子的缘故,她整个人都有些不耐烦。



    好在容荷并没有计较太多,只是去了西园左边的一个厢房里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把一切都准备停当之后,才又出现在大家面前。



    初月晨看着她,不知为何,心里总是觉得烦闷。



    于是,便开口道:“容荷,你之前说要和我们说个事情,现在没有人打扰,你说吧!”



    容荷笑了笑,道:“不急,咱们去亭子里坐着,这样好。”



    “嗯!”



    就这样,三个人一同去了亭子里,之前带的那些水果和果脯还在那里放着,风一吹,清清凉凉的,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儿。



    容荷看着初月晨,又看了看身边的何星遥和何慕枝。



    只见她拿起一个桃子,放在嘴里咬了两口,后又放下,这才开口说道:“其实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偏偏这些事情又极为重要。”



    话落,何慕枝就迫不及待地说道:“什么事啊?你赶快说呗!”



    于是,容荷略微思索了一下,就开始说了起来。



    事情还要追溯到三年前,那时候的她,还是初夫人身边的一个小小侍女,原本并不起眼儿,可是偏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遇见了颇为被初老爷看中的乔丝萝。



    这丝萝姑娘是从宫中出来的,所以在这个家里备受器重也是理所当然,可是她却是带着使命出来,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



    那时的乔丝萝,是一个心思非常重的女子,而且看起来总让人觉得奇怪。



    那一日,容荷按照平日的要求去给老夫人送燕窝,没想到走到半路上,那燕窝实在太烫,便放在了小花园后面的路上,她打算站在那里歇息一会儿。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看到了一个非常令人害怕的情形,同时也绝对让人想象不到。



    一个女子鬼鬼祟祟同一个穿着夜行衣的男子在说悄悄话,那两个人挨得极近。



    可是,他们的警惕性却很低。



    容荷躲在假山后面看着,竖耳倾听,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许多。



    亏得她耳力极好,而且这小花园这边平时也没什么人,所以乔丝萝说话也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反而用着正常的语气。



    只见乔丝萝对着那黑衣男子笑了笑,直接就开口说道:“你这次的事情办得极好,想必主上应该是奖励你了。”



    那男子也颇为轻松地笑道:“是啊,你呢?主上这次让我告诉你,只要你把事情办好,他就一定会遵守诺言,帮你找到你的阿山哥哥。”



    一说到阿山,乔丝萝就瞬间激动了起来,整个人看着都有些手足无措,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旁敲侧击地说道:“对了,主上有没有说过皇帝还派了什么别的任务?”



    那男子摇了摇头,只是那眼神躲闪,一看就知道定然是瞒着什么的。



    乔丝萝带着鹰一样的眼睛看着他,道:“萧万哥,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可千万不要有所隐瞒啊!”



    萧万看自己骗不过她,便只能无奈地摊着双手说道:“好吧,既然你如此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在二十多年前,也就是陛下刚坐稳皇位的那个时候,他有一个非常之深爱的女子,那女子后来逃离了皇宫,但当时是怀着身孕的,对于这件事情,陛下的心中一直都觉得很是愧疚,听说那是一个顶顶漂亮的女娃娃,所以陛下一直都想要找到他的亲生女儿,这件事情被派给了咱们主上,其他的倒也没什么了。”



    听完这话,乔丝萝就直接开口道:“派给了主上?这还真是心大,只是陛下怎么就那么相信主上呢?”



    容荷一直都在认真地听着这两个人说话,她简直不敢相信,乔丝萝竟然和那黑衣人勾结在一起,而且还在谈论皇帝,他们说的那些事情很明显就是皇宫的秘辛,居然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说了出来,甚至还有什么任务,事情一定不简单。



    她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思绪就陷入了一个怪圈儿,怎么都走不出来。



    好在乔丝萝并没有注意到她,但是因为这里毕竟是初府,所以她与那黑衣人并没有说多长时间,谈论的差不多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分开了。



    而容荷则是在乔丝萝彻底离开了以后,才继续带着那燕窝去了老夫人的房中。



    这老夫人平日里就慈眉善目,对这些下人也是极好的,尤其是容荷,本就活泼机灵,做事也勤快,所以很得这老夫人的喜欢。



    就这样,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日复一日的,容荷渐渐不动声色了解到了关于乔丝萝的很多事情,同时心里也自有一杆儿秤。



    知道的事情越多,就对于生命安全越是不利。



    这些,容荷的心里其实一直以来都很清楚,可是偏偏人总是有好奇心,她不想为了自己的好奇心而付出代价,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做什么事情都很是纠结。



    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容荷跟踪乔丝萝的事情很快就败露了,可是因为乔丝萝本就作者不利于初家的事情,所以她并没有声张出去,只是看起来比平日里小心许多罢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乔丝萝把事情告诉了萧万,同时又被他们的主上知道了。



    主上直接紧握拳头,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是愤怒。



    他终究还是派人了,打算除掉那个碍眼的家伙。



    而容荷的命运,也就在这个时候,轮不到她自己掌控了。



    生死之事本就是大事,容荷却在不知不觉中陷进了一个泥潭中,而这个泥潭,让她泥足深陷,连拔都拔不出来。



    就这样,日复一日的,三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容荷看着初月晨,那眼神是格外的温柔,没有任何的攻击性。



    而何星遥姐妹听着容荷说的那些话,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



    在最初还没有发现乔丝萝与墨雨之间有联系的时候,何星遥对于乔丝萝,原本是有好感的,可那些好感,终究还是一点一滴都被耗尽了。



    初月晨说道:“原来是这个样子,只是这事情也实在太过匪夷所思,陛下为什么那么相信慕容家?这一点我是想不通的。”



    容荷的表情看起来,也实在算不得好,而且因为刚刚才脱离危险的缘故,所以心情有些烦闷。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看着初月晨,开口说道:“或许是因为慕容家族足够狠心,毕竟钱姑娘的事情也才过去不久,但是慕容家却实终没有给任何的回复,反而一直嫁祸给我们,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



    何星遥也说道:“是啊,可惜了钱仙儿,那样好的人,终究还是走了。”



    其实,事情也不算太过难以理解,而何慕枝在听着容荷讲的故事之后,就一直提心吊胆的,总觉得后怕。



    她和初月晨不同,所有的一切都是摆在明面上的,而且慕容寒与她算是有了那么一些交情,可是她还记得钱仙儿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根本没过多长时间。



    平日里每次醒过来,她都会下意识地寻找钱仙儿,可是如今,却变成了她永远不能够提的禁忌。



    何慕枝看着容荷,心中有些纠结,但终究还是开口道:“容荷,那你可知乔丝萝口中的那个主上,到底是什么人吗?”



    她害怕证实自己的猜测,所以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有些后悔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那些所谓的后悔药,不过是用来欺骗别人罢了。



    而容荷听了这话以后,只是点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似乎是看透了她的心思,那双眼睛一直四处漂忽,就是不看她。



    过了许久,容荷才看着她开口道:“是慕容寒,只有他才会做得出来。”



    果然,何慕枝得到了这个答案以后,心中倍受打击,她原本在经过了钱仙儿的事情以后,就应该对慕容寒死心的,可心里终究还是存着那点子侥幸的心理,大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趋势。



    而何星遥看着妹妹惨白着一张脸,也是格外的心疼,于是就拉了拉她的衣袖,开口说道:“妹妹,你不要想那么多,早日从那件事情中走出来,钱仙儿当初想必是给你说过的,以后万不可再念着他了。”



    何慕枝苦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就算是不念着不想着,那又有什么用呢?



    逝去的人终究还是失去了,永远不可能回来,除非时光回溯,可是根本不可能。



    世间诸般苦难,皆为缘法,缘起缘散,自有其道。



    容荷的故事说完了,她们每个人心里的震撼都是不小的,只有容荷,看起来比平日里淡定许多。



    而初月晨,因为凛的缘故,所以心情久久不能够平复,连带着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恍惚。



    她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做梦,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里的凛,是她从不曾见过的模样。



    可是这一切,本就是事实。



    在这个世界上,光明和黑暗并行,有人庸庸碌碌,便有人勤勤恳恳;有人投机取巧,便有人老老实实……



    而容荷讲的那个故事,看似与其他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关联,可是何星遥一就敏锐的感觉到了一点什么。



    而这其中最为关键的人物便是乔丝萝,这姑娘是从宫里出来的,想必和皇帝关系密切,而且乔丝萝口中的那个主上,是慕容寒,这又与慕容家关系密切,她还与墨雨有过一些交集……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是巧合,而就算是巧合,那也实在太巧了,串联在一起,让人不敢相信。



    何慕枝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她和何星遥的表情看起来才忧心忡忡。



    初月晨见状,就打算缓和一下气氛,略微尴尬地笑道:“你们姐妹怎么一直不说话?还在那里做沉思状,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啊?”



    何星遥摇了摇头。



    这事情明朗之前,她是不打算告诉任何人的。



    而何慕枝不同,因为钱仙儿的事情,所以心情一直很烦躁。



    于是,她看着初月晨,开口说道:“是啊,我在想之前见到的那位乔丝萝,她是你们家的侍女,你对她可有了解?”



    初月晨摇了摇头。



    的确,乔丝萝当初来到初府的时候,她远远地看过一眼,但是与这女子并没有过多的接触,所以谈不上了解。



    更何况在这个家里,那些下人的分工和管理都是母亲的事情,所以她平日里总不大操心。



    就像是容荷,也不过是沾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光,所以她才会对容荷格外的好。



    就在这个时候,容荷看着何慕枝,疑惑地说道:“你在问乔丝萝的事情,是因为什么?”



    顿了顿,容荷又继续补充了一句,道:“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但你对这个人未免太过关心了吧?”



    何慕枝拿起一个水果,吃了一口,咂着嘴说道:“有吗?也许是我实在太过好奇,不过乔丝萝这个人的确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人。”



    容荷撇了撇嘴,看起来不大相信,但也没有说什么。



    而何星遥现在看着倒是非常冷静,而且心思让人捉摸不透,眼神幽远而又深刻,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拍了拍何慕枝的肩膀,姐妹二人谁都不说话了!

zhengzhongqian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