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陈年老酒


本站公告

    平淡修真在都市第一卷初入南泽第一百三十二章陈年老酒这一声在别人听来很平常,但是在路用的耳中却是仿佛之音。



    路用双手不自觉的有些颤抖,数十天来没听到儿子的声音,这说明药物的效果是立竿见影。



    急忙跑了过去,一脸惊喜的看着儿子。



    “儿啊!”路用颤抖着双手把儿子的手拉起来,放在自己的脸上。



    老泪纵横。



    这是一个父亲对子女无私的爱,世间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伟大。



    张草药和林潇对望了一眼,都深有感触。



    路蕾把水端了过去,把路远的头扶了起来,轻轻的在他的嘴边沾了一点水。



    路远的嘴唇稍微动了一下,让极少量的水进入嘴里,很慢很慢。



    路用放开儿子,慢慢站了起来,双拳紧握,本来已经暗淡的眼神又散发出了光彩。



    “这蛊毒就是这样,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杀死就排除体外,不会繁殖!”林潇笑着说道,“只是不会产生免疫力,否则下次遇到下蛊的人就不怕了!”



    “还下次呢?一次就差点小命不保!”路用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所幸他命不该绝,遇到两位,才把小命从鬼门关捡了回来,但愿他以后吸取教训才好!”



    “那也不至于!”林潇说道,“蛊毒这种东西,只要不主动沾惹,也不会乱下的!”



    “以后只怕听到蛊毒二字都要退避三舍,更不用说沾惹了!”路用说道,“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两位!”



    “不必了,感谢的话再说吧!先把五脏庙填饱才是大事!”张草药又转问张泽,大声道:“厨房的饭怎么那么慢!锅被马踢坏了么?”



    “我去催!”张泽急忙跑出去。



    “不是我们势利!”路用站起来对林潇说道,“小女刚才所说的安京那一套房子,还有这一百万现金,还请神医笑纳!”



    “这我可接受不起!”林潇大惊,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或者说是完全无法想象的数目,谢芳的父亲伤成那个样子,最后才赔了三百万,还是陈永安的本事,否则只怕真的是二十万就打发了。



    想到这里,突然想到谢芳,她此刻肯定在认真的读书吧!



    “神医莫非嫌少?”路用心知林潇不像作伪,但是有心接纳,看着有些走神的林潇,故意这样说。



    “不不不!”林潇连说三个不字,“实在是太多了,我做梦都不敢想!何况我在安京也没什么亲戚,我要房子做什么?”



    “这就是我考虑不周了!”路用皱了皱眉,“确实,隔着那么远,房子又不会飞,真是没什么用!”



    “我的意思是没必要感谢,这也是举手之劳!”林潇急忙解释。



    “神医说得轻松,在你是举手之劳,在我是雪中送炭!”路用说着,转头对路蕾说,“你回头安排一下,如何通过合适的方式,把同等价值的钱转给林神医!”



    “我马上就处理!”路蕾还在给路远喂水,答应道。



    “我真的不要!”林潇还是拒绝,“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不要就是看不起我!”路用正色道,“我路家的产业遍布全球,少说价值也是上千亿,几千万这点钱还是有的!就当结识林神医这么一个朋友,可以吧?”



    林潇还要拒绝,张草药站起来道:“既然人家一番好意,我想林兄弟也不要拒绝,钱嘛!多了总不是坏事,实在不行,做慈善也挺好!”



    “林兄弟?”张泽心想我没听错吧!这下我不是整整矮了一辈了。



    顿时又反应过来,父亲这是不知不觉中就拉近了同林潇的关系,果然老辣。



    林潇也倒不觉得,有什么异常,总比一直叫林神医强。



    “那好吧!”林潇觉得张草药说的挺有道理,反正也不是不义之财,受之无愧。



    “那我马上安排!”路蕾这时走了过来,说道,“还请林神医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



    林潇把卡掏出来递给她,心想我这是东边不亮西边亮,读书不成还发财,一转眼就变成千万富豪了。



    路蕾接过卡,走了出去。



    饭菜终于上桌,很是丰盛。



    “这是我乡下亲戚家送来的土鸡,绝对没有喂过一颗饲料!”张草药指着鸡说道。



    “这是一个我医好的病人送来的老山参,炖鸡味道不错!”



    “这是一个乡下朋友钓来的野生淡水鲫鱼,煮汤最好喝了!”



    “这是土黄牛干巴,纯放养的,纯天然无污染!!”



    “这是从来没有负重的毛驴肉,没有一点汗味,人家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真是人间美味!”



    “爸!要不我们边吃边说!”张泽见父亲介绍不停,急忙说道。



    “哎呀,我这一高兴就忘记了!”张草药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张泽说道,“去把我酒窖里那坛四十年的纯包谷酒拿来!”



    “爸,那不是等着你孙子结婚才开封的吗?”张泽有些不解,生怕拿错。



    张草药脸色沉了下来,怒道:“你脑袋怎么不会转啊!孙子结婚高兴,今天难道就不高兴吗?再说了,又不是才一坛,你那么小气做什么?”



    张泽被骂得灰头土脸,急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就一个坛子的抱了过来。



    坛子外面布满了霉菌,看起来年代久远,张泽用抹布擦了擦灰,看到坛子上面写着:辛亥年腊月二十五。



    林潇不懂,路用却说道:“张神医真是能忍,都四十年了,你就不馋吗?”



    “没事,我好酒多着呢?”张草药笑笑,看着儿子打开坛子,一时间酒香四溢。



    张泽用一个做工精致的小型土瓶把酒分了开来,递给张草药。



    “林兄弟,能喝酒不?”张草药想林潇毕竟年轻,会不会酒量不行,尤其是陈年老酒,什么时候醉了都不一定知道。



    “可以喝一点!”林潇谦虚的说道,这酒香那么浓,味道肯定不错。



    张草药给林潇倒了半碗酒,心里确实有些担心林潇酒量有限,这年轻人喝醉酒很麻烦的。



    “老路呢?”张草药又问路远,因为喝酒这个东西不是开玩笑的,喝醉了谁都不好玩,张草药心里猜想路用酒量肯定也不行。



    “我也可以喝点!”路用也很谦虚,说完把自己的碗端了起来,以示恭敬。



    张草药给路用也来了半碗,然后给儿子倒了半碗,给自己也倒了半碗。



    “爸,我能不能喝点!”路蕾征求父亲的意见。



    路用点点头,笑着说道:“我家的巾帼,连喝酒都要争!”



    张草药一拍自己的脑袋道:“我这脑筋不够用了,竟然忘记了巾帼不让须眉的道理,该罚!”



    说完急忙给路蕾倒酒。



    “是侄女莽撞!”路蕾急忙站了起来,双手恭敬的端着碗以示对张草药的尊敬。



    张草药又把自己的酒加满,笑道:“这是罚的!”



    几人都大笑起来,开怀畅饮。



    期间路用说了几个月来的心酸,简直是从天堂到地狱,又从地狱到天堂。



    最后大家越喝越多,连路蕾都喝了不少于一碗,看来女人天生半斤酒量不是吹的。



    “不知侄女做家在何方?”张草药酒量确实不错,趁着酒性,随意问道。



    “尚未成家!”路用叹了口气,“这是我的心病啊!”



    这大大出乎张草药的意外,看起来路蕾也不小了,少说也三十多了。



    路蕾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说道:“张叔,侄女三十二了,一直忙于事业,所以耽搁了!”



    张草药点点头:“你们年轻人现在的思想,是我们这些老古董无法理解的了!”



    路用继续叹息道:“一个女孩子,非要把自己当成男人,我这当爹的也没办法!”



    “爸,你这话就不对了!”借着酒劲,路蕾不给父亲面子,“现在社会,男女平等,凭什么只准男人晚婚,就不允许女人晚婚?”



    “你们看看,这脾气,我要不是她爹,我都受不了!”路用指着路蕾对张草药道,“以后嫁到哪家去,不知道要给我舔多少麻烦!”



    “我才不嫁,我早就想好了,我这辈子就打算单身!伺候您老人家到一百二十岁!”



    “你看看,你看看!”路用指着女儿,“人家说女大不中留,我家的恰恰相反,非要把我这老命气死不可!”



    “路兄也不用多虑,这就是缘份未到吧!”张草药笑道,“一旦缘份到了,你想留那也是留不住的!”



    “我盼星星盼月亮都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路用说道,“不然我这老骨头真的是禁不起折腾了!”



    张草药笑道:“侄女真是女中豪杰,总会遇到有缘人的!



    “谢张叔叔吉言!”路蕾站起来,“我敬您一杯!”



    张草药当然端起碗来喝了一口,路蕾却干了。



    “呵呵呵!酒量不错!”张草药夸奖道。



    “拿你没办法!”路用摇摇头,他太清楚女儿的脾气和酒量了,反正也挡不住。



    路蕾自己给自己又倒了半碗酒,对着林潇。



    “林神医,我也敬你!我干了,你随意!”



    林潇急忙站起来道:“那我也干了!”



    说完一饮而尽。



    “不是说才能喝一点吗?”张草药这才发现,年轻人要是撒起谎来,连自己都骗。



    路蕾接着同样倒了半碗敬了张泽,张泽酒量却远远不及林潇,只能勉强喝了一大口。



    这一顿饭吃到凌晨,除了林潇其他几人均是醉意朦胧。



    尤其是路蕾,专门坐到林潇旁边,管林潇懂不懂,一直在说她如何读书,如何创业的事情,也不管林潇愿不愿听。



    林潇倒是无所谓,只是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充当个忠实的听众。



    等酒场散了,已是深夜,林潇自然只能呆在张草药家。



    张草药家房子宽大,林潇心想,要是自己有一幢这么大的房子多好。

zhengzhongqianxi.com